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试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试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原本,丫鬟端了糕点果子摆在周二姑娘跟前,知道清韵要吃酸梅,复又端了来。

    可是周二姑娘闻着酸味,就点名了要吃那个。

    老实说,丫鬟当时就怔住了,都不知道作何反应好。

    哪有上门做客,点名了要吃什么的,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不成,便是她一个小丫鬟也知道这样不应该啊,有失体统,可人家周二姑娘说的很坦然。

    她犹豫了一瞬间,决定照做了。

    人家不懂礼,她不能不懂啊,堂堂宸王府,要什么没有,何必计较一盘子酸梅?

    现在被青莺瞪,丫鬟有些后悔了。

    青莺可是王妃身边的大丫鬟啊,虽然院子里的事多是蒋妈妈在管理,可她却是知道蒋妈妈跟随王妃的时间并不久,在王妃那儿,青莺和喜鹊几个面子比蒋妈妈还大,现在她惹得青莺不快,以后她会不会给自己小鞋穿啊?

    丫鬟吓得背脊发凉,她小心翼翼的抬眸,去觑清韵的脸色,却见她神色如常,心下略微放松。

    要是王妃没生气,青莺再生气,最多挨几句骂,再就是院子里的丫鬟为了讨好她,没事刁难自己,只要她能忍,都不是问题,要是王妃生气了,那王府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青莺会生气,完全是看不惯周二姑娘一副主人做派,她会忍不住想起之前她态度强硬的要嫁给大皇子的事,她好歹也是右相府千金,又闺誉在外,要换在别处,绝对不会如此失礼,可来王府,她就不懂什么叫见外了,肯定是想借此给王妃添堵,告诉王妃,如果当初她没有退让,王府就是她的,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的人,还伺候她做什么,直接晾在那里就是了。

    看到周二姑娘吃酸梅,清韵眉头挑了一挑,那梅子有多酸,她再清楚不过了。

    上午,她不小心掉了一颗在桌子上,青莺本着宫里送来的东西,不应该浪费,就丢嘴里了,还没嚼呢,就直接炸毛跳脚了,“酸,好酸,牙都快酸掉了。”

    然后一溜烟跑出去吐掉了,回来时看她的眼神是一脸崇拜,“那么酸的梅子,王妃是怎么吃下去的啊。”

    那是宫里秘制的酸梅,其酸度,非一般人能承受的,皇后知道一般果子她吃得都不觉得酸,特地吩咐宫里做了送来的,没想到却是很合周二姑娘的口味。

    口味很重啊。

    清韵嘴角上扬,迈步进屋。

    周二姑娘芊芊玉手,正拈着一颗酸梅,看到清韵进来,她怔了一下,还是拿着塞进了嘴里,方才起身。

    她脸上带着笑,盈盈福身,恭敬道,“见过宸王妃。”

    语气轻柔,并未因为口中含了酸梅,就吐字不清,不过嘴里吃东西,还说话,对人当真是没有半点尊敬。

    不知道她来王府找她目的何在,一进门就如此失礼,不过人家给她请安,清韵还是很客气道,“周二姑娘多礼了。”

    周二姑娘直起身来,清韵请她坐。

    周二姑娘便坐下了。

    秋荷端了盏热茶来给清韵。

    等秋荷退下,清韵便望着周二姑娘,问道,“不知道周二姑娘来找我,所为何事?”

    语气客气,却也透着疏离和淡漠。

    周二姑娘绞着手中绣着荷花的香罗帕,低眉抬眸间,眼眶已经红了,好像谁给了她委屈受一般,清韵看的皱眉,丫鬟不喜。

    方才吃酸梅吃的那么欢,可没见她脸上有委屈!

    丫鬟眸底掩藏了鄙夷之色,都不知道当初皇后和皇上是走了什么眼,居然要将她嫁给大皇子,这不是存心的坑大皇子吗?

    心中嘀咕,却见周二姑娘起了身,她哽咽道,“我不知道我一时存了些私心,却给江大少爷添了那么多麻烦。”

    一句话,说的没头没脑,清韵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她眉头扭着,直接问道,“什么意思?”

    周二姑娘望着清韵,她眸光莹莹,含着朦胧雾气,加上她容貌姣好,当真有几分我见犹怜,“如果不是我,宸王妃你也不会当着皇后的面说江大少爷高中状元,就许他自己挑选嫡妻。”

    清韵眸光一滞。

    不等清韵开口,周二姑娘继续道,“你不要否认,我已经让丫鬟去江家打听过了,江家规矩严,却没有人的嘴是银子撬不开的。”

    话语里只有委屈,却没有责怪。

    这样子有些违和,既然不是责怪,那又要提这些做什么?

    还有,江家下人的嘴这么松吗,而且,那事她临时提出,虽然不是当着皇上的面说的,却有不少贵夫人在,她信口拈来,阻挠周二姑娘的亲事,说的轻点,是不愿意江远被人盯着,说重点,就是不愿意周二姑娘嫁的好。

    这是有损她名声的事了,江家怎么可能闹得人尽皆知?

    这是诈吓她呢?

    清韵笑了,笑声清冽如山泉溅石,“如此,周二姑娘怎么不带着丫鬟一起进宫面见皇上?”

    声音温和,让人感觉像是站在湖畔,清风拂过脸颊,远山之上,白云悠然自得。

    不带半点心虚。

    周二姑娘眸光闪了下,她以为能诈吓的清韵手足无措,可是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就算她真的从江家下人那里打听到什么,可她能去跟皇上告状吗?

    她又不是嫁不出去了!

    周二姑娘赫然一笑,“江大少爷的事,我心底是感激你的,前些日子,我的确没少和江筱姑娘亲近,之前我和她并不亲厚,忽然故意和她示好,难免会叫人觉得我对江家存了什么心思,莫说是你们了,就是我娘,不也这样觉得的?不跟我商议一番,就求皇后给我赐一门亲事,如果不是你阻拦一下,没准儿我娘真的会如愿。”

    说着,她竟是大松了一口气。

    那一口气,并不像是作假。

    难道她真的会错了意?

    周二姑娘其实对江远表哥没有兴趣?

    还是她没能如愿,故作轻松?

    清韵不得而知,她也不想知道。

    丫鬟又端了一盘子酸梅来,清韵拿了一颗,丢进嘴里。

    周二姑娘有些泄气,宸王妃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她不问,但是她还是会说的,“我和江筱姑娘交好,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爹被皇上派去了南楚,最近出使的都出了事,先是宣王,再是宁王,爹爹去南楚,我真的怕……。”

    说着,她眼眶又红了,一副女儿担心父亲安危的模样,叫人忍不住想宽慰一番。

    清韵也宽慰了,撇开周二姑娘不说,右相却是不错的,她道,“皇上派右相出使南楚,是看重右相,你不必担心。”

    周二姑娘点头,“我知道皇上信任爹爹,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爹爹一去南楚,我和娘亲就再没有爹爹的消息了,我想他,爹爹走之前,娘曾问过他,皇上重整龙虎卫,是不是要御驾亲征,爹爹说是,皇上一旦御驾亲征,朝政肯定交给宸王管,宸王年轻,之前又病了六年,才刚刚好,对朝政尚不熟悉,皇上肯定会让江老太傅辅政的,南楚以后有什么消息传回来,肯定最先到江老太傅手中,我和江筱姑娘交好,是为了以后南楚有消息传来时,能拜托江老太傅告诉我一声,我和娘亲能捎带一封家书给父亲,仅此而已……。”

    最后四个字,弱的快听不见了。

    可是却像是一巴掌扇在大家脸上一般,明明她只是一番孝心,却被人误解成了她想通过江筱姑娘谋江远,这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清韵听得眸光一闪,她把玩着手中绣帕道,“周二姑娘和江筱表姐交好,是为了全一番孝心,这是好事,右相大人奉命出使南楚,谈结盟之事,更是忠君,有何不能说的,外祖父为人和善,对小辈更是宽容有加,你和他直说,朝廷如果有什么新的指示送去南楚,他还会派人去告知你一声,着实没必要兜这么大一圈子。”

    清韵笑看着周二姑娘,她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她听出了清韵话里的弦外之音。

    明明是一件坦荡的事,非得绕圈子,弄得跟个见不得人的事一般,被人误会了,有什么好埋怨的?

    连你娘都误会了,你该好好反省了。

    周二姑娘的脸火辣辣的烫着,像是被清韵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一般。

    屋子里很安静,却弥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火药味。

    清韵好整以暇的喝着茶,眼角余光却是看见周二姑娘手中的绣帕撕扯着,还好绣帕够结实,不然都能被她扯成一团破布了。

    虽然说了不少话,可她愣是没明白周二姑娘登门所为何事,她不至于吃饱了撑着跑来找她,就为了和她说她并没有图江远,是她误会了吧?

    好像那事过去有好几天了,之前怎么不来,唯独今儿来?

    清韵想不通,索性不想了,见招拆招就是了。

    她自顾自的喝茶,周二姑娘看着她,松了绣帕,道,“是我大意了,才叫人误会,现在我再找江筱姑娘玩,她疏远我,我……。”

    嗯?

    疏远她?

    好像一开始就疏远,只是顾及右相和江老太傅的交情,不好直言拂她面子,才勉强赴宴,她人精似的人物,会没有察觉?

    现在江筱不和她交好了,她来找自己,莫非是想她从中游说?

    这个忙,她可帮不了。

    清韵望着周二姑娘,正要说话,却听周二姑娘继续道,“人与人相交,贵在真诚,我欺瞒在前,不怪江筱姑娘误会我,和我疏远,我今儿来,是想和宸王妃你化干戈为玉帛,冰释前嫌的,以前的事,我已经彻底放下了,这么多天,我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当初皇上是给我和大皇子赐婚了,可那时的大皇子,不是你的楚大少爷,而是受了伤,至今下落不明的二皇子,是我太执着了,才会闹出来这么多事,牵连了无辜的你。”

    她声音里,满是后悔。

    却是听得清韵目瞪口呆。

    周二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要嫁的人是……二皇子?

    别说,她要是真存了要嫁给二皇子的心思,还真不会有人觉得不对,毕竟当初皇上和皇后存的就是这个心思。

    她可以阻拦她打江远的主意,却没法阻拦她要嫁给才写进皇家玉蝶的二皇子啊。

    这些破事,她不想管,也管不了。

    清韵轻抚了下额头,道,“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是啊,已经过去了,”周二姑娘附和道,然后望着清韵,眸光带着几分真诚,“你当我是朋友吗?”

    清韵,“……。”

    她能说不当吗?

    这样说好像有些太伤人了。

    清韵笑笑,“周二姑娘当我是朋友吗?”

    清韵拿反问避开问题,周二姑娘跟她一样,以问题来回答,“宸王妃有二皇子的消息吗?”

    清韵笑了。

    果然够聪慧。

    她要是真选择嫁给二皇子,那她们就是妯娌了,不做朋友也不行啊。

    “还没有,”清韵摇头道。

    周二姑娘的眼眶立时又红了三分,她轻咬唇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挂在修长的捷羽上,晶莹欲滴,分外惹人怜。

    清韵瞧了,都觉得她要反省,她方才说了什么戳人心窝子的话。

    她和二皇子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吗?

    当初二皇子出事的消息传来,她的反应和现在差别很大啊。

    清韵是嘴软,不然非得说的她下不来台。

    这时,周二姑娘站起来了,她看着清韵,哽咽道,“如果你有二皇子的消息,请告诉我一声。”

    声音娇弱,脸色苍白。

    清韵觉得她要是拒绝,就太没人性了,她点头了,“好。”

    其实,要是真有二皇子的消息,举朝皆喜,她不会不知道。

    得了答复,周二姑娘就福身告辞了。

    清韵送她到院门口,之后则让秋荷送她出府。

    她走后,青莺就噘嘴了,“还以为周二姑娘打表少爷的主意,没想到她想嫁给二皇子。”

    一想到二皇子和楚北一模一样,回头和周二姑娘站在一处,青莺觉得她可以自剜双目了。

    清韵不知道青莺想什么,她只看着周二姑娘身后跟着的碧裳小丫鬟出神。

    这丫鬟,不是当初她在药铺门口瞧见的那个。

    清韵转身要走,却忽然听到啊的一声传来。

    是那个青裳小丫鬟在叫,她捂着腿蹲了下来。

    周二姑娘对她很关心,问道,“怎么了?”

    那丫鬟道,“不碍事,只是腿忽然疼了一下,像是被什么给砸中了。”

    “该!”青莺嗡了声音道。

    不过没一会儿,那丫鬟又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跟着周二姑娘走了。

    清韵也没放在心上,转身要进院子。

    那边,卫驰从树上下来,青莺就道,“是你砸的吗?”

    卫驰点头,“我只是想试试那丫鬟有没有武功。”

    清韵望着他,“为何?”

    卫驰就道,“之前,爷派我们去安王府放火,我曾经见过一个暗卫,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不过,方才属下试探了下,可以断定,那丫鬟不会武功,应该是属下认错了,”卫驰轻声道。

    清韵惊了一下的心,听了这话,又恢复了平静。

    她回屋,继续看账册。

    一盏茶后,秋荷就回来了。

    她进屋来,将一粒药丸放在清韵的账册上。

    那药丸不大,珍珠大小,却晶莹剔透,很是漂亮。

    清韵拿起来,置于鼻尖轻嗅,笑问道,“这安胎药效果不错,哪来的?”

    秋荷眼睛猛然睁大,“安,安胎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