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零三章 解释

第四百零三章 解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圣旨上写的事,百官不敢信,却也免不了有些怀疑。

    朝中大臣,尤其是那些老大臣,是见证了太后对皇上态度巨变的,这么多年就没人知道原因过,但一个仁慈和蔼的皇后,自打先太子和先皇相继去世后,就性情大变,尤其是对皇上,那几乎就没有什么母子情分了,这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啊。

    如果皇上当年真的杀了先太子,不论是国法,还是道德,这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啊,这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当。

    今日太后要皇上禅位,他们就是想帮皇上都帮不了,不然传扬出去,人人效仿,这天下岂不是要大乱?

    百官急需要太后给一个解释,兴国公的话,他们不信。

    大殿外,季嬷嬷敲了门过后,一阵咳嗽,可是大殿内却没有了动静,好像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就连之前还隐约能听见的争执也没了。

    怕自己喊得太小声,殿内的人没有听见,季嬷嬷又一阵敲门,喊太后。

    大殿内,清韵站在一旁,她望着太后凌乱的发髻,忍不住挠额头了,太后这样子,像是被她们欺负了一般,要是嘴角带点淤青,就更像是被人给打了一顿。

    这要叫大殿外那些丫鬟嬷嬷门瞧见了,还不知道会传出怎么样的流言蜚语来呢。

    见没人说话,她忍不住先出声了,“议政殿肯定乱成一锅粥了,清韵让季嬷嬷她们进来,帮太后您重新梳妆,摆驾议政殿吧?”

    太后脸色苍白,但是眼眶又赤红,两相对比,看着有些骇人。

    清韵看的脑壳疼,这样子绝对不能去见百官啊,不然太后说什么,反倒成了被她和长公主逼迫的了。

    太后看了清韵一眼。又去望着长公主了,眼神带着希夷。希望长公主能和清韵一般,跟她说句软话,哪怕看她一眼也好。

    长公主知道太后在看她,她身子侧着,在气头上的长公主,怎么可能有好话说呢,她道。“母后不要看我,去不去议政殿,去了又该帮谁,如何选择,我不会左右你,但做了选择之后,就不要后悔。”

    太后去议政殿,无非两个选择。

    一个是帮皇上,一个是帮安郡王。

    帮了安郡王。就是承认圣旨上说的都是真的,那皇上肯定要禅位给安郡王,一个曾经做过皇帝。还对即将继任的新皇帝有杀父之仇,绝对不会有好下场。识相的,写道圣旨将自己的罪行公告天下,然后自刎去九泉给先太子赔罪,这样还能叫人敬佩他,如果还活着,游走于街头闹市,百姓看他的眼神估计都能叫皇上撞墙了。

    当然了,安郡王和兴国公也不可能让皇上活着,总归逃不了一个死的下场。

    可要是帮了皇上。那安郡王这辈子就再没有了继承皇位的可能了,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

    先太子和宁王被调换。而且他还是宁太妃和兴国公所出一事,太后知道还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平心而论,换做是她,这么短的时间内,估计也没法接受,毕竟这事太过重大了,事先没有一点点的心理准备啊,尤其在这样的关键时候,在太后心里,估计还会怀疑是她联合长公主,还有赵院使在欺骗她,好让她去帮皇上。

    清韵有些后悔,她应该早点跟太后说的,可谁能想到兴国公会直接逼皇上禅位啊,而且还偷太后的圣旨,借太后的名义,敢情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把太后放在眼里过,估计在兴国公和宁太妃眼里,太后最大的用处,就是帮他们逼迫皇上,再就是出了事,给他们做挡箭牌用的。

    想到她现在做的,倒有点像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不知道是矛厉害,还是盾厉害。

    正想着呢,就听太后吩咐道,“让季嬷嬷进来吧。”

    说完,她就起身去内殿了。

    清韵屁颠屁颠的下台阶,开殿门,让季嬷嬷去帮太后梳妆。

    她和长公主就在大殿内等候,倒也没有太着急,议政殿既然派人来请太后,得不到一个准确的答复,就不会下朝的。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季嬷嬷才扶着太后从内殿出来。

    太后重新梳妆,发髻梳理的一丝不乱,虽然脸色还难掩一抹苍白,神情也有些憔悴,但比方才已经好太多了。

    太后看了清韵一眼,又看了长公主一眼,清韵笑着福身,长公主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太后走了几步,长公主倒是在后面跟着。

    永宁宫距离议政殿,有些距离。

    宫殿外,准备了步撵,季嬷嬷要扶太后坐步撵去,被太后拒绝了。

    清韵知道,太后想多些时间,把事情想想清楚。

    季嬷嬷扶着太后往前走,清韵跟在后面,看不到太后的神情,但是她却能感觉到太后的脚步渐渐的快了。

    但是,快到议政殿的时候,又忽然停了下来。

    清韵纳闷了,长公主眉头也皱着,想开口问太后,可是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清韵往前走了一步,见太后望着议政殿外,严肃以待的侍卫,眸光冰冷,愤怒的她,手握的紧紧的,可怜季嬷嬷就遭罪了,疼着还不敢哼声。

    清韵多看了两眼,正要问太后呢,结果还不等她开口,太后又走了。

    脚步比之前更快,清韵抬眸看了眼天空,只能默默跟上。

    到了议政殿前,那侍卫统领就过来给太后请安了。

    太后脸色肃冷,声音更是不带一丝的温度,“是谁让你包围议政殿的?!”

    那统领应道,“是国公爷。”

    “给哀家退下!”太后声音冷硬,眸底难掩一抹愤怒。

    她没料到兴国公不仅偷了圣旨,他还让禁军包围了议政殿,这是在逼宫!

    禁军统领有些为难,他看了太后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道,“太后,国公爷有令,除非他亲口吩咐。否则臣不能擅自离开半步。”

    太后笑了,“国公爷吩咐的事。你听,哀家吩咐的话,你就要当作耳旁风了不成,别忘记了,是谁提拔的你!”

    禁军统领姓也姓陈,虽然不是嫡枝,却也是兴国公府一脉。

    太后问话。禁军统领忙回道,“臣不敢忘,是国公爷举荐,太后向皇上提拔的臣,太后和国公爷的话,臣都不敢不听,但国公爷吩咐在前,他听太后您的,一会儿进了议政殿。您让国公爷撤了吩咐,臣即刻带着禁军撤离。”

    禁军统领的话,看似很圆滑。其实并没有给太后面子,既然明知道兴国公听太后的。为何他不直接撤退,不明摆着没把太后放在眼里吗,人家是记着太后的提拔之恩,可人家更没忘记是兴国公向太后举荐的他,没有兴国公,太后会知道他是谁吗?

    之前她才向太后说,兴国公有异心,并没有太后想的那么听她的话,以她马首是瞻。本来只靠嘴上说说,没有什么说服力。现在好了,一个禁军统领都敢不将太后放在眼里了,这不是用事实证明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尤其长公主在旁边,笑了一声。

    那声音,温柔动听,可听在太后的耳朵里,却比什么鞭子都凌厉,叫她难堪。

    她凤袍一甩,就迈步朝议政殿大门走去。

    离得有些远,就听到有公鸭嗓音在喊,“太后驾到!”

    等太后进议政殿时,一堆大臣跪下来,给太后请安。

    太后声音平和,道,“都起来吧。”

    献老王爷没有跪,他有那个特权,他望着太后,问道,“太后,圣旨上说的可是……。”

    还不等献老王爷把话说完,太后就抬手打断他了,转而看着兴国公,问道,“禁军包围议政殿,是怎么回事,哀家只是让你宣一道圣旨,用得着闹得跟逼宫一样吗?!”

    听太后说这话,长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眼眶通红。

    她要说话,结果清韵抬手握着长公主的胳膊了,朝她摇头,让她别开口。

    长公主就忍住了,但是脸上满是失望。

    清韵也很无奈,现在这局面,只有太后能应付了,胜败全在太后一念之间了,她不信,兴国公都做到如此地步,事都做绝了,太后还会纵容他。

    这么说的目的,应该是要把禁卫军撤掉。

    听太后承认让他宣读圣旨了,兴国公的心稍稍宽松,方才看见太后来,清韵和长公主跟着,他还真有些担心,怕太后被她们蛊惑了,看来并没有。

    心中高兴,兴国公就道,“皇上禅位一事,太过重大,臣担心有人不服,所以让禁军包围了议政殿,维护太后威严。”

    太后听得一笑,维护她的威严?

    禁军统领把她的话都当成是耳旁风了,还是维护她的威严?

    一边维护,一边放在脚底下狠狠地践踏吗?!

    太后看着兴国公,她努力控制心中那股想要质问的想法,她缓缓闭上眼睛,喝道,“让禁军撤下!”

    兴国公望着太后,他心底有不好的预感,心很慌乱,因为太后极少会如此呵斥他,哪怕是在盛怒的情况下,他努力告诉自己别多想,但禁军却是不能撤退的,他道,“太后,禁军守在外面,并不妨碍议政殿什么,还是先谈皇上禅位的事吧。”

    左相也附和道,“是啊,圣旨上写的关于二十年前,先太子一事,实在叫人惊骇,臣等着实被惊着了,到现在还不敢置信,二十年前,先太子暴毙,是太后您亲口说的,如今又成了是皇上杀的,皇上登基将近二十年,太后对皇上的态度,又极力扶持安郡王,是否和先太子之死有关,臣率领百官,求太后吐露实情。”

    左相带头跪下,其他大臣也纷纷跪下,求太后告知二十年前,先太子突然暴毙的真相。

    太后抬头,望向大殿最高处。

    龙椅上,皇上还坐在那里,只是姿态不复以往的沉重,他一脚踩在龙椅上,坐姿极其的随意,可以说对那人人羡慕的龙椅没有半点的爱惜。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当皇帝,这皇位于他从来就可有可无,见太后看着他,皇上笑了,“既然百官想知道,太后就如实告诉他们吧,这事由朕来说,朕怕天下人不信。”

    从兴国公宣读圣旨后,对于二十年前的事,皇上一个字都没有吭,他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百官争吵。

    百官问的多了,皇上也有些不耐烦了,也很疲惫,如果不是极力忍着,他真想就认了,可惜,他杀的那人就不是先皇的龙种,更不是他的亲大哥。

    他一旦认罪,就等于将祖宗基业拱手送人,亲者痛仇者快。

    可先太子和宁王被调换一事又不能说,更不能此时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那样,非但不会有人信,反倒成了他舍不得一个皇位,往兴国公和宁太妃身上泼脏水了,这样的行为,他打心眼里鄙夷,又怎么会去做呢?

    所以,皇上就不屑解释了,他一旦开口,事情会变得更加的复杂,所以干脆等太后来。

    皇上态度随意,脸上的笑却很熟悉,熟悉的太后鼻子都酸了,眼泪盈眶,那姿态笑容,像极了皇上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好像没有什么能入得了他的眼,也没有难得住他的事。

    是她,硬生生的给逼得不像他了。

    太后眼睛被后悔的泪水模糊了,但是她忍着,因为百官还在跪求她说二十年前的真相。

    她转了身,看着兴国公。

    兴国公跪在地上,一脸欣慰道,“先太子枉死了二十年,今日能沉冤得雪,也能含笑九泉了。”

    字字铿锵,沉稳有力,还有些老泪纵横。

    若是以往,太后看见了,会感动,觉得兴国公能将她生的先太子,还是死了快二十年,她印象都有些模糊了的先太子时时刻刻的记在心里,可今日清韵告诉她的事,再听这话,只觉得嘲笑和讽刺,讽刺她的愚蠢,被人耍的团团转,玩弄于鼓掌之间。

    太后拳头攒紧了,随即又松开,她缓着声音,满含哀痛和追悔,哽咽道,“二十年前的事,是到了该给一个解释的时候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