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四十一章 账册

第四百四十一章 账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对于二皇子可能倾慕端敏公主这事,虽然楚北不信,但清韵始终觉得她的猜测是真的。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清韵亮出杀手锏,“当初宁王不是宁太妃亲生儿子,是谁觉察出不对劲的?”

    她语气轻柔,眸光清澈,透着自信的风采。

    楚北当时就张口无言了。

    当初能查出宁太妃和兴国公狼狈为奸,全靠清韵大胆猜测。

    楚北败下阵来,他道,“一会儿回府,我就让暗卫去北晋找皇弟。”

    能找到皇弟自然是好,要是找不到,北晋也不是就白跑一趟了,宁王还被北晋挟持着呢,多去一些暗卫,就多一分希望。

    出了二皇子的寝殿,楚北让丫鬟领着清韵去长信宫给皇后请安,他则去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皇上正擦拭他的铠甲。

    钦天监站在下面,恭谨的禀告,“皇上,臣等夜光星象,算出五天后是点将出征的大好日子,皇上御驾亲征,必定能大胜而归。”

    皇上听了,擦着铠甲的手顿了下,道,“五天?”

    钦天监屏住呼吸,他们是知道皇上喜欢打仗的,正担心五天是不是晚了,就听皇上道,“有些晚了。”

    钦天监赶紧道,“其实三天后也是个好日子,只是有些仓促了些。”

    皇上勾唇一笑,道,“军情紧急,岂能磨磨蹭蹭。”

    钦天监连连称是。

    皇上转了身,吩咐道,“吩咐下去,三天后,朕率大军出征。”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楚北走进来,他脸色有些不虞,皇上轻咳一声,眼神有些闪动,道,“你不在府里看奏折,怎么进宫了?”

    皇上有些心虚啊。

    本来应该楚北带兵出征,被他给拦下了,他已经二十年没有上过战场了,自从召回龙虎卫,他一颗心就飞到战场上了。

    他们父子性子相似,他想去战场,儿子也一样。

    现在,他们父子相见,一个眸光带着埋怨,一个则心虚惭愧。

    钦天监很有眼色,见楚北进来了,他赶紧道,“皇上,没什么事了,臣就先告退了。”

    皇上轻点了下头,钦天监就麻溜的退了出去。

    等他走了,楚北方才抬了下手,露出手背上青紫的鞭痕。

    皇上看了,眸光微凝,随即笑道,“清韵打的?”

    楚北,“……。”

    不怪皇上会这么想,楚北现在是宸王,只要他愿意,太子之位早就是他的了,谁敢动他一根寒毛?

    如果是刺客,早有人进宫禀告了,不会等到楚北来告状。

    受了伤,还来告状的,除了被媳妇欺负了,皇上实在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楚北一脸黑线,他都不想跟皇上说什么了。

    倒是一旁孙公公,嘴角有些抽,他上前一步,小声提醒道,“皇上,双生子……。”

    皇上怔了下,猛然抬眸,眸光带着希望道,“有二皇子消息了?”

    楚北摇头,“没有,早上用饭的时候,手背忽然有了这么一道鞭痕,应该是皇弟被人给打了。”

    听到二皇子被人给打了,孙公公就替那人默哀了,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可皇上却很高兴。

    虽然儿子被人打,他应该很气愤,可现在他们都不知道二皇子是生是死,被人抽鞭子,好歹知道他还活着,能和人打架了,这是好消息啊。

    再说清韵,由丫鬟领着去了长信宫。

    现在,清韵进宫,都不用通传,可以直接进入了。

    只是大殿内,并没有瞧见皇后的人影儿。

    丫鬟见清韵寻觅,赶紧上前道,“王妃,皇后在内殿,请随奴婢来。”

    清韵脸微微红,方才听丫鬟说皇后在内殿,她下意识的就认为皇后还没起床,她可是听说了,自打宁太妃和兴国公的陈年旧事昭告天下后,皇上就****宿在长信宫,哪像以前啊,只在规定的初一十五才来长信宫。

    丫鬟带路,清韵就随丫鬟朝内殿走去。

    殿内,皇后正在做绣活。

    看见清韵来,皇后放下手中的针线,一脸笑意,带了些嗔怪道,“怎么进宫了,方才听丫鬟说,你和宸儿去栖霜殿了?”

    清韵福身给皇后请安,只是身子还没弯下去,就被皇后扶起来了。

    清韵笑道,“方才相公用早饭,忽然手背上有一条鞭痕,相公说是二皇子被人给打了一鞭子,二皇子踹了别人一脚……。”

    听到清韵说这话,皇后眼眶就红了。

    没人比她更清楚双生子之间的感应了,当年如果不是楚大少爷感觉到手腕疼,发现她割腕了,及时赶回来,她早就死了。

    感觉到皇后紧握着她的手,清韵反握住她道,“相公肯定会尽快找回二皇子的,母后别担心。”

    皇后赶紧抹掉眼角的泪花。

    清韵把这事告诉皇后,是想她高兴的,她落泪,也是喜极而泣。

    清韵眸光落到绣架上,皇后绣的是战旗,她见了,有些惊叹道,“母后的针线原来这么好。”

    皇后被夸的脸微微红,道,“就会寻母后开心,母后还担心皇上举着这战旗出京,会有损他颜面。”

    皇后已经好多年没有碰过针线了,宫里的绣娘,绣艺无与伦比,她又贵为皇后,根本就不需要亲自动手。

    这么多年,她也只是在大皇子和端敏公主小时候给他们做过两件衣裳。

    现在,二十年前的恩怨解了,她和皇上又像是回到了从前。

    前些天,聊着皇上御驾亲征的事,皇上回想当年,笑道,“朕还记得当年,朕和宁王去战场,你和宁王妃一人给我们做了套衣裳,结果你大哥心生妒忌,偷偷将衣裳换成了小厮衣裳,朕不知情,还穿的挺高兴……。”

    少年情窦初开,别说送衣裳了,就是送块破布都能乐半个月。

    不过后来,他认出那不是皇后的针线,知道是楚大老爷干的好事,差点没忍住要将他痛揍一顿,最后看在他是大舅子的份上,忍了。

    是以,他认得皇后二十多年了,还没收到过皇后做的针线呢,哪怕一个荷包都没有。

    听着皇上话里带酸,皇后笑道,“那我给你做一身衣裳,也不知道时间赶不赶的急。”

    皇上穿的意思,精致,不得有一点问题,绣娘做都要半个月,皇后怕来不及。

    皇上就握着她手道,“给我做个荷包吧。”

    皇后就道,“这个是不是太容易了?”

    皇上就笑道,“你要觉得容易,那就再绣个战旗,我带着它出征,带着它凯旋而归。”

    皇后一口允下。

    这战旗,她绣了好几天了。

    看着她一天绣好几个时辰,皇上又后悔了,他舍不得皇后吃那个苦。

    听见皇后自谦,清韵道,“清韵还以为自己的绣活做的很好了,和母后您一比,都快拿不出手了。”

    皇后听得一笑,眸光落到清韵还未隆起的小腹处,道,“绣活是该捡起来了,母后还要给孙儿做几套小衣裳。”

    两人坐下来闲聊,知道清韵进宫了,皇后早吩咐丫鬟去御书房端了酸梅来。

    清韵一边吃着,一边陪皇后说话。

    聊得都是楚北小时候的事。

    清韵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二皇子和端敏公主身上引,本来是想问出点什么的,结果弄的皇后伤心了,“端敏,母后欠她太多了。”

    怕皇后伤心,清韵赶紧把这个话题打住了,没敢再继续。

    聊了会儿后,清韵便告退了。

    出了长信宫,她又去了永宁宫。

    清韵没想到,她会在永宁宫外,碰见赵世子出来。

    看到清韵,他抱之一笑。

    清韵点头一笑,然后问道,“赵世子是送长公主进宫的?”

    赵世子摇头道,“王妃铺子开张大吉,母后和其他几位贵夫人约好了去买东西,估计要下午才能进宫。”

    这些天,长公主几乎天天进宫给太后请早安。

    ****如此,今儿却例外了,怕太后多想,所以他才先进宫告诉太后一声。

    这么说,清韵倒不好意思了。

    赵世子笑了笑,不耽误清韵见太后,就作揖走了。

    清韵迈步进大殿。

    太后坐在凤椅上,手里拿着一份礼单,看的仔细。

    见清韵进来,她赶紧招手道,“快过来。”

    语气和蔼,眉间皆是笑意。

    清韵就想到上回她和若瑶郡主来给太后请安时,太后的脸色可没有现在的一半好。

    清韵下意识的看了眼季嬷嬷。

    季嬷嬷苦笑一声,轻点了下头。

    宁王被北晋挟持的事,皇上和长公主再三给永宁宫的丫鬟嬷嬷下封口令,不许在太后面前泄露半个字。

    是以,太后还不知道宁王被北晋挟持的消息。

    太后****盼着宁王回宫,她们母子四人可以团聚。

    这些天,若瑶郡主隔一日进宫一趟,长公主天天进宫,太后心情好了不少。

    心情好,胃口就好,脸色就跟着好了。

    太后要她上前,清韵就没有请安,上前坐到太后身边。

    太后把礼单给清韵看。

    清韵扫了两眼,就道,“这是太后给赵世子准备的?”

    太后摇头道,“这是给你的。”

    清韵惊讶,“给我的?”

    为什么要给她东西啊,她最近没做什么好事啊?

    太后看着清韵,她眸光带着感激,道,“昨儿,长公主无意中说漏嘴,哀家才知道,当初哀家给赵世子赐婚,差点错点了鸳鸯谱。”

    清韵听得脸一红,赶紧道,“太后不怪清韵撒谎,清韵就感激涕零了。”

    看到清韵惶恐不安,太后握着她的手道,“哀家感激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要不是清韵,她怕是到死都会被人蒙在鼓里。

    清韵挠额头,看着礼单,笑的一脸财迷。

    她把礼单给青莺收着。

    太后要她帮着看看给赵世子和琳琅郡主大婚准备的贺礼,有没有什么不妥的。

    到这时,清韵才知道赵世子和琳琅郡主的大喜之日定下了,在十天后。

    陪着太后坐了一会儿,太后虽然气色好了不少,但坚持不了一会儿,便目露疲惫。

    清韵帮她把了个脉,然后告退。

    她这边出永宁宫。

    走了百余步,正好见楚北过来。

    看到楚北,清韵笑道,“早知道你来,我应该多留一会儿的。”

    她知道太后想见楚北。

    她更知道楚北来,只是找她一起出宫,并不是来见太后的。

    楚北不想提到太后,他道,“不是想去看铺子开张吗,我带你绕一回道。”

    清韵登时兴奋起来。

    两人一同往回走。

    身后远远的跟着好几个公公,抬了好几大箱子,那都是太后赏给清韵的。

    楚北带着清韵绕道,公公们不知情,跟着绕到铺子去了。

    结果在街上,堵了半个时辰。

    清韵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看着前面人山人海,有些傻眼了。

    “这么多人?”她都觉得自己眼花了。

    不过,人多很正常。

    这三天,可是铺子优惠最大的时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再者,贵夫人和大家闺秀出门,都会带好几个丫鬟,人想不多都难。

    楚北看着远处,笑道,“还想下去?”

    清韵撇撇嘴,一言不吭。

    楚北就吩咐卫驰赶马车回王府了。

    约莫到傍晚时分,暗卫就将一本厚厚的账册送到清韵跟前了。

    清韵看了几张,她眉头皱了皱。

    有一页上,写着宁王府十万两。

    长公主府十万两,还有东王府十万两。

    她嘴角轻抽,翻到最后一页,忍不住瞪圆了眼睛,“两百五十万两?”

    暗卫连连点头,“王妃没看错,是两百五十万两。”

    清韵倒抽一口气,“怎么会有这么多?”

    楚北也惊住了。

    他以为第一天有一百万两就不错了。

    绿儿凑上来道,“两百五十万两不算多了,王妃不知道,逸郡王带着郡王妃去了铺子,当时甩下十万两,吩咐管事的,把他名字写在第一位,那样账册送到皇上跟前,就知道他为了国库添了十万两。”

    清韵扶额,“我没打算把账册给皇上看啊。”

    皇上连奏折都不看了,可能看账册吗?

    绿儿睁大眼睛,嘴角猛抽。

    要知道,自打逸郡王说了这话之后,那些还有些犹豫的贵夫人,掏起钱来,就没有半点犹豫了,原本买一万两的,都买了两万两。

    买两万两的,都买三万两,掏钱掏的那叫一个干脆,还生怕买少了,偷偷问铺子管事的,明儿来买,账册上能不能记在一起。

    这是怕分开了,买了三万两,皇上只看到一两万呢。

    管事的也是人精,当即笑道,“夫人放心,回头账册送到皇上手里,不但会重新统计,而且还是王爷和王妃亲自统计。”

    那些贵夫人就激动了。

    清韵翻着账册,有些哭笑不得。

    一句话,就让铺子的生意多了一倍,也只有他逸郡王了。

    看来,明儿铺子怎么也会有一百万两的收入的。

    铺子里的东西,是她的方子,有多受欢迎,她很清楚。

    没人能抗拒的了这样的诱惑,而且,她还打算往首饰上发展。

    这些天,沐清凌送了十几套首饰图纸来,每一套,她都挑不出什么瑕疵来。

    不但沐清凌会设计首饰,定国公府大少爷更是不遑多让。

    清韵已经让人赶制了,大约半个月后,首饰就能在铺子里卖了。

    她觉得,她开这间铺子,会让不少铺子生意一落千丈。

    没办法,因为她们先付了钱了,回头拿东西,会毫不眨眼的。

    现在,铺子打五折,优惠极大,再加上逸郡王说会把账册呈给皇上看,要知道那些钱,都是用于战事上,买的越多,对朝廷的贡献就越大。

    夫人们得好处,大臣们得圣心,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那些贵夫人还不赶紧的劝自家老爷把私房钱掏出来给她们用?

    想着,清韵又打了个喷嚏。

    她揉着鼻尖,眸光璀璨,泛着琉璃般的光芒。

    “这一回,肯定是夸我的。”

    只是……可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