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挟持

第四百二十四章 挟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听着皇后看似责怪,实则宠溺的话,若瑶郡主不好意思道,“母妃一定要若瑶进宫给太后请安,若瑶笨嘴拙舌怕说错话,才拉着清韵姐姐一起来的,有若瑶陪着,还有九名武艺高强的暗卫,不会有事的。”

    皇后听得一笑,她问道,“你母妃安好吧?”

    若瑶郡主点头如小鸡啄米,“母妃很好,就是许久都没有见到您呢,想的慌。”

    “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皇后的声音里也透着思念。

    自打出了先太子之事后,太后明里暗里的打压她,她心情糟透了,以前的闺中好友就断了往来,就只剩下宁王妃一人了。

    当年,她和皇上,宁王妃和宁王,四个人一起爬山,游湖,她和宁王妃抚琴奏曲,皇上和王爷比剑,做什么事都痛快,原以为能这样过一辈子……

    想到二十年前的事,皇后还心如刀割。

    “是我害了你母妃,”皇后声音哽咽。

    如果宁王妃不是和她交好,宁太妃怎么会那么狠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下手。

    若瑶郡主看着皇后,她连连摇头,母妃这些年是受了不少罪,可怎么能算在皇后头上呢,母妃连太后都没有责怪啊,又怎么会怪皇后呢,要怪就怪太妃和兴国公,是他们狼狈为奸,害了母妃!

    再想开一点,二十年前,要不是先太子被皇后迷倒,被皇上失手误杀,现在做皇上的就是他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若瑶郡主大着胆子坐到皇后身边,揽着她的胳膊,脆生生道,“母妃昨儿还说,她这辈子最好的姐妹就是皇后您呢,她还自责,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您心底的苦,您要这么说,母妃知道了,该伤心,觉得您跟她见外了。”

    若瑶郡主挨着皇后,向小狗一般蹭着,把皇后的伤感都给蹭飞了。

    她一边蹭,一边看着跪在大红牡丹地毯上得云贵妃,眼睛乎眨乎眨,修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翅膀,翩翩振动。

    云贵妃凭空就生出一股子懊恼来了,总觉得若瑶郡主是在笑话她:难怪皇后不要她起来了,坐的高高的,看着她跪着,心里就是舒服,我要多看一会儿。

    云贵妃暗暗咬牙,知道自己劝不动皇后了,又何必跪着给人看笑话呢。

    她斜了一旁跟着跪着的丫鬟一眼,丫鬟跪的认真,云贵妃更气了,没眼色的丫鬟,也不知道扶她起来!

    还有儿媳妇,也不知道扶她起来!

    一个两个的笨成这样,是要活活气死她吗?!

    正恼火着呢,那边逸郡王丢了坚果壳在丫鬟脑袋上,丫鬟一惊,扭头看着逸郡王。

    逸郡王无语了,云贵妃身边的丫鬟也太蠢了点吧,真不知道笨成这样的丫鬟,云贵妃也好意思带出门,尤其丫鬟还一脸害怕和迷茫。

    郡王爷进殿之前,她就跪在这里了,也没看他一眼,不应该得罪郡王爷啊,他为什么要拿坚果壳丢我脑袋啊?

    心中忐忑,哪还顾及的上云贵妃啊,还是周梓婷先反应过来,她也跪在一旁,她先起来,然后伸手去扶云贵妃,一边道,“母妃,宸王妃难得进宫一趟,和皇后肯定有体己话要说,咱们先回去吧?”

    云贵妃看了坐在一旁,端茶轻啜,笑意点点的清韵,然后又看了皇后一眼,才顺着周梓婷的手起了来。

    她身子娇贵,才跪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膝盖酸疼,有些受不住了。

    等云贵妃一行人走了,大殿内就热闹起来了。

    正说说笑笑呢,外面有公公进来了,给皇后行礼道,“娘娘,皇上知道宸王妃进宫,让她去御书房一趟。”

    皇后就看向清韵了。

    清韵已经把茶盏放下了,她起身道,“那我先去御书房。”

    若瑶郡主就道,“我陪你一起去。”

    清韵笑道,“你陪母后说话,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福了福身子,便跟着传话公公走了。

    长信宫离御书房稍微有点远,好在现在已经入秋了,空气清爽。

    因着她怀了身孕,领路公公不敢走太快,闲庭踱步般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到。

    远远的瞧见她过来,守门公公就进去禀告了,等她到的时候,不用等候,直接就进去了。

    御书房内,除了皇上和孙公公之外,还有一男子。

    清韵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男子年纪看着比皇上年长几岁,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泛着健康的光芒,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个武艺高超的,远非卫驰他们能比的。

    在清韵打量男子的时候,男子也看了清韵几眼,他突然抱拳,给清韵跪了下来。

    清韵吓了一跳,干嘛跪我啊,我不认识你啊。

    清韵有些无措的看着皇上,皇上笑了,却是对那男子道,“卫离,你吓着朕的儿媳妇了。”

    姓卫啊。

    清韵有些懂暗卫的身份了。

    别看卫离看着孔武有力,听到皇上说话,他挠了后脑勺两下,道,“属下和龙虎卫上下两千兄弟都感激宸王妃和宸王殿下,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唯有一跪了。”

    当年,龙虎卫叱咤风云,叫敌人闻风丧胆。

    他们龙虎卫哪个不自豪,不骄傲?

    可有一天,先太子突然暴毙而亡了,皇上就开始发疯了,他们只当是皇上痛失兄长,受了打击,不过先太子他们并不喜欢,没本事不说,还心大,想抢他们,做他们的统帅,他死了,龙虎卫上下可没人心疼,因为他们知道,先太子死了,皇位就是皇上的了。

    龙虎卫会成为皇上的近卫兵,只听皇上一个人的吩咐,还有比这个好的事吗?

    他们等到皇上登基了,正高兴呢,结果当头棒喝,一盆冰水浇下来,凉了两千龙虎卫的心。

    皇上要解散龙虎卫!

    他们抗议,可皇上不为所动,执意要解散,他们哪里甘心啊。

    两千兄弟跪求皇上收回旨意,跪了一天,皇上都没有改主意,只说他以后都不会再上战场了,也不再需要龙虎卫,不解散,只能养在那里,他们会颓废。

    他的龙虎卫是一群枭雄,他宁肯解散,把最辉煌留下,让他们各谋前程去。

    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顺从皇上的意思解散了。

    可他们生是龙虎卫的人,死是龙虎卫的魂,这辈子,他们只认皇上为主。

    他们解散了,而且一群兄弟在解散的那一天,用铁烙在身上留下龙虎卫的印记,为的就是将来皇上会改主意,他们能重逢。

    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年。

    说是望穿秋水也不为过。

    等的绝望,心都快死了。

    可是前几日,他上街售卖猎物,无意中看到朝廷公告栏上挂了一张别具一格的告示,上面没写什么字,就一个符号,那是龙虎卫的符号!

    皇上召集龙虎卫了!

    当时,他就热泪盈眶了,盯着那告示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看错,皇上真的召集龙虎卫了。

    他没敢耽搁,当即收拾了包袱,赶到京都。

    到了京都,一打听才明白,二十年前,皇上为什么会解散龙虎卫,全是因为先太子是皇上杀的,皇上心灰意冷,只想等安郡王长大,把皇位传给他。

    他们不再埋怨皇上的狠心了。

    但是对于清韵,他们是感激万分的。

    是她和宸王查到了兴国公和宁太妃的野心,查到了先太子并非龙种,皇上杀的不是自己的亲兄长,皇上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杀一个外人,还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孽种,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别说愧疚之心了,只会觉得痛快。

    皇上放下了,才重拾雄心,才有龙虎卫的重聚之日。

    叫他给宸王妃当牛做马,他也心甘情愿啊。

    果真是龙虎卫呢,清韵赶紧请他起来,“卫将军多礼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快请起。”

    皇上也让卫离起来。

    卫离这才起来,可怜一魁梧汉子,眼角都又了泪花儿。

    清韵朝他一笑,然后上前给皇上行礼。

    皇上给她介绍道,“他叫卫离,是龙虎卫副将,宸儿身边的护卫卫律就是他亲侄儿,一会儿让他随你去王府,见见卫律。”

    清韵点头应下,“卫律一心盼着龙虎卫能重建,卫将军去见他,他肯定会高兴坏。”

    卫风他们是龙虎卫遗孤,这些龙虎卫就是他们的长辈。

    卫将军高兴不已,然后道,“皇上,属下先告退了。”

    皇上笑道,“没什么是龙虎卫不能知道的。”

    卫离就不说话了,他感受到皇上的信任,站在一旁,不动如山。

    皇上这才望向清韵,问道,“见过太后了?”

    清韵点头,“见过了。”

    “太后身子还好?”皇上问道。

    难道这么多天,皇上都没询问过太医吗?

    清韵思岑了几秒,望着皇上道,“太后可能会失明。”

    言简意赅。

    却是叫皇上脸色一变,“怎么会失明?”

    清韵微微耸肩,怎么会失明,皇上您稍微想一下不就知道了。

    偶尔哭一哭,对眼睛好。

    可是哭多了,就伤眼睛了啊。

    皇上眉头皱紧,问道,“你跟皇后说了?”

    清韵摇头,嗡了声音道,“没有,清韵不想母后为难,太后只是露了些苗头,只要照顾得当,就不会失明。”

    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需要调制一些药丸给太后服用。

    皇上坐在龙椅上,点头道,“不告诉皇后是对的,朕让她受了二十年委屈,不能再让她委屈求全了。”

    他也不奢望皇后和太后的关系有融洽的一日,他只盼着皇后能有痛快欢笑的一天,那一天,估计只有找到北儿了。

    可暗卫派出去一拨又一拨,始终没有消息,估计还得宸儿去找,他们是双生子,找起来,应该比暗卫容易些。

    可是他要御驾亲征,宸儿得留下来监国啊。

    要是宁王在就好了……

    这一刻,皇上特别的想念宁王,他们是亲兄弟,应该痛饮庆祝。

    正想着呢,有一道黑影一闪,出现在御书房内。

    清韵的小心肝扑通一跳,御书房也许暗卫神出鬼没,不怕吓坏皇上啊。

    暗卫出现之后,他手里拿着两个小竹筒递给皇上,道,“皇上,边关有消息传来。”

    “快呈上来。”

    暗卫赶紧把竹筒送上。

    皇上打开其中一个,看过后,欣喜万分。

    孙公公笑道,“皇上,可是有好消息?”

    皇上笑道,“兴国公的十万兵马收复有望!”

    孙公公听了,当即笑开了花,“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还有一个呢,皇上快看看,肯定也是好消息。”

    皇上将信放下,打开另外一个。

    可是才看了一眼,皇上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变得铁青。

    他一拍龙椅,冷声喝道,“北晋当真是找死,居然敢扣下宁王!”

    皇上双眸冰冷,他手一用力,那信就在他手里成了一团粉末。

    孙公公站在一旁只感觉到温度下降了许多,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想到方才他还说是好消息,他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宁王被北晋扣下了,怎么可能是好消息呢。

    这消息坏透了,比当初宣王被扣下还要糟糕。

    当初北晋扣下宣王好歹还有个正当理由,可扣下宁王,明显是故意的啊。

    皇上还等着宁王回京呢,还有先太子从皇家族谱上除名,变更宁王身份,还有皇后所出双生子,这些事,一直都是宁王负责的,现在全乱套了。

    清韵站在一旁,嘴角一抽。

    还指望太后的心情有所好转呢,宁王被北晋扣下的消息,够她哭好几天了……

    真是多事之秋。

    宁王被扣这么大的事,皇上当即要召见镇南侯还有几位大臣商议,清韵不好再待下去,便福身要告退。

    皇上看着她,本来想开口,最终忍了,道,“下去吧,这事暂时不要告诉若瑶郡主。”

    这是要清韵隐瞒呢。

    其实不用皇上叮嘱,她也不敢告诉若瑶郡主啊,可是这么大的消息,又能瞒得住几天呢。

    还有皇上方才欲言又止,不知道想说什么。

    想说就说啊,您是皇上,又什么不能直说的啊,闹得人心里跟猫挠了似的,直痒痒。

    皇上不说,清韵就告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