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28 蛇打七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老太太听说徐少泽被打也是急了半晚上。

    当问清楚来龙去脉,知道徐镛跟宋澈竟然有了这样说也说不清的瓜葛,也是要去拿徐镛问罪的,不过徐少泽既然拦住她,那就算了。反正家里又不止他一个孙子,且徐镛兄妹跟她都不亲,倘若私底下真能拢住端亲王府这根线,她岂不就不必再事事对冯氏有所忍让了?

    所以也没拿三房怎么着。

    徐滢听说太子派人来了,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宋澈这断袖的事儿本就是徐少泽他们疑心生暗鬼,徐镛为人如何三房自己心知肚明,宋澈那边端亲王自也能替他作证,何况林威刘灏在中间煽风点火本就是她安排的,这误会必不会长久,徐少泽和冯氏想刺探虚实然后决定如何对三房下手,她怎么会让他们那么容易如愿?

    徐镛他们或许能随意栽赃抹黑,人家宋澈能让你抹黑?

    结合他那爆脾气,徐少泽被打,简直让人一点都不意外。

    太子眼下派人来探望,不过是来核实罢了,这也说明宋澈那边已经把实情交代了出来。

    只是徐少泽虽然挨了打而暂时不想把事闹大,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要想彻底平安无事,那还得再收收尾。

    她招手唤来画眉:“长房不是有个左耳有颗小红痣的丫头吗?是跟在惜哥儿身边的,你去送点活血散淤的药给她。然后跟他打听少詹事府的人都来说了些什么。”前儿个被徐惜那玻璃珠子砸来砸去的,衣裳又穿的薄,身上必有不少痛处吧?

    徐少泽听说太子的人和都察院的官员来了,麻溜儿地坐起来让冯氏给他往腰后塞枕头。

    但转眼想了想,他忽然又挥手止住,滑进绫被里半闭了眼,哎哟**起来。

    许甯他们进来,冯氏就退下了。

    屋里仅有被叫回来的徐少谓和徐少泽身边的随从和管家在。

    徐少谓到徐少泽床前通报了声,徐少泽就哼哼叽叽地睁了眼,露出一线天光望向走到床头来的许甯。

    许甯拱手称了声“大人”,接着道:“大人可好些了?”

    徐少泽搭着徐少谓的手,颤颤巍巍地坐起来:“好些了,昨儿个连话都说不出来,今儿个好歹能开口了。太子日理万机,怎敢劳动许大人亲自跑这一趟。”

    许甯见他印过眼眶的衣袖放下来干干燥燥全无水痕,又见他梳得整齐光溜的头发,心知肚明,遂在椅上坐下,说道:“是皇上派下官来的,太子殿下也十分关切,顺便问问大人,不知道昨日那纷争因何而起?”

    徐少泽抹着眼泪道:“我徐某也不知道何事得罪了小王爷,明明说武举的事说的极好,突然之间他就让我滚,下官不明所以,他就冲下官下手了。大人回去,还请一定如实相告,请皇上替我作主!我徐某人对朝廷对皇上忠心耿耿,小王爷如此,着实让人寒心哪!”

    事到如此,当然只能装委屈了,难不成被打了还要求饶么?他好歹也是堂堂三品大员。

    许甯任他哭了一阵,等声音渐停下来他才说道:“可是五军衙门里的人却都说是大人出言相辱在先,小王爷不堪受辱,这才对大人动了手。不知道大人究竟从哪里听来小王爷有那禁忌之癖的?”

    他把这层窗户纸捅开,徐少泽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若是顺势解释,那岂不是承认他误会宋澈跟徐镛有那回事了么?当伯父的卖侄求荣这如何下贱这且不说,只说宋澈那边就占了全理了,不管怎么解释,这种话都不能随意出口,对方还是皇宗,是掌着正二品实权的大员,就算是误会,这也不能忍不是?

    可若不解释,他又能怎么说出这传言来源?那日八卦这些的又都是宋澈身边的近随,若非如此他也并不会当真,可就算他说是他们传出来的,他们又怎么会承认?他们自然是偏帮宋澈的,如此一来反倒是更加得罪人。

    许甯这里等了半晌,又催问。

    他万般无奈,只好道:“徐某,徐某因听舍侄说过小王爷对其爱护有加,又时常仗着在五军衙门当差对内子不敬,徐某因此信以为真,心想他既说已成了小王爷的人,自然我是要顾忌几分的,没想到我竟被他糊弄了,——徐某都是被子弟所累,徐某自认治家无方,求皇上责罚!”

    事到如今,也只好把这黑锅推到徐镛头上了,皇上当然是维护宋澈的,若知道徐镛狐假虎威拿宋澈吹牛,说不定因此把他的官给罢了,这岂不也是好事一件?而治家无方的罪名比起冒犯和诬蔑上官的罪名比起来,那就根本不值一提了,他就拼着被皇帝骂也要护住自个儿。

    这时候,门外叫秋桔的小丫鬟走进来,“老爷,大爷屋里来人传话说求见钦差大人。”

    徐镛心下一惊,徐镛来了还了得?来了岂不全穿帮?

    许甯捋须望着他这副颜色,沉吟了片刻却是道:“既是这般,索性传令侄来见也好。”

    徐少泽架在半空下不来台,只得咳嗽着,使了个眼色给一旁的长随张荣。

    徐滢正在听侍棋回报,听说许甯果然来人着徐镛去见,连忙看向徐镛。

    徐镛站起来,“金鹏拿拐杖!”

    张荣伸臂拦在前面道:“大老爷还让小的给大爷带句话,倘若大爷能看大老爷的眼色行事,这二姑娘顶撞大太太的事他就不追究了,可若是想耍什么滑头,那么大爷可要仔细着不但官职不保,还要身无分文被逐出门墙!”

    徐镛气怔无语,徐滢已经抚案大笑起来。

    “那哥哥还去什么去?我去好了!”说罢站起来,大步就出了门槛。

    张荣吓呆了,等她走了好远才记得追上来。

    徐滢径直到了徐少泽所在的厢房前,着人进内通报。

    许甯听说来的不是徐镛而是他的妹妹,微微一愣,这里清风阵阵,徐滢已经昂首阔步走了进来。

    进门先跟愣呆了的徐少泽徐少谓见了礼,而后便与许甯道:“回许大人的话,方才我大伯让人带了话给家兄,说是过来后要凭大伯的眼色行事,他让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让说什么便什么也不说。否则的话不但家兄的官职都将不保,而且我们孤儿寡母几个还要净身出户逐出门墙。

    “许大人,家兄身为朝廷命官,虽然不怕威胁,可碍于纲常伦理,一则不能歪曲事实扰视视听,二则上有寡母下有弱妹要照拂,也冒不起丢官出族的风险。所以竟不知该不该听从大人的传召。现特遣小女子来跟大人讨个明示,眼下他又该如何是好?”

    徐少泽听得眼珠子都快瞪出眶来了!

    许甯也是目瞪口呆半日无语。

    这徐家,这徐家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徐少泽身为三品侍郎不但拿亲侄儿去巴结宋澈,如今反倒还当着他这钦差的面儿暗地里行起这威胁恐吓之事,他当他这钦差是白当的吗?当王法是虚设的吗?

    “徐大人。”

    许甯深深看了眼徐少泽,站了起来:“您真是管的一手好家呀!”

    徐少泽万没想到徐滢竟然有这么大胆子,前两日才逼着冯氏把杨氏嫁妆还了回去,今儿又敢闯到钦差面前来揭他的老底!这要是皇帝知道他这么样愚弄钦差还了得?她莫非是不想活了吗?!

    他立马从床上滚下来,抬手便要往徐滢脸上扇去,许甯上前道:“大人自重!”

    徐少泽停住半刻,转回头又立刻拖住许甯袖子:“许大人您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许甯抽出袖子来,凉凉地睨他:“侍郎大人不是腰疼吗?这么快就好了?”

    徐少泽一张脸由红到紫,由紫又到红,已是说不出话来。

    ————————————

    我猜你们都攒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