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补脑

第三百九十五章 补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语气轻柔,如空谷莺啼。

    青莺站在一旁,傻傻的看着她,眼睛睁得圆圆的,甚至侧过脸,确认跟前坐着的是不是清韵,她从来不知道她家王妃这么能说会道,方才那一番话,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了啊。

    宁太妃气的嘴皮直哆嗦,她养尊处优,听得都是恭维的话,几时被人这么骂过,她只觉得心口被什么东西堵着,好像嘴里都尝到一股血腥味了。

    清韵看着她,笑道,“不至于这样就被气吐血吧,要真是如此,还是叫丫鬟进来吧,在人前,我说话总会顾及点,不会太狠。”

    青莺听着,默默的低头看了下自己,王妃不会是忘记她站在一旁没有走吧?

    “你!”宁太妃气的两眼发直。

    清韵摸了摸耳朵,笑的挑衅,“我听着呢,太妃有话直说就是。”

    宁太妃捏紧拳头,如果眸光能杀人的话,清韵现在已经千穿百孔了,她冷笑一声,道,“别跟我耍嘴皮子,如果太后知道你挑拨兴国公府内乱,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清韵笑容依旧,“不要随便吓唬我,我这人越吓,胆子就越大,有时候大的我自己都害怕,当初太后下懿旨都没能要了我的命,何况我只是和陈三姑娘往来了两封书信,你知道什么叫一个巴掌拍不响吗,有陈三姑娘陪着,我怕什么?倒是太妃你,太后可是对你深信不疑,你还是先想想,如果这事真捅给太后知道了,太后知道你在人前人后,心口不一会怎么想你吧。”

    宁太妃威胁清韵,结果却反过来被清韵威胁了,心中之呕郁,实在难以形容。

    总之,剥皮、抽筋、卸骨也填不满宁太妃心底的愤怒了。

    清韵站起来。道,“说了这么半天。口都渴了,太妃还不说正事,我就先告辞了。”

    陈三姑娘的事,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她还没有闲到真的为了这事来管她,管好陈三姑娘不就行了,何必还费事的借着若瑶郡主的名义来找她。更不会把丫鬟都支开。

    许是在心里琢磨好以后怎么折磨清韵,出了一通气后,宁太妃深呼了一口气,撇了清韵道,“你和宸王当真是大胆,居然敢烧了安王府,还烧掉我的住处,嫁祸给北晋不算,还把南楚牵扯了进来。心机之深沉,叫人惊骇。”

    宁太妃努力维持语气沉稳,她紧紧的盯着清韵。想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来。

    可惜,清韵除了那清丽无双的笑容外。没有半点起伏和害怕,除了翻了个白眼。

    都说了,不要激将她,怎么才说的话,就是没听进去呢,要是有证据,她会不告诉太后,一举灭了楚北和她吗,说的越多。就越代表她没有证据罢了。

    清韵望着她,虽然宁太妃坐在高处。居高临下,可论气势,却凭空矮了清韵半截,她耸肩道,“这样莫须有的揣测和污蔑,也只是私下里信口捏来,如实能存证,我真的要去告御状了,不过太妃你泼我和相公脏水,说我们大胆,我倒是想问问了,比起和北晋勾结,怂恿太后拿出夜明珠,然后栽赃嫁祸给逸郡王,差点逼死他,通敌叛国的罪名,哪个更大?”

    宁太妃又拍桌子了,“混账!竟然敢信口雌黄,无凭无据,就敢往兴国公府头上泼脏水!”

    清韵再翻白眼,她觉得今儿这眼皮,真的是特别的遭罪,“要是有了确凿证据,我还会跟你说这话,我会直接呈报皇上定兴国公的罪的好么,你放心,宸王府和献王府会找到证据,让你们死的瞑目的。”

    本来没找到证据这话,不能随便乱说的,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有了证据还不用,那绝对是脑袋被门挤了。

    “还有,现在能说正事了吗?”清韵有些不耐烦了,这样绕来绕去,就是不说重点的事,让她很窝火。

    宁太妃死死的望着清韵,眼神阴翳,可就是不开口。

    清韵忍不住了,把玩了绣帕道,“太妃迟迟不张口,是因为要质问我的事实在难以启齿吗?其实你大可以直接说,虽然屋子里还有个丫鬟,可是她是我贴身丫鬟,就是作证,也没人会相信,你怕什么?”

    清韵觉得她没救了,她这话像是鼓舞一个胆怯的孩子大胆表露心中想法的感觉。

    不过,她很成功,宁太妃开口了,“你在怀疑宁王不是我亲生的!”

    难得,总算等到正题了,她好心纠正道,“准确的说,我是在怀疑先太子是你和兴国公生的。”

    虽然早知道有此怀疑,可是真的亲耳听见,宁太妃心肝一颤,直接站了起来,她道,“我对宁王是少了些关怀,可他的的确确是我所出,太后能作证!他是皇子,和先太子又只隔了半个时辰出生,我若是对他勤加教导,难免让太后怀疑我有心让他夺嫡,宁王和皇上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对他来说,这才是最好的,就因为我对他疏于管教,你就如此胆大妄为,胡乱猜测,还当着我的面,在太后跟前胡诌!我当你年轻气盛,又和若瑶交好,替她抱怨,不然我禀告太后,没有证据,就凭你方才说的话,我就能要了你的命!”

    清韵笑看着她,“禀告太后,就能要我的命,太妃这么自信,是因为宁王其实比先太子早出生半个时辰,却甘愿放弃皇长子的身份,太后觉得愧疚于你吗?”

    清韵语气风轻云淡,宁太妃却听得身子一震,眼睛睁圆了,眸底还有不敢置信,“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只有她和太后知道,连兴国公她都没有告诉,当初所有知情的丫鬟和嬷嬷全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留,她是怎么知道的?!

    宁太妃从未想过这事是太后亲口说的,她觉得背脊发凉。

    清韵莞尔一笑,“有些话,没有点证据,能随便乱说吗?我想太妃此刻,肯定在想先太子和宁王被调换一事,我只是凭空猜测。还是真有证据吧,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动了杀人灭口的心,但是你不敢,因为我不仅是正大光明被你请来的,王府里还有皇上的暗卫在,甚至,我来这么大半天。已经给你下过毒了,一旦真杀了我,那可就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而我,没把事情捅的人尽皆知,太后和皇上也没有找你麻烦,就代表我证据不足,只是猜测,或者我还在努力查证。你们还有没有足够的时间谋算?”

    宁太妃跌坐回椅子上,眼睛里满是惊恐,因为清韵能看透她心中想的。而且一丝不差。

    “你是魔鬼!”宁太妃指着清韵,身子颤抖的如同筛糠。声音都给抖碎了。

    清韵无语,你才是魔鬼呢,你咋不拿妖精来形容我,虽然都不是什么好词,但是妖精好歹漂亮些。

    青莺守在一旁,看着宁太妃被吓得魂不守舍,满脸惊恐,她也吓住了,但是又觉得过瘾。就应该好好吓吓她。

    不过,很快宁太妃就又跟那打不死的小强似的。抖着身子站了起来,嘴里还在呢喃,“对!没有证据,这一切都是污蔑!”

    自我安慰很管用,然后宁太妃就不抖了,但是眼神阴的能掐出墨汁来,脸紫的可怕,她牙关紧咬,一字一顿道,“太后信任我,你没有证据,你想扳倒我,那是痴心妄想!”

    清韵霁笑一声,“没错,太后不但信任你,而且是深信不疑,长公主挑拨了半个多月,都没能让太后对你起什么疑心,我不会傻到没有十足的证据,就去跟太后告状,不过这大锦朝当家做主的可不是只有太后一个,还有皇上,还有长了眼睛的文武百官,你和兴国公想只手遮天,更是痴心妄想!”

    “至于扳倒你,宁太妃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若是真想要你的命,不论是偷偷的,还是正当光明的,我说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就见不到!”清韵的声音透着自信。

    看着她嘴角的笑,璀璨明媚,却是叫宁太妃觉得骨子里发凉。

    宁太妃强忍着发软的双腿,她笑了,“你少吓唬我!”

    清韵倾然一笑,“吓唬?我举了这么多证据,太妃还以为我只是随便吓唬你呢,那我就再好心告诉你一点儿,三十多年前,程家药铺为什么一夕之间被灭了门,如果宁太妃忘记了,我可以说的再详细一点儿。”

    宁太妃面如死灰,整个人像是瞬息间苍老了十岁一般。

    如果说她比太后早半个时辰生产这事,清韵是凭着猜测的,可程家药铺被灭门的事,她不可能知道!

    她手里到底握了多少证据?!

    还有她知道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和欣儿书信往来,她完全可以直接要了她的命啊!

    方才清韵一连几个致命的证据轰炸,轰的宁太妃脑袋晕乎乎的,只顾着害怕去了,却没有多想,现在恐惧过后,反倒冷静了。

    当初事情做得那么隐秘,就算程家药铺的事走漏了风声,那也只能证明宁王不是先皇的骨肉,而不能证明先太子是和宁王调换了,是她这些年对先太子和安郡王太上心,忽略了宁王,才让她起了疑心。

    疑心而已,不足为证。

    况且,这事情真捅出去,她是会死,可宁王和若瑶郡主会陪着她一起死,她宸王妃可以对她的生死视若无睹,但宁王和若瑶他们,她能做到视若无睹吗?

    既然做不到,那她怕什么?

    想着,宁太妃心宽松了,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清韵,“宸王妃,你太心软了,你舍不得若瑶和王妃陪我一起死,你拿什么跟我斗?”

    清韵看着她,眼睛睁圆,一脸你居然能猜到我有证据,却不敢说是因为顾及王妃和若瑶的原因,这太不可思议了的神情。

    宁太妃看的心里舒坦,总算是被她扳回一局了。

    嘴角上扬,正要痛快的笑呢,结果清韵先笑了,她望着清韵,从清韵的眼神里,她觉得清韵再看一个傻子。

    那个傻子是她。

    那笑声叫她懊恼、憋火、抓狂。

    她正要问为什么,清韵却转身了,走了十几步后,清韵脚步顿住,回眸一笑,“太妃,记得多吃点核桃。”

    宁太妃没有问为什么,青莺下意识的问了,“为什么?”

    “吃核桃补脑啊。”

    清韵的笑声越来越远。

    宁太妃坐在椅子上,因为清韵的羞辱,气的心口疼。

    但是她也反应过来,她是真被气糊涂了,自古帝王之位,就没有不是踩着尸骨登上去的,谁又会为了别人的生死,放弃皇位呢?

    清韵是在笑她,过于看重王妃和若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了,还有就是笑她,现在王妃和若瑶,有皇上的暗卫护着,事情真捅出去,死的只会是她一个。

    越想,宁太妃就越心烦,再加上丫鬟嬷嬷进屋,见她脸色难看,问她怎么了。

    宁太妃吼道,“准备马车,我要出府!”

    PS:O(∩_∩)O哈哈~

    这回是真的要狗急跳墙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