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出征

第四百五十一章 出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丫鬟死了,且是畏罪自杀,当时目睹这一幕的人不少,渐渐传开。

    从之前一边倒的相信周二姑娘是清白的,到被现实啪啪打脸,实在是叫人唏嘘。

    之前大家有多信任周二姑娘,帮她说话,知道她怀了将近两个月身孕后,就有多落井下石,那些数落的话,都不忍入耳。

    而且,谁也没料到,案件居然将安郡王给搅合了进来。

    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人都败走边关,不知所踪了,居然还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将京都搅合成一锅粥,要不是宸王妃福大命大,得山场庇佑,赶尽杀绝,不给人留活路的破落名声算是背定了。

    再想到之前,他们居然相信周二姑娘,也不愿意相信宸王妃,着实该打脸。

    大家默默反省了下,觉得他们之所以会支持周二姑娘,完全是在同情弱者,毕竟宸王妃怀了身孕,理应给宸王纳妾,她却偏霸占着不让,太过分了。

    男人么,觉得这样的女人太善妒了,不是什么好人。

    女人么,那肯定是羡慕妒忌恨了,同样是女人,凭什么自家老公三妻四妾,穷的养不起妾室,还一有银子就往那勾栏院里钻,一定要换个肚皮睡,恨不得死在那不知道被人蹂躏过多少遍的牡丹花下。

    而宸王妃呢,有疼爱她的夫婿,又是凤凰异象,又是风生水起的铺子,老天爷未免太厚爱她宸王妃一人了,什么好东西全都给她,何曾想过分她们一星半点儿啊?

    一妒忌,就影响了她们的判断,很自然的就偏向了周二姑娘。

    虽然她们依然妒忌宸王妃,可是比起周二姑娘和人私通,还珠胎暗结,还要给肚子里的孽种找便宜爹,这样的女人被杀,已经是老天爷网开一面了,应该浸猪笼,活活烧死才对。

    案子了结了后,楚北就送清韵回王府了。

    孟大少爷尴尬的不知所措,孟大少奶奶更是摸着肚子,后悔来这一遭了。

    虽然她也很唾弃表妹的所作所为,甚至拿她做筏子,可到底是她的姐妹啊,如今人已经死了,还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她也于心不忍。

    这一切,算是因果轮回吧。

    如果她不是知道这流言四起,是因为表妹关心她怀孕,她也不会怀着身孕,还不顾阻拦,来邢部看她最后一眼,也就不会碰巧撞上宸王妃,让案情出现逆转。

    孟大少爷知道孟大少奶奶心里愧疚,只是还不能表现出来,毕竟真相不大白,冤枉的就是宸王妃了。

    “右相夫人还等着我去告诉她案情,现在这样了,我……,”孟大少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叹息一声。

    伤的那么重,他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觉得残忍,如果不是她拼着一口气,要给女儿讨一个公道,只怕当时就去了。

    孟大少奶奶握着孟大少爷的手,道,“我陪你一起去。”

    这事,瞒不住的。

    两人一起去了右相府。

    右相府只是正院被烧了,其他地方并未受到牵连。

    其实,右相夫人派了下人去邢部,案子审问的结果,下人们自然知道,只是不敢告诉右相夫人罢了。

    右相夫人问起来,只推脱说时辰还早,案子还在查。

    右相夫人就耐着性子等,等得不耐烦了,总算是盼到孟大少爷来了。

    右相夫人伤的极严重,胳膊和脸上都绑着绷带,还能瞧见血迹,动一下,都疼的她整个人脸都扭曲了,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案子查清楚了吗?”右相夫人靠在迎春花大迎枕上,一脸迫切的问道。

    她脸上并未有多少凄哀之色,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恨意。

    孟大少爷轻点了下头,淡声道,“查清楚了。”

    右相夫人就问了,“邢部是怎么罚宸王妃的?”

    孟大少爷心中一哏,孟大少奶奶就忍不住问道,“姨母,你知道表妹和安郡王来往的事吗?”

    右相夫人想知道结果,却偏偏被打岔了,心中有些不虞,说出口的话就带了些冲,“瑜儿怎么可能和安郡王有往来。”

    右相和镇南侯关系一直不错,算是大皇子一党,和安郡王和兴国公从来没有搅合到一起过,瑜儿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和安郡王有往来?

    孟大少奶奶就猜到她不知情,表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这样,蒙蔽父母,害了自己不算,还害的右相府家破人亡,她怎么忍心啊。

    孟大少奶奶哽咽了。

    右相夫人心底就有不好的预感了。

    这两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亲事也是她一手撮合的,明知道她着急知道案件,却顾左右而言他,明显案件审理的结果和她期望的不一样,不敢告诉她。

    右相夫人眼神黯淡,道,“案子到底如何了,如实告诉我吧。”

    孟大少奶奶就道,“表妹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身孕了……。”

    右相夫人眉头低着,忽然听到孟大少奶奶说这话,她猛然抬眸,正好听到孟大少爷补充道,“孩子是安郡王的。”

    右相夫人脸色慢慢皲裂,几乎是破口吼道,“不,这不可能!”

    声音歇斯底里,喊的不少丫鬟心惊胆颤,背脊发凉。

    她不相信!

    女儿因为街上的流言,都要上吊,以证清白,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来?!

    可是孟大少爷将查案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她,包括清韵找了八位大夫和两位太医共同见证的事,还有他,亲眼瞧见仵作将那一团拿出来……

    那一团很小,可是却能辨认出是孩子了。

    不存在弄虚作假的嫌疑。

    孟大少爷的话,一字一顿,像是一把铁锤,重重的击打在右相夫人的心口上。

    伤的那么重,她一直靠着女儿是清白的,被人害死了,要帮她讨公道的信念支撑着,如今这唯一的信念也没了。

    一个没忍住,右相夫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孟大少爷和孟大少奶奶离的近,血喷到两人衣摆上了,如一朵朵妖娆绽放的梅花。

    吐了血,右相夫人就歪到在床上。

    屋子里,顿时慌作一团。

    请大夫,叫太医,手忙脚乱。

    好在孟大少奶奶在,帮着拿主意。

    很快,就来了两名太医,两人一把脉,互望一眼,摇摇头,轻叹一声。

    孟大少奶奶问情形如何,两位太医就道,“准备后事吧。”

    干脆利落,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

    孟大少奶奶就问道,“当真一点希望都没了吗?”

    两位太医就道,“在下医术浅薄,实在是回天乏术了,倒是宸……。”

    太医说了一个字,就停了。

    右相夫人身心受创,要说有人能救她,估计也只有宸王妃了,可是,宸王妃和右相府的纠葛,右相府有脸去求她救命吗?

    况且,谁敢去找宸王妃。

    右相夫人伤的这么重,便是宸王妃,估计也只有一两分的把握,救的好,自然是美事一桩,可是救不活,天知道又会传出什么样的流言蜚语来?

    这事,能避则避。

    两位太医赶紧告辞了,这浑水少蹚为妙。

    可是两位太医倒出了清韵,孟大少爷和孟大少奶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要能抢救,总要尽量救治吧?

    回头右相回来了,知道他们连试都没试一下,就放弃了,他们有何颜面见他?

    可是,右相夫人还愿意瞧见宸王妃吗?

    这府里,谁知道还有没有安郡王的暗卫在,万一宸王妃来了,出了什么事,他们就是几十条命都担待不起。

    孟大少奶奶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就不应该出府!

    孟大少奶奶留在右相府,孟大少爷回府找爹娘商议,这事到底该怎么办好。

    孟大人是坚决不让侍郎府和宸王府交恶的,他老奸巨猾,让孟大少爷拿了右相的名帖把京都的大夫和太医找了个遍,都去救治右相夫人。

    这么大的动静,皇上不可能不知道。

    知道了,却没有让宸王妃救治,那明显是不想救了,回头右相知道了,也不会埋怨他们的。

    他们尽力了。

    当天夜里,右相夫人就死了。

    她的死,并不算意外,加上翌日,又是皇上御驾亲征的大日子,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

    毕竟,比起边关战乱,一个相府夫人离世,只能算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了。

    皇上御驾亲征,而且是时隔二十年,再重上战场,不少年长的人,都在跟小辈讲述二十年前,皇上是多么的英勇善战,叫敌人闻风丧胆。

    一大清早,清韵还睡的正香,就被楚北给唤醒了。

    他们必须要去送行。

    皇上一身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容貌偏俊雅,可是穿上铠甲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眸光犀利如鹰隼,就连嘴角的笑,都带着三分霸气。

    不得不承认,皇上穿战袍,比穿龙袍看着更俊朗,更顺眼。

    他举碗和将士们豪饮,声音雄浑,吐字如金玉掷地,有一种穿透忍心的魅力。

    饶是清韵是女儿家,听着皇上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也热血沸腾的恨不得举刀去战场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了。

    和将士们说完,皇上让清韵和楚北上前。

    皇上先是看着清韵,笑道,“这三日,你给朕送去了三百四十万两银子,朕还未去边关,你就给朝廷立了一大功,朕心甚慰,还有那些大臣和夫人们,为朝廷做的贡献,朕也都铭记于心,朕为有你们这样的臣子们而万分高兴!”

    然后,百官和贵夫人们都激动了,皇上感谢他们啊,当即说应该的。

    场面一时间,有些控制不住。

    皇上连着摆了好几下手才安静下来,然后就是望向楚北了,皇上语重心长道,“朕知道,你也想上战场,朕何尝不想我们父子能一同上战场杀敌,父皇处理朝政二十年了,有些疲乏了,朕喜欢战场上驰骋的感觉,比起做皇帝,朕更合适做一个将军,从现在起,你要肩负起一个君王的责任,清韵立了那么大一功劳,你身为男儿,可不应输给她,她负责饷银,这粮草就归你负责了,将士们吃什么,朕就吃什么,不要让朕和将士们饿肚子。”

    楚北,“……。”

    清韵,“……。”

    皇上,你当着将士们和百官的面给我们戴高帽子就算了,可是用不着上锁吧?

    这话一说出来,将来银饷发不出来,将士们吃不饱肚子,不成了她和楚北办事不利了吗?

    清韵想哭。

    没见过这么坑人的。

    坑人就算了,还顺带给自己立威,实在是太过分了!

    将士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看把将士们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她怎么那么心塞呢。

    还有皇上说让楚北肩负起一个君王的责任。

    这等于是将皇位传给楚北了啊。

    两人一肚子憋闷,还得恭恭敬敬的给皇上行礼,表示一定尽力,不负皇上一番期望。

    看着两人那模样,再看着高涨的士气,皇上的心情是格外的美好。

    他望向皇后。

    要说真对不起的,就只有皇后了。

    他在皇宫二十年,有足够的时间陪皇后,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些浪费的光阴,皇上就恨不得将兴国公抓住,狠狠的鞭笞泄愤。

    这一去边关,还不知道多久能回来。

    看着皇后眉间淡淡的疲惫,皇上多希望带着她一起出征。

    收回不舍的眸光,他怕再多看两眼,会忍不住真的扛起皇后上马。

    皇上翻身上马,手一挥,同时喝道,“出发!”

    鼓声阵阵,号角长鸣。

    皇后亲手绣的战旗,迎风舞动。

    皇上一夹马肚子,就朝前走。

    楚大老爷紧随其后。

    之后是三万大军,井然有序,士气磅礴。

    皇上没有坐銮驾,只和寻常将军一样,骑马而行。

    清韵虽然怀着身孕,还是跟着楚北他们送了皇上十里地。

    等将士们走远了,看不见了,方才打算返回。

    楚北是骑马来的,当着百官的面,他也不好钻马车,和清韵说悄悄话。

    清韵和楚北站在最前面,周梓婷的眸光就一直看着两人。

    等两人转身了,若瑶郡主拉着琳琅郡主走过来。

    她快步走到清韵身边,道,“清韵表妹,我和你乘坐一辆马车吧。”

    清韵愣了下。

    周梓婷是三皇子妃,准确的说现在应该是敬王妃了。

    皇上率百官修改皇家玉蝶时,就册封三皇子为敬王了,只是这段时间忙的很,他们还没有搬出皇宫。

    她提出共乘一驾马车,又是喊得表妹,清韵还真不好拒绝。

    她知道周梓婷一直看着她,这会儿这么殷勤,肯定是有话要说。

    她点头答应了。

    那边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互望一眼,有些失望。

    她们还想和清韵姐姐一起坐马车回京啊,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十里地,马车走的又慢,真是折磨人。

    上了马车后,没一会儿,马车就朝前走了起来。

    车帘晃动,可见看见远山秋色,草木枯黄。

    周梓婷坐在一旁,看着清韵,见她并不热忱,就笑的有些尴尬,寻话题道,“我好像惹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她们不高兴了。”

    清韵笑笑,并不接话。

    虽然她和周梓婷是表姐妹,但是她很确定,她的心是偏向若瑶她们的。

    这一点,周梓婷也很清楚。

    清韵看着她,问道,“表姐找我有事?”

    周梓婷就有些局促不安了。

    PS:一更四千字,晚上不二更了,明天早点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