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零四章 颠倒

第四百零四章 颠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听太后说要解释二十年前的事,不少大臣的呼吸都屏住了,尤其是兴国公,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但是很快,他就皱眉了,因为太后望向他了,而且伸手了,说话声瞬间从哽咽变的冷冽,“但在解释二十年前事情之前,哀家要亲眼看看圣旨!”

    圣旨有什么好看的,他又没有假传圣旨,说的也都是实情。

    但是太后要看,还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要看的,兴国公不敢不给。

    兴国公府大老爷就跟在兴国公身后,双手捧着圣旨,兴国公看了他一眼,他就把圣旨捧到太后跟前了。

    太后伸手,接过圣旨,然后打开,横扫了两眼。

    圣旨是真的,是皇上给她的那一道圣旨。

    圣旨上的笔迹,如果不是太后确定自己从没有写过圣旨,更没有交给过兴国公,她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这圣旨上的笔迹跟她的一模一样,连她都分辨不出来真假了。

    太后知道这圣旨是谁写的,是宁太妃!

    宁太妃自小就搬到兴国公府住,她年长她几岁,她教她写字,教她写诗,就当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疼着,她也喜欢拿她写的字临摹,久而久之,写的就和她一般无二了。

    看着圣旨,太后一股怒气腾上心头,手一挥,就将明黄威严无比的圣旨丢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惊住了百官,更是惊的兴国公脸色唰的一白,他忙道,“太后……。”

    太后望着他,声音愤怒道,“这不是哀家给你的那道圣旨!”

    兴国公要说话,可是太后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昨天,哀家是给了你一道圣旨,但不是让皇上禅位的。夜明珠丢失一案,到现在都没有查清。北晋咄咄逼人,安王府被烧在前,安郡王又当街遇刺,皇后住在深宫,竟然也被人给下毒,哀家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毒就送到哀家和皇上嘴里了。北晋欺凌我大锦,南楚也没安什么好心,哀家的圣旨,是让皇上重整龙虎卫,扬我大锦君威的,你告诉哀家,这圣旨怎么就变成了禅位圣旨!”

    太后越说,越激动,指着地上明黄圣旨的手和声音都在颤抖。

    百官听得有些蒙。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他。就没有明白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边是让皇上禅位。一边又要皇上重整龙虎卫,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啊?

    听太后这么说,兴国公心都凉了半截了,太后到底舍不得皇上身败名裂,她舍不得皇上禅位啊,可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她了,今儿皇上必须禅位,他跪在地上道。“太后,你昨儿给臣的圣旨就是这个啊!”

    太后怒了。“混账!哀家亲笔写的圣旨,哀家会不知道?!”

    兴国公眉头皱紧,眸底深处有寒芒,但是看向太后的时候,则是痛心和不忍,“太后,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臣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抖出来,皇上会遭到百官指责,甚至天下人都会唾弃他,可他杀了先太子是事实,你不能睡一觉起来,就反悔了啊,现在圣旨已下,这会儿只怕整个京都都知道了,事已至此,何不让二十年前的事大白于天下?你就真的忍心先太子含冤枉死,本该属于安郡王的皇位被人一抢再抢,甚至被人刺杀,先太子已经死不瞑目,咱们已经委屈了安郡王二十年了,还要让他继续受委屈,甚至被人迫害吗?”

    听兴国公不带喘气的说了一通,清韵听得,都惊滞了,她望着兴国公,眼睛盯着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努力的想看清楚,兴国公的脸皮是有多厚,他和宁太妃联手骗了太后三十多年,把太后当抢使不算,还偷太后的圣旨,假传圣旨要皇上给他孙子让位,太后说圣旨不对,他居然说太后出尔反尔,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口的,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就跟真的一样。

    清韵知道这些都是兴国公信口拈来,可大家不知道啊,兴国公和太后私底下是怎么商议的,天知道,还有兴国公说的也不无道理,昨天决定的事,事后想想,也确实有反悔的可能,可这么大的事,反悔了,不应该早早的派人跟兴国公说一声吗?

    事情发展到现在,百官已经糊涂了,不是逼皇上禅位吗,怎么太后和兴国公掐起来了?

    右相站在一旁,他看了眼兴国公,又望了眼太后,一旁有大臣在咬耳朵,他要说话,那边左相却先他一步,道,“太后,您说圣旨给了兴国公,是让皇上重整龙虎卫,这是好事,但兴国公宣读的圣旨是让皇上禅位的,圣旨臣看过了,是真的,但圣旨上写的事,臣等就不知道真假了,太后,咱们还是先说二十年前的事吧。”

    左相说着,不少大臣跟着附和。

    清韵看了左相一眼,眸光微闪,太后进大殿才这么会儿功夫,左相就提两次二十年前的事了,以他左相的聪慧,不知道太后不想提二十年前的事,故意把话题岔开吗,可他偏偏就提醒大家,二十年前的事更重要。

    他很会抓住重点,只要二十年前,先太子是死在皇上手里这事真相大白,这道传位圣旨其实到底是重整龙虎卫,还是禅位圣旨都不重要了,皇位肯定是要还给安郡王的。

    方才太后就说了,二十年前的事该给一个解释了,方才打岔,现在重提,没法再避开了。

    太后瞥了左相一眼,然后眸光从文武百官脸上扫过去,道,“既然大家那么想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想知道先太子是怎么死的,哀家若是再隐瞒,还不知道你们会如何揣测。”

    大殿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太后苍老的说话声。

    她望着献老王爷,道,“满朝大臣,论辈分,没人能同献老王爷你比肩,你历经三朝,是看着皇上和先太子长大了,你说说先太子和皇上都是怎样的人。”

    被点了名。献老王爷就望着太后了,他眉头挑着。道,“太后让臣品论先太子和皇上,臣不敢不从,但臣说话可不好听,如果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太后可别生老臣的气。”

    “但说无妨,”太后点头道。

    献老王爷就道。“那臣就直言了。”

    说着,献老王爷顿了一下,见大家都望着他,他笑了下,脸皮绷紧,大声道,“先太子给皇上提鞋都不配!”

    清韵,“……。”

    忽然觉得,逸郡王毒舌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本就是遗传啊。

    不过这话,说的叫人痛快。

    只听献老王爷道,“朝中为官二十年的大臣。少说也有二十来人吧,你们都认得先太子。他做的那些事,还有皇上做的事,想必大家没忘记吧,先太子在京都声色犬马的时候,皇上跟着我在边关打仗!”

    “先太子大修别院的时候,皇上还是跟着我在边关打仗!”

    “皇上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组建了一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龙虎卫,可先太子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专门捡现成的。皇上凯旋回京,恰逢有贼匪占山为王,他就奏请先皇,把龙虎卫给他,他要带兵去剿匪,当年鄙视先太子此等行为的将军不在少数,只是他是太子,是储君,是将来的皇帝,大家敢怒不敢言,说实话,他除了比皇上早生了两年,占了个嫡长子的位置,他拿什么跟皇上比?”

    说着,献老王爷话锋一转,道,“虽然先太子并不合适做一个君王,尤其是宁王和皇上都远胜过他,但他死的确实突然,叫人匪夷所思,事隔二十年,旧事重提,还和皇上有关,不说清楚怕是不行了。”

    太后听着,眼神黯淡。

    她其实让献老王爷品论先太子和皇上,没有别的意思,她就是想听听,在旁人眼里,先太子和皇上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这么多年,是她对先太子的宠溺蒙蔽了她的双眼,是兴国公和宁太妃****在她耳边夸赞先太子,夸得她觉得先太子哪哪都好。

    她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眼瞎。

    她还记得兴国公和她说的话,“皇上太宠溺三皇子了,宠溺的都忽视太子了,虽然他们都是皇后您生的,但长幼有序,储君已立,皇上如此偏疼三皇子,势必会动废储之心,到时候他们兄弟该如何相处,还有皇后您加在他们两兄弟之间,岂不是左右为难,您该好好劝劝皇上了。”

    太后眼眶赤红,往事想的越多,心就越痛。

    她把自己的儿子撇在一边,可劲的疼一个孽种,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她甚至还帮他去抢龙虎卫。

    太后想说话,但是声音哽咽,她忍了一会儿,才道,“先太子是先皇的长子,更是哀家生的第一个儿子,哀家待他如珍如宝,呵护有加,当年他忽然离世,哀家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万分,只觉得天都塌了,哀家隐瞒了他的死因,对外宣称是暴毙而亡,不是哀家有意要隐瞒,实在难以启齿,说出来,只会令皇家蒙羞!”

    太后这么说,不少大臣去看皇上了,不会……先太子真的是皇上杀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也难怪太后选择了隐瞒了,除了长公主,太后就生了两个儿子,已经死了一个了,难道要说出来,要另外一个儿子的命吗,而且当时先皇的身子骨已经不好了,命不久矣,先太子离世的消息,他都承受不起,何况是先太子是被皇上杀了的消息了。

    此事说出来,皇上肯定会被贬为庶民,指不定还会流放千里,那皇位就流落到宁王手里了,太后不傻,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选择隐瞒,让皇上登基,然后约定等安郡王长大,就禅位给他,事情肯定是这样的,这样才能肥水不流外人田。

    只是,还有一个不解的地方,那就是皇上为什么要杀先太子呢?

    脑袋灵活的大臣,就想到皇后身上了。

    当年,先太子死后,太后极其反对皇上娶皇后啊,只是先皇赐婚,最终还是娶了。

    大臣们都望着太后了,太后就笑了,“皇上太优秀,他哪哪都好,如果太子不是哀家生的,先皇早立他为太子了,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皇弟,先太子很自卑,皇上有的,他都想有,抢龙虎卫,甚至抢皇后……。”

    果然,真的跟皇后有关!

    镇南侯脸黑如炭,“为何这事我不知道?!”

    太后看了镇南侯一眼,道,“当年皇上还在边关,皇后和宁王妃合奏一曲,倾国倾城,当时为之倾倒的少年郎不在少数,先太子也不例外,他不止一次跟哀家提议想娶皇后做侧妃,哀家知道镇南侯不会答应,所以回绝了先太子的请求,但哀家没有想到,他会动邪念,欲强占皇后……。”

    不少大臣偷偷去看皇上了,自己的女人被亲大哥惦记上了,还想强占,真是难为皇上了。

    太后继续道,“先太子是借着皇上的名义约皇后出来相见,当时,边关大捷,皇后没有多想,就答应赴约,先太子更没想到,皇上真的回京了,当时有多愤怒,可想而知,一脚将先太子踹翻在地,先太子也知道羞耻,就是那一点点的羞耻心,要了他的命,他仓皇而逃,失足滚下山坡,一头撞死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太后一直在说,皇上在回忆当时的情形。

    从他发现有人要强占皇后,当时的愤怒,只恨不得将那人凌迟了,当时先太子戴着面具,他没有认出他来,只当是登徒子,觊觎皇后美色,所以下手并没有留情。

    在先太子要逃的时候,他一剑了结了他,丝毫没有给先太子逃走的机会。

    可到了太后口中,却成了先太子逃走了,他是失足跌下山坡,自己摔死的。

    皇上眉头皱了,虽然先太子会死,全是他咎由自取,但他杀兄有过,可太后这么说,就将他全部撇开了。

    先太子一事,太后怪了他二十年,现在却改口了……

    皇上看向清韵和长公主了。

    长公主在笑,清韵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大殿内,议论纷纷。

    全是指责先太子的。

    兴国公有些急了,他望着太后,道,“太后,先太子是被皇上用剑杀死的啊,你怎么能颠倒是非黑白呢。”

    PS:今天更新了八千……(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