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三思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三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安郡王和楚北争夺储君之位,一争就是十几年,两人旗鼓相当,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安郡王出事,楚北显然是受益最大的。

    所以他当街遇刺,受益最大的楚北,就成了嫌疑最大,再加上刺客逃逸和躲藏的地方正好又是镇南侯府的别院,绝大部分人都怀疑真的是镇南侯府派人刺杀的。

    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大臣觉得这是栽赃嫁祸,镇南侯可没有那么愚蠢,派了人刺杀安郡王,还把追兵引到别院,这不是引火**吗?

    而且,安郡王遇刺就算了,还给皇后下毒,除非脑袋锈逗了还差不多。

    可还是有一部分人坚持怀疑是镇南侯府派人刺杀的,皇后是中毒了,但有解药在,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只是遭了点罪而已,可如此一来,就能混淆视听,帮镇南侯府洗脱嫌疑了,而且很成功,本来大部分人是怀疑镇南侯府,现在不就因为皇后也中毒了,没有怀疑了吗?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出其不意,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真是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都行啊。

    而且,人家说的还不是没有道理,都说的通,然后安郡王当街遇刺一案就跟安王府被烧的案子一样,变得扑朔迷离了。

    这样七拐八绕的案子,会造成很大的轰动,但没点时间就想查清楚,很难,而且十有**会成为悬案,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了了之。

    虽然不知道安郡王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给皇后下毒,如果不是清韵心血来潮,对难住她的毒感兴趣,多研制了几颗解药,那唯一的一颗解药给了安郡王,皇后会如何。谁也难预料。

    清韵跟随皇上进宫,帮皇后解毒。

    楚北早就在宫里了,也查到皇后中毒的经过,很简单。皇后吃的燕窝粥碗口被人抹了一圈药粉,就算银针试毒,也不会去查碗口。

    而且,燕窝粥是御膳房做的,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尤其为了明天的喜宴,御膳房忙成一团,可以说是脚不沾地了,进进出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想查出来,难比登天。

    这个时候去御膳房查案子,势必会影响明天的喜宴,加上天色已晚,皇后中的毒也有解药,只能先以明天的喜宴为重。等喜宴办过后,再去查了。

    守到皇后醒过来,确定她无碍后,清韵才和楚北一起出了宫。

    马车内,楚北眉头一直皱着,深邃的眸底有寒芒,但更多的还是纳闷和不解,他实在想不明白,安郡王这一回中毒,目的何在。

    清韵坐在一旁。道,“安郡王这一回中毒,一来是试探太后,二来是挑拨离间。”

    楚北望着她。不知道清韵这话从何说起,清韵扭着绣帕道,“今儿早上,宁太妃借着若瑶郡主的名义找我,她知道我们怀疑并在查先太子和宁王身份调换的事了,这事如果太后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长公主这些天一直在挑拨离间,宁太妃怕了,只是不敢去问太后,怕弄巧成拙,才设计了安郡王遇刺一事,太后的态度可以知道,她并没有怀疑什么。”

    “至于母后和安郡王中了一样的毒,我想安郡王他们肯定知道北晋给了我一粒解药,太后一直针对母后,皇上如果把解药给了母后,对安郡王见死不救,太后和皇上才刚刚有了些好转的关系,势必会再次恶化,而且再也不会有半点和好的可能了,到时候我们再说什么,太后也不会信了。”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样好的办法,清韵对宁太妃他们的手段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怪他们能把太后耍的团团转。

    “只是这一回,他们的算计没有成功,肯定还会再想别的办法,我怕会防不胜防,”清韵目露担忧。

    虽然这是她希望看见的,逼得宁太妃他们狗急跳墙,然后露出破绽,只是她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她并不知道太后和皇上到底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

    她不知道,宁太妃则是一掐一个准儿,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

    对于太后,宁太妃的胜算远远大过她。

    今天如果不是侥幸,她真没法预料到后果。

    楚北望着清韵,问道,“先太子和宁王真的被调换了,这事已经确定了?”

    清韵点头,“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取信于天下人,但这是事实了。”

    楚北若有所思起来。

    外面,卫驰勒紧缰绳,有说话声传来,“大少爷,老侯爷让您回镇南侯府一趟。”

    虽然楚北做回大皇子,并且封王了,但是镇南侯府依然将他当做大少爷,连称呼都没有变。

    楚北掀开车帘,清韵便瞧见一个眸光肃然,不苟言笑的穿着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是镇南侯的贴身暗卫,他来请,肯定是有要事。

    楚北就跟他去了镇南侯府,清韵则先回王府。

    彼时,王府华灯初上,灯火通明。

    看见她进院子,蒋妈妈忙迎了上来,问道,“王妃,皇后没事吧?”

    清韵摇头,“不碍事。”

    蒋妈妈就放心了,然后问道,“皇后中毒,王妃肯定没在宫里吃饭吧,饭菜还热着,王妃用点儿,还有王爷呢,怎么没陪您一起回来?”

    平常一个时辰前就该吃晚饭了,加上中午吃的又不多,清韵是真饿了。

    “爷去镇南侯府了,不等他了,”清韵一边回答,一边朝前走。

    蒋妈妈让丫鬟把用炭炉温着的饭菜端上来,清韵吃了小两碗饭,肚子都有些撑了。

    吃了饭,然后去书房拿了两本书,回屋翻阅。

    楚北迟迟未归,也不知道商议什么事,需要这么久的,她扛不住了,就泡了个温泉浴,然后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又没有见到人。

    不过清韵很肯定楚北昨晚回来了,一般情况,都是楚北睡在外面,她睡床里边。昨晚楚北不在,她就霸占了他的位置,夜里被他抱到里间睡的,她当时还咕噜了两句,楚北拍了她两下。道,“睡吧。”

    然后,她又睡熟了。

    现在没见到人了,清韵有些后悔,昨晚应该醒来问两句的,好歹知道他忙什么啊。

    睡醒了,清韵揉着脖子,问丫鬟道,“爷什么时候起的?”

    青莺摇头,怕被清韵责备。有些小意道,“奴婢也不知道。”

    清韵看了眼窗外,这时候时辰不早了,今儿是二皇子迎娶周梓婷的大喜日子,他们是要进宫道贺的,他不在,难道她要一个人去啊?

    吃了早饭,清韵左等右等,都没把楚北等回来,她就带着贺礼先进宫了。

    虽然昨天安郡王在街上遇刺。皇后又中毒了,但是二皇子的喜宴并没有受什么影响,依旧热热闹闹的,只是皇后卧床。没有参加而已。

    迎新娘,拜天地,入洞房。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到了吃喜宴的时候,就热闹了,大臣们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议论着安郡王被刺杀一事。还有成亲在即,沐清柔却摔了一跤,半身不遂的事,看着满堂喜气,都为沐清柔觉得可惜。

    唾手可得的富贵,就这样拱手让人了,实在是福薄啊。

    酒足饭饱,歌舞也欣赏够了,就散宴了。

    从宫里回来,清韵累的是直揉脖子,回屋,见楚北坐在屋子里喝茶,她嘴角抽了下,揉着脖子道,“二皇子成亲,你怎么不参加啊?”

    她还以为楚北会进宫,谁想到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露个脸,云贵妃几次瞥向她,那不悦的眼神,就跟拿针扎她一般。

    楚北望着清韵,解释道,“我也是刚刚回府。”

    清韵看着他,没有错过他眸底一抹疲惫,她问道,“忙什么去了,到这会儿才回来?”

    楚北拉着清韵坐下,道,“兴国公这一回,怕是有大动作了。”

    听到大动作,清韵有些兴奋,“什么大动作,谋反吗?”

    楚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我和你说过齐州江家的事,江牧枫这些天一直为夺江家的掌家权在忙,昨天夜里,他发现,好有几封密信从京都送出去,要江二老爷调运粮食,运送之地,正是兴国公府兵马所在,而且粮食数目之大,足够支撑十万兵马三个月之用。”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兴国公的十万兵马所需粮草,都应该由朝廷供给,而不是江家帮他筹备。

    如此大规模筹集粮草,显然另有所图,有拥兵造反的嫌疑。

    “真的是把他们给逼太急了,”清韵弱声道,“我没闯祸吧?”

    如果不是她,就算兴国公要谋反,也不会这么快。

    楚北望着清韵,笑道,“你怎么会闯祸呢,如果不是你大胆猜测,先太子和宁王的事会一直蒙在鼓里,安郡王是先太子遗孤,太后扶持他,他有争夺储君之位的可能,如此一来,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反贼了。”

    “话虽然如此说,我们也知道宁王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可当年的事,我们手里并没有铁证,没有证据,就奈何不得他们,”清韵惋叹道。

    楚北轻点头,但是他很从容自信,他笑道,“证据总会找到的,况且他们现在如此急乱行事,极容易出错。”

    这一点,清韵很认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今天很累了,她答应周梓婷明天她敬茶,她会陪同在侧,等明天见到太后,她说什么也要见缝插两根针下去。

    打定主意,清韵就去沐浴了,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

    睡的很熟,但是一早起来,清韵的心情并不美好,因为眼皮子一直在跳,而且是两只眼睛一起跳。

    以往,眼皮子跳,湿些水就没事了,可是今天湿水不管用了。

    清韵一直碰眼皮,楚北发现了,问道,“眼皮跳了?”

    清韵点头,“跳了十几下了。”

    “那今天就不要进宫了,”楚北眸光温柔。带了担忧道。

    清韵摇头,“这怎么行呢,我都答应人家了,今儿要进宫的。不能食言。”

    如果只是右眼皮跳,她就不进宫了,可问题是左眼皮也跳啊。

    “既跳财,又跳灾,我今儿进宫。不会天上掉金锭子,把我砸晕吧?”清韵说笑道。

    她刚说完,青莺就在一旁道,“一个金锭子有什么好稀罕的,没有一万两,在王妃眼里,都不能算跳财。”

    喜鹊也笑道,“一万两银子,就是一千两黄金,可就不是把人砸晕了。能把人砸成肉饼了,王妃,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进宫了吧?”

    清韵听得嘴角乱抽,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还当真起来了,说的好像真的会有一千两黄金从天上掉下来砸她一般,要是真有,被砸扁了,怎么也能流传百世了吧?

    清韵执意要进宫。楚北都拿她没辙,几个丫鬟又怎么能拦得住她?

    吃过早饭后,清韵就进宫了,楚北要陪她一起。被清韵拦下了,“你先去看望下母后,再去找皇上,太后那儿,我自己去就行了,宫里人来人往的。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我陪你去给太后请安不好吗?”楚北皱眉头。

    清韵耸肩,有些惆怅道,“没办法,你不跟着我,太后对我还有两分好脸色,你在旁边,太后嫌弃你,连带着我也一并嫌弃了,我不是白忙活了么,一直以来,都是长公主在离间太后对宁太妃的信任,可惜收效甚微,我打算亲自出马了。”

    清韵一脸的昂扬斗志,眸光坚定不移的表露了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楚北,“……。”

    清韵都泼他冷水了,楚北哪还敢跟着清韵啊,万一不成功,可就全算在楚北头上了,谁让他跟着了。

    “你小心些,”楚北无奈,只能应了。

    然后,清韵就带着青莺,朝永宁宫走去。

    去的有些晚了,等她到永宁宫时,周梓婷和二皇子都给太后敬过茶了,正跪着给云贵妃敬茶呢。

    周梓婷穿戴奢贵又不失婉约,面容娇媚,初为人妇,难掩一抹羞涩,眼神娇柔的都能掐的出水来。

    二皇子俊朗,但是脸上看不出来成亲的喜悦,更多的还是敷衍,尤其是见到清韵后,连最起码的敷衍都没了。

    云贵妃对清韵,就更没有好脸色了,侯爷都请二皇子去了,是清韵坏了事,不然亲事退了,哪里还用得着娶周梓婷,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表姑娘?

    等周梓婷给云贵妃敬茶过后,清韵才上前给太后请安。

    前天,清韵才救了安郡王,虽然要了两万两银子,但依然功不可没。

    太后看到她,满意的笑道,“你和二皇子妃是表姐妹,又是一个府里长大的,关系原就亲厚,现在成了妯娌,往后更要互相扶持,切不可勾心斗角,毁了姐妹情分。”

    清韵没有说话,周梓婷就道,“梓婷谨遵太后教诲,和清韵一定相亲相爱,就如太后您和宁太妃那样,虽然是表姐妹,却胜过亲姐妹,叫人羡慕。”

    清韵,“……。”

    亲如太后和宁太妃,这是打算坑她么?

    太后满意的点头,觉得她和宁太妃一起给后宫塑造了一个好榜样,心情很好,叫清韵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太后望着清韵,等着她表态。

    拜托,她是来挑拨离间的,不是来帮宁太妃说好话的好么!

    清韵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她一时间实在想不到怎么回太后。

    云贵妃坐在一旁,就笑了,“宸王妃怎么不说话,难道不希望将来和梓婷相处的就和太后和太妃一样吗,还是心里一直没有放下对宁太妃的成见,甚至对太后还有不满?”

    清韵两眼一翻,道,“云贵妃,你想听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云贵妃眉头一皱,“自然是真话了。”

    清韵就道,“那我不喜欢将来和梓婷表姐的相处和太后和宁太妃一样。”

    周梓婷就望着清韵了,太后也望着她,眉头皱着,“为何?”

    清韵望着太后了,问道,“清韵斗胆问一句,太后对太妃真的了解吗?”

    云贵妃噗嗤一笑,“宸王妃这话就问的奇怪了,太后和太妃是表姐妹,打娘胎里就认识了,能不了解吗?”

    虽然她并不喜欢宁太妃,但是太后和宁太妃的感情却是叫人羡慕的。

    清韵笑了,“那可未必。”

    云贵妃脸一哏,被清韵当众反驳,面子上挂不住了。

    她正要呵斥清韵,那边一丫鬟跑进来,从后面直接走到云贵妃身后,附耳低语了两句。

    云贵妃听后,脸色一变,惊站了起来。

    她反应太猛烈了,太后望着她,眉头微皱,“一惊一乍的,出什么事了?”

    云贵妃就望着太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红着眼眶,“太后,你要三思啊。”

    云贵妃扑通跪下,跪的突然,清韵站在一旁,都听到了膝盖砸地的声音了,听得她都觉得膝盖疼。

    对于云贵妃这样娇生惯养的人,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她绝对不会这么虐待自己的膝盖的。

    太后眉头皱的紧紧的,望着云贵妃道,“哀家要三思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