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07 迫于现实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端亲王府里,宋澈正在窗下对着镜子看鼻孔。

    看着看着他就把镜子往桌上一拍!

    挨千刀的徐镛,他哪里有什么钻出来的鼻毛!那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让他当着那么多人出丑!

    “爷,坐下来!”

    流银拿着隔夜的茶叶包,一手指了指旁边的太师椅,冲他招了招手:“这方子可是小的跟皇上讨来的,皇上经常熬夜,靠的就是这法子保养,皇上说了包准管用。只不过皇上也说了,爷这黑眼圈是熬了许多天夜熬出来的,一两次可除不去,得多敷,连续敷。”

    宋澈冲他一瞪:“滚!”

    “爷!”

    流银叹着气,拖长音道:“昨儿进宫的时候您可知道皇上偷偷问小的什么?皇上问我爷是不是房里添了人了?还问小的要不要让江太医给爷开几副补肾的良药。小的将爷这些日子熬夜看公文的事给说了,还把公文给了他看他才相信。您改日要是让皇上见了还是这般,小的又怎么解释?”

    宋澈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

    他握紧了拳头往桌上一砸:“我说了,滚!”

    流银叹了口气,扬了扬那茶叶包,放在盘子里出去了。

    宋澈瞪着他直到他出门,拿起桌上那镜子继续看。一个个吃饱了撑的,管了他的鼻毛又管起他的黑眼圈来,——鼻毛?哼!你才露鼻毛,你全家都露鼻毛!

    这一怒,两只乌青大眼圈在镜子里就变得格外显眼。

    仔细再看看,还真有那么点肾亏的意思。

    他皱着眉换了个光线亮敞的地方再看,还是很乌青。

    他这几日竟然都没有发觉不妥,然而他原来的眼圈是什么样的?他凝眉回想了下,只记得姓徐的那小子今儿瞪着他时,他似乎看到他那眼圈周围白皙又滑嫩,难不成会是那个样子?

    他手一抖,镜子掉下地,一身的鸡皮疙瘩也险些掉下来。

    人家是专靠脸蛋混饭吃的小白脸儿,他跟他比!

    脾气转了一圈,又回到徐镛头上去了。

    那臭小子,竟敢跟他别苗头!

    “来人!”他踹翻了凳子,“去问问伍先生在哪里?!”

    去衙门的事在徐镛的命令下没有人再提了,知道这件事的都是自己人,自然没人传出去。

    午饭同样倒是没等多久就来了,或许是因为知道徐镛今儿在府,又或是因为锦瑟闹了那么一场,碍着三太太的身份,到底做不出来顿顿都给主母脸色看的事,何况在杨氏不懈努力地装缩头乌龟之下,冯氏跟三房不是没撕破脸皮么。

    不过徐滢又觉得前者可能性居大,趋炎附势是大部分奴才的立身之本,他们既做得出来早上那事儿,没理由过了几个时辰便做不出来了。

    徐滢像是随时准备再死一次一样,以誓死当个饱死鬼的心态吃了顿饱饭。

    然后睡了一觉。

    正梦见在公主府里腆着肚皮晒太阳,侍棋推醒她:“老太太她们回来了。”

    徐滢微愣了有半刻,然后才记起自己是徐家的二姑娘,早上因为徐镛的事已经避过去了一回,这回再避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起床后和杨氏进荣安堂请了安,直到侍候着徐老太太吃完晚饭才回房。

    因着早上没来立规矩的事,徐老太太少不了有两句排揎,而后又打听起徐镛摔伤那事。

    一个人若是被人嫌弃,简直连呼吸都是错,当祖母的去寺里祈福,家里长孙摔伤了且不心疼,反倒是责怪起他不该在今儿这日子见血光添晦气。好在杨氏虽然懦弱,但却不蠢,半遮半露地把徐镛摔了一跤的事给说了,也没提具体多么严重。反正她们也不会关心。

    杨氏唯唯喏喏的时候,徐滢基本上没做声。

    改善生存环境,她要解决的是最根本的问题,光是斗几个心眼儿玩几个小聪明是根本没有意义的。

    晚饭后她钻进了拂松院,徐镛面前摆着本书,但正在发呆,不知道想什么事情。

    白天时屋里有人,她还没来得及跟他细说明儿要去给端亲王办事的事,她趴在他书桌上,说道:“端亲王说明儿还要我给他去办件事。”

    徐镛傻看她片刻:“明儿还去?”

    “对啊。”徐滢便把上晌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并说道:“这些事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端亲王让我给他堵门,结果我得罪了小王爷,然后因为这个事端亲王他居然还赏识了我,另外还给我安排了任务,造成我接下来的危机……”

    “不能去!”徐镛把书往桌上一拍,“这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端亲王他们个个人精似的,今儿没瞧出破绽来已经算你命大,明儿再去,万一真识破了怎么办?你可是和崔嘉早就有了婚约的,他本来就不大喜欢你,若是因为这事露馅,他岂不更有理由退婚?”

    徐滢张大嘴巴:“他为啥不喜欢我?”

    徐镛也讶了讶,连忙改口:“也不是不喜欢你,他许是看谁都不乐意。”说完他咬了咬牙,又道:“不管怎么说,这婚事是他们当初寻上父亲来说的,就算没正式订亲,你们也早就有了婚约,你放心,你是他们崔家的儿媳妇,他们无论如何是反悔不掉的。”

    徐滢愣了有片刻才把下巴合上,她才知道原来她那个未婚夫不喜欢她,而徐镛则打算把她硬塞给那个不知什么来历的家伙。不过不喜欢也不要紧,她也未必就喜欢他。他们不是只要成亲就行了么?然后各过各的,按时行房,相敬如宾,生了孩子后老死不相往来。

    她对这个没啥兴趣。崔家既然还没有来提亲,那么她至少还有一两年的时间要在徐家度过,她得先想办法让自己的日子过得舒坦些。

    “不去的话那怎么办?端亲王都已经嘱咐我了,若是误了他的事,恐怕后果很严重。”她说道。

    徐镛握着桌上笔杆,来回往桌角的榫眼里磕。磕了半晌,他扔了笔道:“大不了,我就不干了!我要是为了份差事把妹妹给卖了,还算什么男人!”

    徐滢双手捧脸望着他,只差没把感动两个字写在脸上。

    到底金鹏有眼色,好心地提醒了一下:“爷,要是没了差事,大老爷可正等着您去求他呢。而且,咱们就又得回到原先那样凡事得看人脸色的光景了,太太连想使点嫁妆银子,都得经老太太和大太太批示,您看……”

    徐镛手下的笔啪地折断了。金鹏也适时地收了声。

    没了这份差事,就得低声下气地做人,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这就是最严酷的现实。

    徐滢道:“我已经跟端亲王告了假,他答应我,只要明儿事办完,他就许你一个月假。”

    徐镛张了张嘴,到底找不到句合适的话说出来。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他真的能拼着差事不要的风险拦住她不去么?没有差事,三房便直不起腰来,他就是这次保住了徐滢,日后她受到的欺负恐怕还要多些。到底保住这差事,日后在崔家面前也还能替徐滢壮几分胆色。

    想到这里他已经有些犹豫。

    他这妹妹竟比他想象得厉害得多,哪个姑娘家能做到去到五军都督府这样的衙门混了半日差,不但把人谈虎色变的宋澈给撂翻了,还事先讨到一个月假?

    “你,真的能行?”他咬着唇问道。

    徐滢坐起来,“都这会儿了,我能不行吗?”

    人家好歹是亲王,而且还肩负着中军营十万大军管理之责,私下里日子过得再腐烂,也不能真寻她去狎妓泡澡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