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章 禅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云贵妃咬着唇瓣,有些慌乱不知所措了,她苦苦哀求道,“太后,就算皇上没少忤逆您,可您也不能这时候让皇上禅位给安郡王啊……。”

    不等云贵妃说完,太后就发怒的拍桌子了,“胡闹!乱嚼舌根的话,岂能相信?!”

    云贵妃到嘴边的话,听太后这么说,就噎住了,她直直的望着太后,抹掉眼角的泪珠,带了忐忑和怀疑道,“太后,不是你让兴国公宣读圣旨,让皇上禅位给安郡王的吗?”

    皇上禅位给安郡王了?

    清韵心咯噔一下跳了。

    她望着太后,太后已经从凤椅上站了起来,她脸色有些难看,她什么时候让兴国公宣读圣旨,让皇上禅位给安郡王了?

    没有的事!

    可是云贵妃方才那惊吓的跪下求她三思,不像是作假,这么大的事,也开不得玩笑,她望着云贵妃,冷肃道,“仔细说来,到底怎么回事?!”

    二皇子站在一旁,也有些急了,“母妃,你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皇上禅位,这可不是小事啊,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事情发生的也太突然了些吧。

    云贵妃还跪在地上,方才跪的太急,心中震撼,也顾不得膝盖疼了,可是这会儿膝盖是疼的她倒抽气,也没一个有眼色的,知道扶她一把。

    心中抱怨了一句,等不及的清韵就问丫鬟了,“你来说。”

    丫鬟就道,“方才议政殿上,兴国公拿出一道圣旨,说是太后让他宣读的,圣旨上说三十多年前,先太子之死,不是暴毙,而是被皇上杀的,只是当时安郡王年幼。没有能力扛起大锦朝的江山社稷,所以皇位暂时交给皇上打点,如今安郡王已经长大成人了,该把江山社稷还给他了。圣旨上还说三十多年前先太子死的冤枉,太后每每想起来,都心如刀绞,旧案不明,先太子九泉之下就难以安息……。”

    丫鬟越说越小声。因为太后的脸色极其难看,青黑的泛光了。

    清韵站在下面,听到皇上禅位给安郡王,她心湖震荡,像是被人投进去一颗巨石,掀起巨浪来,可是丫鬟的话,却把她整个心湖搅动的天翻地覆,惊涛骇浪,日月无光。

    先太子是皇上杀的?

    这怎么可能呢!

    清韵不敢想。可是在这个前提条件下,一切都说的通了。

    太后为什么会坚持要皇上立安郡王为储君,因为他确实有那个资格,如果先太子不死,这皇位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

    皇上杀了先太子,才得了皇位,他已经是安郡王的杀父仇人,还抢了属于安郡王的皇位,所以每每安郡王一受到委屈,太后就去御书房逼迫皇上。而且无例外的,每一次都成功了。

    他们只觉得皇上窝囊,太后霸道,却没有想过皇上理亏在前。他除了顺从,他没有别的选择。

    除非他能狠心斩草除根,可惜,皇上就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安郡王理直气壮的派人刺杀大皇子,就因为大皇子要抢他储君之位,虽然有把柄。但是太后并不亏心,所以才逼的皇上把这事压了下来。

    因为皇上杀了先太子,所以皇上在太后面前,从来就没有底气,太后说什么是什么,把他逼急了,也不过是说不当皇上了,皇位给太后,她爱让谁当皇上,就让谁当。

    她一直就猜到,皇上有把柄捏在太后手里,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致命的把柄!

    好了,因为她不知道还有这么大一件事,她逼得宁太妃和兴国公狗急跳墙,人家真的跳墙了,而且还成功的翻过墙去,海阔天空了……

    清韵有些慌乱,但是一瞬间,她又镇定了。

    她乱什么呢,她有什么好乱的?

    安郡王的确有资格去抢皇位,可一切的前提条件,是先太子真的是太后所出,就算不是太后生的,最起码也该是龙种吧。

    先太子不过是宁太妃和兴国公苟且所生,他连皇子都算不上,他哪来的资格去继承皇位?

    他安郡王应该抢,能抢的只是兴国公的位置好么!

    清韵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那边,太后气的身子都在颤抖,她转身,朝内殿走去。

    进了内殿,太后就翻箱倒柜了,从箱子里,她拿出来一个奢贵的锦盒,哆嗦着手,拿着随身佩戴的钥匙打开。

    锦盒里什么都没有。

    看着空无一物的锦盒,太后怒气上头,双手一挥,就把锦盒甩地上去了。

    紫檀木的锦盒,很结实,在地上翻滚了两下,丝毫都没有损坏。

    太后歇斯底里的吼道,“让兴国公来见我!”

    气大了,太后都忘记说哀家了。

    丫鬟嬷嬷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季嬷嬷扶着太后道,“太后息怒,小心气坏了身子。”

    季嬷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长公主说的对,兴国公和宁太妃做什么事,都是先斩后奏,借着太后的名义先做了,再让太后去背黑锅,以前她还不觉得,这一次,兴国公和宁太妃做的太过分了。

    那道圣旨,他们偷了,哪怕写让皇上立安郡王为储君也好,为何一定要写三十多年前的旧事,为何一定要皇上现在就禅位。

    从古至今,就没有几位禅位的皇帝,哪个不是驾崩之后传位的,有些甚至连传位的圣旨都没有写。

    兴国公将三十多年前的旧事抖出来,还昭告天下,这不是把皇上往死里逼吗?

    太后就算不满皇上,也没想过让皇上身败名裂,更别说想逼死皇上了啊,兴国公这一回做的太过分了,伤了太后的心了。

    有公公去宣兴国公,可是兴国公迟迟不来。

    议政殿出了这么大的事,满朝文武都吓住了好么,兴国公就是想来也来不了。

    太后坐在大殿里等兴国公,等的额头青筋都暴起了。

    二皇子走了,但是云贵妃、周梓婷都在,清韵也没有走。

    云贵妃急的屁股跟椅子排斥。根本就坐不住。

    清韵倒是坐在那里,她在喝茶。

    云贵妃见不得她太悠闲了,按理她更应该着急才对,她咬了牙。一字一顿道,“宸王妃还真是气定神闲,永宁宫的茶就那么好喝吗?”

    清韵抬眸看着云贵妃,笑道,“圣旨都宣读了。云贵妃觉得着急就有用了吗?”

    “你!”云贵妃气的嗓子一噎。

    她何尝不知道着急没有用,可除了着急,她能做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云贵妃忍不住问道。

    她很想去找皇上的,可是她知道,皇上不会见她,她待在永宁宫,才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清韵起身,走到云贵妃身侧道,“没有什么好办法,大家都知道。太后手里有一道圣旨,是皇上给的,但没人知道就是兴国公手里那一道圣旨,兴国公说是太后让他宣读圣旨的,大家才会深信不疑,只要太后说那道圣旨是假的,那兴国公就是假传圣旨了,别说皇上禅位了,他兴国公府上下九族的脑袋都得搬家。”

    现在,唯一能力挽狂澜的只有太后了。

    太后和兴国公是同胞姐弟。是骨肉至亲,太后为了维护安郡王,更没少逼迫皇上。

    现在圣旨下了,其实太后是如愿了。只是被人欺骗,假借名义行事的滋味不好受,再就是兴国公做的太过分了些,他不应该伤害皇上,因为皇上是太后的亲生儿子!

    在满朝文武看来,太后对兴国公和安郡王。远胜过皇上。

    在安郡王和皇上之间,太后肯定会选择安郡王。

    现在大家都认定圣旨属实,太后却站出来说圣旨是假的,大家肯定相信太后啊,如果太后手里另外还有一道圣旨,那就更叫人相信了。

    圣旨什么的好说,可是让太后站出来说兴国公假传圣旨,这是要兴国公的命啊。

    太后一时间,估计还很难下那个决心。

    不过,她会帮她的。

    云贵妃望着她,她比清韵年长一倍,可是遇到事情,却不及清韵一半的沉稳,她都有些惭愧了,但是她怕啊,“万一圣旨上说的都是真的,事情昭告天下,皇上会疯的。”

    她是贵妃,依靠皇上而活,皇上如果出了什么事,她哪里还有将来可言。

    清韵摇头道,“放心吧,皇上不会疯的。”

    如果杀的真的是亲兄长,皇上估计会承受不起天下人的指责,会疯。

    可是他杀的只是一个混乱皇室血脉,死有余辜的孽种,况且皇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杀先太子,圣旨上没有说,显然先太子该死啊,说出来对先太子不利,不然兴国公会不说么?

    太后坐在凤椅上,脸色越来越难看,就算清韵要走,季嬷嬷也要拦着她了。

    清韵望着季嬷嬷道,“季嬷嬷,你派人把赵院使传来。”

    季嬷嬷望着清韵,“王妃要走吗?”

    清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快去吧。”

    季嬷嬷就让人去传赵院使了。

    赵院使没来,长公主先来了。

    她是带着一脸怒气进来的,进来没有行礼,她就望着太后,哽咽了嗓子道,“母后,你真的就那么狠心,一定要逼死皇弟吗?”

    长公主说着,太后原就怒极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其实,太后也是可怜人,虽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宁太妃和兴国公,一个是同胞兄弟,一个是表姐妹,都是血亲,谁能想到他们会联手欺骗自己。

    一道禅位圣旨,把皇上逼到了绝境,太后也手足无措,现在女儿也来逼问,太后承受不起了。

    但是太后可不能晕,一会儿还有正事要忙呢。

    清韵上前,扶着长公主,劝道,“长公主误会了,圣旨不是太后下的,是兴国公假传圣旨……。”

    “假传圣旨?”长公主凄惨一笑,“这么些年,如果不是太后给兴国公撑腰,兴国公的胆子能大到敢假传圣旨的地步吗,他又哪来的圣旨?说白了,都是太后在纵容,以至于他们无法无天了!”

    清韵知道长公主说的都对,这些话,别说长公主,她都想说,可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啊,把太后气晕了怎么办?

    清韵点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但太后也是被人蒙蔽了,一家人,应该同仇敌忾,哪有敌人未灭,自己人就先斗起来的,这不是让敌人称心如意吗?”

    她们现在要做的是拉拢太后,让太后去收拾兴国公和宁太妃。

    不然就凭兴国公手里那道圣旨,她们说什么,做什么,估计都没人信啊,圣旨的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有清韵劝着长公主,长公主也知道先太子和宁王的事,知道太后为了一个外人逼迫她和皇上,她很生气,恨不得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太后了,可清韵说的对,太后也是被人蒙蔽的,如果太后知道,她怎么会为了外人来欺负自己的亲生儿女呢?

    太后有错,错在她信错了人,错在她容易被人挑拨。

    清韵扶着长公主坐下,太后就望着长公主,长公主没有看她,太后眼泪就滑了下来了,她是众叛亲离了。

    很快,赵院使就来了。

    他还以为太后病了,见太后坐在那里,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并没有晕,他问道,“太后找臣来是?”

    不等赵院使说完,清韵就起身来,“是我找赵院使来的。”

    赵院使茫然的看着清韵,更不解了,如果还有宸王妃医治不了的病,找他来也是于事无补啊。

    清韵起身后,对云贵妃和周梓婷道,“麻烦你们先出去下。”

    云贵妃哼了一声,屁股都没挪动。

    周梓婷见云贵妃没走,不敢走,只能歉意的望着清韵了。

    她能成为二皇子妃,有一大半是清韵的功劳,她心底还是感激的。

    云贵妃没有动,清韵也不好再请,但是这不代表她不能请云贵妃走了啊,别忘了,长公主还在呢,她撇了云贵妃道,“先出去。”

    语气冷硬,透着毋容置疑。

    云贵妃敢不给清韵面子,却不敢不给长公主面子,只能起身退下了。

    连云贵妃都走了,大殿里那些丫鬟嬷嬷谁还敢留下啊,连季嬷嬷都走了。

    太后望着清韵,心情不好的她,没有说话。

    清韵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封信,亲自递给太后道,“太后,清韵这里有一封信,请您过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