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六十章 世子

第四百六十章 世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大喜之日,新娘子在花轿里,在众人眼皮子地下失踪了,这对安郡王和威远大将军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

    不抓到挟持了邬三姑娘的大锦暗卫,不足矣平息他们的愤怒。

    大锦暗卫就这样背了黑锅。

    不过,逸郡王觉得这大约是他背的最高兴的黑锅了,他都有一种想背着黑锅上蹿下跳,欢呼雀跃的冲动。

    不过此时此刻,不适合太嘚瑟了,他还得和北晋其他官员一起,劝慰威远大将军别太生气了。

    可是越劝,威远大将军的火气越大。

    来喝酒的宾客,人人自危。

    尤其还有逸郡王在一旁危言耸听,要知道新娘子被人劫持了,这亲事没法再继续了啊,方才抬走的十里红妆,又要被抬回来了。

    之前街上人仰马翻,乱成一锅粥,再加上鞭炮硝烟,根本就看不清楚人的容貌。

    谁知道哪些抬着聘礼的小厮有没有混进大锦暗卫?

    比起杀进将军府,混进来要容易太多了。

    当时,已经有不少小厮进将军府了,那些宾客一听,顿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万一真是这样,大锦暗卫手起刀落,他们葬送了小命就太冤枉了啊。

    威远大将军点头,夸赞逸郡王道,“还是你机警。”

    逸郡王被夸的很不好意思。

    然后,威远大将军就吩咐下去了,那些小厮要经过检查才能进将军府。

    再然后,总管带人去检查,还真发现有小厮鬼鬼祟祟的离开,总管派人去追,可惜杳无踪迹了。

    就这样,逸郡王在威远大将军跟前再一次刷了功劳,赢得了赞赏。

    威远大将军府出了事,逸郡王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同其他大臣一起告辞了。

    他得琢磨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威远大将军把邬三三姑娘失踪的事算在了他头上,可他却知道邬三姑娘是逃婚了,很明显啊,将军府守卫森严,谁能悄无声息的挟持了邬三姑娘,还逼丫鬟穿上她的嫁衣,代替她出嫁?

    分明是她和丫鬟自愿的,来了这么一出好戏。

    就是不知道这会儿邬三姑娘人在哪里。

    还有到现在,居然都没人问丫鬟,她家姑娘去哪里了,北晋人真是太奇怪了,都不动脑子吗?

    不过他倒是可以将计就计。

    回府之后,逸郡王就让暗卫着手去办这事了。

    他让暗卫些了封勒索信,没有射到威远大将军府,而是挑了个热闹的酒楼,一剑射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酒楼掌柜的把信取了下来,看着上面写着:威远大将军亲启。

    倒霉掌柜的差点没吓尿,又不敢毁了信,他只在心里咒骂写信的人是狐狸,不敢去威远大将军府,只要敢射箭,必定会被人团团包围,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可是射到酒楼,他就得代他去送信,众目睽睽之下,有大家给他作证,知道此事与他无关,可确保他性命无忧。

    掌柜的骂过后,拉着几个人,朝威远大将军府走去。

    知道信是怎么送来的,威远大将军又是一通火气,要不是掌柜的唯唯诺诺,他都忍不住将掌柜的当成是大锦奸细,拖出去砍了脑袋。

    信上写着:大将军太霸道,邬三姑娘不愿意嫁给安郡王,你硬是逼迫,枉为人父,邬三姑娘和丫鬟合谋逃婚,如今落在我的手中,拿宁王来交换,否则后天早上,有劳大将军去城门口给邬三姑娘收尸。

    信下面,还画了个璀璨的笑容,能气的人挠心挠肺。

    可是信上的内容,叫威远大将军脸色变了又变,近乎吼道,“把丫鬟带来!”

    丫鬟自然是邬三姑娘的贴身丫鬟了,也就是穿着嫁衣的丫鬟。

    丫鬟几乎是被人拎着来的,进了屋之后,护卫松了手,丫鬟就如同一滩烂泥跪在地上。

    瞧见她这样,威远大将军一双眼睛冷水寒霜,问道,“三姑娘人在哪里?!”

    丫鬟摇头,颤巍巍道,“奴婢,奴婢不知道。”

    威远大将军冷笑了,“到如今,还敢嘴硬!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如实招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语气森冷,仿佛来自地狱。

    丫鬟吓得花容失色,她自小在将军府长大,大将军什么脾气,她再清楚不过了,他没闲工夫和她一个丫鬟周旋,更不会把她一个小丫鬟的生死放在心上,他是说到就会做到的,姑娘待她恩重如山,可也比不过自己的命啊,况且姑娘已经逃了,丫鬟一吓,就道,“昨儿晚上,姑娘就出府了。”

    听到丫鬟说这话,威远大将军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但也更生气了。

    女儿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联合丫鬟一起欺骗她。

    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

    只是他不要的女儿,也是他女儿,落入大锦暗卫之后,就是他的耻辱,不找回来,还有何颜面在世上立足?

    “来人,给本将军去找人,就是把京都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到!”威远大将军喝道。

    然后,整个京都都惶惶不安。

    谢府。

    逸郡王躺在摇椅上,两个小妾,一个喂他吃葡萄,一个给他倒酒。

    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再想想他在大锦娶了郡王妃,几时这么惬意过?

    也不知道郡王妃惹事没有?

    正吃着呢,小厮就来报,“爷,有官兵来搜查。”

    逸郡王眼皮子轻抬了下,道,“别妨碍公务,让他们进来查。”

    真是太好说话了,都让来搜查的官兵不好意思了。

    尤其见到逸郡王和小妾打情骂俏,还请他们吃葡萄,真是和善的紧啊。

    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两个小妾是威远大将军赏赐的,谢府一举一动都在小妾的眼皮子底下,根本就不用查啊。

    胡乱的查了下,官兵们就走了。

    这个大锦暗卫扎的窝,再安全不过了。

    那两个小妾一边喂逸郡王葡萄,一边道,“大锦真是太坏了,居然绑架了邬三姑娘,爷不帮着威远大将军找人,乘机立功?”

    逸郡王挑着小妾的下颚,笑道,“立功谁不想,但也要量力而行可爷手无缚鸡之力,要是碰到大锦暗卫,一个弄不好,你们可就要守寡了,爷还年轻,往后立功的机会多,没必要做冒险的事。”

    听到守寡两个字,小妾的脸色微变,连忙摇头。

    进了谢府,才知道什么是好日子,白日里吃香的喝辣的,爷风趣幽默,不像旁人,喜怒无常,就是和他打趣,甚至闹脾气,都没事,晚上和爷颠鸾倒凤,只恨天亮的太早。

    谢府也没有主母,爷又是个出手大方的,那些绫罗绸缎,都穿不完。

    就算将来有主母,凭着她们是威远大将军府上出来的,哪个主母敢小瞧她们?

    这样的好日子,都是爷给她们的,要是爷有什么万一,将军府她们回不去了,天知道等待她们的会是什么下场?

    爷好,她们才能更好。

    两个小妾不要逸郡王去做冒险的事了。

    看着两个小妾态度变化太快,逸郡王都唏嘘不已,尤其赵神医对他挤眉弄眼,不愧是逸郡王,魅力惊人啊,连威远大将军派来盯着他的卧底都被他收买了,一心只为他了。

    二皇子倒是担心,万一威远大将军找到了邬三姑娘,那这出戏就没得唱了。

    逸郡王倒是放心的很,他可没忘记,他和赵神医进城时,邬三姑娘对着城门外张望的情形。

    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邬三姑娘十有**已经离开京都了。

    这些人再怎么找人,也绕不开京都的圈子,能找到人才怪了。

    而他的目的,只是拖住威远大将军去边关的脚步而已,拖一天,也算是完成皇上交待的人物了。

    威远大将军派人找邬三姑娘,找了一夜,都没一点消息。

    那些官兵怕办事不利,会被责罚,一大清早就挨家挨户的敲门搜查。

    如此闹腾,威远大将军还怎么去边关打仗,左右不过挨一日,就等着呗。

    威远大将军不知道,就着一天,至关重要。

    他等到傍晚,他没交出宁王,城门口也没有出现邬三姑娘的人影。

    到这时,他才反应出不对劲来,要求邬三姑娘的信物做证,否则别想交出宁王。

    然后,他就猜到邬三姑娘并不在大锦暗卫手里。

    再加上朝廷又催他去边关,邬大将军第二天就出征了。

    他这边刚到边关,那边皇上将雍州城攻破了。

    就差了一天。

    威远大将军没差点气撅过去。

    但是威远大将军不是个受人气的,有仇必报,而且是当场就报。

    他让人带宁王来,要当着皇上的面,狠狠的抽宁王鞭子来泄愤。

    宁王带来了,他也兵临城下。

    皇上一身战袍,站在城池上,笑道,“威远大将军眼神不好啊,先看看你威胁的人是不是宁王再说。”

    威远大将军当即有不好的预感。

    他一把抓过“宁王”的脑袋往后一扬,露出他的脸来,是宁王无疑。

    可是却是易容的,他将面具撕下来,竟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哪里还是宁王。

    这一次的威胁,成了个笑话。

    威远大将军回去之后,就质问护送宁王来边关的大将。

    那大将还浑浑噩噩,赶紧跪下请罪,道,“定是那一次,我们路过时,口渴了,就停下来喝了水,然后晕了过去,等醒来时,所有人的钱袋子都丢了,宁王肯定是那一回被人调换了,只是钱袋子丢了,宁王还在,所以属下没有多想……。”

    随即,他又道,“属下护送宁王来边关的事,没人知道,大锦是怎么得知消息的?”

    还能怎么知道的,有细作呗!

    不过没人往逸郡王身上想,他又不知道宁王是什么时候被送出府的,那么多条道路,又是走的哪一条。

    威远大将军到了边关,有皇上和他周旋。

    逸郡王在北晋京都,混的更是风生水起。

    宁王成功解救,他留下来的唯一任务,就是营救端敏公主。

    只是她待在后宫,他一个大男人没法混进去啊。

    愁。

    这事且不提,再说宁王被救一事,有官兵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送到京都。

    这是可喜可贺的大喜事。

    可是喜过头,就是悲了。

    宁王妃笑着笑着,就有了动静,要生孩子了。

    宁王府忙成一锅粥。

    太医、稳婆来了不少,若瑶郡主还不放心,把清韵也请了来。

    除了王妃,长公主和皇后都来了,只是她们没有留太久,皇后待了一个时辰就回宫了,长公主倒是待了两个小时。

    一堆人守在正堂,听着宁王妃叫疼。

    若瑶郡主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都急哭了,望着清韵道,“我母妃会不会有事?”

    清韵宽慰她道,“别担心,王妃胎位正,又生过一胎,不会有事的。”

    若瑶郡主这才稍稍放心。

    可是听久了,她又开始着急了,然后又问,清韵接着安慰她。

    从上午胎动,一直守到下午,到傍晚的时候,宁王妃总算是生下了一个儿子,母子均安。

    别说若瑶郡主了,就是清韵,也是吓出来一声冷汗。

    疼了足足四个时辰啊,到后来,喊得嗓子都哑了,产婆一度拿人参吊气。

    她摸着隆起的小腹,心底担忧了,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让她遭这么大的罪。

    不过遭罪是值得的,所有人都替宁王和宁王妃开心呢。

    皇上的亲大哥,要是膝下没有嫡子,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产房收拾干净,清韵和若瑶郡主一起去看宁王妃。

    宁王妃累着了,不过睡了一刻钟就醒了过来,看见清韵,她眼眶通红,哽咽道,“难为你怀了身孕,还守着我,若是没有你,这孩子……。”

    对清韵,宁王妃充满了感激。

    清韵没有让她把话说完,只笑道,“是小世子有福,如今王妃的身子调理好了,等宁王回来,还可以给小世子再添一两个伴。”

    若瑶郡主在一旁,嘟着红唇,故作不满道,“为什么不算上我?”

    清韵扑哧一笑,“等宁王回来,你都要出嫁了,你倒是可以给小世子添几个侄儿侄女。”

    若瑶郡主脸大红,几乎是跺着脚跑的。

    可是跑出去后发现,这是她家啊,她要守着母妃和刚出生的弟弟,就又红着脸跑了回来。

    这一来一回,将所有人都逗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