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如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如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出了御书房,方才领着她来的小公公,又负责将她送了回去。

    本来聊天正欢,却突然被皇上传召去了,一个个都好奇皇上找清韵去是做什么,但又不敢随便打听,忍的辛苦。

    清韵知道她们好奇,她选择性的说了点,“皇上知道我去永宁宫了,找我去问问太后的病情。”

    太后的气色,若瑶郡主几个是亲眼见了的,皇后不甚关心,是以这个话题没有继续。

    大殿内,又闲聊了会儿,时辰不早了,便起身告退。

    走之前,皇后赏了不少东西,给宁王妃补身子的,还有苏棠儿的……几乎人人有份。

    坐上马车,出了宫门后,就和逸郡王和苏棠儿分道扬镳了。

    街上依旧拥堵着,好像比来时还要拥挤些,她甚至透过车帘,观看了一场因为争抢买米而发生的斗殴。

    这场斗殴平息的很快,巡城官兵过来,没有询问闹事经过,手一挥,直接吩咐将两个闹事者拖走。

    闹事者挣扎叫嚣,虽然清韵没听说那名号,但似乎有些来头,可是抓着他的官兵可不管这些,狠狠地一拳打在他肚子上,那男子当时就疼的嗷的一声叫了起来,身子蜷缩,倒在地上,哪还有方才那副趾高气扬,一副你惹我,你祖上几辈都要倒大霉的神情,只差没抱着官兵的大腿喊爷爷饶命了。

    官兵懒得瞥他,手一抬,道,“带走!”

    就有两个官兵过来,拎起他,拖着往前走。

    打人的官兵眼神冰冷,眸光扫了一圈,道,“方才只是警告,如果还有买米发生争执斗殴,阻碍交通,不会这样轻易就放过他,都给我进大牢,牢房饭菜管饱!够你们吃下半辈子!”

    声音充满了暴戾之气,听得人背脊发凉,身子不自主的往后缩,唯恐触了官兵的冷眼,惹祸上身。

    好在官兵撂下狠话之后,就走了。

    经过方才一闹,道路倒是畅通了许多。

    马车徐徐朝前,若瑶郡主一直掀着车帘,看着窗外。

    马车不大,走走停停,又有些颠簸,清韵不晕马车,也觉得有些头晕想吐了。

    她拿了酸果塞嘴里,借着酸味儿,让自己清醒些。

    她拿绣着空谷幽兰的香罗帕,擦拭着指尖,无意间抬头,忽然瞥见一袭淡紫色身影。

    那身影身姿曼妙,体态婀娜,只是罩着一方淡蓝色纱巾,倒是和她腰间的淡蓝色绣着复杂而精致的花纹束腰相得映彰。

    起初,清韵只觉得那女子有些眼熟,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似曾相识。

    不知道是谁呢?

    正好奇呢,忽而一阵风吹来,吹起女子的纱巾,清韵眉头微微一挑,复而抬头看了眼她头顶上的匾额。

    那是一家药铺。

    堂堂右相府周二姑娘居然亲自来买药,而且还不带一个丫鬟,街上人来人往,拥堵不堪的时候,这也太奇怪了些吧?

    马车朝前走,她忍不住把帘子再掀开一点,眼睛往后看。

    便看到一个模样瘦高的丫鬟拎着四五包药出来,站到她身侧,生生比她高了小半个脑袋。

    当真是奇怪呢。

    大家闺秀身边的丫鬟,尤其是带出门的贴身丫鬟,仪容都不是随便的,丫鬟站在一旁,是为了衬托主子的貌美端庄,这丫鬟站在旁边,倒显得周二姑娘矮了不少,她还从未见过哪个大家闺秀甘愿牺牲自己来承托丫鬟的呢。

    清韵看着,突然被一袭锦袍给挡住了视线。

    楚北骑马过来,道,“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呢,我来了,都没有察觉。”

    话里带酸,好像空气中都嗅到一股子酸味儿了。

    清韵摇头一笑,“我在看周二姑娘和她的丫鬟呢,对了,一大清早就不见你人影,你忙什么去了?”

    马车没有停,汩汩朝前。

    楚北的马蹄和马车保持一致,他看了眼远处,眸光深远道,“这一次京都粮食涨价,一天发生几次哄抢,我怀疑是有人在背后煽动,去查了下。”

    献老王爷离京,大家猜到会起战乱,这很正常,但天子脚下,不比边关,就算边关打的水深火热,对京都的影响也不会太大,如今战乱还未起,京都却先乱了,这太不正常了。

    原来是去找江牧枫了啊。

    想到楚北和江牧枫的协议,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他帮江牧枫夺得江家掌家权了没有?

    清韵正要问呢,那边有侍卫骑马过来,声音带了些急切道,“王爷,皇上召见,让你去御书房一趟。”

    本来皇上召见,那是越快越好。

    可惜街上拥堵,马儿别说痛快的跑了,悠哉踱步都做不到,这不是妨碍他传话吗,皇上今儿召见了不少大臣,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王爷去晚了,皇上指不定会怪罪他,影响前途啊。

    皇上召见,楚北只好先进宫了。

    楚北走后,清韵将车帘放下。

    若瑶郡主坐在一旁,轻轻叹息道,“也不知道父王什么时候回来,要是他在,也能帮皇上和宸哥哥分担一二。”

    若瑶郡主声音里透着想念,她很想父王了。

    清韵听着,想到在御书房,边关送来的密信,宁王被北晋挟持了,不说有没有生命危险了,一时半会儿是绝对回不来的。

    宁王在一众的亲王中,最得皇上的信任,现在他是皇上亲兄弟的事,更是人尽皆知。

    北晋挟持了宁王,这是要皇上投鼠忌器啊,只怕,北晋的目的还不仅于此。

    毕竟,宁王才是先皇的长子,大锦朝立储素来讲究立嫡立长,如果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这皇位可就是他的,再加上他在朝中,威望不小,要是能说服宁王争皇位,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这边,清韵这样想。

    那边,远在北晋的宁王打了个喷嚏,正揉脖子呢。

    他身前桌子上,丫鬟刚将饭菜摆好,八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光看色泽,就知道好吃了。

    可是方才,宁王那一喷嚏,打的实在不是时候,全喷饭菜上了,这菜他是不会吃了。

    他对面还坐着一男子,年纪约莫五十岁左右,手里正拿着筷子呢,手指很粗,象牙玉筷在他手里,显得格外的清秀。

    见宁王捏鼻子,他眸光一冷,有一抹寒芒闪过。

    但是很快,他又笑了,丝毫不介意的把手中筷子放下,道,“看来,是有人想宁王你了。”

    回应他的,是宁王愉悦的笑声。

    这世上会想他的人不多,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了,并不难猜测,但他就是高兴,因为他也想她们,想的心头碎了,恨不得能长一双翅膀飞回京都。

    他不敢想象,如果若瑶和王妃知道他被北晋挟持了,会担忧成什么样儿。

    男子也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抬手,站在一旁目不斜视的丫鬟便上前,将桌子上的饭菜端走。

    “被人惦记的滋味很不错,宁王就不想早点回去看王妃和女儿?”男子笑问道。

    宁王斜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未变,“我很想回大锦,但北晋既然挟持了我,会轻易放我回去吗?”

    他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男子大笑一声,“宁王未免太小看我威远大将军的气度了,我不但会放了你,我还会送了一场惊天的富贵。”

    宁王嘴角的笑更深了三分,他不是傻子,威远大将军是什么善茬吗,还送他惊天的富贵,他贵为宁王,是皇上最信任的兄弟,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要什么惊人的富贵?

    “人知足才能常乐,”宁王眼里没有一丝对惊天富贵的好奇。

    “知足才能常乐?”威远大将军玩味似的咀嚼这几个字,眸底流露出一抹戏谑讥笑来。

    他可不信,世上有人真的会知足,说这话的,十有八九是个懦夫而已。

    不过对于宁王,他以前也知道不少,宁太妃和太后扶持安郡王,他却能和皇上做好兄弟,成为他最信任的人,虽然不排除血缘使然,但在皇家,杀兄弑父,又哪来的亲情可言?

    总之,宁王不简单。

    不过,再不简单,比起大锦朝那疯了的皇帝,还是要简单许多。

    威远大将军看着宁王,笑道,“宁王来我北晋多日,怕是还不知道大锦朝发生了什么变故吧?”

    宁王听了,心咯噔一下跳了。

    他确实有多日没有朝廷的消息了,北晋准许他入关之后,他就被一层又一层的暗卫包围起来,明面上,他好吃好喝好玩,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一点自由。

    送出去的消息,他也清楚,多半是被劫了下来。

    他很想问,可是看着威远大将军一副等着他问的神情,宁王心就冷了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然他心情不会这样好。

    看到宁王眸底的光芒从好奇到平淡,几乎是眨眼睛间,威远大将军有些恼火了,他一拳头砸过去,本来想断对方几根肋骨,却打在了软软的棉花枕头上,叫他如何不窝火?

    “你当真不好奇?”威远大将军按耐不住性子了。

    宁王没有笑,他笑不出来,“大将军也说了,我消息不通,你说的话,我如何能判断真假,既然判断不了,不如不知道。”

    威远大将军有些心口郁闷,他真不应该把他看的太紧了,本来还想边吃边聊,如今他实在没有那个闲情雅致,也不想绕什么弯子了,他直言道,“兴国公偷了太后手中圣旨,逼你们大锦皇上禅位,我实在没想到,大锦朝先太子,二十年前是死在自己亲弟弟的手里,难怪太后处处压着皇上了……。”

    威远大将军说着,宁王惊站了起来,他脱口便道,“这不可能!”

    威远大将军呵呵一笑,“有什么不可能的,别说是皇家了,就是寻常世家,里面的肮脏又少了?先太子垂涎皇后美色,夺弟所爱,被弟弟给杀了,这很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会痛下杀手。”

    这世上的仇,最深的就两个。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威远大将军觉得很寻常,可宁王不觉得,皇上不是那等狠心之人,他不会做杀害亲兄弟的事!

    可威远大将军说的话,他又不得不相信。

    太后手中有皇上的圣旨,这事他知道。

    当初他没少劝皇上,不要意气用事,他几次三番的举荐皇上将圣旨要回来,可是皇上没有答应。

    兴国公心胸狭隘,手段却狠毒至极,偷圣旨逼皇上禅位的事,他做的出来。

    还有太后逼迫皇上,嫌弃皇后……

    皇上性情大变,从意气风发到颓废甚至战场寻死,好像就是从先太子过世开始的?

    不会……先太子真的是皇上杀的吧?

    宁王有些心颤。

    以他对皇上的了解,皇上有可能真的会禅位给安郡王啊!

    “皇上他……如何了?”宁王声音像是抖筛子一般。

    威远大将军笑了,“皇上会如何,宁王你可是皇上最好的兄弟,猜不出来吗?”

    宁王眸光冰冷,再不复方才的温文尔雅。

    威远大将军站起来,笑道,“历朝历代,杀父弑兄的人不少,可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斩草除根的,你们大锦朝的皇帝不够狠心啊,居然容的下安郡王活着,一个没有了皇位的皇帝,能有什么好下场?”

    宁王睚呲欲裂。

    威远大将军笑了,“大锦朝已经变天了,安郡王登基,血流成河,你来北晋,反倒是躲过了一劫,我愿意帮你对付安郡王,但我有一个条件。”

    宁王拳头攒紧了,手背上青筋暴起,血液沸腾,像是要爆体而出。

    “你不会那么好心!”宁王咬了牙道。

    威远大将军爽快一笑,“的确,凭白送你一个皇位那是不可能的,我要你登基之后,将肥水之西全部给我。”

    肥水之西,有大锦朝十座城池。

    他手中没有兵权,要想杀安郡王,只能依靠威远大将军。

    他既然有能力灭了安郡王,却只要十座城池。

    宁王眸光一闪。

    他威远大将军吃的下一头牛的胃口,却只吃了一个玲珑虾饺就说饱了,他会信?

    就算皇上真的杀了先太子,可他的皇位是先皇传的,镇南侯会任由安郡王登基?

    PS:端午节快乐!

    今天坐车回家,路上堵死,很晚才到家,坐车太特么特么的痛苦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