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意冷

第三百九十二章 意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陈欣儿以为她娘忽然不正常,是因为病了的缘故,却没想过此刻兴国公府大太太心底是何等的惊涛骇浪,她惊慌所错,六神无主,连走了无数次的路都不记得了,脑袋里如同一团浆糊,一阵阵的涨疼。

    她是很喜欢权势,可她还没有胆大到无所畏忌的拿所有人的命去赌那惊天的富贵。

    尤其现在,富贵还未到手,兴国公府所有人脑袋上的脖子都晃悠悠的,保不准哪一天,一觉醒过来,兴国公府就会被人团团围住,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刑部冰冷黑暗的死牢。

    她不希望她猜测的是真的,可她忍不住把知道的事串联在一起。

    桩桩件件,点点滴滴,都昭示着她猜测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就是真相!

    宸王妃那么好心的帮欣儿促成她和安郡王的亲事,她根本就是在怀疑安郡王的身世啊,只是她没有证据,所以想从兴国公府入手。

    如果欣儿和安郡王真的是堂兄妹,国公爷和宁太妃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这样作孽的事发生,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

    他们阻止的决心越大,越能证明她的猜测属实。

    只怕这会儿,她心底已经有答案了。

    混乱皇室血脉不算,还权欲熏心,胆大包天的拿一个孽种去偷换太后的亲生儿子宁王,别说皇上了,就是太后和宁王也绝对不会轻饶了兴国公府的。

    兴国公府大太太一边走,一遍在走神。

    丫鬟跟在一旁,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她一直跟在太太身边,方才还高高兴兴的商议着嫁妆,还觉得之前买逸郡王输,老天爷不会下雨,赔了不少银子,太亏了,迟早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还生宁太妃的气,可是一转眼,太太就又惊又吼。那种端庄优雅的贵夫人姿态全无,还见鬼的都没人知道出了什么事。

    丫鬟正想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结果前面兴国公府大太太踩到自己的裙摆,身子不稳,往前一摔。【ㄨ】

    这一下。不止丫鬟吓住了,赶紧去扶兴国公府大太太起来,一旁负责清扫和修剪花枝的丫鬟婆子也都惊呆了。

    她们进国公府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大太太这么失态过,当初大太太父亲过世,她都没有这么脸色白过啊,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正巧,今儿天气清爽,整个夏天热的人快炸了的国公夫人也没有怎么逛过花园,陈欣儿和安郡王的亲事定下了。她总算是可以舒缓一口气了,丫鬟一提议逛园子,她就让丫鬟扶着出来走走。

    谁想竟然让她看见了大太太摔倒,就在地上哭起来的一幕。

    国公夫人的眉头都快扭得没边了,国公府这是给她什么委屈受了,要哭的这样撕心裂肺的?!

    国公夫人觉得大喜日子,她哭成这样,实在晦气,就让丫鬟扶着她走了过去。

    彼时,丫鬟已经将兴国公府大太太扶了起来。国公夫人皱着眉头看着她,问道,“出什么事了?”

    兴国公府大太太半边身子都靠在丫鬟身上,见国公夫人问她。她稳了稳身子,让丫鬟都退后,退的远远的,然后望着国公夫人,沙哑着声音,哭道。“娘,咱们国公府怕是要完了……。”

    才说了一句,国公夫人的脸就漆黑如炭了,她甩了袖子,呵斥道,“混账!咱们国公府有权有势,谁敢拿我们国公府如何?!”

    国公夫人也知道镇南侯一心想整垮国公府,可那又如何,人家想了二十多年了,不照样没辙?

    只要太后在一天,国公府就高枕无忧一天。

    若是将来安郡王登机了,欣儿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他一个小小镇南侯府又算的了什么?

    根本不足为惧。

    看到国公夫人因为自己一句话而愤怒,兴国公府大太太鼻子泛酸,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这样的大太太是国公夫人从未见过的,她也胆怵了,眉头皱的更紧了。

    “有太后在呢,怕什么?”国公夫人宽慰她道。

    兴国公府大太太望着国公夫人道,“我怕有一天要国公府上下几百条人命的恰恰是太后……。”

    她话还没说完,国公夫人手一抬,直接给了兴国公府大太太一巴掌,“我看你真的是疯了,乱说什么胡话?!”

    太后一心为了国公府,她都看在眼里,说太后要镇南侯府上下几百条人命,她还信,要国公府上下的命,她怎么可能会信?!

    如此口没遮拦的话,她竟然也敢说,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祸从口出?!

    兴国公府大太太被打了一巴掌,她手捂着脸,哭的是泣不成声。

    她不知道怎么办好,她很清楚,兴国公和宁太妃把事情瞒的严实,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宸王妃都知道了,如果国公府还不想好退路,到时候被宸王妃杀个措手不及,国公府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她不想死。

    凭什么他们造的孽,要整个国公府给他们陪葬?

    现在谋算,事情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呢。

    兴国公府大太太望着国公夫人,哽咽了嗓音道,“娘,你知道国公爷和太妃为何执意不许欣儿嫁给安郡王吗?”

    国公夫人眉头皱着,她这样问,肯定不是国公爷给的欣儿性格天真,不合适在深宫内院的尔虞我诈,看来大太太的失态和这事有关,她问道,“为何?”

    “因为安郡王和欣儿是堂兄妹!”兴国公府大太太低声哭道。

    听兴国公府大太太这么说,国公夫人脸上的血色像是一瞬间被人抽空,苍白如纸,在听兴国公府大太太说宁王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时,国公夫人身子不稳,往后一晃。

    好在兴国公府大太太有所准备,她就知道这么大的消息,国公夫人承受不住,她赶紧扶着她。

    她一个人扶不住,赶紧叫丫鬟过来,将国公夫人送回屋了。

    等回屋之后,国公夫人就把所有的丫鬟婆子都给轰了出去,然后望着兴国公府大太太道,“这么大的事,不是儿戏,你是如何得知的?!”

    兴国公府大太太站在一旁,哽咽道,“娘,这些都是我猜的。”

    国公夫人还以为她是有确凿证据,结果一问,竟然是猜的,她当时就怒不可抑了,“你要是闲的发慌了,就给我找点正事做,别整天的胡思乱想!”

    拿猜测,无凭无据的事来吓唬自己就算了,还来吓唬她,差点将她活活给吓死!

    兴国公府大太太被吼了,她站着没动,她望着国公夫人道,“娘,你还记得那天你打算进宫找太后,结果敷了面膜脸上起红疹的事吗,那不是面膜过敏,是因为有人给你下毒了,那毒就是当初要了沈侧妃的命,冰颜丸里的一种!”

    “还有昨儿道士去安王府门前说欣儿和安郡王八字不合,那道士是宁太妃派去的!”兴国公府大太太哽了声音道,“娘,欣儿是你看着长大的,她就算骄纵了些,哪里配不上安郡王了,可国公爷和太妃为何就不同意这门亲事,甚至不惜给你下毒来阻拦,还有太妃这么多年,对宁王不闻不问,可是对先太子和安郡王却关心到事无巨细!还有太妃进宫就有了身孕,不足月就生了宁王,八个月生的孩子,就算命大活着,也该有不足之症吧,可你看宁王他有吗,他分明就是足月生的!”

    “太妃在国公府住了六七年,和国公爷一起长大,太夫人都有心要将她嫁给国公爷,她会不动心吗?宁太妃是如何对待先太子的,我不知道,可是您总该还有印象吧?”兴国公府大太太咬了唇瓣道。

    国公夫人面如死灰,眼神浑浊,带着苦笑,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十岁。

    有些事,兴国公府大太太不提,她都不会想起来。

    当初太妃和太后一同产子,当时国公爷高兴的合不拢嘴,她当时怀有身孕,还笑话他,幸好这里是皇宫,不然她都该怀疑是他儿子出生了。

    她是摸着自己肚子说的,只是开个玩笑,可是国公爷听了她的话,脸一下子就青了,青的有些骇人,然后教训她要谨言慎行。

    还有先太子,国公爷对待他,就跟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般,还有太妃,她对待宁王的态度,就像宁王不是她生的。

    还要,她一直觉得太子长得和国公爷有些像,只是一句外甥似舅,她就没有多想……

    呵呵,原来先太子是国公爷和太妃生的孽种!

    要是太后知道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从一出生就被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给调换了,这么多年骨头分离,还逼着亲生儿子把皇位让给侄孙儿……太后不剥了太妃和国公爷的皮才怪了!

    还有太妃,这么多年,国公爷有事没事就往宁王府跑,原来是去会贱人去了!

    还让整个国公府,她生的儿子围着孽种和孽孙团团转!

    这么多年,国公夫人一直以为国公爷只爱她一个,却没想到他还有一个孽种,如果不是他承受不起那惊天的富贵,现在都做了皇帝了。

    国公夫人缓缓把眼睛闭上了,她苦笑一声,“这事我知道了又能如何,闹大了,国公府就完了。”

    走到这一步,国公府没有退路了,她除了装不知道,根本就别无选择。

    难道她还能让国公爷杀了宁太妃,亦或者是和安郡王他们断绝关系吗?

    为了安郡王都能给她下毒了,难道她还奢望自己能跟帝王之位相比吗?

    看国公夫人不打算管,甚至有些心灰意冷,兴国公府大太太急了,她道,“娘,你不能不管啊,这事除了你我知道,宸王妃她也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