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23 腰能挺了

023 腰能挺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氏从旁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她可万万没想到徐滢胆儿这么肥,居然敢在冯氏头上动土!可知她今日得意一分,来日就会换来冯氏多十分的报复,她不能不想想往后啊!

    “滢姐儿——”

    她才开了个头,徐滢一双眼就立时瞪过来!那眼里哪有什么往日的忍让木讷,竟是连冯氏都比不上的狠戾果断。

    杨氏肩膀抖了抖,不出声了。

    冯氏望着她这副模样,也绝望了。

    徐滢抓死了她的软肋,眼下就是徐少泽过来也是于事无补。

    她能够家法处置三房,却不能绑住他们的手脚不往外去,也封不住他们的口不往说,三房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失去的,徐滢这是活脱脱跟她耍起了光棍!

    她瞪着她,咬牙道:“家里还有老太太在,这嫁妆的事又岂是我作得了主的?”

    “这还不容易。”徐滢笑微微道:“老太太对伯母十分信任,伯母这就带着我们去老太太面前说说这事,老太太断没有不肯的。”

    冯氏又握起了拳。

    徐滢紧挨着她坐着,搭着她胳膊白牙森森地冲她微笑,并不退缩。

    冯氏颤抖着抓了个杯子掷到地上:“去荣安堂!”

    事情毫无悬念的解决了。

    徐镛和三房所有的下人们看到一抬又一抬送到三房来的嫁妆挑子,惊得下巴半日都合不上去!

    杨家家底不薄,杨氏嫁进徐家时杨老先生因为知道徐家没有什么好家风,不过是图着徐少川为人诚恳正派所以才斟酌之后允了这门婚事,所以当初给杨氏的嫁妆也是丰厚的,虽然不说十里红妆,但足足也有六十四抬,外加现银五千两,田产地契各有些许。

    原先这些也都掌在三房,可是徐少川过世后徐家就以杨氏要照拂年幼儿女无暇打理为名把嫁妆都拖去了库中,杨氏也不敢吭声,这些年无人撑腰加上手头没钱,便混得一年不如一年。她的嫁妆拿来充公倒像是理所当然的了!

    徐滢伴杨氏去长房徐镛也是知道的,方才正在屋里郁闷着又不知道要受些什么闲气,猛地见她们连同这么多财物一同回来,哪里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问杨氏,杨氏激动澎湃,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又是欣慰又是害怕。

    高兴的是三房手上有了钱,从此他们腰板可以挺直些了,徐镛差事上有什么需要打点之处她可以不用愁烦,徐滢的嫁妆她也可以筹划得像样点,而担忧害怕的是,如今钱是有了,可徐滢却把长房那头母老虎给得罪了,往后三房真的还能太平吗?

    徐滢倒是始终坦然。

    说真的,她不是犯浑,冯氏是徐家的份量她知道,前世里她别的什么没学会,只把一手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的功夫练得滚瓜烂熟,可是既然都已经撕破脸了,退让也只会助长冯氏要拿徐镛出气的威风,倒不如索性把这天给翻了,不管怎么说,杨氏嫁妆能拿回来,怎么也不算亏。

    徐镛搞清楚来龙去脉,拄着拐杖跳到徐滢面前,冒着冷汗打量起她。

    他不是害怕冯氏,他是害怕徐滢啊!

    杨氏的嫁妆能回来,他当然比谁都觉得解气,而让冯氏落败也是他这么些年一直在奋斗的目标。可这丫头从佛堂呆了几天出来后胆子越发大了,冯氏的落败深深提醒他,这丫头简直潜力无穷,她在衙门里跟宋澈之间真的只是闹出些小矛盾而已?

    徐镛冷汗涔涔,冯氏这里也连夜请起了大夫。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擅动,这下好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不动还好,三房的嫁妆将来还能添补冰姐儿将来一些,如今倒好,人家顺竿子往上爬,如今不但拿捏不了他们,连到手的鸭子都给飞了!”

    徐少泽屋里转来转去,连珠炮似的发着牢骚。

    冯氏捂着胸口气道:“你只管怪我,我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冯家腰板那么粗,只要他们对我们撒手不管,你以为凭你还能有往上爬的机会?如今倒成我的不是了!索性你把我们休了,我们娘仨儿自个出府过活去!”

    徐少泽见她动了真怒,也不敢再起调子,连忙道:“我这不是顺嘴说两句嘛,哪里就是真埋怨你了?”说罢走到床前坐下,又好言好语地道:“那嫁妆本就是他们的,镛哥儿滢姐儿也大了,就是咱们能拿过来收些利钱,又能收得多久?

    “我早就说过,镛哥儿在端亲王父子跟前有了体面,咱们可以借势替自己谋谋福利,你偏不肯,如果你早听我的,如今他们的嫁妆利钱还在咱们手里,你也不至于受这份气。咱们干嘛不把面子功夫做好些,非得落个苛薄侄儿女的名声在外呢?”

    冯氏沉脸道:“镛哥儿跟小王爷究竟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呢!自打到了你们家,我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若是等到打听出来没有这回事,他们三房且等着瞧!到时候你若再敢拦三阻四,仔细我连你一块儿治!”

    “知道知道!”徐少泽放缓语气,连连安抚,又压低声说道:“我这都想好了,明儿我再往五军衙门去一趟,见见小王爷探探口风再说。我答应你,如果真是滢姐儿蓄意借着这事顶撞你,我决不轻饶他们!如果事情没假,那你就还得听我的。”

    冯氏睃了他一眼,哼了哼没再做声了。

    徐少泽走出门来问道:“不知余大夫把方子开得怎么样了?”

    余延晖隐去眼里的不屑,惯例高贵冷艳地把方子递给他:“一日两次,连吃两日包管无碍。”

    就你们徐家破事儿多,白天才被西跨院的死丫头威胁看马料,这口气还没平,夜里又得登门来看这种毫无挑战性、而且丝毫都不能体现他高超医术的小毛病!

    他再也不来他们家了!

    三房上下是夜自然是高兴的。

    说是说东西要一件不少地还回来,但实际上还是少了几件瓷器和头面,五千两银子也只剩了四千五百两,不过徐滢不打算追究,能及时止损已经达到目的,她目前还没有把冯氏往死里逼的本钱,还是见好就收为妙。

    晚饭后她拿着庄子地契和两间铺子对着舆图仔细比对,杨老先生确实疼女儿,庄子虽然不大,东郊三百亩,但若是供三房一家吃喝外带下人们的例钱,却绰绰有余,碰上收成好的,恐怕还能余下个四五百两。

    两间铺子一间在南市,一间在顺天府学附近,都不小。徐镛自己有差事,三房又没可靠的经营人才,徐滢虽然办起事来大刀阔斧,但对这买卖行当却是不熟。如果铺子赁出去,一年至少也能进个七八百两。

    三房尚有家产在公中,吃的是公中的,穿的话自己喜欢就多制几件,不喜欢就别制,逢年过节总还有一两样头面,这里又且省下一笔。这么说起来,三房至少在要用钱的事上,自己腰板是确实直了。

    所以至于那些亏掉的钱,且当被狗吃了吧。倘若机会来了,端掉他们长房那狗窝的日子也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