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浪费

第四百一十七章 浪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从献老王府下定决心给孙儿娶媳妇起,就拿了银票去找皇后,皇后答应了,便去了钦天监,挑黄道吉日。

    只是挑日子,至于八字合不合的,他活了大半辈子了,这东西他不信,况且也没八字可以合的。

    钦天监知道献老王爷心急,赶紧的挑了两个日子,一个是三天后,一个是七天后。

    依老王爷的性子,他肯定是希望越快越好,但皇后也要有时间准备,才选择了七天后。

    逸郡王抄家路过王府,就已经浪费了一天时间了。

    是以,老王爷只给了他五天时间选媳妇,留一天时间送聘礼,第二天迎娶郡王妃过门。

    时间太短,太紧迫了。

    第一天,街上没什么人,浪费了。

    第二天,流鼻血,又给浪费了。

    第三天,倒霉的下雨了,老天爷浪费了他一天时间。

    看着窗外的雨,逸郡王是两眼婆娑,欲哭无泪,本来时间就不够用,让他心烦意乱了,他来凑什么热闹啊,这不是玩他吗?

    而且,这一场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万一下个两三天……

    那可真跟总管说的一样了,盖头掀开,才知道他未来的娃他娘长得是何模样。

    逸郡王望着天,一脸郁结难舒。

    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真的故意和他作对,他越是祈祷雨停,雨越下越大,缠缠绵绵从早上下到傍晚天擦黑。

    一天,就这么在风声雨声中过去了。

    好在第二天起来,天放晴了,空气清爽,天蓝云白。

    吃饱喝足,逸郡王摇着玉扇准备出门,清韵笑道,“希望你今天能挑到将来的郡王妃。”

    逸郡王嘴角微微抽,“你这么说,我有强烈预感今天会失败。”

    清韵,“……。”

    好吧,正是因为觉得会失败,她才会有这样希望。

    清韵看了喜鹊一眼,喜鹊就端了个托盘来,上面放着一个天蓝色锦缎口罩。

    “这是什么?”逸郡王有些好奇。

    清韵笑道,“你不是怕被香味熏吗,我让丫鬟给你做了个口罩,虽然不能绝对的阻止香味,但很管用,你可以试一试。”

    逸郡王正为这事苦恼呢,他昨天觉得要是真的扛不住了,那他只能上屋顶了。

    拿了口罩,逸郡王蒙上了,然后凑到桌子上去闻饭菜香。

    闻的见,但比不戴口罩好太多了。

    “谢了,”逸郡王道谢一声,便大瑶阔步的走了。

    只是多走几步,步伐就有些古怪,没办法,屁股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呢。

    等他出王府,就左右张望,找明郡王了。

    说好了,在这里等他,怎么还没来啊?

    明郡王没来,逸郡王就站在大门前等他,左等右等,等的他不耐烦了,明郡王才骑马过来。

    “怎么这么慢啊?”逸郡王望着他,再多等一会儿,他都怀疑他撂挑子不来了。

    明郡王勒紧缰绳,笑道,“八大街人太多了,根本就没法骑马,我绕道从西街过来的,多耽误了会儿。”

    别说他不敢不来了,就是长公主也催着他盯着点逸郡王,别让他被逼急了,就胡作非为,这也是老王爷叮嘱的。

    他的任务,就是看着逸郡王挑郡王妃。

    小厮扶着逸郡王坐上马背,虽然垫了软垫子,但屁股还是有些疼。

    不过他能忍,只是不能骑太快。

    只是刚上马背,逸郡王就觉得肚子一阵叫唤,他眼角有些抽。

    明郡王察觉了,问道,“怎么了?”

    逸郡王抓紧缰绳道,“我肚子疼,可能是昨晚着凉了。”

    “不行了,我要上茅厕!”

    说着,他就翻身下了马,捂着肚子进王府。

    明郡王就坐在马背上等他。

    然后,他就看见逸郡王迈步出来,然后一上马,又赶紧下马,去茅厕。

    如此反复了五六次。

    再出来时,逸郡王的脸都有些苍白了,脚步虚浮无力,要不是小厮扶着,他都能直接摔地上去了。

    那样子,看的明郡王都不忍心了,他赶紧下来,扶着他道,“你这样子,还能去吗?”

    逸郡王嘴角挤出一抹无力的笑来,“不能去,也得去啊。”

    “肚子不疼了?”明郡王觉得如果还疼的话,真的没必要上马,这样反复,那受了摧残的屁股受不住啊。

    “上马吧,”逸郡王艰难道。

    小厮扶着他上马,然后朝八大街走去。

    好在不远,一会儿就到了。

    要说也真是奇怪,宸王府门前为什么就没有大家闺秀来呢,这样不是近水楼台吗?

    明郡王不知道,其实那些大家闺秀还真想来,只是不知道是谁传的流言,逸郡王只在八大街挑郡王妃,其他地方不去,所以哪怕他们明知道宸王府前好,也没人来。

    更何况,她们出来是打着买东西的幌子,宸王府那条街也没有商铺啊。

    屋内,清韵正在修剪花枝。

    绿儿打了珠帘进来,手里还拿着个小瓷瓶,脸颊有些红,气喘吁吁的。

    清韵看着她,问道,“逸郡王服药了?”

    绿儿摇头,“没有,奴婢一路跑着去,还是晚了一步,郡王爷已经骑马走了。”

    “走了,那应该是没事了,”清韵放心道。

    清韵继续修剪花枝,外面,紫笺进来道,“王妃,若瑶郡主来了。”

    离得近就是好,若瑶郡主一天可以来好几趟。

    看见她来,清韵把剪刀放下,笑道,“今儿这么晚来,莫不是存心避开明郡王吧?”

    一下子被戳中心思,若瑶郡主脸红了,但是嘴还硬着,道,“才不是呢,他又不能吃了我,我避开他做什么,我只是,只是……。”

    只是了半天,也没有个下文。

    清韵的笑就变得揶揄了,若瑶郡主脸更红了,她坐下来,转了话题道,“太后病了。”

    清韵微微一怔,“太后病了?”

    这事,她怎么都不知道,她撇头望着青莺了,青莺也摇头,她不知道啊。

    这么大的事,她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不告诉王妃呢。

    若瑶郡主就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来就是为了这事,母妃听说太后病了,让我进宫探望太后,可我极少进宫见太后,加上又出了兴国公府的事,我进宫可以,可我都不知道跟太后说什么……。”

    她借口街上人太多,加上逸郡王说她要是去看他的热闹,就把她抢了,搪塞住了宁王妃。

    宁王妃没有要求她一定要去,只是她出门的时候,多留了个小心眼,在屏风处站了一会儿,听到母妃和嬷嬷说话。

    宁王妃摸着肚子,问道,“街上一直那么多人吗?”

    嬷嬷笑道,“人挤人,奴婢还从来不知道京都有那么多的大家闺秀。”

    “大约什么时候散?”王妃问道。

    嬷嬷就道,“王妃莫不是打算进宫吧,你这身子……。”

    王妃轻叹一声,道,“身子很稳,进宫倒是不妨事,只是太后还病着,若瑶不去,我去探望她,我怕太后会多想。”

    以前,她不知道宁王妃为何处处针对她,不喜欢她,如今总算是明白了。

    先太子因皇后而死,那是太妃的亲生儿子,她和皇后的关系几十年如一日,太妃恨不得剥皇后的皮,又怎么愿意看到她和皇后亲近。

    还有王爷,太妃换了儿子,是希望儿子能登上帝位,可是天不遂人愿,先太子死了。

    她想,宁太妃看到宁王,估计心都在滴血。

    只是她不能拿宁王怎么办,因为整个宁王府还靠宁王撑着呢,他若是倒下了,宁太妃还能一心为安郡王谋算吗?

    她拿宁王没辙,只能拿她出气。

    她挺着大肚子去见太后,这不是在提醒太后,她长子如今都还没有嫡子呢。

    嬷嬷知道王妃守礼,可是她还怀着身孕呢,多走两步,嬷嬷都担心,何况是进宫了,嬷嬷劝道,“太后病了,宫里有的是太医,王妃当以腹中胎儿为重,奴婢多劝着点郡主,郡主懂事,她会进宫的。”

    王妃摸着肚子道,“若瑶去最合适,只是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去,我怕她到时候会说错话,容我再想想。”

    嬷嬷叹息了一声。

    然后丫鬟端了燕窝粥给宁王妃,这事就给打岔了过去。

    知道宁王妃今儿不会进宫,若瑶郡主也就没进去了,免得她偷听被训斥,然后就来找清韵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长公主和皇上都不去探望太后,她母妃急着要她去呢?

    见若瑶郡主不明白,清韵笑道,“三十多年前的事,真相大白了,你父王才是太后的亲儿子,只是被宁太妃调换了,太后才没有怎么疼过他,将来再想疼你父王,也不知道从何疼起,而你父王,和太后也不怎么亲厚,宁太妃虽然不怎么疼你父王,可你父王却是一直当她是亲娘,孝顺有加,两人生分了这么多年,不是说是亲母子,就能亲厚的起来的,估计还会比以前更疏远,你母妃让你去探望太后,是为了你父王好,将来你调皮些,拽着你父王多去几趟永宁宫,走动的多,关系才能亲厚起来,你父王这辈子最期盼的估计就是被亲娘疼了,你母妃这是在帮你父王如愿呢,估计也是长公主和皇上的心愿。”

    只是这难度,怕是有点大。

    虽然宁王被调换,不是太后愿意的,可这么多年,亲生儿子被调换,她都不知道,这就说不过去了。

    还有,如果不是宁太妃,龙椅上坐的就是宁王了。

    光是这一点,太后就没有办法弥补了,难道她还能逼着皇上把皇位让给宁王吗?

    除非皇上自愿。

    以皇上那不在乎皇位的性子,估计还真有可能。

    可皇上愿意了,百官会答应吗,宁王到现在都还没有儿子呢,宁王妃是怀了身孕,可她已经落了几胎了,这一胎能保住,还全靠清韵。

    况且,当年先太子死了,宁王就是先皇的长子了,他是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可先皇还是选择了皇上,因为皇上更合适做皇帝。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既然当年错了,就只能一路错下去了。

    这么多年,没有太后护着,宁王是皇上最信任的兄弟,宁王府什么都不缺,她想弥补宁王,靠给赏赐可不行,宁王府不缺。

    如果没人从中劝和,拉亲关系,太后和宁王的关系亲和不起来。

    原本,做这事最好的是皇上和长公主,可惜了,他们两个估计不怎么愿意。

    然后,这个重任只能落到若瑶郡主身上了。

    她既是宁王府郡主,又是将来的长公主儿媳妇,两边都能拉和。

    想到若瑶郡主和明郡王的血缘关系,清韵眼皮都在跳,太近了。

    可在古代,表哥表妹什么的是亲上加亲的好事。

    清韵说着,若瑶郡主坐在那里听着,她有些扭帕子,“你的意思是,母妃想让我把太后当成亲祖母一般尊敬,然后撒娇?”

    清韵点头。

    若瑶郡主就苦着一张脸了,这也太为难人了吧,“我做不到。”

    清韵笑道,“这事急不来的,慢慢来吧。”

    若瑶郡主点头了,惆怅道,“我多么希望自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能帮我分担一下。”

    感慨着,她忽然笑了,“我怎么这么笨啊,我可以把琳琅叫上啊。”

    说着,她就吩咐丫鬟了,“你去东王府一趟,就说我吃了午饭,就去找她玩。”

    丫鬟得了吩咐,就福身出去了。

    外面天气好,昨天在屋子里闷了一天,这会儿地上全干了,清韵就有些坐不住了,便和若瑶郡主逛花园去了。

    花园里,花团锦簇,蝴蝶翩翩飞,空气中有一抹淡淡的混合清香,闻之,沁人心脾。

    清韵站在湖畔柳树下,徐徐清风,带着花香袭来,吹过耳畔一缕散发。

    远处,若瑶郡主和丫鬟在扑蝴。

    欢笑声传的很远。

    怕她久站,丫鬟还抬了桌椅来。

    清韵坐着,一边看着,一边吃酸梅。

    看着彩绘碟子里的酸梅吃完了,香兰就道,“秋荷姐姐去买酸梅,怎么这会儿都还没回来?”

    她这边刚抱怨,那边红笺就抬手一指,笑道,“那不是来了吗?”

    远处,秋荷瞧见红笺指她,脚下的步子更快了三分。

    见秋荷过来,手里虽然拿了东西,但是太少了,香兰就道,“王妃酸梅吃完了,你买了吗?”

    秋荷将手里油纸包放下,道,“街上人太多了,又多是姑娘,爱吃这些小吃食,惯常买的铺子都卖完了,我又另外找了一家,买了好几种,可是出来的时候,被人一挤,给挤散了,就剩下这么点了。”

    秋荷把油纸打开,把酸梅放在盘子里。

    清韵拈了一颗,塞嘴里,咬了一下,一股子酸味袭来,以前她估计会觉得酸掉牙,这会儿觉得够味道,过瘾,她点头道,“味道不错,倒是比之前的还要好吃,对了,可看到逸郡王了?”

    秋荷点头,表示看到了逸郡王。

    绿儿凑过来,睁着一双闪亮眼眸,捂嘴笑道,“他戴了口罩,没有再流鼻血了吧?”

    秋荷轻摇头,嘴角的笑也有些憋不住,但是努力忍着,“郡王爷没有戴口罩,也没流鼻血,但是他……有点惨。”

    PS:~~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