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糊涂

第三百九十六章 糊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来的时候,有丫鬟在前面带路,走的时候,就没有丫鬟送了。redgogo

    对此,青莺很有意见,而且意见很大。

    不是她们想要来的,是宁太妃借着若瑶郡主的名号把她家王妃骗来的,现在却不管她们了!

    就没有见过这样待客的,不过想到方才屋子里的争执,青莺就觉得浑身充满了昂扬斗志。

    以前觉得宁太妃有太后做靠山,简直就跟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样,坚不可摧,只能仰望,可是方才,她觉得最厉害的还是她家王妃,山再高,在巍峨又有什么用,总会被人踩在脚底下的。

    只是,方才回头看一眼,宁太妃那嗜血狠毒的眼神,恨不得将她们生吞活剥了,现在想想都还觉得毛骨悚然,估计夜里都难睡着了,她有些担心,“王妃,咱们手里握了证据的事,你怎么都跟宁太妃说了,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虽然她没怎么读书,但是打草惊蛇可不是什么好事,会坏事的。

    清韵听得一笑,她抬眸看了眼天上飘荡的白云,洁白无瑕,悠然自在的叫人羡慕,她抬手指着远处的花圃,有只五彩蝴蝶,翩翩振翅,落在一朵开的雍容华贵的牡丹上,她笑问道,“我让你采那朵牡丹花,但是花圃里有两条剧毒无比的蛇,你会怎么做?”

    青莺第一想法是,明知道花圃里有蛇,王妃怎么可能让我去采牡丹花呢,第二就是真要采的话,那要肯定要拿根棍子在手里,打了草过后,才能稍稍安心的去采牡丹花啊,最放心的,当然还是把蛇给逮住了,那花想怎么采就怎么采了,可千万别花没采到,却被毒蛇给咬了。那得多冤啊。

    想着,青莺就把唇瓣抿着,不说话了。

    那牡丹花,就好比是储君之位。是皇位,那毒蛇就是兴国公他们,借着太后这浓密的草丛隐藏,蛰伏其中,伺机使坏。不让大家知道这里面躲着两条蛇,不逮住了,想要采到牡丹花,总会有危险,把蛇给逮住了,灭了,才能安心啊。

    只是现在王妃狠狠地朝花圃丢了块大石头,那两条蛇估计也吓得不轻了,现在估计已经吐着蛇信子,准备咬人了。

    只是。为什么是两条蛇,而不是三条呢,安郡王不算吗?

    青莺歪着脑袋想,正要问呢,那边两道清丽的身影走过来,是若瑶郡主和丫鬟秋儿。

    看见清韵,若瑶郡主脸上焦灼神情稍稍安定,快步走过来,她脸蛋红扑扑的,还有些粗喘气。显然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

    清韵心底微暖,她进了王府,还是去宁太妃那里,肯定会有丫鬟禀告她和王妃知道。这么急着赶来,是怕她会被太妃欺负呢。

    果然,清韵才这样想,若瑶郡主就问了,“清韵姐姐,太妃好端端的怎么会找你呢。她没欺负你吧?”

    太妃的霸道,没有人比若瑶郡主更知道了,因为知道,所以更担心,虽然她也没觉得清韵就好欺负了。

    清韵没说话,青莺嘴快道,“我家王妃是被骗来的,宁太妃是以郡主你的名义请的王妃来,不过她没能欺负到我家王妃。”

    非但没有欺负到,反倒是被王妃气的快吐血,这不是找罪受么?

    若瑶郡主听了,脸当即就跨了,心口起伏不定,“她哪里还有半点长辈的样子?!”

    见若瑶郡主气的不轻,要去找宁太妃理论,想到宁太妃方才受气的模样,若瑶郡主现在去,不是送上门给人做出气筒吗,不管怎么说,宁王的身世没有明了前,宁太妃就还是若瑶郡主的亲祖母,污泥指责长辈,总是不孝。

    清韵拦下若瑶郡主,笑道,“不生气了,虽然太妃是骗我来的,但我没吃亏。”

    若瑶郡主撅嘴了,她知道清韵是怕她被太妃骂,可是她忍不住,想到宁太妃做的那些事,若瑶郡主对她是没有丝毫的敬意,她道,“这事不是你没受气就算了的,她居然假借我的名义骗你来,这也太卑鄙龌龊了,我怕有一回,就有第二回。”

    次数多了,往后只怕她邀请清韵姐姐来,她都该怀疑是不是太妃找她了。

    “不会有下一回了,你放心吧,”清韵看的很开,除非宁太妃今儿还没有被骂够,否则绝对不会再找她了。

    清韵拉着若瑶郡主往前走,若瑶郡主想了想,此事就作罢了,不过和清韵约定了,往后她找她,都亲自去,再不行就让秋儿和雪雁去,换成旁人去请,她就别来。

    清韵都一一应下。

    若瑶郡主到这时,才想起来问清韵,太妃找她来是为了什么事。

    清韵说了一半,隐藏了一半,她答应若瑶郡主不说宁太妃未婚先孕的事,就不能食言,免得她胡思乱想,又钻了死胡同,那可就麻烦了。

    可是清韵说的那一半,若瑶郡主听的是嘴角乱抽,她望着清韵,抬手摸她额头道,“也没发烧啊,你怎么就和兴国公府陈三姑娘交好呢,还书信往来,你和我都没有写过几封信呢。”

    整个京都谁不知道兴国公支持安郡王啊,和镇南侯和皇后是死敌,她居然跟兴国公府的人往来,若瑶郡主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虽然宁太妃和兴国公府往来密切,但是若瑶郡主长这么大,也只去过兴国公府两回,能不去,就是丫鬟抬着她,她都不愿意去的。

    不理解清韵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还是很好心的提醒清韵,她和陈三姑娘往来的事,最好别让楚北和镇南侯他们知道,免得他们多心。

    清韵没法解释,只能笑笑不语了。

    清韵难得来王府一趟,又是太妃请来的,还是冒着若瑶郡主的名义请的,加上天气好,若瑶郡主拉着清韵,要陪她逛花园。

    清韵摇头道,“今儿就不了,我原是打算回侯府一趟的,丫鬟急急忙找我,我还以为是你和王妃出了什么事。所以才来的,现在没事了,我得先回侯府一趟。”

    若瑶郡主听得,一拍脑门道。“看我这破记性,都快没救了,明儿就是二皇子迎娶你五妹妹的大喜日子,安定侯府肯定忙,你得回去帮忙。我还耽搁你,太不应该了,那我先送你出府,改日我再请你来王府赏花。”

    王府门前,早有马车等候在那儿。

    清韵和若瑶郡主迈步出府,正好瞧见一个半大孩子拿了一张名帖过来,看着若瑶郡主和清韵,被两人华贵的衣裳和容貌给惊住了。

    那半大孩子有些衣衫褴褛,但长得浓眉大眼,很是漂亮。

    见清韵看着他。王府前的守门护卫就皱眉了,没规矩的小子,居然敢这么直视郡主和宸王妃,真够有胆子的啊。

    “你这小子,怎么又来了?”护卫皱眉道。

    若瑶郡主听着,就多看了那小子一眼,她记得护卫跟她说过,送名帖和信来的,就是一个穿的很破的小孩,莫非就是他?

    若瑶郡主的眼睛落到他手中的名帖上。心头一股气就堵了,她都偷了父王的令牌,把程家少爷给救了,安置在庄子上。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们为什么还不罢手?!

    若瑶郡主觉得她迟早会被程老夫人给逼疯了。

    若瑶郡主的脸上带了怒气,那半大小子见了有些害怕,他把名帖往护卫手里一塞,撒丫子就跑了。

    护卫有些莫名其妙,也不说这名帖是给谁的。是不是给太妃的啊?

    那边,丫鬟正扶着太妃出来,护卫正要把名帖给她,结果还未开口,若瑶郡主手一伸,就把名帖给抢了。

    抢的有些急,夹在里面的信掉了出来,好巧不巧的掉在宁太妃跟前。

    结果宁太妃看了一眼,脚一抬,就把信踢飞了,正巧落到清韵裙摆上。

    此等行为,看的护卫眼睛都瞪大了,太妃这也太粗鲁了吧,怎么像是故意针对宸王妃一般?

    清韵被信砸了,也不生气,她弯腰,将有些脏了的信捡起来,拿帕子擦干净了。

    那边,丫鬟扶着宁太妃坐上马车,很快就离开了。

    若瑶郡主有些生气,但更多的还是歉意,清韵对宁王府有恩,太妃却如此待她,都不说什么待客之道了,分明就是忘恩负义!

    但是清韵手里的信,若瑶郡主伸手要拿。

    清韵没有给她,反而笑道,“这封信,还是我拿着吧。”

    “清韵姐姐?”若瑶郡主声音有些抖,轻咬唇瓣。

    这封信,能要王府上下的命,太重要了,她不能……

    清韵把信递给了驾着马车的卫驰,见若瑶郡主恨不得扑过来抢的模样,清韵笑道,“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不做损害你和王爷王妃的事,甚至将来你还会感谢我,我可提条件了,我要你亲手绣的双面绣牡丹屏风做谢礼。”

    若瑶郡主脸一红,跺脚道,“我早不学双面绣了……。”

    清韵,“……。”

    前天,才听她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学会绣双面绣啊,今天就放弃了?

    见清韵看着她,若瑶郡主心发虚,她耿着脖子道,“我是逗你玩的,我还在学呢,你等着,我肯定能送你双面绣的屏风的,我现在就回去就学。”

    说完,眼睛从卫驰手里的信上瞟过去,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王府守门护卫有些摸不着头脑,一封没有署名的名帖和信,是给太妃的,可是郡主却要,现在宸王妃也要了,那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啊,还抢起来了?

    若瑶郡主走了,清韵也转身下台阶,坐上马车,朝侯府奔去。

    坐在马车里,清韵将信拆开看了一眼,老调重弹,还是拿三十多年前的事要挟宁太妃救程大少爷的。

    清韵猜,程老夫人应该是知道,赵院使不会给她机会找宁太妃,所以早早的把信写了,然后另外安排人交给宁太妃,亦或者给自己一个保障,万一宁太妃要杀人灭口,这些接连不断送来的信,也算是能给她报仇了。

    因为没人知道她写了多少信,又交给了多少人,是慢慢的送给宁太妃,还是哪一天就送到刑部府衙,亦或者是在街上被人传诵,没人知道。

    估计这信真到宁太妃手里,她该吓得夜不能寐了。

    虽然清韵知道宁太妃未婚先孕的事,但是要说证据,还真没有,若瑶郡主肯定全部烧了,这封信,就是铁证。

    清韵怕丢了,还是交给卫驰保管才放心。

    马车汩汩朝前,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卫驰道,“王妃,二皇子就在前面,应该是去侯府。”

    清韵听了,当即道,“先他一步到侯府。”

    卫驰不解,不过清韵吩咐的,他不敢耽搁,马鞭一耍,就跑了起来。

    马车跑的快,就格外的颠簸,颠的清韵有些头晕。

    不过,总算先二皇子一步到侯府了。

    她下马车,正好见到二皇子起马过来,许是因为得偿所愿了,二皇子心情很好,有些意气风发。

    二皇子大驾光临,侯爷亲自到门口迎接,见到清韵,先给她见礼。

    清韵哪里敢担啊,她问侯爷道,“父亲,是你派人请二皇子来的?”

    侯爷点头。

    清韵就扶额了,“父亲糊涂!”

    侯爷眉头紧锁了,不解的看着清韵。

    那边二皇子已经过来,正要下马呢,清韵就道,“二皇子不必下马了。”

    二皇子坐在马背上,望着清韵,眼睛微微眯紧,不知道清韵在耍什么花样,他问道,“不是说侯府出事了,让我来一趟吗?”

    清韵笑道,“让二皇子担忧了,府里是出了些事,不过只是些小事,已经解决了,二皇子事忙,不敢耽搁,再者明儿就是你和我五妹妹成亲之日,依照规矩,今儿你也不能进侯府,父亲考虑不周,失礼了,还望二皇子见谅。”

    清韵笑容清丽中带着了妩媚,语气更是轻柔如风,有理有据,虽然是拒绝人,却叫人没法生气。

    侯爷望着清韵,他找二皇子来是商议亲事,明天就是出嫁大喜之日,清柔出了那等事,还怎么嫁给二皇子,必须要赶紧把亲事退掉才行啊,可现在清韵阻拦他,她这是想做什么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