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清白

第四百四十三章 清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往自己身上泼脏水来污蔑她人,也亏得她周二姑娘做的出来。

    她倒要看看她这般釜底抽薪,是在打谁的主意。

    李公公还在前院等候,清韵迈步便下台阶。

    青莺紧随其后,她快步上前道,“王妃,咱们是不是先换一身衣裳再进宫?”

    清韵身上穿的衣裳是云锦的,可是偏素净了些,头上也没戴什么首饰,就一根白玉簪,哪有堂堂宸王妃的气派啊?

    周二姑娘百般算计,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权势,总归打的不是王爷的主意,就是二皇子了。

    王妃长得比她美,比她有钱,就算周二姑娘真如愿的嫁给爷了,那也只是一个妾,她拿什么跟王妃比?

    青莺觉得她家王妃就应该穿一身大红衣裳进宫,要知道,只有正妻才能穿大红。

    她打二皇子的主意便罢,要是打王爷的主意,那一身衣裳就能气的她吐血了。

    青莺的提议,清韵只笑了笑,脚步未停,直接朝前走。

    她现在不需要穿金带银来彰显什么,才往宫里头抬去的两百五十万两银子还不够吗?

    清韵不为所动,青莺不敢再问,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走。

    李公公在前院偏厅喝茶。

    丫鬟过去禀告王妃来了,李公公赶紧把喝了一半的茶放下,随即起身,跑大门口等候清韵。

    清韵很客气,见了他笑道,“让李公公久等了。”

    李公公赶紧摇头,一脸狗腿笑道,“不敢,王妃您怀着龙孙呢,奴才等您多久都是应该的。”

    说着,他把路让开。

    清韵迈步下台阶。

    那边,卫驰赶了马车过来,护卫搬了凳子来,青莺扶着清韵上马车,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远处,有八名暗卫骑着高头大马过来,远远的,便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压过来。

    和暗卫们比,李公公就太弱不禁风了。

    不过宸王妃怀着身孕,谨慎些是应该的,倒是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

    想着他们在皇上和皇后跟前哭的梨花带雨,要死要活的,再瞧见宸王妃的气定神闲,两相一比,简直上不了台面。

    一走神,那边马车和暗卫都走远了。

    李公公回过神来,麻溜的爬进马车里,紧跟着朝皇宫奔去。

    进了宫,李公公便领着清韵朝长信宫走去。

    右相夫人是诰命夫人,她们有什么冤屈,一般都是皇后管,谁敢贸贸然去御书房打扰皇上?

    况且皇上都打算御驾亲征了,“忙”的连奏折都丢给楚北了,哪有功夫管这破事?

    右相夫人带着上吊未遂的周二姑娘进宫后,直接去找皇后。

    只是事情太大了,因为右相夫人口口声声说,右相大人奉命去南楚办差,留下她们母女在京都,却被人这般欺辱,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话听着很刺耳。

    皇后虽然不管前朝的事,可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右相夫人打江老太傅嫡孙的主意,甚至咄咄逼人,皇后都忍了,不正是因为右相在南楚吗?

    如今大锦和北晋已经开战了,能不能和南楚结盟至关重要。

    要是因为朝廷对右相夫人怎么了,寒了右相的心,在结盟一事上不说从中作梗,若是漫不经心,那时候损害的可就不知道是多少百姓的利益了,她必须要顾全大局。

    如今,也是一样。

    不得不说,右相夫人会挑时辰哭诉。

    后天,皇上就要御驾亲征了。

    这桩流言案子不处理好了,传扬出去,会影响皇上的军威。

    皇上治军,素来规矩严,要是偏袒自己的儿媳妇,还谈什么公正?

    清韵才让人送了两百五十万两银子来,他正高兴的算着这一仗打赢有多大的胜算,心情正美好着呢,就闹出来这么一桩破事来给他添堵,皇上心情很不好。

    要不是他不是一个滥用皇权的昏君,右相又为朝廷鞠躬尽瘁,皇上真想将两人拖出去砍了脑袋。

    真没点子眼色。

    他之前怎么会想着将周二姑娘许给大皇子做皇子妃,觉得她够端庄温婉,便是将来母仪天下也够了,他真是瞎了眼了。

    皇上心中不耐烦,尤其周二姑娘还在哭哭泣泣,听着格外的心烦。

    皇上只能一盏茶接一盏茶的喝着。

    茶喝多了,就容易内急。

    这不,清韵来长信宫时,皇上正巧方便去了。

    看着皇后坐在那里,清韵有些愣,不是说皇上在吗,怎么没瞧见他人啊?

    她从容不迫的迈步上前,给皇后请安。

    看着清韵未施粉黛,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皇后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她温婉一笑,道,“快起来。”

    声音里满是疼爱和宠溺,唯恐清韵屈膝久了,身子承受不起。

    听得右相夫人手都攒紧了,涂着丹蔻的指甲嵌入手心都没觉察到疼。

    她们还跪着呢!

    右相夫人这么想,就听皇后看着她们道,“你们也起来吧。”

    右相夫人就磕头了,声音哽咽道,“请皇后和皇上给小女做主。”

    那边,皇上方便完,龙行虎步的过来。

    听到右相夫人说这话,他眉头就皱紧了下,随即又松开了,问清韵道,“到底怎么一回事?”

    清韵轻轻耸肩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直觉告诉我,我是被人泼了脏水,而且还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那一种。”

    皇上脸一哏。

    他是相信清韵的,能那般大方,舍得一挥手,就将二百五十万两,甚至更多的钱送进宫的大家闺秀,会是那等随便污蔑人的人?

    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他自然是听右相夫人哭诉了,可他是皇上,不能偏听偏信,就算要偏袒清韵,总要听听她是怎么辩驳的。

    结果倒好,她上来就一句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他还能怎么办?

    真的要罚她吗?

    皇上头大了,只差没喊了,你倒是直接喊冤,并证明自己是冤枉的啊。

    清韵头微低着。

    右相夫人听清韵说自己是被人泼了脏水,当即就炸毛了,“宸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母女往你身上泼脏水吗?!”

    “难道不是吗?”清韵云淡风轻的反问了一句。

    右相夫人差点气晕过去,一张脸铁青着,恨不得冲起来,撕了清韵。

    周二姑娘扭头看着清韵,因为愤怒,她那张姣好的面孔显得有些狰狞,许是哭了许久,她眼睛有些红肿。

    清韵站着,她跪着,她要看清韵,就必须要昂着脖子,就露出她上吊自尽的脖子来。

    嗯,淤青很明显。

    看来上吊一事,并没有作假,很真实。

    见清韵盯着自己的脖子,周二姑娘咬了牙道,“宸王妃,你已经赢了,又何必苦苦相逼于我?我知道,皇上将我赐婚给大皇子,惹得你不快了,可你最终不是如愿以偿了吗,我只是想知道爹爹的消息,存心和江筱姑娘交好,她因为顾及你,所以疏远我,甚至京都,那些原本和我玩的很好的闺中好友,就因为你是宸王妃,甚至将来的太子妃,就不敢和我来往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要这么对待我?!我放下尊严,去宸王府和你交好,就因为一时嘴里泛味,吃了几颗酸梅,宸王府的丫鬟就碎嘴,到处说我怀了身孕!我清白之身,岂能被她们这般糟践!”

    周二姑娘越说声音越大,声音颤抖,满含委屈和心酸。

    周二姑娘在哭。

    右相夫人脸僵硬着,望着皇上和皇后道,“女儿家,清白重于天,瑜儿是我和相爷捧在手心里疼着长大的,从未受过这般委屈,要不是我发现及时,只怕这会儿瑜儿已经成了一具尸骨了,等相爷回来,我该如何跟他交待?”

    话里话外,都在控诉清韵在赶尽杀绝。

    而且,还听着挺可怜的,如果不是事情关己,她都忍不住要鞠一把同情的眼泪了。

    清韵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大殿内,有些安静。

    丫鬟们屏气凝神,连大声喘气都不敢,一个个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明显是在心底盘算谁更可信一些。

    皇上皱了皱眉,望着清韵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清韵挠了下额头,笑道,“清韵虽然是女子,却也翻过两页兵书,懂什么叫穷寇莫追,况且以我的医术,要真想周二姑娘不好过,有百八十种办法让她生不如死,让丫鬟散布流言,毁她清白,这么低劣的手法,清韵实在是很……。”

    清韵说到这里就停了,接着笑了两声。

    笑声很清脆悦耳,但是那股子鄙夷和不屑却是毫不遮掩啊。

    皇上,“……。”

    他怎么觉得周二姑娘没上吊死,会被清韵的三言两语给活活气死?

    周二姑娘差点气厥过去。

    右相夫人气的胸口直起伏,“宸王妃!你欺人太甚!”

    清韵碰了碰耳朵,仿佛是在嫌弃右相夫人说话声音太大了,她轻叹一声道,“以前天天说自己医术凑合,还有待提高,一个个都说我太谦虚了,今儿好不容易不谦虚一回,又说我欺人太甚,到底要我怎样说才满意?“

    语气里,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听得皇上差点憋出内伤来。

    如此悲愤气氛下,她还能说笑,能不能严肃一点?

    ps:有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