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打岔

第四百一十一章 打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逸郡王的说话声很突兀,很清晰,而且很大声。

    不少人听得有些懵,因为好半天都只有宁太妃在说过往的事,他们听得入神,逸郡王却忽然插嘴了,而且还是邀功请赏。

    他做了什么事要邀功请赏啊,就算要邀功请赏也不该是现在啊。

    众人瞥了逸郡王一眼,又去看宁太妃,只见宁太妃盯着逸郡王了,眸光狠辣,像是要吃人一般。

    “是你偷了圣旨?!”宁太妃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比方才指着老天爷骂不公还要大声。

    多少梦回夜里,宁太妃都想将偷圣旨的贼给找到,剥他的皮,抽他的筋来泄愤,可是找了六年都没有找到,她怀疑过是皇上,是镇南侯,可她做梦也没想过坏她大事的会是逸郡王,六年前他才十一岁啊!

    如今知道偷圣旨的贼了,可是她却无能为力了,那种愤恨,岂是语言能形容的。

    宁太妃怒不可抑,可是逸郡王却笑的一脸的吊儿郎当,十分的欠揍,他抬手弹了弹身上的绣着祥云的衣袖,道,“不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啊,我好歹也是堂堂郡王,用得着去偷一份跟我关系不大的圣旨么?”

    这是大实话,大家都相信。

    而且逸郡王什么性子,大家都知道,是他做的,他绝对承认啊。

    可是献老王爷不信,原本他一直站的远远的,方才宁太妃骂老天爷时,孙公公就让他们过来了,宁太妃招供了,这么大的事,仅凭皇上和太后他们知道不够,天下人都得知道,免得百官猜测,说先太子是皇上为了不禅位而蒙骗世人的。

    从宁太妃嘴里吐出来的,由不得他们不信。

    这会儿听逸郡王说话,献老王爷一抬手,直接朝逸郡王的脑门拍过去,道,“不是你偷的圣旨,你打什么岔?!”

    就算是你偷的,侥幸做了好事,说与宸王知道就足够了,他记着这份情,将来少不了他那份赏赐,有必要弄得天下人都知道吗?

    要知道,偷圣旨是死罪啊!

    可怜逸郡王正得意洋洋着呢,觉得自己小小年纪就是干了那么一件扭转乾坤的大事,心中十分快活,然后就被自家亲祖父一脑门拍了,差点没直接拍飞他。

    逸郡王捂着后脑勺,望着献老王爷,眼神哀怨道,“祖父,你总说我不分敌我,性子不知道像谁,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分明就是像你,宁太妃想抽我,你看不见啊,她动不了手,却有你帮他,你是我亲祖父不是啊……。”

    不等逸郡王说完,献老王爷的手又抬的高高了,这浑小子,几天没抽他,皮是越来越痒了,居然敢教训起他来了?!

    只是献老王爷这一回,没能抽着逸郡王,被皇上给挡下了。

    皇上把献老王爷抬起来的手缓缓拂下,道,“如果朕能有逸郡王想的多,宁王被调换一事,也不至于到今天才被发现。”

    献老王爷无言以对。

    其他大臣也唏嘘,逸郡王被献老王爷当众训斥,拍后脑勺,踹屁股不止一次,他们都习以为常了,没当众喝一声踹的好,已经是给献老王爷面子了,而每一回被打,逸郡王总是一脸受了委屈,然后就大声叫嚷着献老王爷是不是他亲祖父,大家只笑笑不语,觉得献老王爷太宠着他了,要换做是他们的孙儿,敢当众顶撞,绝对会往死里抽。

    可如今再听,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宁太妃对宁王确实不够上心,如果宁王有逸郡王想的多,一抽他,他就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那如今当皇帝的可就是他了。

    就算当初先太子比宁王早生了半个时辰,是先皇的长子,但不是嫡子啊,宁王是嫡子,论品德才智,远胜过先太子,先皇绝对会立他为太子,而不是皇上了。

    就因为宁太妃的一己之私,害的宁王没了皇位不说,甚至至今都没有嫡子,当真是害人不浅,死不足惜。

    还有宁王,虽然宁太妃不疼他,但他却是孝顺有加,如果不是他和皇上亲如手足,宁王妃和皇后从小就是闺中好友,宁王指不定还会遵从母意,帮宁太妃扶持安郡王做储君,所幸的是宁王一直保持中立,没有听从宁太妃的话,和镇南侯府还有宸王为敌,不然宁王这辈子算是被宁太妃给坑死了。

    如今宁王人在北晋,朝中发生这样的变故,他还不知道,不然他们还真想瞧瞧他是如何对待宁太妃的,换做是他们,将宁太妃千刀万剐,五马分尸都不够。

    但是,现在他们更好奇逸郡王说的话,那道圣旨是不是他偷的。

    他们好奇,宁太妃更心急知道,她不想死不瞑目,她朝逸郡王吼道,“是不是你偷的圣旨?!是不是?!”

    声音很大,逸郡王忍不住掏耳朵了,“别喊那么大声,我听得见,都说了我没偷圣旨了,没听见啊,还是又想跟之前一样,逼我认罪?”

    宁太妃拼命的挣扎,发髻凌乱,衣裳褴褛,还有触目惊心的累累鞭痕,要不是她罪行滔天,看她那样子,只要不是心硬的跟磐石一样的,都该动恻隐之心了。

    逸郡王翻白眼道,“行了,别挣扎了,看在你即将要死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诉你,让你死的瞑目。”

    死的瞑目?

    不少大臣被逸郡王的话给逗乐了,兴国公和宁太妃的算计,天衣无缝,如果不是他偷了圣旨,安郡王早就是储君了,宁太妃别说瞑目了,只怕死了也不甘心啊,他就不怕宁太妃下了地狱,还咒他吗?

    他到底是好心,还是存心的想把宁太妃给活活气死啊?

    大臣们面面相觑,摇头好笑,他们可不信逸郡王会有什么好心。

    逸郡王清了清嗓子,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忘不掉那道醉烧鸡的味道……。”

    众人,“……。”

    一个个脑门上全是黑线,他们就不该指望逸郡王的嘴里能吐出正儿八经的话来。

    这么严肃的气氛下,他居然还不忘记吃的!

    别说那些大臣了,清韵都恨不得拿鞭子抽逸郡王了,能不能说快点啊,忘不掉醉烧鸡的味道,一会儿多吃几只就是了。

    逸郡王说醉烧鸡,大家都当他是故意吊大家的胃口,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和醉烧鸡有关。

    小时候的逸郡王,不算纨绔,只是个小吃货,瞧见好吃的,那根本就走不动路。

    多年前,那一天,御膳房给太后做了一道醉烧鸡,香气诱人,老远就闻见了。

    天上下着鹅毛大雪,他和宫里的皇子还有太监打雪仗,玩的是不亦乐乎。

    玩的尽兴,东奔西跑,饿的快。

    闻着醉烧鸡的味道,什么兴致都没了,跟着味就往远处走。

    这一跟,就跟到了太后住的永宁宫。

    那一天,太后食欲不振,御膳房做的饭菜特别的用心,饭菜直接端到太后的寝宫,太后没动一筷子,就去找皇上了,至于找皇上什么事,逸郡王不知道,更不关心,他只知道,太后走了,丫鬟也出去了,他可以独自干掉一整只的醉烧鸡,想起来就口水直咽。

    他扑过去,也不嫌弃手脏,抓起醉烧鸡就掰下来一只大鸡腿,狠狠地啃着。

    才啃了一口,外面就传来丫鬟的脚步声。

    逸郡王当时就吓着了,想找地方躲起来,最后没办法,只能往房梁上躲。

    丫鬟进屋后,倒没发现醉烧鸡少了一只腿,因为拿盖子盖着呢,太后有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敞开着,哪怕有铜炉温着,也凉的快。

    丫鬟搬来个烧的旺旺的大炭炉,因为不小心,手碰到了炭炉,烫的她直叫疼,嗦着手,丫鬟赶紧出去抹药了。

    逸郡王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道,“耽误我偷吃鸡腿,遭报应了吧。”

    他一路目送丫鬟走远,然后不小心看见太后寝宫的匾额后面藏了东西。

    一般东西藏得越严实,就越珍贵,而且堂堂太后,居然也藏跟祖父一样藏东西,难道她也怕家里有个不着调的孙子偷拿吗?

    逸郡王歪着脑袋,有些迟疑。

    偷吃一只烧鸡什么的,不伤大雅,最多被祖父骂两句,不能饿肚子更重要,而且他不觉得会被发现,但是要偷拿人家藏的东西,祖父知道了,会剥掉他两层皮的,不过不拿总可以看看吧。

    逸郡王叼着鸡腿,往匾额那边爬过去,麻溜的把一锦盒给拿了出来。

    锦盒很精致,而且上了锁,不过逸郡王在家玩惯了,献老王爷越瞒着他,他越久跟他作对,那些锁在箱子里的东西,他哪个没撬过,熟练着呢。

    他从怀里摸出一铁丝来,三两下就把锁给开了。

    本来还以为里面有什么稀罕的珍宝,结果是一道明黄的圣旨,顿时大失所望,简直是白费他力气啊!

    有这时间,醉烧鸡都啃一半了。

    不过既然都费了力气了,不看看圣旨上写了什么,都对不起自己。

    逸郡王把圣旨拿起来,正要打开呢,那倒霉丫鬟又回来了。

    PS:~~o(>_<)o~~(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