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下令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下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众人想不通安郡王为何活着回京了,就连清韵也没想明白,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生不如死就另当别论了吧。

    可安郡王就是活着被押送回了京,而且顺利的见到了太后。

    自打安郡王出生,太后就对他呵护有加,如珠如宝的护着,所有的孙儿外孙加起来都不及他安郡王一个。

    为了他,为了先太子,太后把几个亲生儿女的心都伤透了。

    虽然现在长公主偶尔会进宫陪她,但太后很清楚,长公主没有放下心中的芥蒂,皇上更没有。

    还有宁王,对她很恭敬,让人挑不出半点不是,但要说母子之间那种亲昵,却没有半分。

    太后不敢强求,她怕强求的太多,反而把宁王推的更远,不管怎么说,就算兴国公和宁太妃心怀鬼胎,可宁王是她怀胎十月生的,母子连心,儿子就在眼前,自己却不知道,还眼睁睁的看着宁太妃要他做先太子的跟班,对他唯命是从。

    每每回想起来,太后都心如刀绞。

    而且,自打逸郡王和二皇子护送安郡王回京的消息传回来,长公主就没有再进宫看她了,太后不傻,知道长公主是在看她的态度。

    太后更知道,安郡王一死,不论是三十多年前,还是二十年前的事就都了结了。

    能不能挽回长公主和皇上的心,就看这一回她如何对待安郡王了。

    清韵也拭目以待。

    安郡王被送进宫,不出半个时辰,宫里就有消息传了回来,听得清韵是目瞪口呆,嘴巴张大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咸鸭蛋。

    安郡王居然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亲孙子!

    清韵没回过神来,喜鹊就问道,“这怎么可能呢,安郡王怎么可能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亲孙子?”

    传话丫鬟回道,“宫里是这么传回来的,说当年安王妃生的其实是个女儿,只是兴国公和宁太妃不甘心,就偷梁换柱,把女儿换成了儿子,也就是安郡王,安郡王告诉太后,说他谋反是他不对,可把兴国公交给皇上,交换邬三姑娘他问心无愧,如果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心怀鬼胎,他原本能过平静的生活,与世无争,是他们害他到这种地步……。”

    清韵抱着孩子,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笑道,“然后呢?”

    丫鬟望着清韵,什么然后啊,“这消息这么大,宫里的人没敢耽搁,就赶紧来禀告王妃您了。”

    清韵听得一笑。

    她还纳闷安郡王怎么会忍这么一路回京呢,敢情是想好了对策呢,不管安郡王做了什么,这二十年来,太后是真心疼他的,而且太后对兴国公府尚且存了两分不忍,杀宁太妃和兴国公,那是他们罪大恶极,死不足惜,尤其兴国公还拿刀架在了太后的脖子上。

    可安郡王不同,太后一直对他就存了几分怜惜,可怜他小小年纪就没了父亲,所以格外的疼他。

    精心养育了二十年啊,就是一条狗,养个三年五载的都有了感情,何况是人了。

    安郡王在赌,赌太后会心软。

    他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亲孙子,这么多年,他是被他们利用了,他也是受害者,值得人同情。

    不得不说,安郡王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是高。

    而且他还有人证。

    虽然兴国公和宁太妃谋逆了,安王府也被烧了,但是安王妃还活着,她是太后挑给先太子的太子妃,因为先太子过世,一直寡居,甚少出门见客,存在感很低,但是她并没有死。

    就连宁太妃被杀,兴国公被处以千刀万剐之刑,太后也没有要她的命,只是监禁了她。

    安郡王抖出这么大的事,想必太后会找安王妃做证。

    可是做娘的,要是能护着儿子,能不拼命护着吗?

    也不知道事情到底会如何发展,清韵虽然很好奇,但是却没想过进宫,大家的态度都摆在那里呢,这事只能太后处置,谁也不许插手过问。

    屋子里,几个丫鬟在窃窃私语,小声议论安郡王到底是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亲孙子。

    要说也不是不可能啊,安郡王是个遗腹子,先太子死的时候,他好像还没有出生。

    先太子是宁太妃的亲生儿子,她是想谋皇位的,可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宁太妃怎么可能甘心呢,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全部的希望,生了个女儿,那就是什么都别争了,所以把女儿换成是儿子,再正常不过了,反正这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干,经验丰富着呢。

    几个丫鬟越想越觉得这太可能了,到最后竟然认定就是这样了。

    清韵在一旁听得好笑。

    几个丫鬟齐齐看着她,正巧这时候她们的小世子哭了,清韵就抱着他哄起来。

    小世子直往她怀里拱,明显是饿了要吃奶。

    清韵是自己奶孩子的,虽然几个丫鬟和蒋妈妈都不赞同,但清韵固执己见,谁也没辙,而且这么点在清韵看来是应该的事,还惊动了老夫人和皇后,她们都劝清韵,清韵依然没有改主意。

    生了孩子自己喂养,天经地义,又不是没有奶水,何必假手于人。

    喂了奶,吃饱喝足,孩子就睡了。

    清韵就将他放在摇摇床里。

    几个丫鬟站在一旁看着,等清韵直起身子,青莺就望着她了,她们实在好奇清韵在笑什么。

    可清韵就是一句话不说。

    几个丫鬟挠心挠肺啊,青莺忍不住要问了,外面进来一丫鬟,上前福身道,“王妃,太后下令明日午时西街菜市口处死安郡王,处以绞刑,而且爆嗮三日。”

    这回,不止青莺几个愣住了,就连清韵都诧异了,问道,“太后见过安王妃了?”

    “见过了,”丫鬟点头道。

    清韵更惊讶,“是太后亲自下的令?”

    丫鬟点头如捣蒜,“是太后亲自下的命令。”

    说了这一句后,丫鬟把知道的倒豆子似的倒出来。

    安郡王在太后跟前说了一通,大体他是无辜的,兴国公和宁太妃死不足惜,丫鬟听到这里,就赶紧禀告清韵知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太后宫里的丫鬟急于想清韵通风报信立功,就错过了后面的事。

    安郡王是一口一个委屈,一脸孺慕的看着太后,可太后听了非但没有感动,而且脸更冷了。

    她一句话没说,让人传安王妃进宫,询问于她。

    安王妃自然是向着儿子的,她跟太后坦白,她当年生的的确是个女儿。

    太后笑了。

    然后……赐死了安王妃。

    这样的结果,叫人大吃一惊。

    就连安郡王自己都想不到哪里出了纰漏,明明一切都跟他预想的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叫委屈计策虽然好,可惜他对他当年出生的事知道的并不多,宁太妃和兴国公死了,死无对证,安王妃是他亲娘,肯定会护着他的,所以他说的一板一眼,就像是真有其事。

    安王妃生产,太后身份尊贵,自然不可能进产房的,可是太后不去,季嬷嬷却是进了产房的,她是亲眼看着产婆把安郡王抱起来的,也是她向太后抱的喜。

    安王妃生的是个儿子,太后没有亲眼见到,季嬷嬷却是看见的,现在再跟她说,这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计谋,这不是逗太后玩吗?

    死到临头了,还百般狡辩,欲博取太后的怜惜,把太后当傻子愚弄,太后能轻饶了他们?

    之前,太后一直对安王妃存了几分怜惜,她是先皇赐给先太子的太子妃,安王妃的父亲是位将军,早些年为先皇挡箭而死,先皇对她多有疼爱,才将她赐婚给先太子,再加上先太子被偷梁换柱的事,和她无关。

    看在先皇的面子上,太后才对她网开一面,没有杀她。

    可她为了安郡王撒谎,太后就不能容忍了。

    就这样,安郡王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亲娘给搭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