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要挟(二更)

第三百八十七章 要挟(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紫笺早回过神来了,忙回道,“奴婢只听到说什么不合、相克……。”

    “还有呢,”香兰追问道。

    紫笺就摇头了,“其他就没了,当时奴婢想听听道士说什么的,还故意凑过去,可是奴婢身上的衣裳,安王府总管知道奴婢是宸王府的丫鬟,还没有走近,他就瞪奴婢,奴婢有些害怕,就走了。”

    她觉得以后出门,有必要换一身衣裳,倒不是为了刺探安王府的秘密,而是穿着宸王府的丫鬟衣裳出去,路过安王府门前时,总能被安王府的下人瞪。

    她怕哪一天,安王府的下人揍她。

    不合?相克?

    不用想也知道是八字不合,命理相克啊!

    清韵有些服了兴国公和宁太妃了,安王府被烧,这么大的事,他们居然能想到借安王府着火一事,退掉这桩婚事。

    而且,这么好的理由,谁也没理由拒绝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敢拿安郡王的性命开玩笑?

    更何况,他并非娶不上媳妇,只要他愿意,想嫁给他的姑娘能从安王府排到城门口去,还有陈三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

    楚北和逸郡王烧安王府,是为了解气的,可不是帮兴国公和宁太妃的。

    清韵手托着下颚,思岑了几秒,就又写了起来。

    写完了信,然后装好,递给秋荷道,“想办法给兴国公府陈三姑娘送去。”

    秋荷领了吩咐离开。

    这会儿,已经是正午了。

    她忙完,丫鬟就端饭菜进来。

    摆好饭菜后,楚北就进来了。

    两人一起上了桌,然后吃饭。

    一边吃着,一边闲聊,清韵望着楚北道,“对了,还有不到十天,我们就要离开京都去雍州了。怎么我一点也没有即将要离京的感觉?”

    兴国公和宁太妃的事还没有查清楚,就这样走了。实在难甘心。

    楚北给她夹菜道,“估计不能按时离京,母后会多留我们三五天的。”

    他说着,红笺打了珠帘进来道,“王爷,暗卫有事禀告。”

    听红笺禀告,清韵嘴里嚼菜的速度慢了下来。丫鬟肯定告诉暗卫楚北在吃午饭,暗卫等不及让丫鬟来禀告,说明事情很重要,不能耽搁。

    楚北就道,“让他进来。”

    丫鬟退出去后,暗卫就进来了。

    又是一个生面孔的暗卫。

    他进来后,先是给清韵请安,然后道,“挽香楼花魁上官清心中毒了。已经请了七八个大夫了。”

    听了暗卫禀告,楚北眉心一皱。

    他摆手,暗卫就退了出去。

    楚北抬眸。就见清韵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忍不住问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清韵把筷子放下,道,“相公怎么对挽香楼的花魁这么感兴趣?”

    清韵问完,楚北皱拢的眉头松开,嘴角还带了些笑,清韵见了,忙道,“你别会错意了,我不是吃醋。我就是有些好奇。”

    楚北绵长的嗯了一声,然后道。“那枚令牌就是她的。”

    清韵惊讶。

    那块令牌是北晋威远大将军的暗卫的,她是北晋安插在大锦朝的奸细?

    也是,青楼酒肆,是最容易收集机密的。

    “逸郡王怎么从她手里拿到令牌的?”清韵很好奇。

    她知道令牌是逸郡王给楚北的,但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

    见清韵好奇,楚北就告诉他。

    那令牌得来,算是个巧合,而且还是前不多久的才发生的事。

    挽香楼花魁,貌美惊人,才华洋溢,多少人想成为她入幕之宾,可都没能得偿所愿。

    逸郡王生性顽劣,虽然经常坑人,但身边还是有一群狐朋狗友的,经常开玩笑,拿事为难他,或者刁难他。

    让逸郡王拿下挽香楼花魁上官清心。

    逸郡王也接受了。

    他很看好自己,让小厮去告诉上官清心,他邀请她游湖。

    然后,被拒绝了。

    逸郡王的暴脾气,他邀请她游湖,也让小厮跟她说了,她如果不接受邀请,他会很没面子,他生气,后果很严重。

    然而,人家上官姑娘就是心高气傲,不惧权贵,不鸟他。

    逸郡王忍不了,决定亲自去找上官姑娘聊聊。

    只是他正大光明的去,被人知道了,实在没面子,所以就换了个打扮。

    结果上官姑娘人不在,他扑了个空。

    本来心情很糟,结果叫他发现,有人偷溜进上官姑娘的屋子,而且很鬼祟,东张西望的,怕被人发现。

    逸郡王好奇心很重,就跟了上去。

    只见那姑娘偷进上官清心的屋子,打开柜子,拿出锦盒来,然后打开。

    把里面东西拿了个干净,然后从怀里拿了一摞纸塞进去,还掏了个小腰包撒进屋,然后把锦盒锁上,放回原位。

    然后赶紧退出来。

    等出了屋子,她高兴的大松一口气。

    结果还没高兴完呢,逸郡王手一点,就将她点晕了,拖着进了个房间。

    然后,那姑娘偷得东西,就全到逸郡王手里了。

    尤其那块令牌,看着有些奇怪,他从未见过,但是和银票放在一起,显然不是寻常之物。

    他是打算拿这令牌和上官姑娘谈一谈。

    结果就出了夜明珠被盗一事了,什么风花雪月打赌都抛诸脑后了,在知道逸郡王惹了大麻烦之后,谁也不敢在这时候触他眉头。

    令牌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昨晚,他和楚北在商议给安郡王一个教训的时候,暗卫提议嫁祸,留下点什么东西。

    然后逸郡王就想到了那块令牌。

    他让暗卫去他房间里取,看到令牌之后,楚北就觉得眼熟,然后想到了他身上穿着的金丝软甲。

    这令牌和北晋威远大将军有关。

    他们也知道,京都有北晋的细作,不但有北晋的,还有南楚的。指不定朝中大臣都有北晋的,当然了。朝廷也安排了人在北晋做卧底。

    拿这块令牌嫁祸,再合适不过了。

    知道上官清心是北晋威远大将军的人,楚北自然留心。

    而且那偷盗令牌,还下毒杀上官清心的,只怕是南楚的细作。

    所以安王府被烧一事,就成了南楚嫁祸北晋。

    清韵听着,很是凌乱。

    只是放个火。竟然还有这么多弯弯绕,不仅牵扯了北晋和大锦朝,南楚也牵扯了进来……

    其实,南楚会卷进来,是预料之中的事。

    三足鼎立,北晋和大锦朝打仗,南楚怎么可能置身事外,谁又允许他置身事外,做鹬蚌相争的得利渔翁?

    北晋不会。朝廷更不会。

    看来,战乱真的不远了。

    吃完了饭,楚北就出府了。

    清韵歇了会儿。有些犯困,就要上床歇息。

    蒋妈妈看着。眉头有些皱,她知道这两日,因为逸郡王高烧一事,她受累了,可是昨天睡的那么早,起的也晚,怎么又困了?

    莫不是有了身孕吧?

    蒋妈妈有些怀疑,老夫人把她给了王妃,照顾好王妃就是她的职责。她不能因为王妃医术高超,她就能掉以轻心的。

    王妃的葵水一向很正常。这一回都晚了七八天了。

    虽然她有些怀疑是换了地方所致,再加上劳累,但是不排除有怀孕的可能的。

    蒋妈妈在走神,她站在那里不动。

    清韵打着哈欠,望着她,问道,“蒋妈妈可是有话要说?”

    蒋妈妈回过神来,见清韵眸光清澈,带着询问,她想问是不是怀了身孕的想法便打消了。

    王妃医术高超,怎么会连自己怀没怀身孕都不知道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蒋妈妈笑道,“没两天就是五姑娘和二皇子成亲的日子了,按着规矩,王妃得去给五姑娘送添妆。”

    清韵轻耸肩,道,“准备好添妆,明儿我回侯府。”

    蒋妈妈知道清韵不喜欢沐清柔,可是规矩的事,不愿意也得去啊,就当是回去看望老夫人,顺带送添妆。

    清韵哈欠连天,眼皮子都快黏在一起了。

    蒋妈妈就福身告退了。

    只是她还没有出屋子,外面丫鬟急急忙进来道,“王妃,出事了!”

    喊得急切,清韵一个激灵,困意都给吓飞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丫鬟忙回道,“方才有人拿箭射了一封信来王府,信上说他们是挟持了五姑娘,请王妃你去给人看病,如果不去,他们就杀了五姑娘。”

    清韵眉头皱的死死的,“谁这么大胆,敢进侯府抓人?”

    丫鬟摇头,“不是的,五姑娘是在街上被抓的。”

    听丫鬟说沐清柔是在街上被抓的,青莺就咕噜道,“没两天,五姑娘就要出嫁了,她不待在侯府里待嫁,她出府做什么?”

    其实沐清柔出不出府,什么时候出府,她们并不关心,但是她出府,被人挟持了,来威胁她们王妃,丫鬟就愤愤不平了。

    她们可没忘记,上一回沐清柔就是被人威胁,然后伤了脸,说是因为王妃才受的伤,治好她的脸是王妃的责任。

    而且,那刺客是因为她和大夫人才进的侯府!

    如此刁蛮不讲理的人,离得越远越好,却偏偏要凑上来,就跟那讨人厌的苍蝇似的,你轰它,它还在你跟前飞,除非你一巴掌拍死它,否则别想清净。

    PS:后台不知道怎么了,没法更新,用作家助手才能更新,哭::>_<::::>_<::??(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