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65 我是你爹(求求求求求月票)

065 我是你爹(求求求求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万夫人脚步顿了顿,下巴微微抬起望了望前方,才又搭着侍女的手腕进了宫门,走到东边榻上坐下。

    “跟陈留王争高低这种话往后就不要说了,无论是世子还是常山王和陈留王,都是王爷的子嗣,王爷不会希望听到这种话从府里人嘴里说出来。”

    阮全连忙躬身垂首。

    万夫人抿了口摊到刚刚好的莲子羹,双手叠放在膝上,又望着他道:“我听说前阵子王爷重惩过卫所里一批犯事的将官后,空出了十好几个缺儿,也不知道都补好了人不曾?我们常山王论才干学识都不弱,兼领一两个卫所想来也还是能够胜任的。”

    阮全沉吟了下,说道:“恐怕不好找了。前阵子不少勋贵子弟都盯着这些缺儿不放,好些还直接找到衙门去了,王爷全都推说兵部已经定好人归好档,插不进去了。”

    万夫人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上的蔻丹看了半晌,忽然道:“王爷身边的蒋密前儿不是把他娘老子接到京师来了么?这就去封两百两银子,以我的名义去后巷里拜访下老太太。”

    阮全连忙称是。

    宋澈在书房里看了小半日书,脑海里又回想起徐滢给他出的那主意来。

    原本他是半信半疑,可这几日反复想了想,倒是觉得确有几分可行性,于是接连挑了几个人来见,又仔细翻了许多书,顺应而生的计划竟逐渐成形。

    土地是国家的根本,如果他挑中的人真能够把底下卫所强占土地的铁证搜集到手,替大梁除去这批驻虫,那么他要重肃中军都督府军纪的决心自然连端亲王也无法再阻拦。等到积疴已久的中军营在他的治理下纪律有了改善,外人自然也就不会再当他是绣花枕头了。

    有了威信,什么都好说。

    徐镛那小子虽然可恶至极,但想出来的主意却还算中他的下怀。

    想了想,他起身往承运殿来。

    端亲王今日也没出去,跟伍云修在后殿露台上下棋,旁边还焚了一炉香。一壶茶。偷得浮生半日闲。

    听说宋澈来,伍云修就起了身,退了下去。

    宋澈在端亲王对面坐下。开口便道:“原先太仓卫指挥使空出来的缺,我想换上羽林卫指挥使鲁固的儿子鲁伯诚。”

    “都已经定了,还怎么换?候补的人选也都是经过仔细擢选的,又岂能你说想换谁就换谁?”端亲王晃着泡着龙井的玻璃杯子。脸色也沉了下来,“你进营也有小半年。军中最忌朝令夕改,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清楚,可我还是要换上他。”宋澈不急不躁,盯着桌的残局说道。“王爷擢选这些人的时候都不曾问过我的意见。我觉得我作为中军营的佥事,有权参与下属卫所的职务任免决定。”

    端亲王将杯子拍在桌上,“你这是在跟你老子说话吗?你自己都还是个沉不住气的毛躁性子。有什么能力决定这么重要的事?你这是为了跟我赌气所以故意跟我唱反调?!”

    宋澈望着他:“我只是就事论事reads;位面劫匪。”

    “什么就事论事?”端亲王又拍起桌子,“一来就跟你老子说要换人。这就是你的就事论事?”

    宋澈默了下,站起来,“反正鲁伯诚任太仓卫指挥使的事就这么定了,我回头就会去兵部盖印改档。既然把我放到这样的位置,就该给予我相应的职权,十一个缺里我只改一个,我并不觉得这逾越了我的权力。”

    说完他往门外走去。

    端亲王拍桌子道:“你给我回来!”却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伍云修走进来,温声道:“既然是要磨练他,何不索性就信他一回。”

    “他要插人不是不行,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

    端亲王指着门外,说到这里又戛然止住,眉间有些郁色,望着他道:“他脑子里向来没有什么弯弯绕,也最不屑玩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突然之间要插人进去,定不是他的主意。你叫人去查查,看看到底是谁又在他身边出夭蛾子?找到了把他带过来!”

    伍云修应声称是,蒋密重新又沏了碗茶上来。

    宋澈午饭后到了衙门,挑了林威跟他下卫所,等他们一走,其余人忙完各自的事也就散了。

    徐滢从公厨出来,往兵部去送了份卷宗,承天门正好遇见给太后请安回来的程筠,不免想到之前他那邀约,便就替他给答应了。

    这里去崔家回来的金鹏早觑到了她,等程筠一走便赶紧迎上去,眉飞色舞说道:“姑娘出手,果然非同凡响,我们把那淫贼扭到崔家之后,照姑娘说的客客气气把来龙去脉跟崔伯爷说了,崔伯爷当场便掀了桌子,踹了崔世子两脚,后来我们怕失礼,就告退了出来。

    “但是走到二门下还听到崔伯爷暴怒的声音,崔世子这次是别想有好果子吃了!”

    金鹏说起这段来咬牙切齿口沫横飞,原先对崔家的那点好感全败在了崔嘉身上。

    这结果跟徐滢所料的差不多,如果崔伯爷不生气,她就不会这么做了。

    “下衙再说。”她挥挥手,又回了衙门。

    徐家这边,三房听金鹏把话说了之后早也已炸了锅。

    徐镛和杨氏都没想到徐滢去白马寺上香原来竟是猜到了这是崔嘉的圈套,更没有想到在他们眼里早已是徐滢未婚夫的崔嘉竟然会这般卑鄙地对待徐滢!杨氏整个下晌眼圈就没消过肿,徐镛更是杯盘碗盏砸了一地。

    崔家在他们眼里一直是友善的存在,谁也没想到崔嘉竟会做出这种事!

    按捺着回了房,坐在窗下回想起徐滢说过的嫁去崔家也没意思之类的话,徐镛又不由心如刀绞。

    他与她同胞同胎,这种打小一同长大的情份本就比寻常兄妹更特殊一些,再加上杨氏后来又没有别的儿女,他对这份手足情就越发地珍惜。

    早些年因为杨氏的缘故,把徐滢教的木讷迟钝,就是受了欺负也不知如何正确反击,因而平白受了许多冤枉。

    他本想着崔伯爷夫妇为人和善,就是崔嘉性子倔些,徐滢嫁过去有公婆护着,也不至于受什么委屈。等到再生下个一儿半女,地位也就稳固了,他也就不用为这个妹妹操心。

    如今却没想到徐滢竟然悄没声儿地有了自己的想法,不但看穿了崔嘉的心思,不留恋崔家的家世,反倒还反过来将了崔嘉一军,揭了他的丑行出来维护自己的名誉,她有这样的魄力,便显出他这个哥哥的失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