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49 授受不亲(求月票)

049 授受不亲(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出事了!”到了跟前,流银牙疼的拍着大腿说道,又招呼了来报讯的侍卫过来:“让他们说!”

    侍卫眉毛上还挂着两片稻草屑,皱眉的时候那草屑也跟着往眉心中间挤了挤:“刚才咱们埋伏得正好,谁知道突然闯进来个穿七品官服的小吏,砸了我们的酒坛子然后顺便把常山王的两个人也惊走了,世子爷交代的差事咱们没办成reads;末世妖娆之腹黑狂女!”

    “小吏?!”宋澈立时沉了脸:“是谁!”

    “据说是徐镛!”流银连忙在旁边道。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上次在程家害他以为宋澈真有了新欢,于是对着那小子毕恭毕敬地,占了他的便宜他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又是他!”宋澈早两日才疼过的后槽牙又开始疼起来了!这家伙难道命带煞星吗?!

    “来的这么巧,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山王派来的细作!”流银又从旁给出分析,“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闯进酒棚?还故意踩伤商虎的手掌?八成是她发现了咱们埋伏的人,然后以这样的方式给常山王的人传递消息!”

    商虎等人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说细作也太夸张了吧?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战事,就是要传消息直接冲过去告诉不就成了么?只要宋鸿的人未曾往酒水里做手脚,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着不是?

    没想到流银也这么不厚道。大伙都记住了。

    宋澈瞪了眼流银:“去看看他在哪儿!”

    这边厢宋鸿也在柳树底下听人回报。

    “是个品级不高的小吏,应该是中军衙门里的人,但不知道具体名姓。”先前在棚子外头退出来的两名锦衣小厮回禀道。“小的们去之前都仔细地打探过,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人驻守,如果不是他突然惊来了那么多人。小的们这会儿多半已经得手了。”

    “中军营的小吏?”宋鸿微怔,“我并不认识什么衙门里的小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厮们又哪里答得上来。

    旁边荣熙宫掌事的随从黄金说道:“既然是衙门里的小吏,那也有可能是世子的手下。”

    宋鸿后背蓦地就直了,他对着地下沉吟片刻,又说道:“这也没理由,如果是世子的人。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世子?非得用这么笨的法子?”

    黄金也不语了。

    宋鸿道:“先去查查那人的来路。再来报我。”

    徐滢怕被人闻出酒气,出了棚子,遁陆路往终点走。岸上风大,一路走过去气味也就散了。

    河堤两岸是溜歪脖子柳树。柳树下站着密密麻麻的羽林军。再往下看,首批的十二只船队正已待命,两岸的看台都已经挤满了人。有些是来看船赛的,有些则是来看宫中的贵人的。还有些则是光明正大来远窥各府里芳名在外的名媛千金的。

    大梁本朝的风俗相对原先较为开放,这也许是皇帝执政二十多年来国力渐盛的缘故,只要不是近距离接触,姑娘们对于来自远处的目光瞻仰还是相对宽容的。何况展示展示一个名门闺秀的优雅端庄并没有什么不好,甚至可以作为天下女子的榜样。

    徐滢经过的地方正好是女眷命妇们看台后方。

    看台上她感兴趣的人真是多了去了,首先是冯夫人。

    她就想知道冯氏那么肤浅愚蠢reads;[网王]村哥不哭,站起来撸!。冯夫人身为精明的主母,到底是怎么看上她并抬举她的。作为一个原配嫡母,能把一个庶女推到徐家来当宗妇也是不能不让人叹服,就这份害人的功力也堪称一流了。

    然后是崔夫人。她那位很可能是她婆婆的伯爷夫人。

    崔伯爷对崔嘉和她的婚事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那么崔夫人呢?作为崔嘉的母亲,按理说她不会乐于见到一个门第才情都比自家儿子差上一大截的姑娘当儿媳,可是崔家一直也没有什么关于这位夫人的反对意见传出来,难道她也是支持崔嘉娶她的?

    再就还有……

    “徐镛!”

    正走到看台的过道口,还在盘算着下一拨要关注谁,身后突然就传来震耳欲聋的一道怒吼声,徐滢下意识回头,就见穿着正二品大红官服的宋澈如同点头的火球一般从对面朝自己直冲过来!

    “你干的好事!”

    宋澈扑到徐滢跟前,一把揪住她的衣襟。

    徐滢躲避不及,还真挨着了。但连忙捂了胸,张嘴往他手上咬了一口。

    宋澈痛到撒手,一张脸更是青了:“你还敢咬我?”

    “你莫明其妙冲上来揪我我为什么不敢咬你?”徐滢整整官服站直起来,“难道就因为你是亲王世子我就要随便你打骂恐吓吗?”疯子她不怕,怕的就是这种间歇性神经病,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作。动不动就扒人衣领,什么毛病!

    “你闯进酒棚里去做什么!”宋澈扬着拳头罩在他头顶。

    原来是为那缸酒。徐滢默了下,望着他:“大人又没有说过我不可以去酒棚,也没有在门口立牌子,我本来就是这次船赛的差役,进那里也是因为要去笔墨棚子取东西,路过那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要砸酒!”

    徐滢解下荷包掏出块碎银拍给他:“够赔你了吧!”

    小气吧啦的。

    宋澈气得七窍生烟,不由分说,拽着她胳膊便就往后头马车走去。

    徐滢被倒拖了两三丈,抱住旁边柳树稳住身子:“男男授受不亲!宋佥事请自重!”

    “我自重得很!”宋澈掉回头来狠瞪她,一双眼似要把她逼回娘肚子里去:“我让人在酒棚里埋伏得好好的,你闯进去捣什么乱?你知不知道我忙活了这么多天为的就是今日!你是不是天煞星转世?专门来克我?!”

    徐滢正色道:“大人怎么能这么说呢。下官也是正经的命官,您怎么能这么侮辱我?”

    宋澈叉腰扶额,死命地克制住踹死她的冲动。

    徐滢看他这模样,眨眨眼也寻思起来,早就觉得他这么积极揽下这差事不大正常,这么说来他果然是有别的目的的。不过她刚才竟然没有发觉那酒棚里还藏着有人?埋伏在酒棚里,难道是说有人想在酒水里做手脚拆他的墙角?

    (三更来了~虽然有存稿,但觉得细水长流更有安全感,保持每天定量更新也很好,是吧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