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五月

第四百四十九章 五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右相府,半夜起火的事,清韵睡着了,并不知道。

    早上起来,听丫鬟禀告这事,清韵的脸色八辈子没有这么难看过。

    到底是谁?!

    要往死里坑她!

    原本,周二姑娘死了,京都就流言四起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

    是她御下不严,让丫鬟败坏周二姑娘一个大家闺秀的清誉,好在人家性子贞烈,上吊以示清白。

    可惜,没吊死,却进宫求伸冤,被人活活给害死了。

    可怜右相奉旨去南楚商议结盟一事,不在京都,女儿被人害死了,右相夫人一个妇道人家,如何跟宸王妃斗?

    不少人都不看好右相夫人,觉得这件案子,周二姑娘是铁定白死了。

    结果,晚上,右相府就走水了。

    杀人灭口的嫌疑是洗脱不了了。

    知道清韵很生气,进屋之前,蒋妈妈是一再的叮嘱丫鬟们,不要在清韵跟前抱怨,多劝着她点。

    丫鬟们也怕清韵生气,导致动胎气,都在劝她。

    可是,她能不恼火吗?

    穿戴洗漱完,清韵顾不得吃早饭,就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就瞧见楚北回来。

    今儿是休沐的日子,楚北不用上朝。

    见清韵脸色不好,楚北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正要说话呢,就听清韵问道,“右相夫人死了?”

    楚北走上台阶,道,“卫风他们赶去的及时,将她给救下了,只是烧伤很严重。”

    听楚北说右相夫人没死,清韵先是一怔,紧接着就是狂喜了,“没死就好。”

    看着清韵一脸高兴,楚北想着街上的流言,实在不忍心说出口。

    不过楚北不说,总有丫鬟会禀告的。

    不过,那时候,清韵已经安心的用完早饭了。

    暗卫的确救下了右相夫人,可是街上的流言却成了清韵在故技重施。

    当初,右相夫人脸受伤,周二姑娘孝顺,为了医治母亲,不得不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

    如今,右相夫人又烧伤了,要想不留疤,估计只能靠清韵了,指不定人家就要她放弃替周二姑娘讨回公道,不然人家就不给她医治了呢。

    甚至,有流言说右相府着火就是清韵派人去放的,而且暗卫赶去的那么及时,都是掐着时间的。

    总之,这一切,都是清韵为了洗脱罪名闹出来的。

    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清韵怒极了,反倒不生气了,人家存心针对她,她要是气出好歹来,岂不正中人下怀?

    她起了身,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去邢部。”

    丫鬟连忙道,“去邢部做什么?”

    “去准备,”清韵敛了眉头,脸上露出一抹厉色,不容人拒绝。

    蒋妈妈想劝一句,她还怀着身孕了,不宜去邢部那种煞气重的地方。

    可是一想到昨天,王妃连周二姑娘的尸体都见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

    很快,马车就准备妥了。

    蒋妈妈让几个大丫鬟都跟着清韵出门。

    只是刚走到大门口,就瞧见若瑶郡主走过来,得知清韵要去邢部,若瑶郡主就道,“我陪你一起去。”

    若瑶郡主一番好意,清韵也不好拒绝,便一同坐了马车,去往邢部。

    楚北就在邢部,这案子发展到现在,邢部尚书是叫苦连连,一夜间,愁白了几十根青丝,明知道楚北忙着看奏折,还是硬着头皮将他请了来。

    这案子,他和邢部上下,是无能为力了。

    皇上有令,查不出来,他和两位邢部侍郎就告老还乡,他们哪里舍得邢部啊,皇上上下嘴皮一番,可定人生死,可着实叫他们头疼,好在一夜大火,将宸王妃架在了火堆上,不然还真请不动宸王呢,以宸王的聪慧,这案子都查不清,皇上也不好真的让他们都回家不是?

    楚北是来了,可案子却并没有什么进展。

    唯一的线索就是那跟着周二姑娘一起进宫的丫鬟了,那丫鬟骨头硬的很,不论怎么问话,一口咬定有人打晕了她,她不知道是谁,但是当时偏殿内只有嬷嬷一人。

    她话未说满,但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她嘴硬不招,邢部侍郎准备用刑逼供,丫鬟就一句,“我就知道我家老爷不在京都,一个个都偏袒宸王妃,要对我屈打成招!我家姑娘死的冤枉啊!”

    当时,邢部外,不少人都看着。

    这板子、夹棍还能近丫鬟的身吗?

    只要打了,丫鬟就算最后招认了,那也是屈打成招。

    这也是邢部尚书头疼的地方,他苦着一张脸望着楚北,“王爷,这丫鬟嘴硬,又不能打板子,没法继续审问啊。”

    邢部尚书眸带哀怨,一脸无奈。

    没人知道他在心底埋怨清韵。

    因为清韵给邢部传话了,这个案子公开审理,审问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给人看。

    不然,把丫鬟往邢部大牢一拖,什么酷刑都轮番上一遍,任她丫鬟喊破喉咙,也没用。

    正想着呢,就听官兵上前来报,“王爷,王妃来了。”

    邢部尚书一惊,赶紧将心底那点子埋怨给收拾干净了,起身相迎。

    听人禀告清韵来了,楚北也愣了一下,随即起身,只是走了没两步,清韵就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楚北问道。

    清韵扫了眼跪在地上的丫鬟,笑道,“这案子越闹越大,流言满天飞,我就是待在府里,也还是关心这案子,不如直接来邢部,好歹有什么进展了,我能第一时间知道,对了,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

    楚北摇头,“没有。”

    他让暗卫都去查了,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清韵就猜到是这样,她瞥头扫了那丫鬟一眼,眸光落到一旁站着的一年轻男子身上。

    那男子,看着很陌生。

    见清韵多看了那男子几眼,邢部尚书赶紧道,“这是工部右侍郎府孟大少爷。”

    这么介绍,怕清韵不知道,又加了已经,“孟大少奶奶是右相夫人的侄女,周二姑娘的表姐。”

    清韵恍然一笑,“原来周二姑娘买的安胎药,就是给尊夫人的。”

    孟大少爷站在一旁,尴尬的有些手足无措。

    眼前这两位,可是未来的太子、太子妃,将来的皇上和皇后啊。

    他是要在他们手底下讨生活的,如今却要因为周二姑娘,和他们有了不好的牵扯,一个弄不好,将来的前程就毁了。

    孟大少爷赶紧给清韵见礼,态度很恭敬,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清韵不是一个喜欢迁怒别人的人,她不会将周二姑娘和他混为一谈。

    人家跟他见礼,她很自然的抱之一笑。

    孟大少爷道,“右相府正院被烧,右相夫人伤的不轻,正在救治,相爷不在京都,这案子和内子说来,也算是有几分牵扯,右相夫人便托我来照看一二。”

    清韵听着,点头道,“应该的。”

    要是右相府不派个可信的人来,这案子审问出什么结果来,只怕人家也不会相信。

    楚北扶着清韵坐下。

    邢部侍郎上前,将案子禀告清韵知道。

    案子和她昨天知道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周二姑娘死于心口的发簪,那层膜被刺破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邢部侍郎禀告时,那丫鬟就跪在地上,用一种愤恨的恨不得杀了清韵替她主子报仇的眼神仇视清韵。

    清韵见了,眉头敛着。

    这丫鬟的演技真的很到位,谁会往可能是她杀了周二姑娘身上想?

    见清韵看着丫鬟,邢部尚书道,“这丫鬟嘴硬的很,而且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只怕不用刑,她是不会说实话的。”

    清韵听得一笑,“还是别用刑了,屈打成招,名声不好听。”

    邢部尚书顿时哑然,不上板子,又找不到别的罪证了,这案子没法继续审了啊。

    正在这时候,那边拥闹得人群散开一条小道,走过来一个挺着肚子的少夫人。

    丫鬟扶着她走过来,提醒她小心脚下。

    那少夫人走过来,孟大少爷就赶紧起身过去扶她了,有些责怪道,“不是不让你来吗,你怎么还来了?”

    怀了身孕的女人,很忌讳见到死人的,能避则避。

    那少夫人眼眶有些红,哽咽道,“表妹一心惦记我,她走了,我不来送送,我良心不安。”

    身份不言而喻。

    原本,她一直坐在马车里,这不是听说清韵也来了,她也就下马车了。

    人家宸王妃都不忌讳这些,她还忌讳什么?

    清韵站了起来,她紧紧的盯着孟大少奶奶的肚子。

    忽而,她笑了。

    “孟大少奶奶,你这身子,几个月了?”

    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叫人摸不着头脑。

    现在不是关心人家怀了几个月好不好,人家是觉得周二姑娘死的冤枉,来看望她最后一眼的,是敌人啊!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她们家王妃想问什么。

    丫鬟们很不解,孟大少爷和孟大少奶奶就更不解了。

    孟大少奶奶赶紧过来给清韵请安,然后回道,“已经五个足月了。”

    “五个月了?”清韵听得一笑,笑容灿烂的有些恍人眼睛。

    楚北有些扶额,人家少奶奶怀了五个月身孕,她高兴个什么劲。

    ps:有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