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挑拨

第三百七十六章 挑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敌意来的莫名其妙,还说坑了她两回,清韵越发糊涂了,她很确定,今天是她和兴国公府嫡女陈三姑娘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坑她两回了?

    心中正疑问,一旁的定国公夫人眉头微皱了下,她看的出来陈欣儿眸底的怒气,这里是兴国公府,她要想做点什么,还真没人能拦得住。

    宸王妃是她带来的,她就有责任护她周全,望着陈欣儿,定国公夫人笑道,“宸王妃是来给国公夫人瞧病的,莫要耽误了。”

    这是给陈欣儿提个醒,她可是把人带到兴国公府了,要是因为她挑事,惹怒了宸王妃,人家转身离开,她不会再请第二回了。

    定国公夫人觉得陈欣儿不会不识时务,只是没想到陈欣儿还没说话,清韵先笑了,“定国公夫人,你先进去吧,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陈三姑娘说。”

    定国公夫人和陈欣儿,还有青莺都直勾勾的望着清韵。

    清韵笑如一朵清艳绽放的山茶花,明媚脱俗,她一双眼睛清澈明净,叫人放心。

    定国公夫人朝她轻点了下头,就迈步朝正院走去。

    等她和丫鬟走了,陈欣儿就望着清韵了,眸底带了些警惕。

    清韵朝她一笑,迈步往一旁老槐树下走,她没有在烈日下和人闲聊的心情。

    陈欣儿也走了过来,她道,“这里是兴国公府,你别跟我耍花样,吃亏的是你。”

    她嘴上放着狠话,但是眸底明显带着心虚,她怕清韵会故意激怒她,到时候她就不给兴国公夫人治脸了,还有清韵是定国公夫人带进来的,她要想走,谁敢阻拦?

    她的心虚,清韵看在眼里,她笑道。“这里是兴国公府,不用陈三姑娘提醒。我也有那个自知之明,但我实在不明白,我和陈三姑娘初次见面,怎么就坑了你两回,这莫须有的罪名,不弄清楚了,我会寝食难安。”

    树荫下。清韵和陈欣儿对面而立。

    丫鬟则站的远远的,都竖起耳朵来,想听听她们说什么,其实偷听还是次要的,主要就是怕自家主子吃亏。

    清韵问的直白,陈欣儿就不得不说了,不然就成了平白污蔑她了,她道,“上回。太后和祖母都商议了,要给我和安郡王赐婚,结果闹出安郡王非你不娶的事来。这么一打岔,我和安郡王的婚事就搁置了。本来我恨你恨得牙痒痒,但最后你差点被太后赐死,这事也就作罢了,现在太后又要给安郡王挑亲事了,祖母原打算今儿进宫找太后商议的,结果又因为你调制的面膜脸上起了红疹,生生给耽误了,我生你的气,难道生错了吗?”

    清韵听得一笑。“你生气没错,但生我的气。我未免也太冤枉了吧?安郡王非我不娶,这就是个闹剧,倒霉的人是我,我从始至终都没看出来安郡王对我有半点情义,还险些害我丧命,我原就一肚子冤枉了,现在兴国公夫人病了,没错,她是因为面膜才起的红疹的,可面膜不是我亲手送给兴国公夫人的吧,如果今儿不是定国公夫人上门寻我,我都还不知道这事,况且面膜谁用都没事,唯独兴国公夫人脸上起了红疹,这是她自己的事,我想陈三姑娘吃饭肯定噎着过,那你是不是怨恨那种稻子的人呢?”

    清韵语气轻柔,反问的陈欣儿都张不开嘴了。

    方才听陈欣儿说坑了她两回,她心底就隐约猜到陈欣儿喜欢安郡王了,这个坑和安郡王有关。

    试想一下,兴国公府不遗余力的扶持安郡王,要将他扶上皇储之位,甚至将来的帝王之位,不可能便宜了别人,肯定会把后位牢牢的握在手里。

    陈欣儿是兴国公府嫡女,安郡王登基之后,她嫁给安郡王,将来生下嫡子,就是太子了。

    兴国公府的地位会很稳固,稳如磐石。

    这也是一般人家的做法。

    但是现在她怀疑先太子其实是宁太妃和兴国公生的儿子,那安郡王就是兴国公的亲孙子了,陈欣儿是兴国公的亲孙女,孙女和孙子成亲,那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兴国公不可能让安郡王娶陈欣儿。

    而且,方才陈欣儿说的话,从头到尾都是兴国公夫人,没有提兴国公一句。

    她就望着陈欣儿了,“我想兴国公应该是反对你嫁给安郡王的吧?”

    陈欣儿怔了下,有些惊讶了,“你怎么知道?”

    这是兴国公府的事,她不可能知道啊。

    清韵笑意璀璨,耀眼如夏夜星辰,美得恍然眼睛,她笑道,“我猜的,不过我想定国公夫人和你爹娘应该是坚持你嫁给安郡王吧?”

    陈欣儿点头,这不显然吗,要是都不同意,祖母今儿也不会进宫找太后了。

    清韵看着绣帕上的兰花,笑道,“虽然说你说我了坑了你两回的事,我不会认,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如愿,甚至我还会帮你。”

    如愿估计难,但她还是可以帮她死心的。

    清韵腹诽之言,陈欣儿自然听不见,但是就她说帮她,陈欣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会那么好心?”

    “自然是不会有那么好心了,我帮你,是因为你也能帮到我,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清韵笑语盈盈。

    陈欣儿越发糊涂了,“共同的敌人?谁?”

    “宁太妃。”

    陈欣儿,“……。”

    她脑子没烧坏吧,宁太妃怎么可能是她的敌人呢?

    “你少挑拨离间!”陈欣儿有些发怒了。

    清韵依然在笑,陈欣儿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简直莫名其妙,她怎么就那么笃定宁太妃是她的敌人呢,正要问呢,话都到嘴边了,就听清韵道,“这会儿兴国公夫人应该等着急了,有什么话我们待在再说不迟,先去给她治脸。”

    陈欣儿就只能把话咽回肚中,她和清韵闲聊,到底比不上兴国公夫人的脸重要。

    迟迟不去,娘该数落她了。

    “我们走吧。”

    陈欣儿在前面带路,清韵跟在后面。

    刚走到正院门口,就瞧见兴国公府大太太走过来,看到清韵脸上带着笑,她就放心了。

    不过,她还是瞪了陈欣儿一眼,不知道宸王妃脾气大吗,右相夫人当初病的快死了,也没见她心软半分,兴国公府一直帮安郡王和宸王夺嫡,她能来已经出人意料了,还不小心些。

    有求于人,兴国公府大太太笑的格外的温和,只是眸底有一抹暗芒,没办法,楚北一脚踹了她儿子,名声尽毁,她不恼了现在是宸王妃的清韵才怪了。

    她请清韵进屋。

    屋内,定国公夫人正在喝茶,瞧见清韵来,她起了身,和她们一起进离间给兴国公夫人看病。

    兴国公夫人躺在床上,一张脸上起了不少的小红疹,看起来有些渗人,但是比当初右相夫人要好太多了。

    看到清韵进来,丫鬟就扶她坐在大迎枕上。

    兴国公府大太太就道,“早上老夫人打算进宫见太后,想气色好些,就敷了张面膜,敷完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这样了。”

    她们怕面膜有毒,刚好面膜还没丢,就给丫鬟敷脸上了,丫鬟没事,所以显然不是面膜有毒。

    如太医所言,应该是老夫人的皮肤不合适敷这个面膜。

    看着兴国公夫人脸上的红疹,清韵嘴角一抹笑忽闪而逝。

    她坐下,帮兴国公夫人把脉,笑道,“兴国公夫人确实不合适用那种面膜,不过没什么大碍,吃两剂药就不碍事了。”

    真是倒霉透顶了,人家敷面膜都没事,她就有事!

    “有劳宸王妃了,”兴国公夫人语气透着郁闷。

    清韵起身去开药方。

    开了药方后,定国公夫人就起身告辞了,她得把清韵安然送回宸王府,她才能放心啊。

    只是她还没有起身,陈欣儿就望着兴国公府大太太道,“娘,你先坐会儿,我有两句话和宸王妃说。”

    兴国公府大太太眉头皱着,欣儿有什么话和宸王妃说的?

    只是清韵都起身了,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吩咐丫鬟重新上茶,让定国公夫人再多坐会儿。

    陈欣儿带着清韵去了外面的凉亭。

    丫鬟端来冰炉和茶水。

    清韵端起盏茶,拿茶盏盖轻轻的拨弄着,十分悠闲。

    陈欣儿就坐不住了,她给她使眼色,她也出来了,现在却只喝茶不说话,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她催道,“你有什么话和我说的?”

    清韵呷了一口茶,把茶盏放下,笑道,“关于兴国公夫人的病,方才我并没有说实话。”

    陈欣儿睁大眼睛望着清韵,“你是说我祖母病的很严重?”

    清韵摇头,“那倒不是,兴国公夫人脸上起红疹,并不是面膜过敏,而是因为中毒。”

    “中毒?”陈欣儿脸色沉了,怎么可能是中毒呢,谁敢给祖母下药?

    她不信。

    清韵知道她不信,她道,“我知道这事说出来没人信,所以我没有在屋子里说。”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陈欣儿问道。

    清韵笑了,不得不说,陈三姑娘的脑袋转的挺快的,她笑道,“我不保证兴国公夫人还会不会再被人下毒,再起红疹,我心中有些怀疑,说与你听,可以当是说笑,你可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要是当着兴国公夫人和你娘她们的面说,可就真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了。”

    PS:今天有三更。。。。。。(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