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事实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事实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听到青莺说沐清柔被人给凌ru了,清韵最后一点慵懒困意都被震飞了。

    怎么可能会被人给凌ru了呢,侯府连不愿意沐清柔出嫁,都到昨儿才下狠心,怎么可能会用这么狠心的办法?

    老夫人最爱惜侯府羽毛,父亲更不是那等心狠之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女儿啊。

    更何况,在侯府内院,堂堂嫡女被人凌ru了,传扬出去,以后谁还敢娶侯府那些未嫁的女儿,这不是把她们都往火坑里推吗?

    而且,要真是侯府所为,怎么可能一大清早,就派了红绸来告知她,如此急切,这是要她今儿回府的意思啊。

    沐清柔被人凌ru,绝对不是侯府所为,肯定是别人。

    这个人是谁,用膝盖想也能猜到了。

    之前要借着北晋之手杀沐清柔,被卫驰给搅合了,昨儿宫里忙上忙下,云贵妃亲自过问二皇子的喜宴,细致周到,谁不称道她对即将进门的二皇子妃满意至极?

    她还以为那刺客被抓到,云贵妃和二皇子被逮到把柄,心虚了,故意给侯府看的,借此告诉侯府,将来沐清柔过门了,云贵妃会对她宠爱有加,绝不为难她。

    如果不是后来得知了老夫人的想法,她还觉得沐清柔是因祸得福了呢。

    谁想到,转过脸,二皇子和云贵妃就送给侯府这么大一巴掌。

    为了不娶沐清柔,就毁了她的清白,甚至把整个侯府放在火上炙烤,逼侯府咽下这个哑巴亏,她以前还真是小觑了二皇子,手段当真是够狠。

    只是现在沐清柔清白被毁,除了退婚,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

    睡不着,清韵便掀开被子下床了。

    比惯常起的稍微早了些,清韵梳洗打扮完。喝了半盏茶,丫鬟才把饭菜端来。

    楚北很早就起来了。练了会儿武后,沐浴了一番,用了早饭,就出府了,是不是去上早朝了,丫鬟没敢问,清韵也不关心。所以不知道。

    虽然沐清柔的事有些糟心,但并不影响清韵的食欲。

    吃了一碗小米粥,几个虾饺,还有花卷和肉包,肚子都有些撑了。

    把筷子放下,然后漱口,再净手,一顿早饭才算吃完,然后出门。打算回侯府。

    只是刚走到二门处,前面就有丫鬟跑过来,上前福身请安道。“王妃,若瑶郡主有事找您。让您去王府一趟。”

    清韵听得眉头微皱,这么一大早,若瑶就有事找她,不会是出了什么急事吧?

    虽然侯府的事也很急,不过主要是善后,晚个一时半会儿的没有什么问题,倒是若瑶郡主,不知道找她是因为太妃的事,还是因为王妃?

    清韵往前走。随口问道,“可说了。若瑶郡主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

    丫鬟跟在一侧,摇头如拨浪鼓,“奴婢不知道,丫鬟没说,只说是有急事。”

    那就是因为太妃的事了。

    清韵迈步出门,只见王府大门前,威武雄壮的石狮子前,站着一个碧色裙裳的小丫鬟,浓眉大眼,清秀可人。

    青莺见了就笑道,“之前都是雪雁和秋儿来传话,怎么今儿换成是你来了?”

    那丫鬟恭谨的给清韵请安,然后回道,“奴婢是冬儿,雪雁是王妃的贴身丫鬟,这时候,应该还在伺候王妃,秋儿身子不适,所以郡主就让奴婢来了。”

    青莺就望着清韵了,“王妃,是先回侯府,还是先去宁王府?”

    清韵看了那丫鬟一眼,道,“先去宁王府吧。”

    说着,她迈步下台阶,朝宁王府走去。

    丫鬟跟在一旁,亦步亦趋,很是恭敬。

    进了王府之后,丫鬟就在前面带路了。

    一路往前走,都很正常,可是进了二门,再往前走,就有些不对劲了。

    宁王府,她没少来,这不是去若瑶郡主院子的路,倒像是去宁太妃那儿的,又有些不像。

    青莺狐疑出声,丫鬟就道,“郡主在太妃那儿。”

    语气平稳,脸上还带着些笑意,说完,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清韵没说什么,虽然听到宁太妃三个字就有些影响心情,但既然都进宁王府了,她还不至于那么不给面子,转身就走,就是不知道若瑶郡主巴巴的找她去宁太妃那儿是做什么。

    清韵没有丝毫怀疑,随着丫鬟朝前走。

    宁太妃之前的住处被烧了,换了个新院子,似乎比不上之前的清幽雅致,好像奢侈的多。

    这院子……不会就是之前若瑶郡主偷偷跟踪兴国公,结果连累秋霜被杀的院子吧?

    清韵左瞄右看。

    冬儿走在前面,她刚迈步进院子,清韵就听到有丫鬟唤她冬儿,声音很熟络。

    清韵听得敛眉,若瑶郡主对宁太妃是打骨子里排斥,她的丫鬟和宁太妃的丫鬟绝对玩不到一起去,怎么这个冬儿……?

    只怕这丫鬟就是宁太妃而院子里的。

    清韵脸色未变,但是眼神冷了许多。

    等进了屋,见到了宁太妃,清韵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根本就没有见到若瑶郡主,她就笑了,“果真是太妃要见我,太妃要找我,直说便是了,何必打着若瑶郡主的幌子呢,怕我不给面子吗?”

    说着,清韵就坐下了,丝毫没有想起来给宁太妃见礼,而且说话声也不带半点敬意,很随意,随意到有些鄙视了。

    堂堂太妃,要见她,居然还要借着别人的名义,也不怕有损她太妃的颜面。

    看到清韵的不敬和轻视,宁太妃有些恼火,但是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借着若瑶郡主的名头,清韵不会这么快就来了,甚至她根本就不会来。

    见到清韵,宁太妃就觉得她引以为傲的忍耐性不够用,脑袋里沉静的丝弦紧绷着,好像随时会断裂,然后暴走疯狂。

    她活了几十年了,能让她心慌意乱,见一次就恨不得杀一次的人,只有眼前这一个。

    她撇了清韵一眼,摆手让丫鬟退出去。

    清韵没有请安,她也不让丫鬟给清韵上茶。

    宁太妃让丫鬟走,屋子里的丫鬟,包括她身边的嬷嬷都走了,宁太妃望着青莺,很显然,她是要青莺也走。

    青莺两眼一翻,太妃是了不起,可惜又不是她主子,王妃不发话,她宁死不走。

    清韵坐着,撇了宁太妃道,“太妃有话就直说吧,我忙着呢,没有时间耽搁。”

    宁太妃气的咬紧牙关,看着清韵的眼神,泛着冰冷幽光,像是一只吐着蛇信子的毒蛇,带着剧毒,像是要扑过来撕咬她一般。

    可惜,清韵不怕,借宁太妃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在宁王府把她怎么样,既然不敢,还有什么好怕的?

    把玩着手中绣着空谷幽兰的绣帕,清韵一脸的玩味。

    宁太妃气的把眼睛缓缓闭上了,这时候,总算是开口说话了,“本太妃以前还真是小觑了你,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和兴国公府三姑娘书信往来,还挑拨离间!”

    清韵听得噗嗤一笑,“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难道太妃找我来就因为我和陈三姑娘有书信往来?比起我去兴国公府给国公夫人治病,这不算什么吧,我想堂堂兴国公府,不至于需要我时,对我笑脸相迎,不需要我时,就两手一推,丝毫不念恩情呢,这恩情,兴国公府不记得,我还记着呢。”

    “如果兴国公府为了几封没有丝毫恶意的信,就责怪我,往后兴国公府再有谁病了痛了,太医们医治不了,可千万别再来找我帮忙了,心里膈应,还有,兴国公府的事,兴国公府不亲自找我说,反倒你宁太妃来找我,不知道是您吃饱了撑着呢,还是您和兴国公府是真不见外呢?”

    最后不见外三个字,清韵的语调七拐八绕的,好像那语调说出来,经过了山路十八弯。

    她说完,见宁太妃额头似乎有青筋跳动,她就笑了,她不过才说了两句,就忍不住了?

    清韵继续道,“还有,挑拨离间这话,我听不明白,劳烦太妃解释一二。”

    宁太妃气的拍桌子了,可惜,除了拍的她自己疼外,根本吓不住清韵。

    她抬着手,都气的有些颤抖了,她怒视清韵,“当真是牙尖齿利!挑拨我和兴国公府的关系,还说没有,怎么,敢做不敢当吗?!”

    清韵轻轻耸肩,嫣然轻笑,笑的恨不得叫人撕碎她那自信从容到叫人抓狂的容颜,她朱唇轻启,笑语盈盈,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能把人气疯了,“太妃不要激将我,我早膳吃的很饱,所以我软硬都不吃,要说挑拨离间,如果太妃觉得我把不赞同陈三姑娘嫁给安郡王,在太后跟前吹冷风是太妃您的事告诉了陈三姑娘的话,是在挑拨离间,我认了又何妨,但我问一句,我说的难到不是事实吗?”

    “在陈三姑娘和兴国公夫人面前说陈三姑娘和安郡王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转过脸,到太后面前,又说两人不合适,现在被我捅给陈三姑娘知道了,又来指责我挑拨离间,别看太妃你脸蛋不大,但是脸皮真心厚,我觉得那钻鞋底的钻子都不一定能戳破分毫了,至于敢做不敢当,这五个字,太妃还是留着形容自己吧,形容我,不合适。”(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