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一十章 邀功(求月票)

第四百一十章 邀功(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宁太妃在宸王府,太后知道了,肯定会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清韵并不诧异。

    但太后来的比她预料的要快,只能说兴国公怕死吧,其实她给兴国公下的毒,毒性看似很猛,一旦毒发,会折磨的人死去活来,分分钟能要人命,但并不会致命,不用解药,挨个三天,脱掉一两层皮也就没事了。

    但是兴国公逃命时,肯定不会带大夫在身边,加上又是她下的毒,估计兴国公下意识就认为没有解了,毕竟皇上还想拿解药换太后。

    要是兴国公知道那毒不用解药,也不会致命,估计没被毒死,也会被活活气死。

    太后来了,清韵他们就起身去外院了。

    本以为王府大门会被堵得严严实实的,一堆看热闹的,谁想人并不多。

    远远的就瞧见皇上一身明黄龙袍,负手而立,哪怕只是一个背影,都那么的威严气势。

    长公主站在一旁,再就是孙公公,孙公公旁边还有一抹娇小绿影……

    其他人都在十几米开外站着。

    太后站在那里,手里拿着鞭子,握的紧紧的。

    只是那鞭子……

    清韵远远的看了一眼,眉头就皱紧了,那鞭子和她想的不一样,她以为的鞭子就是寻常马鞭,可太后手里握着的鞭子上面有细小的针,很细密,别说抽人了,就是看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这要抽在人身上,比寻常鞭子要疼死十倍不止啊。

    鞭子太狠,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宁太妃嘴很硬,她和兴国公一样,坚持先太子是太后生的,所有的证据都是污蔑,都是清韵在算计和欺骗太后,让他们内斗,她还口口声声让太后别中了清韵的圈套。

    事到如今,兴国公都挟持了太后,把刀架在太后的脖子上,要她的命了,还说是被人算计。

    真的是把太后当傻子糊弄。

    之前太后拿兴国公没辙,现在宁太妃已经被吊起来了,旁边还有鞭子,太后气头上,能不拿了鞭子抽宁太妃?

    不但抽,而且是往死里抽,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出来。

    宁太妃娇生惯养,被吊了一个多时辰都坚持不住了,何况是那样的鞭子了。

    挨了两鞭子,她就承受不了,发狂了。

    她眸光狰狞,眼睛布满了血丝,透着浓浓的恨意,她望着太后,又看着皇上,狰狞一笑,望着老天,骂老天爷不长眼,对她不公平。

    宁太妃从来没有觉得是她觊觎太后的东西,她做的一切,都只是拿回属于她的东西而已!

    事情要从兴国公府太夫人那一辈说起了,太后的亲娘和宁太妃的娘是亲姐妹,一母同胞,只隔了一岁半。

    亲姐妹,关系自然密切。

    惯常出门,都是形影不离的,有一回去大昭寺进香祈福,在四下游玩的时候,宁太妃的娘眼尖看见了一块掉在草丛里的羊脂玉佩,她就捡了起来。

    大家闺秀,拾金不昧是人人称赞的好名声,何况那块玉佩之精致,就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她们就去找是谁掉了玉佩,两人分开找的。

    太后她娘运气好,先碰到了来找玉佩的兴国公府老夫人,哪怕玉佩不是太后的娘捡的,可就冲她这份拾金不昧的心,就值得称赞了。

    那时候兴国公府老夫人来大昭寺求得就是帮她儿子挑个好姑娘,妻贤夫祸少,又碰巧见到了太后她娘,这肯定是她诚心祈求,老天爷赐福啊。

    就这样,兴国公府老夫人看中了太后她娘,回去之后,就下聘要娶她过门。

    那时候宁太妃她娘还小,尚未及笄,她并不羡慕太后她娘能嫁进兴国公府,因为半年之后,宫里要选秀,她更愿意进宫。

    可惜,她没有那个福气被挑中,折返回府,另行婚配。

    那时候,她就有些羡慕太后她娘了,羡慕容易变成妒忌,妒忌久了会成为恨,尤其是她千挑万选的夫婿不上进,远远比不得姐夫。

    自己不幸,而太后她娘则过得太幸福,就觉得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被人给抢了,因为那玉佩是她捡到的!

    本来该嫁进兴国公府,过着人人羡慕生活的是她。

    这样的埋怨,太妃她娘死后,又通过嬷嬷传给了太妃,尤其是太后她娘接太妃进兴国公府教养,寄人篱下,难免听到些闲言碎语和所谓不公平的待遇,太后有的,太妃也要有,哪一次没有,就会心里不舒坦。

    后来,太后嫁给了先皇,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兴国公府更是炙手可热了,荣华富贵,远非其他世家望族能比的。

    宁太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与其舍近求远,何不嫁给表哥,亲上加亲,姨母宠爱她,她的胜算很大。

    本来她能如愿的,可是有一回,在花园,她和丫鬟赏花时,丫鬟埋怨她都快要及笄了,老国公夫人还不跟她提亲,她太自信了,就笑道,“姨母疼爱我,表哥的心又在我这儿,世子夫人的位置是我的囊中之物,急什么?”

    当时丫鬟附和道,“是呢,世子爷最听姑娘的话了,姑娘让世子爷往东,他绝对不往西走,姑娘让他摘月亮,他绝对不摘星星。”

    却不曾想,这些话被老国公听见了。

    当时,他的脸就铁青的。

    自古女人都依附男人活着,哪有女人叫男人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道理,儿子都没有这么听他爹的话,却对一个女人的话言听计从,还被一个丫鬟在背后如此笑话,简直把他的脸都给丢尽了!

    老国公当时很生气,却没有呵斥宁太妃什么,她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没两天,她就被送回府了。

    再后来,就被诊出了喜脉,那么丢脸的事,自然不能泄密。

    她找兴国公商量,要他娶她,兴国公是巴不得,可是老国公发话了,他娶谁,哪怕娶头母猪都可以,就是不许他娶宁太妃。

    兴国公很怕老国公,不敢张那个口,偏偏宁太妃的亲爹和继母要将她嫁人,而且嫁的人很一般,绝对入不了宁太妃的眼。

    兴国公很着急,一着急就把之前太后提议,却被老国公夫人否决的事提了出来,送太妃进宫。

    有太后护着太妃,她在宫里不会受委屈。

    太妃当时就动心了,她没少进宫,很羡慕皇后,加上现在她没有路可以走了,进宫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兴国公只是一时着急,他并不希望太妃进宫。

    哪个男人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去伺候另外一个男人,尤其她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的骨头。

    他更愿意买个庄子把宁太妃当金丝鸟养起来。

    但这只是兴国公一厢情愿的想法,宁太妃怎么可能给人当见不得光的外室?

    衣裳在华美,也没法穿出去给人看,要来何用?

    太妃打定主意要进宫,她就劝兴国公,好说歹说,兴国公才同意。

    只是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处置。

    太妃舍不得打掉他,兴国公也舍不得,那是他第一个孩子,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哪舍得要他的命?

    太妃决定留下他,本来就不是完璧之躯了,反正要隐瞒,瞒一件和瞒两件也没什么区别了。

    当时她就笑道,“表姐不是担心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儿吗,我若生的是个儿子,不正好可以帮她巩固后位,皆大欢喜啊。”

    兴国公还有些担心,毕竟是混乱皇室血脉的大事,如果泄露,是要诛九族的。

    太妃胆子很大,她笑道,“这事只有你我知道,知情的人都死了,怕什么,将来你儿子做皇帝,这样做梦都能笑醒的事,你还不高兴?”

    兴国公被高兴冲昏了头,然后就答应了。

    太妃进宫之后,一个月就查出有身孕。

    当时,她也是这么跟太后说的,如果太后真的生了女儿,那她生的皇子就养在太后膝下,帮她巩固后位,等将来生了皇子,再把儿子还给她,这储君之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旁人抢了去。

    有这么通情达理,为她着想的表妹,太后是不能更满意了。

    可是过了几个月之后,太后的肚子就显怀了,和当初怀长公主大不相同,会看的都说是皇子,就连太医诊脉,都断定是皇子。

    太后高兴不已,可是宁太妃就不高兴了。

    后宫的女人,哪个不想扶儿子登上帝位,将来做高高在上的太后?

    宁太妃不高兴,兴国公也不怎么高兴了,做了几个月将来我儿子是皇帝的梦,忽然梦碎了,心底就会很失落。

    但是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把孩子换一下就是了,又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这样想,也这样做了,而且很成功。

    一切都跟想象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出入。

    大皇子刚满周岁,就被封为了太子,和宁王相比,先太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骄纵溺爱下长大的孩子,又有几个是懂事的,先太子做错了,太后要罚她,宁太妃出来阻拦,兴国公出来帮着说情,越护着,先太子就越肆无忌惮。

    后来,太后生的三皇子,也就是皇上长大了,懂事聪明,过目不忘,甩先太子几条街。

    先皇动了易储的心,兴国公和宁太妃怎么会同意呢。

    当时,皇上一心想去边关打仗,先皇和太后都不同意。

    战场凶险,哪里舍得皇上去吃那苦头啊。

    可兴国公和宁太妃觉得这主意甚好,把皇上弄去边关,不在跟前了,先皇能看到先太子的好,再者边关凶险,战场上刀枪无眼,战死沙场都有可能啊。

    这不,两人一合计,拾掇先皇,把皇上送到边关去跟镇南侯还有献老王爷打仗。

    本来是盼望皇上送命的,可偏偏皇上命大啊,而且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军威赫赫,兴国公和宁太妃非但没有如愿,反倒让先皇更满意皇上了。

    两人又可劲的拾掇太后和先皇把皇上招回来。

    太后好劝,但是先皇就不那么好哄了,再加上皇上在外,学会了那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本来应该生气的先皇,结果出人意料的高兴,“这小子,小小年纪,翅膀就硬成这样了,这才上了几天战场啊,就敢不听他父皇我的话了,朕当年是有这心没这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先皇纵容,皇上又远在边关,他们鞭长莫及了。

    眼看着先皇易储的心越来越大,再加上镇南侯拥戴,这储君之位迟早保不住啊。

    当时,先太子又看上了皇后。

    宁太妃就拾掇他找太后赐婚,太后没答应,她觉得皇后不可能给太子做侧妃,再者她和皇上更相配一些。

    宁太妃当时就不高兴了,帮先太子说好话,可太后不改主意,她就没再劝了,见先太子实在喜欢皇后,都快茶不思饭不想了,就给他出了个生米煮成熟饭的主意。

    只要先太子娶了皇后,镇南侯必定不会再奏请皇上易储了。

    计划是好的,可谁想到会出意外,而且这意外,会害先太子送掉性命。

    当时,太妃只觉得天都塌了。

    那是她亲生儿子啊!

    知道先太子是皇上杀的,先皇还要把皇位传给皇上,宁太妃恨不得杀了皇上和皇后给她儿子陪葬,可是她得忍着,她只能站在太后的身后,默默拭泪。

    她努力的挑拨太后对皇上的怒气,帮太后出主意,要皇上在登基之时,就写禅位圣旨,她儿子不能做皇帝,她还有孙子!

    这皇位迟早是她的!

    可大皇子和当年的皇上太像了,同样的过目不忘,同样太聪明,再加上镇南侯府拥护,是安郡王的劲敌。

    不用她挑拨,太后就很嫌恶大皇子。

    后来,百官奏请皇上立太子,皇上有些动心了,她趁机让太后宣读圣旨,可是圣旨丢了!

    宁太妃回忆以往,眸光冰冷。

    如果那道圣旨不丢的话,他们何至于会沦落到今日地步?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圣旨被谁给偷了!

    宁太妃愤愤不平,狠狠地咒骂偷圣旨的贼。

    逸郡王打了个打喷嚏,狠狠地揉了下鼻子,然后举手道,“我觉得我有必要要邀功请赏了,做好事不留名不是我的性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