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矜持

第四百一十九章 矜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看着云麾将军夫妇从进门起,就一直处于懵怔的状态,长公主和皇后是你看着我摇头,我看着你轻叹,眸底俱是无奈好笑。

    她们这几日也给逸郡王挑了几位家世门第,容貌才情皆上佳的姑娘,以备后选。

    可逸郡王看不中,她们也没办法啊。

    强扭的瓜不甜,尤其逸郡王那更是没法强扭,既然老王爷答应让他自己挑选,那娶什么样的姑娘还不是随他心意了。

    云麾将军府上的姑娘,她们了解不多,甚至没什么印象,但皇上还记得,在安定侯府宴会上,云麾姑娘特别能吃。

    能吃是福。

    尤其是吃了还不胖的姑娘,那是不知道修了几世才修来的口福,她都羡慕。

    “对于这桩亲事,不知道云麾将军可愿意?”

    他们那表情,皇后实在看不懂,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索性问的干脆点儿。

    云麾将军眼皮抖了下,望着自家夫人了,虽然府里大小事他可以全权做主,可是有个逸郡王这样纨绔到三天不惹事,估计就皮痒的女婿,夫人不亲口应承,回头吵起来,她一句话抵了,说是他答应的,她不好当着皇后和长公主的面拂他的脸面,他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现在一起答应,将来有什么事也能一起承担。

    云麾将军看着自家夫人,大殿内其他人嘴角就带了笑了,想不到云麾将军还是个惧内的。

    苏夫人脸皮薄,感觉到大家的视线都在她身上,脸红着,更是站立不安,她用小眼神唆云麾将军了,看什么看,皇后问的是你,你看着我做什么,往常在府里,也没听你这么听话过!

    苏夫人头微低着,当没看见。

    献王府上门求亲,就是借她十几个胆子,她也不敢不答应啊,何况还是皇后和长公主共同保媒,这是京都独一份的,指不定一会儿皇上还会下旨赐婚,将军府几时得过这样的青睐了。

    可逸郡王和棠儿……

    苏夫人是怎么想怎么不配,尤其逸郡王说的那话,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就比谁吃的多,比别的就算了,在吃这方便,虽然说出来不是什么长脸的事,但说句良心话,她女儿可从来没弱过谁呢。

    女儿还小啊,她还想多留个一年半载的啊!

    大殿内,很安静。

    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安静的皇后蹙眉了,长公主将手里的茶盏放下,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那声音像是击打在云麾将军的心头,突的一下跳了,他赶紧问道,“夫人,这桩亲事你意下如何?”

    苏夫人抬头,狠狠地瞪了下云麾将军,然后才看着皇后和长公主,她声音惶恐道,“苏府门第浅薄,做梦都没想过能高攀上献王府,棠儿年纪小,她前头还有一个姐姐未出嫁,我没想到她这么早就要嫁人,许多规矩都还没有教……。”

    苏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噗嗤笑声给打断了。

    苏夫人到嘴边的话愣是生生给忍住了,她望着长公主,长公主笑意浓烈,像是一朵盛开的娇艳牡丹,“规矩二字,苏夫人在逸郡王身上看到过?”

    苏夫人,“……。”

    苏夫人尴尬了,尤其四下低低的笑声,想要不敢笑,憋得辛苦,更是叫她脸红。

    逸郡王是出了名的不讲规矩,要真讲规矩,那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他在大街上挑啊。

    他都不讲规矩了,哪好意思要求旁人讲规矩?

    所以棠儿没有学规矩不重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虽然苏夫人不反对,当然了,她也知道反对没用,但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她望着长公主和皇后,有些忐忑的问,“逸郡王他真的说,以后和棠儿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就用比试吃的来解决?”

    长公主眉头皱了,眸光有些不悦,“这么大的事,我还能骗你不成?”

    长公主的说话声不似方才那样温和,带了些威严,苏夫人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赶紧补救道,“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小女在吃方面,随了她爹,我怕逸郡王比不过小女……。”

    不是怕,而是铁定比不过啊。

    听了苏夫人的解释,长公主的眉头松开了。

    当然了,她也不是真生气,只是她和皇后同时保媒,苏三姑娘除了特别能吃,力气大之外,实在没有其他优点入的了她们的眼,苏夫人和云麾将军还迟疑不决,这不明显看不上逸郡王吗?

    逸郡王是她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不说等同亲生儿子,半个儿子是有的,儿子被人轻视,做娘的能高兴?

    皇后看着长公主,嗔了她一笑,方才笑道,“这事,苏夫人大可以放心,逸郡王那话是当着皇上的面说的,本宫和长公主都可以作证,如果你不放心,大可以找献老王爷聊两句,本宫想,献老王爷不会不答应的。”

    云麾将军连连称是。

    虽然皇上知道,但这事还得老王爷亲口许诺才行,不然回头逸郡王输给棠儿两回,他变卦了怎么办?

    “那这亲事就这么定了?”皇后面带笑容,声音轻柔如湖畔清风。

    “定了,定了。”

    云麾将军和苏夫人两个连连点头。

    亲事商议定了,接下来便是商议聘礼了。

    皇后坐在凤椅上,看着两人道,“献王府没有当家主母,也多年不曾办过喜宴,老王爷对这些事也不热衷,但逸郡王是他唯一的孙儿,亲事是一定要办的体面热闹,献老王爷纵横沙场几十年,献王世子更是为了朝廷血撒疆场,献王府一家是我大锦朝的功臣,逸郡王的聘礼,除了老王爷准备的十万两银票之外,另外准备了八十抬,明儿会由礼部尚书送到府上,后天迎娶府上三姑娘,凤冠霞帔就用世子妃当年出嫁的,如果不合体,宫里还有不少,虽然时间紧迫,但这些还是要尽量做好。”

    苏夫人点头如捣蒜,出嫁是女儿家一辈子的大事,岂能马虎。

    只是逸郡王后天成亲,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她要不好张口推迟几天,要是多给几天的话,逸郡王指不定选的就不是棠儿了。

    想到成亲,苏夫人就头大,喜宴什么的,真是的一点都没有准备啊。

    好在这些年,府里多少也给几个长大的姑娘准备了陪嫁,少不得先挪用,回头再补上了。

    亲事定了,喜宴也商议了下,知道苏夫人会很忙,皇后就没有留他们了。

    两人福身告退,然后急急忙回府。

    本来云麾将军还打算去找献王爷,结果刚出宫门就碰上了。

    云麾将军就问了下,献老王爷嘴角有些抽,但还是努力维持笑容道,“既然逸儿当着皇上和皇后他们的面说的,就不会食言,苏将军大可放心。”

    云麾将军就放心了,然后告辞回府。

    再说苏将军府,宫里突然传召,府里上下都忐忑不安呢,生怕出了什么不好的事。

    等听说逸郡王要求娶苏棠儿,一个个下巴差点掉地上去,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苏老夫人惊站了起来,道,“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

    云麾将军哭笑不得,他就知道,听到这消息,大家都是这反应,他道,“这么大的事,我敢随便开玩笑吗,就是不知道小三妹什么时候入了逸郡王的眼,对了,她人呢,回府了?”

    苏老夫人就道,“这时辰应该回来了。”

    丫鬟有眼色道,“奴婢去问问。”

    很快,丫鬟就回来了,她是扶着苏棠儿进来的。

    苏棠儿发髻有些凌乱,看的苏老夫人直蹙眉,“这是怎么了?”

    丫鬟没敢说话,苏棠儿摸着脑袋,她当然不会说她是吃撑了,行动不利索,方才一惊吓,一着急,差点摔倒的事,她道,“爹爹,丫鬟说逸郡王要娶我,是真的吗?”

    云麾将军点头。

    苏棠儿小脸微白,“为什么啊?”

    云麾将军,“……。”

    他还想知道为什么呢,找她来就是想问问清楚,结果女儿还问她。

    苏夫人看着苏棠儿,问道,“你上午都去哪儿了?”

    苏棠儿不敢隐瞒,就道,“我去西街了,八大街人太多了,人挤人,都能把人挤成肉饼,我就没去了……。”

    话还没说完,她就打了个饱嗝。

    声音之大,叫苏夫人眼皮都在跳。

    要是以往,女儿吃的这么撑,她肯定少不了一顿呵斥,可如今,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人家挑中她,就是因为她能吃,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挑媳妇的理由,偏偏挑的还是她女儿,要是她自己挑媳妇,她铁定不会挑这么能吃的姑娘。

    将心比心,她一直控制女儿的饮食,只许她和她几个哥哥吃一样,绝对不能多,不就是怕将来嫁不出去,或者嫁到婆家被人笑话。

    “不管什么原因,这桩亲事已经定下了,后天你就要出嫁了,”云麾将军坐下道。

    苏棠儿当时就抓着苏夫人的胳膊了,“娘,我能不能不嫁啊?”

    苏夫人拍着她的手,正要说话呢,一旁的苏蜜儿笑道,“三妹,我看你就别想爹爹娘亲改主意了,娘整日里把你会嫁不出去挂嘴边,好不容易盼到有人上门求亲,她怎么会把人往外推呢,况且求亲的还是献王府逸郡王,你要是不嫁,是把他面子往地上踩,逸郡王那性子,岂会善罢甘休,再说了,在府里,爹爹娘亲束缚着你,不许你多吃,逸郡王就看中你吃的多,力气大,嫁进献王府,你可以敞开了吃,多好啊?”

    好吧,这个理由实在叫人心动。

    苏棠儿有些动摇了,她饭量大,娘亲要她跟大姐二姐她们吃的一样,她软磨硬泡才跟大哥他们一样,就是这样,也才吃了个半饱,经常夜里饿的睡不着,偷偷让丫鬟买糕点垫肚子,被逮到了就是一通数落,说的什么话,自然是怕她嫁不出什么的,她的愿望不多,只是想填饱肚子啊。

    二姐说的对,她这么能吃,娘亲都怕她嫁不出去,逸郡王愿意娶她,她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逸郡王那么纨绔,最喜欢捉弄人了,他要是欺负她可怎么办啊。

    她虽然想顿顿吃饱饭,可也不想被人欺负啊。

    等苏夫人说,逸郡王说她和他意见不一时,就比赛吃东西,谁赢了就听谁的,苏棠儿瞬间放心了。

    “我嫁。”

    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苏夫人扶额了,叮嘱苏棠儿道,“虽然逸郡王是看中了你能吃,但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儿家,不比你父亲他们是要上场杀敌的,出嫁了,娘也不能再时时管着你,但有一条,你必须答应娘。”

    苏棠儿望着苏夫人,问道,“答应娘什么?”

    苏夫人就道,“不能比现在胖。”

    敞开了吃,那纤弱柳腰还怎么保持啊,五大三粗的,哪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苏棠儿没有犹豫,很爽快的就应了。

    刚答应完呢,外面就有丫鬟来禀告了,说是有大家闺秀要给她送添妆。

    苏棠儿脸红的跟猴屁股有一比了,她们消息也太灵活了吧,她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云麾将军府,忙着筹备喜宴,忙的是脚不沾地,苏棠儿是收添妆收到手软。

    相比较她,逸郡王就清闲多了。

    屁股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借着这个理由,楚北让他回献王府,他都可以不回去。

    “等成亲那日,我再回去也不迟。”

    明郡王看着他,嘴角微微抽,“你挑中云麾将军府苏三姑娘,真的只是因为她能吃?”

    “还有力气大,”逸郡王补充道。

    要只是能吃的话,他还不如养头母猪呢。

    能吃,力气大,还是女的,整个京都就这么一个了,况且她心地还挺善良,就更难得了。

    明郡王扶额,“女孩家,要那么大力气做什么?”

    逸郡王笑了,笑得眸底闪亮,透着一抹坏笑,明郡王有些头皮发麻,这笑容他太熟悉了,他每次要算计人,就会这样笑啊。

    “将来你就懂了。”

    等着被我儿子女儿当小鸡仔拎吧。

    逸郡王越想越得瑟,觉得自己选择没有错。

    两天,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一天,逸郡王早早的就被卫驰喊醒,送回献王府。

    回府之后,换上新郎礼服,就骑马去云麾将军府迎亲了。

    各种热闹,就不多说了。

    亏得用好药养了几天,逸郡王屁股好的七七八八了,不然在马背上一连坐几个时辰,也够他受的了。

    绕城一圈后,方才回献王府。

    射花轿,迈火盆,跨马鞍,然后拜天地。

    一切都按部就班,井然有序,再就是入洞房了。

    苏棠儿顶着凤冠安静的等他回来,逸郡王则被人拉去喝酒了,他狐朋狗友多,新婚之喜,怎么可能让他早早的就入洞房。

    一通灌酒,逸郡王有些醉了,老王爷心急抱孙子,眼睛瞥过来,那些狐朋狗友方才罢手。

    逸郡王带着一身酒气被送回新房。

    什么规矩的,且不说了,逸郡王也不是那样守规矩的人啊,一把掀开了苏棠儿的盖头。

    他还没看清楚苏棠儿,苏棠儿先惊呼了,“是你!”

    逸郡王打着酒嗝了,“没错,就是我!”

    扑面而来的酒气,熏的苏棠儿脸大红,想到她在大街上和逸郡王比赛吃包子,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还奇怪呢,她又不认得逸郡王,甚至没说过话,他怎么就要娶她了,她甚至猜他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

    她望着逸郡王,有些忐忑道,“你是因为吃包子比赛赢了我,才娶的吗?”

    逸郡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苏棠儿就道,“那一天,我是吃饱了才出门的,一路吃到西街,不然我才不会输给你。”

    逸郡王,“……。”

    一个激灵袭来,逸郡王的酒瞬间就清醒了。

    他睁大眼睛看着苏棠儿,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

    逸郡王一脸你不可能这么能吃的表情。

    看着逸郡王那不可思议的模样,苏棠儿嘴忍不住上扬,有些得意道,“你比不过我,以后你都要听我的,男子汉大丈夫,你可要说话算话。”

    脖子昂着,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

    逸郡王,“……。”

    他哆嗦了下身子,几乎瞬间就转了身,还没打开门就喊了,“祖父,我不娶了!我要退亲!我之前说的都是闹着玩的,祖父啊啊啊……。”

    门被反锁了。

    逸郡王喊得很大声,声音穿透力很强,隔得好远的,吵闹不休的宴席都听得一清二楚。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虽然这桩亲事是有些滑稽,出人意料,可才刚拜堂啊,而且逸郡王从头到尾都一脸的意气风发,没有丝毫的强逼之意,他们都觉得苏三姑娘有福气,有本事能驯服逸郡王这个大纨绔,结果现在就又说不娶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大家望着献老王爷了。

    献老王爷面不改色,微微笑道,“黄毛小儿,初入洞房,有些矜持是难免的,大家不必在意。”

    众人喷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