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细作

第四百二十六章 细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他宁王不是傻子,会任由他威远大将军糊弄,而且,他想威远大将军也不会将他认为是傻子,以为他好骗,就随意信口开河。

    如果他们真的要合作,首先便是要坦诚。

    如果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只要给他自由,哪怕只是半个时候,他也会查的一清二楚。

    宁王眼神晦暗不明,总觉得大锦朝是出现了前所有未的危机,叫他一颗心惶惶不安,他望着威远大将军问道,“你想我做什么?”

    听到宁王这么问,威远大将军笑了。

    他眼神透着自信的风采,宁王既然这么问,就代表他相信了他的话,就算没有全信,至少也信任了一部分。

    他还以为他是一块磐石呢,没想到也没想象的那么难以撬动。

    正好这时候,丫鬟端来酒水来。

    威远大将军心情不错,他亲自给宁王斟酒,一旁跟着的护卫目露不善。

    他宁王不过是北晋的阶下囚,何德何能,大将军居然给他斟酒,连皇上都不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大将军也太给宁王面子了。

    宁王也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很给威远大将军面子,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酒喝了,该聊正事了。

    威远大将军还没回答宁王的问话呢。

    可是威远大将军连喝了三杯,然后喝了一声,“好酒!”

    然后,他将酒杯放下。

    一旁的护卫就端了笔墨纸砚来,直接放到宁王跟前,道,“不用你做什么,只需要你在这****帛上写上你宁王的大名,盖上印章即可。”

    宁王眉头皱紧,他斜了威远大将军,笑道,“这就是大将军合作的诚意?”

    什么都不知道,就要他签字画押,谁知道这锦帛上会写些什么?

    他这不是跟皇上把空白圣旨给太后一样了吗?

    当初他不赞同皇上那么做,今日他又怎么会答应呢。

    威远大将军有些不悦了,“宁王,你不要不识好歹,我是在帮你打江山!”

    宁王笑了,笑意酣畅淋漓,“俗话说得好,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把威远大将军比作黄鼠狼,威远大将军眸光一冷,他身后的护卫就拔刀了,他不许任何人侮辱他的主子,就冲宁王说这话,他就想砍了他。

    不过威远大将军抬手阻拦了他,“你这冲动的性子,几时能改一改?”

    那护卫没有说话,哗的一下,将刀放回剑鞘中。

    正好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黑衣暗卫,他进来,对威远大将军道,“大将军,萧妃挟持了皇后,要您放了宁王。”

    威远大将军的脸唰的一下就铁青了。

    宁王也怔住了。

    萧妃,便是大锦朝和亲北晋的端敏公主封号。

    宁王没有想到,柔弱的端敏公主为了救他,会胆大到挟持北晋皇后,她实在是太冲动了。

    北晋皇后可是威远大将军的女儿啊,她这不是拿鸡蛋去碰石头吗?

    宁王替端敏公主捏一把冷汗,尤其威远大将军怒气冲冲的离开。

    他当即离了桌,要跟着他一起出去。

    可是刚走了一步,又被那脾气暴虐的护卫给拦下了。

    明晃晃的刀,被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一照,泛着冰冷的光芒。

    宁王眸光微凉,透着一股子寒芒,好像护卫要不把路让开,他要硬闯了。

    护卫重重一哼,手里的刀比方才合上更加的大声。

    他蓦然转了身,吩咐道,“把门锁好,要是让宁王逃了,你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守门护卫连忙应是。

    门哐当一声被合上,将宁王愤怒的脸色一并关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眸光落到门角落里。

    那里有一个很小的纸团。

    是方才护卫合刀时,因为震动,从他袖子里掉出来的。

    他心中一动,走过去将小纸团捡了起来。

    纸团上写了两行蚂蚁大的字,却是看的宁王身子僵硬。

    不!

    这不可能!

    先太子怎么可能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生的孽种?!

    他怎么可能是太后生的?!

    宁王几欲暴走,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问问清楚。

    可是他手抬起来,却在碰到门时停了下来。

    他眸光落到手中小纸上,这张纸应该是方才那护卫故意留下的,他一问,岂不是将他给暴露了?

    他知道皇上安插了不少眼线在北晋和南楚。

    他是皇上最信任的兄弟,他知道皇上这辈子已经不打算再驰骋疆场了,少年意气风发,想灭了北晋,夺了南楚的雄心,在太后的一再逼迫下,早已烟消云淡。

    可皇上放弃了自己,却没有放弃大皇子,他从小就教他读兵书,运用兵法,是为了有朝一日,大皇子能完成他的心愿。

    二十年来,皇上一直为大皇子铺桥搭路,为的是让他能走的顺畅些。

    方才威远大将军的护卫莫不是皇上留在北晋的眼线?

    宁王越想越激动,皇上的眼线已经走到威远大将军的身边了,而且连来和他谈合作,他都在场,明显是威远大将军的心腹啊。

    屋外。

    那护卫吩咐完,就阔步上前,追上威远大将军。

    威远大将军撇了他一眼,护卫就道,“将军放心,属下做的滴水不漏,接下来该怎么办?”

    威远大将军笑了,“先晾他一日,这一回,务必要从宁王口中将大锦朝隐藏在北晋的细作一网打尽!”

    越说,威远大将军嘴角的笑越冷。

    敢烧掉京都西郊一半的粮仓,等抓到那些细作,会让他们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

    再说宁王,从收到小纸团起,就一直盼望着再一次收到护卫的消息。

    这也是人之常情,而且端敏公主挟持了北晋皇后,也不知道最后到底如何了。

    等待,最漫长。

    宁王被关在奢华的屋子里,想逃,逃不掉。

    且不说屋外有护卫看着,暗处还有暗卫,就连这屋子,他都逃不出去。

    这屋子是威远大将军府上特制用来看押犯人的,屋子看着和普通房屋并无区别,但它其实是钢铁打造的,就连窗户都上了锁,纵然他力气再大,也挣脱不开。

    宁王尝试了几回,就认命的放弃了。

    而且,从他打喷嚏之后,威远大将军府就没有再送吃的来,只两个时辰给他一碗清水,像是拿断粮来逼他答应。

    饿了一天,宁王只能躺在床上来保持体力了。

    正闭眼假寐呢,忽然听到一熟悉的声音传来,“开门,大将军让我来问话!”

    宁王眼睛猛然一睁。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

    光线黯淡的屋子,因为门被推开,忽然亮堂了起来,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护卫进屋之后,看到宁王不适应屋子光线,想转身把门关了。

    但是他手碰到门之后,先是要关上,随即迟疑了一瞬,开的更大了。

    那样子,像是关心宁王,又像是怕被人知道一般。

    护卫转身,朝床榻走过来,他问道,“大将军提议之事,不知道宁王殿下考虑的如何了?”

    问的很大声,像是说给屋外人听的。

    宁王看着他,护卫从袖子里拿出一方白帕出来,递给王爷,小声道,“王爷先吃。”

    帕子里就藏了一个白馒头。

    这对饿了两天的宁王来说,堪比鲍参翅肚了。

    因为信任,宁王伸手接了。

    要不是要在护卫面前端着宁王的架子,估计他都要大快朵颐了。

    他把帕子藏起来,道,“先告诉我,萧妃如何了?”

    护卫大声道,“萧妃太天真,以为挟持了皇后,就能威胁大将军放了你,她一介女流,胆子不小,可惜太蠢!”

    “萧妃如何了?!”宁王再次问道。

    护卫笑道,“萧妃被皇上打入冷宫了。”

    说完,然后小声道,“但是没有性命之忧,大将军原是要杀了萧妃的,皇上和百官没有允许。”

    宁王明白,每一个朝代,有主张打仗的,就有反对打仗的。

    萧妃是大锦和亲公主,也是镇南侯嫡亲的孙女儿,杀了她,这一场战争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了,留着她,好歹将来谈判的时候,还有些筹码。

    没有性命之忧就好,宁王提了两天的心总算是能放下一点了。

    他既然来北晋了,得想办法把萧妃救出去才行。

    不过看着这牢笼似的屋子,宁王自嘲一笑,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端敏?

    护卫见宁王很信任他了,他道,“王爷,我会联系人手救你出去。”

    宁王忙道,“不可!”

    护卫就望着宁王了,“王爷?”

    宁王摇头一笑,“太冒险了,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皇上花了那么多年的心血,才让那么多人在北晋站稳脚跟,而且只怕都不是寻常身份,一旦暴露,肯定会坏皇上大事。

    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看来是全心的信任他了。

    护卫心中高兴,连忙道,“大将军信任我,我知道府中花园有一处密道,可以直通府外。”

    从密道进出,只要安排的好,可以做到悄无声息。

    宁王有些心动了。

    “你万事小心,”宁王叮嘱道。

    护卫连连点头。

    没有再小声说话,继续大声交谈威远大将军吩咐的事。

    谈不拢后,宁王就开始轰人了。

    护卫发了一通火后,就走了。

    他走之后,宁王就开始吃馒头了。

    到了半碗,守门护卫给了他一碗粥,这是怕他饿死了。

    第二天,在宁王饿的饥肠轱辘的时候,护卫又来了。

    这一回,他脖子上多了一处明显的划痕,像是被刀给划的,他进来道,“王爷,我去找了其他人,商议营救你的事,一部分人赞同,一部分人觉得不能铤而走险,差点打起来,甚至还怀疑我是细作,是易容的。”

    护卫摸着脖子,那道血痕就是被人怀疑是易容,验证而留下的。

    不过,他能活着回来,就证明他的身份了。

    宁王看着他颈脖上的血迹,眸光有一瞬间的闪动,他摇头道,“我暂时还没有性命之忧,不必急着救我。”

    不急?

    你自然是不急了,可是大将军急啊!

    “王爷,安郡王方才还飞鸽传书来大将军府上,兴国公举兵谋反了,有他打头阵,朝廷……。”

    护卫不敢多说,因为宁王额头青筋暴起了。

    护卫心急如焚,“王爷,你倒是赶快拿主意啊,我不能久待。”

    宁王拳头握的嘎吱响,问道,“皇上什么意思?”

    一句话,直接把护卫给问懵了。

    皇上什么意思?

    他哪里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啊?!

    他赶紧道,“皇上重召龙虎卫了,像是要和北晋一决雌雄,王爷在,皇上和龙虎卫必定会束手束脚。”

    听到龙虎卫三个字,宁王就激动了,双眼都泛光。

    护卫就道,“王爷?”

    宁王笑道,“我高兴呢,既然龙虎卫重聚了,皇上肯定会亲自上战场,别说一个威远大将军了,就是十个,也不是皇上的对手。”

    护卫眼神有一瞬间的阴冷,很快又恢复原状,连连称是。

    宁王就道,“你去找过万春楼二掌柜没有?”

    护卫摇头,万春楼他知道,还去玩耍过,大掌柜他经常见到,为人八面玲珑,和不少达官显贵都有交情,二掌柜的他也见过,只有一面之缘,他第一回见到,就觉得不对劲,因为大掌柜的对他很敬重,点头哈腰,唯恐招呼不周,看着就不像是个简单人物。

    “没有,”护卫老实道。

    “他手里有不少毒药,无色无味,可杀人于无形,你小心些,别暴露身份。”

    要他给大将军下毒?

    从屋内出去后,护卫就去找威远大将军了,把李掌柜的事告诉威远大将军。

    威远大将军听得脸色冷沉,没想到他一直要找的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

    “派人将万春楼围起来,把二掌柜的给我带来,务必从他口中问出同党,”威远大将军的声音透着一股嗜血冷意。

    护卫领命,“是!”

    护卫带着百名护卫将万春楼团团围住,里面的人不管是嫖客还是那些姑娘们,通通都关了起来。

    万春楼二掌柜的被这突如其来的查抄给吓住了,当即过来打招呼,问理由。

    护卫一个反手,就将他扣住了。

    二掌柜的下意识之下,就反抗起来。

    他武功很高,护卫和他周旋了许久,都没能赢他,但是护卫多啊,一哄而上,将他擒住了。

    护卫很生气,一怒之下,将二掌柜的胳膊废了一只。

    然后,将李掌柜的带回将军府,严加审问。

    一问之下,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