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11 多余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刘霁道:“那边是撷香院,侯爷素日会客吃茶的去处。”

    端亲王不常来程家,但想要打听些冀北侯不太隐秘的习惯,应还是轻而易举。

    钱和帐本不放在一处,那就更好下手了。至少看守的人肯定没有那么多。

    徐滢进了院,院角种着株足足覆盖了小半个院子的合欢树,院墙两侧又有门通往别处,四通八达,进出便利,帐房们正好又空着手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几个丫鬟在廊下收拾花架,今日宾客众多,这里反倒少被人涉足。

    礼金帐本并不是什么特别秘密的东西,但院子里时时有人,若以武力解决反倒后患无穷。端亲王找了她过来,又着她穿体面些,恐怕就是要她浑水摸鱼。

    但是,眼下院子里既有人,她又要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呢?

    想了想,她扭头在刘霁耳边说了几句。

    刘霁迟疑了半刻,点点头,伸了手请她先行。

    进了门,徐滢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小王爷着我来拿两本书,可有人在?”

    全京师只有一个小王爷,丫鬟们闻言扭过头来,见着刘霁已是心下有底,顿时走过来福礼。

    徐滢高扬了下巴,也不睬她们,趾高气扬地走向正面主屋。

    宋澈常在程家行走,她们自然不敢拦的。只要没有人打扰,那么只消片刻她就能把事情搞掂。

    徐滢推门进了屋,手还扶在门上,探出去的脚就停在半空了。

    屋子东侧雕花大窗下,居然席地坐了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简单道袍,盘腿坐在锦榻上,手里捧着本册子,也一脸惊讶地往门口望来。

    徐滢万没想到屋里头会有人!好在刘霁机灵,上身躬了身道:“小侯爷。”

    能在冀北侯的茶室翻看册子的小侯爷,当然就是程家的小侯爷。

    徐滢只顿了那么半刻,立刻就把脚落了地,也躬身行起礼来:“参见小侯爷。”

    程筠将册子合上,薄唇微微一扬,缓声道:“你是?”

    到了眼下,徐滢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谎撒到底了,“在下徐镛,奉小王爷的命令过来取两本书。”目光顺便往那册子封皮上睃了睃,果不其然,正是方才帐房们送进来的礼金册子。

    “小王爷么?他要看书?”程筠脸上有了兴味,“他要看什么书?”

    “也没有交代什么书,只说今儿人太嘈杂了,着小的随便取两本书给他解解闷。”

    徐滢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骗人最主要的是心够定,心定了假的也能成真了。面前这人既然能提到宋澈时神态轻松,八成与他关系极好。她微笑抬了头,接着又道:“既然小侯爷在,不如就请小侯爷挑两本。”

    程筠笑了下,说道:“他既然让你来拿书,难道没有告诉过你,这两日我的腿疾犯了么?”

    徐滢又是一顿。看往他身旁炕桌,只见上方果然摆了只药碗。

    他腿疾犯了,那就不能起身。不能起身,她又如何拿到那册子?

    “怎么了?”程筠望着她呆怔的脸,显得愈发有趣,“很意外么?”

    徐滢连忙笑道:“哪里,只是想起小王爷真没曾跟我提起。”

    正说着,门外又传了轻轻地说话声,而且越走越近,徐滢与他都往外看过去,只见进来的是对少男少女,男的着锦袍束珠冠,高大英挺,而女的纤瘦身段,翠色衣裙,一头乌发披垂在后,曼妙多姿,楚楚动人。

    “徐镛?!”

    那男子甫进门,立刻抬头往徐镛望来,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意外和纳闷。

    徐镛可没想到会在这里撞上熟人。

    徐家虽然也算高门大户,但是三房又算得什么?徐少川早就过世了,徐镛和徐滢必然极少出席这些宴会场合。翼北侯身为后戚,身份高贵,今儿来的登门的必然非富即贵,若说在这里遇见徐少泽那一辈的人倒还情有可原,可面前这男子虽则出身锦绣却分明并未入仕。

    徐滢不知该怎么称呼,而刘霁自打跟程筠请了安之后便就退出了门外。

    “你们认识?”程筠挑眉望着他。

    旁边的少女却微讶道:“徐镛?你不是摔伤脚了吗?”

    徐滢听到这话更是背脊发凉了。她强笑道:“已经好了。”并不敢多说,她连对方身份都不清楚。不过,徐镛摔伤的事情只有徐家府里人才知道,这少女怎么会知道他摔了?再想想能到这里来赴宴的小姐,长房两位姑娘虽也有可能过来,但却不见得有资格在程家小侯爷面前如此随意。

    再想了想,心下就了然了,从容与这少女一笑,说道:“表姑娘的病,好了不曾?”

    除了冯阁老的孙女,还有谁会在面前这二位跟前这么有脸面呢?

    冯清秋却是一讶,狐疑地盯着她看起来,末了又笑:“你今日如何这般斯文客气?你又怎么在这儿?”

    旁边的男子低清了清嗓子,提醒她:“秋妹妹不知道么?他如今在端亲王手下任职。”

    冯清秋恍然,又笑着冲徐滢点点头。

    程筠笑道:“原来是你们的亲戚,这就难怪了。”又指着榻下绣墩儿,“都坐吧。”

    那男子听到这亲戚二字,眉头倏地拧了拧,看了眼徐滢,眼里有嫌恶一闪而过。

    徐滢就纳闷了,徐镛也不过就是无趣了点,怎么就令得面前这位心生嫌恶了?

    但她既有任务要完成,自然得留下来了。

    她挑选了程筠的右下首坐下,面前榻沿上摆的就是那几本礼金簿子。

    这时候冯清秋说道:“说到徐镛伤腿的事儿,筠哥哥的腿疾可好些了?今日外头少了你,总觉得好生无趣。我可是许久都不见筠哥哥吹笛子听了。”少女的目光清澈又泛着光采,像是夜幕里晶亮的星辰,令人难以移目。

    她隔壁的男子却凝眉望着她,目光里也似含着千山万水。

    他们三个人这么样眉来眼去,徐滢立刻就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原来冯清秋此来是为了程筠,难怪会那么重视这场宴会了。

    垂头端了茶在手,假装看不见,轻抿一口茶。

    程筠忽然指了指左下首坐着的男子,与冯清秋道:“说到吹笛子,崔嘉的笛子吹的比我好些,你有空不如去广威伯府听。”

    崔嘉?

    徐滢望着对面,一口茶噗地喷出来,堪堪喷了她的未婚夫一脸。

    ————————————

    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