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谦虚

第四百三十四章 谦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皇后踟蹰不决。

    右相夫人就跪在地上,眼眶红着,好似皇后不答应,她就长跪不起了。

    大殿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右相夫人抬头,望着皇后道,“瑜儿性子执拗,原先皇上和皇后您给她赐了婚,她便认定了大皇子,谁想到大皇子是和安定府府三姑娘有婚约的楚大少爷,他们感情深厚,瑜儿又孝顺有加,为了我甘愿放弃,如今过了许久,宸王妃怀了身孕,瑜儿也放下了,她年纪不小了,我这个做娘的,舍不得女儿出嫁,却哪狠的心真不让她嫁人?可瑜儿曾经被皇上赐过婚,又有谁敢上门求亲,求皇后怜惜瑜儿,给她再指门亲事吧。”

    一番话,右相夫人说的动容。

    一家有女百家求,这很正常,可要是没人上门求亲,那可是脸上无光的事。

    可右相夫人说起来,并没有丝毫的惭愧,旁人家女儿没人上门求亲,要么是品行不端,要么是身有残疾,或者丑到极致,看到都实难下咽。

    她女儿要容貌有容貌,要才情有才情,之所以没人上门,那是旁人太有自知之明,知道高攀不上,不想来自取其辱。

    况且,当初周二姑娘那么坚决的要嫁给大皇子,又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心里惦着别人的女人为妻?

    一来二去,右相府就门庭冷落了。

    在听右相夫人的话,云贵妃点头轻叹,“周二姑娘孝顺有加,为了救母甘愿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如此孝顺,值得天下最好的男儿。”

    云贵妃嘴上说着,眸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细细探究,竟是有些幸灾乐祸。

    周二姑娘的确很好,她不是没想过娶她做儿媳妇,也曾当着右相夫人的面试过话锋,可惜人家看不上她儿子,说什么女儿还小,想在身边多样几年,悉心教导。

    那时候,周二姑娘只差几个月就及笄了,京都这么大年纪的大家闺秀,嫁人怀身孕的都有,拿这样的理由搪塞,明摆着是看不上她儿子!

    后来,没多久,周二姑娘就赐婚给了大皇子。

    虽然是皇上赐婚,但皇上向来不专横独断,尤其是给人指婚这样的事,必定是先问过右相的意思。

    嫁给她儿子,就不答应了。

    嫁给大皇子,就高兴的屁颠屁颠的,活该最后赐婚的圣旨被收回,到现在都没人敢上门求亲了。

    不过右相在朝中权势不低,虽然不能跟镇南侯和江老太傅相比,却也不容人小觑。

    左右不过是动动嘴的事,能卖右相夫人一个好,将来保不齐就有求人的时候。

    以前有太后护着,安郡王挡在前头,云贵妃也没想过去争皇位,是皇上把她争夺皇位的心给撩拨了起来,最后再一点点的给熄灭掉。

    现在太后不说自身难保,却也不会再向从前那样压制皇上了,更不会反对皇上立宸王为太子,二皇子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可想到二皇子和大皇子之前的过节,没少帮着安郡王和大皇子作对,将来会不会被报复,还真难说。

    她让周梓婷和宸王妃交好,她们是表姐妹,又是一府长大的,关系亲厚,或许将来宸王能看在宸王妃的面子上,对二皇子宽厚一些。

    要是再有不少朝臣认同二皇子的才能,将来在朝中谋个好职位,总比做个名声好听,人前被人羡慕,人后被人唾弃的混吃等死的闲散王爷好。

    想着,云贵妃就望着皇后了,“京都世家少爷有不少品性都好,但论身世、才貌都能和周二姑娘配的上了,我看也只有江老太傅的嫡孙了吧。”

    本来右相夫人还只是求皇后赐婚,没有把人挑明,云贵妃这么说,皇后是想逃避都不行了。

    再加上四下贵夫人都在议论,好像还真的只有江老太傅的孙子和周二姑娘配得上。

    清韵坐在一旁,听得眉头拧着,颇有些不悦。

    江远的身份自然配的起周二姑娘了,可不能因为配的起,就硬要皇后拉过来将他们凑成一对吧,也得看别人愿意不愿意吧。

    在周二姑娘亲事上,皇上和皇后是亏欠了她,可也给了她郡主的封号,也就皇上和皇后厚道,不愿意做的过分,君臣离心,才会纵容,现在好了,纵容的人敢往他们脑门上爬了。

    别说周二姑娘嫁不出去,还是那话,她根本就不愁嫁。

    只要右相夫人和右相相中了女婿,对方也同意,一起求皇上赐个婚,皇上会乐意之极。

    哪有这样,剃头挑子一头热,什么都不做,就直接说没人上门求亲的,这不是明摆着还是怪他们吗?

    敢情现在脸好了,皇上又对右相委以重任,右相在去南楚的路上,她们母女就是闹出什么事来,家里没人管,外人不好管。

    皇后还是不说话。

    云贵妃嘴角一勾,道,“姐姐不会是认为周二姑娘配不上江大少爷吧?”

    这话问的,周二姑娘配大皇子都够了,还能配不上他江大少爷?

    要说配不上,也该是江大少爷配不上周二姑娘才对。

    嗯,这话太得罪人了,谁不知道江大少爷是江老太傅的寄予厚望的得意嫡孙?

    皇后淡淡的瞥了云贵妃一眼,“江大少爷的家世,才貌,自然是无可挑剔,可性情如何,本宫还真不知道,赐婚不是儿戏,不是家世匹配就够了,况且,江大少爷那般优秀,本宫就算要赐婚,也要知道他有没有婚约在身吧,万一有婚约在身,本宫岂不是好心办坏事?”

    皇后眸光带了些不悦,云贵妃赶紧认错,“是妹妹疏忽了,只是觉得周二姑娘可惜了,才会急人之所急,毕竟当初是皇家亏欠她在前,咱们皇家做事向来敦厚,不留人话柄,要是周二姑娘这辈子不嫁人,姐姐肯定也会良心不安的,妹妹这一着急,反倒忘了最重要的,不过宸王妃是江大少爷的亲表妹,他有没有婚约在身,她应该清楚。”

    言外之意,就是问清韵了。

    不少人都望向清韵了,清韵有心想说,表哥有婚约在身,又张不开嘴,万一人家刨根问底,她能随便给江远表哥找个媳妇吗?

    当初赵世子和琳琅郡主是凑巧!

    不是每一回都有那么好运气的。

    她不能坑表哥。

    清韵心中一回转,就抬头看云贵妃了,笑道,“外祖父未曾给江远表哥定亲。”

    语气笃定。

    云贵妃就笑了,宸王妃看着挺精明的啊,怎么这么傻啊,皇后的意思明显是希望有婚约,她居然不顺着皇后的话说。

    那边,皇后也有些不解了。

    当初太后要给长公主府赵世子赐婚,她不是急中生智给阻拦了吗,怎么今儿却……?

    这叫她如何办了,哪怕她说的委婉一些也好啊。

    还是清韵希望她赐婚啊?

    皇后心中微动。

    云贵妃笑意浓烈,“姐姐,江大少爷还不曾有婚约,你给他指门如意亲事,江家会感谢您的。”

    云贵妃说完,清韵就起身了,“贵妃娘娘,我话还没说完呢。”

    云贵妃就望着她了,眸光微冷,你话还没说完,你就赶紧的说,谁知道你说没说完,她这一说,反倒成了她一个贵妃打断她话了一般。

    只听清韵徐徐道来,“表哥的确没有婚约在身,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但是之前,外祖父曾两次要表哥娶我,表哥不愿意,也听了外祖父的话,虽然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成,表哥却是听话的,前些天,外祖父和舅舅要给表哥定亲,表哥这才表达了不满,他已经听长辈两回话了,成亲是他终身大事,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当作儿戏,他希望能自己做一回主。”

    “外祖父也是个开明的,表哥素来听话,没有忤逆过长辈,再加上前两次给他定亲,都无疾而终,对表哥来说,也是委屈,外祖父一时动容,就答应了,当然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答应的,如果表哥这次科举能高中状元,就许他自己挑媳妇,如果不能中,哪怕是榜眼,也还是要听爹娘安排。”

    这是清韵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的说辞。

    虽然不能说能尽如人意,但好歹有退路。

    做儿女的,估计都希望自己的亲事自己能做主。

    做爹娘的,当然希望儿子听话,娶自己看中的儿媳妇。

    她这么说,也算是两边都照顾了。

    江远要想自己挑媳妇,就得奋发读书,高中状元,才能心随所愿,将来抱得美人归。

    可要是没法高中,那只能听从爹娘安排了。

    对江老太傅来说,孙子能高中状元,才华洋溢,前途自是不必担忧,又何必靠联姻来锦上添花,还不如就随了孙儿的意,自己养大的孙儿,眼光还能信不过?

    清韵是晾准了江老太傅会答应,才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有板有眼。

    虽然江大少爷没有定亲,但他和长辈还有约定,给他定亲,绝对不妥。

    之前不知道,赐婚就算了,知道了,肯定不能随便赐婚了啊。

    正说着呢,外面丫鬟进来禀告,江大太太来了。

    清韵,“……。”

    来的这么巧,不会是掐着时间来的吧,哪怕早一点点,都没她什么事了啊。

    江大太太来了,皇后当即让丫鬟去请。

    江大太太满脸笑容的进来,恭敬的福身给皇后请安。

    皇后笑道,“来的巧了,正说府上大少爷的事呢。”

    江大太太有些懵,聊她儿子,她儿子有什么好聊的?

    看到江大太太一脸不解,云贵妃就笑了,“方才宸王妃说江老太傅准许江大少爷自己挑媳妇,府上很开明呢。”

    江大太太就扭头看清韵了,有这事吗,她怎么都不知道?

    见江大太太要说话,清韵怕露了馅,赶紧上前一步,扶着她道,“舅母,外祖父不是说了,只要表哥高中状元,就许他自己挑选媳妇吗?”

    一边说,一边给江大太太眨眼,还顺带看了右相夫人一眼。

    江大太太哪还能不明白?那天,江筱来宸王府,回去之后,就把顾虑给江大太太说了,她没放在心上,觉得女儿想太多了,人家周二姑娘未必就看得上她大哥。

    莫不是,右相夫人真的存了这心思吧?

    不过,儿子要是高中状元,就准他挑媳妇,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江大太太会意一笑,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倒算不上什么开明,答应他,也权当是激励他,不然他该埋怨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对他没信心了,左右科举在即,也耽误不了几天,我们做长辈的却是没放在心上,状元哪是那么好考的。”

    语气含着谦虚。

    虽然对儿子很看好,可天下才子那么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话不能说满了,万一将来江远没高中,也不至于面子上不好看。

    她这么谦虚,那些贵夫人却是奉承道,“江大太太太谦虚了,江大少爷才华洋溢,又有自信,状元必定手到擒来。”

    江大太太连连摇头,“旁人我不知道,镇南侯府楚二少爷论才情,就胜过小儿呢,天下才子那么多,哪敢自夸?”

    胜过夸张了些,旗鼓相当差不多。

    可这么说,就不是谦虚,而是自满了。

    “楚二少爷才情高,大家都知道,可那还不是江大太太您未来贤婿么?”有贵夫人打趣道,“哪有只顾着夸女婿,就贬低儿子的?你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孩子别人家的更懂事。”

    江大太太是哭笑不得,“我哪有。”

    “分明就有,还不承认,”有贵夫人附和一笑。

    大殿内,其乐融融。

    好像右相夫人求赐婚的事被人给遗忘了一般。

    右相夫人早起来了,坐在那里,脸有些青,她没想到江家居然允许江大少爷自己挑媳妇!

    亏得江老太傅,当世大儒,满腹经纶,连最起码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能抛掉!

    右相夫人没能如愿,一肚子邪火,只能坐在那里干生气。

    赐婚的事,也没谁不长眼的旧事重提,找不痛快。

    从宫里出来,回了王府。

    清韵刚迈步上台阶,护卫就禀告道,“王妃,江家大少爷来了。”

    清韵眼皮子跳了下,青莺就一脸兴奋了,王妃料事如神,她猜到表少爷会来找他,果不其然真来了。

    他肯定是来道谢的。

    ps:有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