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零二章 残酷

第四百零二章 残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赵院使心一横,道,“太后当年生先太子,早产了十天,虽然没出什么意外,但却是被人下药才早产的……。”

    生孩子,早几天晚几天都很正常,只要孩子生了,健康无恙,没人会在意。

    “是谁下药的?”清韵忙问道。

    她眸光闪亮,比夏夜星空还要璀璨,本来宁太妃偷换太后的孩子,她没有一点点的证据,她都不知道怎么跟太后开口,没想到赵院使居然有证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不用说,也知道给太后下药的是宁太妃啊,她的孩子要生了,太后还没生呢。

    孩子一旦出生,那就是见风长,生下来几天的孩子和刚出生的孩子还是有明显差别的,再想偷换孩子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重量、胎记,哪怕是肤色都能辨认。

    赵院使知道清韵是明知故问,他也老实回答了,“去太医院拿药的是太妃的贴身丫鬟,臣还记得她叫湘儿,那天她穿了件耦合色的裙衫,太后赏了她一对珍珠耳坠,她落了一只在太医院里,后来还回去找了,太妃生孩子那天,她就死了,她拿药的第二天,太后就早产了……。”

    “够了!”

    赵院使还在说,就被太后给打断了。

    清韵觉得赵院使太给力了,三十多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她听着,都觉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就算太后记不得了,赵院使如此提醒她,她怎么可能没印象呢。

    没印象,就不会发怒了。

    见太后气的嘴皮都在哆嗦了,清韵摆手,对赵院使道,“你先出去,方才说的话,不得对外人泄露半个字。”

    赵院使连忙应下,像是得了****一般。赶紧告退了。

    等赵院使走后,太后就眼睛赤红了。长公主走到她身侧,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道,“母后,你信任宁太妃,可是她却欺瞒了你三十多年,还有宁王,他其实……。”

    不等长公主说完。太后就道,“宁王怎么可能不是先皇的骨肉呢,先皇不止一次说宁王像他啊!”

    宁王当然像先皇了,因为他是龙种,怎么会不像呢!

    清韵站在一旁,望着太后道,“太后,你有没有想过太妃怀的孩子是谁的?”

    太后猛然抬头看着清韵。

    她眼眶通红,还有些冷意。

    清韵知道她有怀疑。只是不敢相信,被亲兄弟和亲表妹联合欺骗,还一骗就是三十年。不心寒才怪了。

    她自顾自道,“太后还记得若瑶郡主高烧的事吗?”

    太后缓缓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哀家知道。”

    清韵笑道,“太后知道的只是若瑶郡主高烧这件事,却并不知道她为什么高烧,那一天,王府乔迁之喜,我一个人招呼不过来,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帮我,后来。若瑶弄脏了裙衫,就回宁王府换衣裳了。她瞧见兴国公去宁王府了,就跟踪他,看到他去了偏院,太妃在那里等着他,两人关系不仅亲密,而且暧昧,若瑶吓坏了,怕被发现,所以要走,可是无意中踩到了一根树枝,打草惊蛇了,她的丫鬟秋霜为了保护若瑶郡主不被发现,铤而走险,引开兴国公,最后被兴国公杀了。”

    “大家只知道若瑶郡主是因为丫鬟死了,受惊之下,才会高烧不退,却不知道真正吓他的是兴国公……。”

    太后心中有怀疑,因为宁太妃一直住在兴国公府,后来才搬走的,在兴国公府里,她就喜欢粘着兴国公,太后也曾想过,她和兴国公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只是老国公不愿意,才有太妃后来的进宫。

    “至于若瑶郡主为什么会怀疑和跟踪兴国公,不是一时起意,方才那封信,就是我从若瑶那里拿来的,程老夫人威胁宁太妃,可是信却送错了,误打误撞,到了若瑶郡主手里,这些天,若瑶一直在查这事,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知道这么多。”

    “原本我怀疑宁王是太妃和兴国公的儿子,可是后来我觉得我想错了,因为太妃把宁欣郡主许配给兴国公府大少爷,如果宁王是兴国公的儿子,那宁欣郡主和兴国公府大少爷就是堂兄妹,这桩亲事说什么也不能成,当时,我就怀疑宁王不是太妃的儿子了,因为太妃根本就不疼宁王,兴国公也不疼他。”

    “自己生的儿子不疼,却格外的疼先太子,先太子死后,又格外的疼安郡王,太妃和兴国公对待宁王和先太子的态度,有天壤之别,还有最近,皇上把兴国公府三姑娘赐婚给安郡王,太后还记得兴国公和宁太妃的态度吧,他们十分不赞同这桩亲事,想法设法的强加阻挠,因为……陈三姑娘和安郡王是堂兄妹!”

    “先太子才是宁太妃和兴国公生的儿子!”

    “宁王才是太后您生的!”

    清韵的语气一句比一句重,像是一块大铁锤捶打在太后的心口上。

    太后面如死灰,她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她歇斯底里的吼着,“不……!”

    她拼命的摇头,否认,“不,不会的!”

    “这不可能!”

    “不可能!”

    太后极力的否认。

    她吼声一声比一声大,仿佛声音越大,就更有说服力一般。

    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这对她来说太残酷了,她从内心里排斥这样的事实。

    可是长公主却没有给她否认的机会,她双手抓着太后的胳膊,将事实血淋淋的呈现在太后面前,“母后,你告诉我哪里不可能了?!清韵说的,哪一点是假的?!宁太妃不疼宁王是事实!她从小就宠溺先太子,远胜过你和先皇!这些都是事实!你信任的同胞兄弟和为了你能上刀山下油锅的表妹,联起手来骗了你几十年!”

    “宁太妃挑拨你,就因为我护着皇弟,便将我贬到了封地,她怂恿你,逼着皇弟立安郡王为太子,现在呢,他们还偷了圣旨,现在正在议政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逼皇弟禅位给安郡王!这一切,都是他们借着母后你的名义去做的!你知道吗?!他们要借着天下人,借着母后你的手,逼死皇弟,逼死你亲生儿子了!”

    说着,长公主的眼泪也掉了下来了,“母后,我、宁王、还有皇弟,都像先皇,可是先太子呢,骄纵淫逸,好逸恶劳,好大喜功,睚眦必报,连皇弟的龙虎卫,他都要抢,他甚至还想玷污皇后!他哪一点像父皇了,又有哪一点像你了,我问你啊,他哪一点像了?!”

    长公主歇斯底里的吼着,她眸光带着疯狂和愤恨,使劲的摇晃着太后。

    太后的凤髻都给摇散了。

    长公主一边吼,一边哭,像是要将多年的隐忍给爆发出来。

    亲娘为了一个孽种,折磨自己的亲生儿女,连亲生儿子被人偷换了都不知道,想到太后的愚蠢,因为外人的挑拨,可以将她贬到封地,长公主就对太后有恨,恨她的愚蠢,被所谓的亲情蒙蔽了双眼,为了两个心怀叵测的人,可以一次又一次逼皇上,让皇上和皇后一双有情人,连痛快的笑都做不到!

    还有宁王,他才是她的亲弟弟,和宁王妃相敬如宾,可被宁太妃害的呢,到现在都没能生下小世子!

    为了一个孽种,太后直接间接的害了他们三姐弟!

    还有“大皇子”,那是她亲孙子啊,她纵容一个假孙子去杀亲孙子,还处处维护他!

    说什么,长公主都觉得太后没法原谅。

    因为到这一刻,她都没有丝毫的反省!

    “你不相信,难道你要等所有人都被兴国公他们逼死了,才知道什么叫后悔吗?!”长公主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失望道。

    清韵在一旁,赶紧去拽长公主的手,道,“别激动啊!”

    她努力的先摆证据,慢慢的把实情告诉太后,就是怕太后不信,或者太激动了,到时候嘎的一下晕了,后面的事没法再继续。

    现在,太后没被气晕,要是被长公主摇晕了,下一个疯的就该是她了。

    别看长公主看着柔弱,力道还真不小,她死死的抓着太后的胳膊,清韵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才勉强把长公主的手掰开。

    太后面色惨白,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凤椅上。

    清韵望着长公主道,“这么大的事,太后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给她一点时间,让她捋捋清楚。”

    清韵说完,那边传来一阵敲门声,是季嬷嬷在敲大殿的门,怕里面的人听不见,她说的很大声,“太后,议政殿快打起来了,镇南侯他们不信圣旨上写的是真的,百官要见您。”

    在宫里,说话向来是轻声软语,唯恐惊着了贵人,季嬷嬷许多年不曾这么大声喊了,喊完,就一阵咳嗽起来。

    先太子暴毙而亡,是太后对外宣称的,并没有人给先太子验尸过,现在突然说先太子是皇上杀的,满朝文武不敢相信。

    虽然这么多年,太后处处压制皇上,可皇上杀兄夺位的事也太过骇人了,皇上当年多么骁勇善战,让敌人闻风丧胆,论谋略手段,十个先太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要抢皇位,根本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啊!

    皇上怎么会做这样天良散尽,人神共愤的事呢?(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