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零六章 挟持

第四百零六章 挟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点头笑着,从容自信,“外祖父、父亲,这么大的事,没有证据,岂敢乱说?”

    然后,一堆大臣就催了,有证据,也有证人,那赶紧说啊。

    清韵看了太后一眼,太后眼神有些黯淡,但并没有阻止她。

    兴国公府生养了太后,那是太后从小长大的地方,虽然兴国公有私心,罪该万死,可兴国公的列祖列宗没有错,混乱皇室血脉,还要抢皇位,是诛九族的大罪……

    清韵原想给太后一个私了的机会,让她好好出这口恶气,免得憋坏了,当然了,她更想看看太后是如何对待欺骗了她三十多年的血亲兄弟的,可她愿意给机会,楚北和皇上不愿意啊。

    逸郡王虽然爱凑热闹,但这么大的热闹,没有楚北的允许,他连宸王府都出不来,何况是进宫了。

    不阻止,在清韵眼里就是默认了。

    兴国公双眸赤红,他一双眼睛狠毒的盯着清韵,“没有证据,你敢污蔑我和宁太妃,我会要了你的命!”

    没有理会兴国公的威胁,清韵深呼一口气,便道,“三十多年前,宁太妃在进宫之前,就怀了身孕了,当时给她诊脉的是程大夫,三十多年前,程家药铺一夜之间被灭门就是证据,至今还活着的程老夫人和赵院使就是人证,还有若瑶郡主,在宸王府乔迁之日,她和丫鬟秋霜亲眼目睹兴国公和宁太妃私会,为此,丫鬟送了命,若瑶郡主吓得高烧不退,这是前不久才发生的事,想必大家还没忘记。”

    “三十年前,宁太妃和太后同一天生产,大家都知道宁太妃早产,其实真正早产的是太后,是宁太妃给她下了药。才会提前十天生产,这事。赵院使可以作证。”

    “早产的目的,是为了方便偷梁换柱,太后生的宁王成了宁太妃生的二皇子,宁太妃和兴国公生的儿子就成了先太子,这也是为什么兴国公会极力扶持安郡王的原因,因为安郡王是他亲孙子,太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陈三姑娘赐婚给安郡王,兴国公和宁太妃百般阻拦,只因为他们是堂兄妹,这事有陈三姑娘的亲笔书信为证……。”

    说着,清韵望着兴国公道,“前天,宁太妃假借若瑶郡主的名义将我骗去宁王府,恐吓于我,却被我抖露三十年前的事。宁太妃已经亲口承认了,她当时急急忙离开宁王府,应该是去找兴国公你商议对策吧。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们商议的对策是苦肉计。安郡王当街遇刺,刺客又是在镇南侯府的别院消失的,所有的证据直指镇南侯府,还有皇后中毒,你们知道我手里有一粒解毒药丸,安郡王和皇后都中毒了,药丸只能救一人,你们在逼太后,逼皇上在安郡王和皇后中选一人。说白了,你们是在拿二十年前先太子一事折磨皇上。狠狠地撕扯太后的伤口,如果皇上真的狠心放弃安郡王,救皇后的话,安郡王不会死,但今日你们再让皇上禅位,先斩后奏,太后会因为对皇上失望,选择帮你和安郡王,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什么都算在内了,可惜你们低估了我,没想到我手里不止有一粒解毒药丸,你们的挑拨离间之计没有得逞。”

    “不得不说,蒙骗了太后三十多年,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计谋手段都好,可是,你们走错了一步,身为父母,没有不疼爱自己的儿女的,宁太妃放着宁王这样的好儿子不疼,却可劲的宠溺先太子,先太子死了,又往死了宠爱安郡王,这是违背人之常情的事,宁太妃隐藏的很好,她一直以太后的心腹来伪装自己,太后疼爱谁,她就疼爱谁,活的没有了自我,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我的人,却能擅做主张,在冰颜丸里下毒要害我,她说是为了太后,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太后相信了,但我不相信,因为她要真是为了太后,她何不把罪名都揽下来,却让我们去责怪太后,这在我看来,不是忠心,是让太后背黑锅!”

    清韵说完,江老太爷就望着她了,“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早说?”

    清韵囧了,你以为我不想早点儿说啊,这不是不知道吗,尤其是先太子和宁王调换这事,根本就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抖出来,只会让宁王成为众矢之的,他从头到尾都无辜,她不想伤害无辜的宁王,尤其她还答应了若瑶郡主。

    太后被下药早产,这是关键,她也是刚刚才知道。

    如果早知道这证据,兴国公这会儿估计都进刑部大牢了。

    议政殿内,百官纷纷指责兴国公,让他认罪。

    兴国公会认罪才怪了,他双眸红的骇人,指着清韵道,“她是在污蔑我,赵院使是被她收买的!”

    他不但指着清韵,还走过来,像是要掐死清韵一般。

    太后胳膊一抬,拦下了兴国公。

    兴国公望着太后了,“太后,她伙同赵院使在欺骗你啊,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们是同胞血亲啊,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吗,安郡王是你的亲孙儿啊,先太子是皇上杀的,是被他一剑刺死的,这些事实啊太后,你被他们给骗了!”

    兴国公喊得大声,听得还有些无助,太后眸底闪过一抹失望,嘴角的笑也嘲弄和讥讽,“到现在了,你还要骗我吗?你告诉我,我是什么时候写的禅位圣旨?!”

    清韵听得想笑,兴国公这是在用力的煽自己耳光呢,就一个禅位圣旨,他就跟太后解释不清了。

    这是他欺骗了太后的铁证,假传圣旨和混乱皇室血脉都是诛九族的大罪。

    可是清韵高兴了几秒,就笑不出来了。

    她低估了兴国公的丧心病狂,他抓太后做人质了。

    他面目狰狞的可怕,本来计谋都得逞了,有禅位圣旨在,太后不说话,他都能如愿以偿,可偏偏太后站出来,帮皇上了。

    太后还扭曲了先太子的死,给皇上脱罪。坏他的算计,这口气。兴国公忍不住了。

    他手掐着太后的颈脖,望着清韵了,到这时候,还不忘记泼脏水,“我知道你给太后下毒了,把解药教出来!”

    清韵两眼一翻,指着他的手道。“我今天是真的长见识了,我还从未见过这样关心人的,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

    看着太后黯淡空洞的眸光,清韵指着的手,微微弯曲了下,然后收了回来。

    虽然太后以前很可恨,但这一刻,最可怜的就是她了。

    被血亲兄弟欺骗了几十年,最后还被他当作人质。连反抗都不会,太后是心冷到极点了吧。

    这样也好,能彻底对兴国公府死心。

    一直坐在龙椅上。不说话的皇上,看到兴国公挟持了太后。也坐不住了。

    他迈步下龙椅,那边长公主呵斥兴国公,要他放了太后。

    兴国公惨笑一声,“放了?你们给太后下毒,太后颠倒是非黑白,我只是想给先太子讨一个公道,你们却污蔑我和宁太妃!本来我还不想大动干戈,是你们逼我的!”

    说完,他就喊了。“陈远!”

    喊了一声,没反应。

    兴国公又连续喊了两声。还是没反应。

    逸郡王瘪嘴了,“行了,别喊了,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捂着肚子,应该是肚子疼,指不定这会儿已经拉的腿软,掉进茅坑里也说不一定了,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那力气管你谋反的事啊,识相点的,就乖乖投降,还能留你一具全尸。”

    兴国公一口银牙咬的紧紧的,他望着清韵了。

    清韵无辜的翻了个白眼,能不要一有事就往她身上想吗,不是她下的巴豆好么!

    你就不能往皇上和太后身上想吗,这皇宫到底是他们的,再说了,皇上一直没说话,明知道安郡王身上没有一点皇家血脉,怎么可能让皇位落到他手里,还动用禁军,不给就逼宫,皇上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这样胡闹啊。

    都不用出大招,一点巴豆就能将禁军统领撂倒了,以皇上气定神闲的态度来看,禁军副统领绝对是皇上的人。

    正的倒了,自然而然就副统领做主了。

    这不,皇上喊了一声,副统领屁颠屁颠的进来了,有些大腹便便,一看就像是个混吃混喝的,一脸的狗腿笑,“皇上,属下在呢!”

    兴国公没差点气吐血,因为这货是他提拔的,当时皇上还不同意,谁想到竟然是皇上的人!

    他忘记了,当年的龙虎卫就稂莠不齐,从最初的不被人看好,到最后提起来便肃然起敬。

    兴国公一生气,后果就是抓着太后的脖子更用力了。

    他挟持太后,一步步往大殿退。

    虽然他做了必胜的谋算,也抱着这样的期望,但今天的行动,是被清韵逼出来的,清韵知道三十年前秘密的事,就有失败的可能,所以他也做了计划失败的打算。

    但边关十万大军,是他东山再起的资本!

    他筹谋了三十多年,怎么能允许它毁之一旦!

    太后步子有些踉跄,在迈过门槛的时候,连脚上的精致嵌着明珠的绣鞋都掉了。

    逸郡王指着门槛,大大咧咧道,“一定要把门槛做低一点!”

    语气里,对太后没有丝毫的关心,只是纯粹的凑个热闹。

    这么多年,太后护着安郡王,帮着兴国公,助纣为虐,逸郡王早看她不顺眼了,哪怕是太后,他也不会给面子的,现在太后受罪,全是她自找的,这样的人,逸郡王可不会同情。

    非但不会同情,心里还巴望着兴国公多给太后一点苦头吃吃,让她后悔莫及,然后再……自相残杀,最后同归于尽。

    PS:~~o(>_<)o~~

    饿死了,出去觅食去~~~~~(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