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自找(二更)

第三百九十七章 自找(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侯爷不解。redgogo

    二皇子则眉头皱着,他很清楚侯府出了什么事,侯爷找他来是为了商谈退亲的事,可他人来了,现在却不给他进了?

    还说只是些小事,已经解决了,他倒想问一句,侯府是怎么解决的了!

    还是侯府想将毁了清白的沐清柔再嫁给他?

    想到这里,二皇子的眼神就冷了,“侯府是在耍我玩吗?”

    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加上又是皇子之尊,脸色肃然,再加上声音大,还真叫人害怕。

    不过清韵可不怕他,她笑道,“府里出了事,现在解决了,不用劳烦二皇子了,不是好事吗,怎么二皇子却生气了,你喜欢被人麻烦啊?”

    二皇子嗓子一噎,清韵就笑道,“有个喜欢助人为乐的女婿,实乃侯府之幸,父亲,你让二皇子白跑一趟,却什么忙都没能帮上,他恼羞成怒了,我看你还是找点事给二皇子做做吧,免得他觉得侯府跟他生份了,回宫之后,胡思乱想,明儿带着一双熊猫眼迎娶五妹妹就不妥了。”

    清韵回府,总共没说几句话,可是已经提到两次明天是沐清柔和二皇子大喜了,侯爷还能听不出来清韵话里的意思,她是真的打算把沐清柔再嫁给二皇子啊。

    若说方才还只是猜测,现在二皇子已经笃定了,他握着缰绳的手,拽的紧紧的,一双眼睛迸发惊人寒意,像是雪崩要将清韵淹没了。

    清韵站着,望着他,背脊挺得直直的。

    虽然她不喜欢沐清柔,她是否嫁给二皇子,她并不关心,但是二皇子用这样阴损的手段,去坑害一个从没有伤害过他的姑娘,就太叫人心寒了。

    而且,他姿态悠闲。一副要做新郎官了,意气风发的惬意样子,现在忽然告诉他,沐清柔被人毁了清白。还是府里的小厮毁的,这不是在人家兴头上泼了一盆冷水吗?

    沐清柔清白被毁,这是侯府管教不严,再往深了说,侯府是在抗旨。到时候二皇子提什么条件,侯府敢不答应吗?

    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坑侯府,坑了不算,完了,还作为把柄要挟侯府,他还真当侯府是那么好欺负的?

    清韵都那么说了,侯爷有些为难,他不好驳了清韵的面子,再则清韵说话做事都极有分寸。他便望着二皇子了,要请二皇子回去。

    二皇子能回去吗?

    回去了,就得娶沐清柔了!

    一个毁了清白的女人,还妄想嫁给他,那是痴人说梦!

    侯爷说他的,二皇子翻身下马了,袖子一甩,径直进了府。

    清韵唇畔噙笑,侯爷望着她,问道。“你不会真打算……?”

    清韵看着侯爷道,“父亲,女儿有分寸,我只是见不得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想父亲也不想一直有把柄被人捏着吧?”

    找不到沐清柔清白被毁,是被人算计的事,这个罪就只能侯府承担。

    侯爷哪里不知道被人捏着把柄不好受,他也查了,里里外外,只是一点证据都找不到。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二皇子进府了,清韵随后跟了进去。

    周总管前面带路,二皇子吩咐道,“我要见沐五姑娘。”

    他吩咐他的,清韵则笑道,“带二皇子去正堂。”

    二皇子回头望着清韵,“本皇子今儿一定要见沐五姑娘!”

    清韵眼眉带笑,“明儿就成亲了,不过一天时间,二皇子再按耐不住,也得忍着了,这是规矩。”

    怎么可能让你见沐清柔呢,见了,你不就知道沐清柔出事了?

    就算事情是你做的,可侯府出了这么大的事,知道的人不会多,更没人有胆量往外传,所以正常情况下,二皇子不可能知道。

    既然不知道,又怎么知道沐清柔出事了,侯府还隐瞒了他?

    她就是要逼着他开口,这事,说白了,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侯府已经到这地步了,也没有更差的了,就陪他二皇子慢慢玩吧。

    周总管站在一旁,忍不住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现在说请二皇子去正堂,绝对是火上浇油。

    二皇子死死的望着清韵,清韵脸色温婉,还带了一些挑衅。

    二皇子气的头冒青烟,这女人是打定主意跟他作对了,接二连三,她是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

    “正堂在哪儿?!”二皇子近乎吼道。

    周总管赶紧道,“二皇子,这边请。”

    二皇子耍了袖子,往前走。

    清韵不紧不慢的跟着,侯爷站在一旁,脚步都有些发虚,三两句话就把二皇子气的差点暴走,清韵真是……好本事。

    进了正堂,清韵抬手,让丫鬟们都出去。

    屋子里只留下周总管一人在一旁伺候,他给二皇子奉茶,再给清韵,然后是侯爷。

    清韵好整以暇的喝着茶,还夸茶叶不错。

    她越是清闲,二皇子就越火大,手里的茶盏刚端起来,就重重的磕了下去,一盏茶瞬间去了一半。

    清韵看着他,笑道,“清茶去火,二皇子火气大,就更应该多喝两杯。”

    二皇子气的恨不得掐死清韵了。

    清韵觉得她火气也不小,需要多喝两杯茶了,好像今天谁跟她摆脸色,她好像都比寻常时候硬上十倍不止?

    想着,她又吩咐周总管再给她添一杯。

    这在二皇子看来,又是挑衅了。

    他撇了清韵,然后望着侯爷,问道,“侯府到底出了什么事,侯爷急着叫人找我来?”

    侯爷嘴角微抽,人是他找的,可方才清韵都说了,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再提,不是拆清韵的台吗?

    侯爷望着二皇子,道,“是宫里送来的聘礼,有两副字画,是赝品。”

    可怜清韵在喝茶。听了侯爷的话,差点没直接喷出来。

    她够气人的了,没想到她爹更狠呢。

    二皇子气的有些头晕了,他站起来道。“告辞!”

    说完,他迈步就要走。

    清韵看着他,笑道,“二皇子是要回宫,让云贵妃找嬷嬷来侯府吗?”

    话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

    沐清柔清白被毁的事,二皇子知道,只是不能说,让嬷嬷来明显是为了验处,到时候由嬷嬷说出来,他就能摘个干净了。

    二皇子回头,望着清韵,眸底闪着光芒,像是再问:怕了?

    清韵觉得好笑,明天就要出嫁了。现在再验处,也不嫌晚了,是了,人家是有理由的,沐清柔不是才被北晋挟持过?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沐清柔是在街上被挟持的,直接被带到了一间茶楼。

    可没人听到她大呼救命,更没人发现她被人****,而且被绑架时。茶楼有丫鬟陪同。

    只要他敢找嬷嬷来,侯府绝对去皇上面前告状,说二皇子侮辱侯府,这桩亲事是皇上赐的。看到时候皇上会不会让嬷嬷验身,到时候非但不会验身,而且他还会挨骂,指不定还会挨罚。

    清韵成竹在胸,二皇子手背上青筋一跳一跳的。

    他没法和清韵周旋了,他根本就周旋不过。他坐了下来,道,“我听侯府小厮说,五姑娘清白被毁,可有其事?”

    他语气冰冷,不带一点温度。

    清韵笑道,“不知道是哪个小厮乱嚼舌根,二皇子还记得小厮模样吧,可否画出来?”

    “你!”

    “如果画不出来也没关系,总该有些印象,我可以让侯府所有小厮都来给二皇子指认,”清韵很大度道。

    大度的侯爷额头都冒冷汗了。

    二皇子知道碰到清韵,这亲事是没那个好退了。

    可要他忍下这口窝囊气,娶一个残花败柳,他等于找人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想想,就够呕血了。

    他不想和清韵说话了,转而望着侯爷道,“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侯府的主,现在都是宸王妃做了吗,不会将来本皇子娶了五姑娘,我屋子里的事,也宸王妃拿主意吧?”

    清韵,“……。”

    居然敢说她多管闲事,她就多管闲事怎么了,他以为他做的事,于她没有损害吗?

    虽然她现在出嫁了,她也是侯府女儿,沐清柔在侯府被毁了清白,难保不会有流言蜚语攻击她。

    清韵笑了,“二皇子消息够闭塞的,我不许定国公府大少爷纳妾的事,二皇子没有听说过吗?”

    二皇子无语了,说她不要脸,她还真的敢承认我就不要脸了,你能奈我何?

    而且,她不许定国公府大少爷纳妾的事,整个京都都知道,当初楚大少爷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表示此生有她足矣,绝不纳妾的吗?

    二皇子也笑了,“不会将来宸王妃也不许我纳妾吧?”

    居然拿话呛她,清韵笑道,“这一点,二皇子大可以放一百个心,你就是娶几百几千个通房小妾我也不会多一句嘴的,如果有心有余力不足的时候,我甚至还可以看在你是我五妹夫的份上,看病买药给你打个八折。”

    侯爷,“……。”

    他扶额了,他在犹豫,是不是要轻咳一声,给清韵提个醒,他还在屋子里,说话不能太无所顾忌了。

    还有孙妈妈扶着走进来的老夫人听到这话,老脸都有些红,清韵医术高超她知道,可不是什么病她都能给看啊。

    老夫人轻咳一声,清韵便站了起来。

    虽然她现在是王妃,不过她可没想过让老夫人给她见礼。

    老夫人看着清韵,方才她在外面听了有一会儿了,虽然知道清韵不怕二皇子,但没必要为了沐清柔和二皇子结怨,她便道,“外面有只兔子伤了腿,你去帮忙包扎一下。”

    清韵,“……。”

    给兔子包扎,这事丫鬟就能办了,需要她去吗,这不是大材小用吗,还有,她不是兽医。

    知道老夫人故意支开她,清韵就不参合了,便出去了。

    院子里。沐清芷、沐清雪,还有周梓婷都守在外面。

    瞧见清韵,三人赶紧行礼请安。

    三人要陪清韵逛花园,清韵拒绝了。“不用了,我只是随处走走。”

    说完,她就带着丫鬟往前走。

    身后,沐清芷改不了嘴欠的毛病,哼道。“还只是个王妃,就这么嘚瑟了,将来要做了皇后,尾巴不得翘上天了!”

    周梓婷看了她一眼,捂嘴笑道,“羡慕妒忌,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呢,要换做是你成了王妃,别说尾巴翘上天了,我看你整个人都要翘上天。”

    “你!”沐清芷气红了脸。

    沐清雪在一旁捂肚子笑。“我觉得梓婷表姐说的对。”

    沐清芷气的跺脚走了,她承认,她就是妒忌怎么了?!

    同样是一个侯府长大的,凭什么人家就能成为王妃,甚至将来还有可能做皇后?

    清韵不知道她们三个吵开了,她正在竹林下吹风呢。

    青莺跟着一旁,她可是很好奇,沐清柔的事会怎么解决,二皇子就算承认是他派人毁了五姑娘的清白,难道侯府还能逼他娶了五姑娘?

    清韵在府里逛了一圈。那边红绸跑过来,气喘吁吁道,“三姑奶奶,老夫人让我来问问你。她想让二皇子娶表姑娘,你有没有意见?”

    清韵囧了,刚刚才因为多管闲事,被“轰”了出来,现在又来问她,这不是为难她吗?

    清韵转悠着手里的牡丹花。笑道,“这事父亲和祖母同意,表姑娘也不反对,我岂会有意见?”

    红绸得了答复,福身就赶紧跑了。

    青莺表示有意见,“便宜表姑娘了!”

    虽然后来,表姑娘和王妃关系好转了些,不像五姑娘那般,见面就掐,剑拔弩张,可是她霸占的流韵苑可从没想过还回来,提都没有提一句,她可是很记仇的。

    清韵听得一笑。

    现在谈便宜两个字,太早了。

    云贵妃怎么可能轻易就范,她怎么可能允许一个侯府表姑娘做二皇子的正妃,还有这桩亲事是被逼出来的,没有半点真心在,往后二皇子看到她,就会想起被侯府逼迫的事,别说恩爱了,他会觉得这是他的耻辱,虽然是他自找的。

    如果周梓婷够聪明的话,拒绝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安定侯府现在的门第,老夫人对她的疼爱,挑个二三品官家嫡次子,将来会过的很幸福。

    不过清韵还是高估了周梓婷,她没能抗拒得了一个皇子妃的诱惑,她答应了。

    再见到她,看着她脸上的红晕,那明显是幸福来的太快,头有些晕了的节奏。

    有时候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一定是馅饼,还有可能是铁饼啊。

    事情暂时是这么定下了,沐清柔被人毁了清白的事,是不会有人泄密半句,二皇子会回去告诉皇上和云贵妃,说沐清柔摔了一跤,半身不遂了。

    至于为什么是半身不遂,没办法,要是中毒了,毁容了,清韵医术高超,总能治好的,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皇上解除婚约,百官还没有意见。

    二皇子回宫之后,很快,云贵妃就得了皇上恩准,出宫看沐清柔。

    当然了,她连扶柔苑都没进。

    她是来和老夫人商议亲事的。

    对于周梓婷做二皇子妃,云贵妃不同意,周梓婷除了安定侯府表姑娘这个身份拿的出手,本家根本就不值一提,在遍布权贵的京都,提出来那就是被人笑话的。

    她最多只能接受周梓婷做二皇子的侧妃,侯府其他女儿,不论谁做侧妃都行。

    她还可以破例,做侧妃不用给正妃请安,月例都可以和正妃相同,将来生下了少爷,她抱过来养,多加照顾,给他世子的身份都行,唯独正妃的位置不行。

    说白了,云贵妃要一个面子。

    老夫人听得生气,要面子,看不上梓婷,那就娶清柔吧,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把云贵妃气的够呛。

    如果不愿意,也可以让二皇子去跟皇上认错,侯府不会强求什么。

    半点都不退让,云贵妃忍无可忍,也忍了。

    嫁不出去的外孙女,就往她儿子身边推,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我同意给她正妃的身份!”云贵妃咬着牙答应了。

    等娶回去了,再慢慢收拾,叫他们尝尝什么叫悔不当初。

    回宫之后,云贵妃就找皇上把事情说了,当然了,借的是沐清柔的名义,是她恳求云贵妃让周梓婷代替她嫁给二皇子。

    云贵妃说的动容,她是这么跟皇上说的,当时沐清柔病的奄奄一息,好像多说两句话,就能断气了,还那么关心二皇子,她这个做娘的见了都惭愧,没忍心拒绝,就答应了。

    皇上听的皱眉,不赞同这样做,可云贵妃说她答应了,而且喜宴什么的都筹备了,如果亲事取消,回头再办一回亲事,辛苦皇后不说,还浪费国库,现在北晋虎视眈眈,国库空虚,能省一点是一点儿。

    孙公公听得无语,也不知道是谁恨不得把二皇子的喜宴筹备的越过大皇子去的,现在说节省,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云贵妃哭着吵着,皇上头大,然后就答应了。

    当然了,皇上会答应,主要还是因为另外一件事,让他顾不上二皇子了。

    因为……

    安郡王遇刺了,差点丧命!

    得知这个消息时,清韵也晕了,她望着楚北道,“你确定没弄错消息?怎么有人刺杀安郡王呢,要刺杀,也应该刺杀我和你才对啊。”

    楚北有些凌乱,他一字一顿道,“什么叫应该刺杀我和你,我两就该被刺杀吗?”

    清韵,“……。”

    好吧,宁太妃今天找她的事,她还没有跟楚北说。

    她知道宁太妃现在被逼的狗急跳墙了,可这不是跳墙,是在撞墙了啊,他们不是那样自虐的人啊。

    逸郡王在一旁起哄,“就是,你们两个老实交代,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天怒人怨,要下地狱的坏事,为什么不带上我?”

    清韵,“……。”

    两个人直勾勾的望着她,清韵想解释都不知道从何解释起,她嗡了声音道,“我觉得这是个苦肉计,欲扬先抑,安郡王他们肯定是在憋大招。“

    “憋什么大招,有大招早放了,我看也就憋出个屁来,”逸郡王表示不屑。

    说着,他一屁股坐下,太兴奋了,连屁股上的伤还未愈都给忘记了,结果嗷的一声就叫了起来。

    PS:O(∩_∩)O哈哈~今天居然更新了九千多字,5.20的福利哈……亲们,么么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