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67 身险困境(求月票)

067 身险困境(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你难过,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袁紫伊喝了口茶,冷笑着:“你以为我为什么穿成那样进宫?那都是我二婶故意撺掇我这么做的!她嫉妒祖母疼爱我而不喜欢我堂妹,所以挑拨我和继母的关系,让我穿成这样丢了脸,然后让我继母去承受祖母的责备,转过头来对付我!

    “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我的苦,不代表我没有苦。 乐—文我小小年纪在娘家不但要应付婶母的算计还要面对继母的不喜,我祖母过世后我就只有独自一人跟她们斗智斗勇,你想在各种比赛上夺魁争宠,我还不是一样?”

    徐滢目瞪口呆,“你骗人的吧?”

    “骗你我还能活回去?”袁紫伊望着她,“我真是厌倦了那些争斗了。本来我还挺安于当个商户小姐的,我也没想打扰你的生活,只是想到你也在这里就觉得特别安心,这就好比他乡遇故知,虽知道不会有交集,但偶尔能个见个面也是好的。

    “毕竟前世的事归前世的事。”

    “然而老天爷给我挑的这处境太让我难堪了。一开始我还会像原先那样花脑子跟他们斗,可后来我发现,跟她们使费脑子招压根不如直接开火来得有效。我活生生被逼成了眼下这副德性,然而还是斗不过他们,我只好来找你。”

    徐滢还真不知道看上去大气和谐的袁家原来也藏有这些猫腻。

    扫了她两眼,她撩起唇角说道:“原来看上去光鲜亮丽的袁大小姐,居然也有这么辛酸的过往,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还真是平衡多了。”

    袁紫伊冷笑:“是啊。当初当我知道大胤高高在上的七公主居然也曾爹不疼娘不爱时,心里也是一样地舒服呢。”

    徐滢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即便是这样,也不能抹平你撞伤徐镛造成的损失。”

    袁紫伊望着她:“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

    “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抹平一切吗?”徐滢拍着桌子,“你知不知道我等他伤好这天已经等很久了!徐镛一日不好起来我就一日多一分风险!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每次只要一沾你我就没好事儿!”

    袁紫伊伏过来:“你所谓的风险,难不成是指跟崔嘉的婚事?”

    徐滢不动声色斜眼瞅她:“你连崔家都知道?”

    袁紫伊道:“你还不是一样私下打探我。”

    徐滢清了下嗓子。

    袁紫伊忽然挪了屁股过来。挨着她坐下道:“滢滢。你帮我个忙,回头我也会报答你的。”

    “去去去!”徐滢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我才不要你什么报答。”

    袁紫滢坐直身道:“路氏歹毒得很,上回我不是把她狠抽了一顿吗?本来事情在老袁打完我之后也就了了。可是前几天老袁不在的时候。路氏居然收了人牙子五十两银子,密谋以我离家出走为名,把我卖到了南边青楼去。那人牙子明儿就来拿人,你得帮我脱离苦海!”

    徐滢笑起来:“那不是正好么?你去了南边。从此倚门望户迎来送往,我在北边吃香辣的喝辣的。你我此生永不相见,我也再也不用沾你的晦气,那人牙子叫什么名字?哪里的?回头我得替她烧三柱高香啊,把你卖了那可是行善积德!”

    袁紫伊腾地站起来:“姓徐的!没想到你心肠居然如此歹毒。算我看错了你!”

    说完身子一拧,噔噔走了出去。

    徐滢捧着杯子气定神闲地坐着,才抿了半口茶。房门又被推开来,袁紫伊噔噔又回到她跟前。叉腰道:“你六岁生日我还送过礼物给你!”

    “能别老拿那破蝴蝶说事儿么?”徐滢撩眼望着她,“你七岁的时候我也还送过自己做的绢花给你呢,结果不也是被你丢去了墙旮旯里?”

    “谁说我丢了?”袁紫伊气愤地,“那盒破绢花一共六枝,赤橙红绿青紫六色,全都是宫锦烟罗纱裹就的,上面缀的露珠三朵是五颗,三朵是七颗,我说的有没有错?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把我送给你的礼物扔了,可我直到死都还留着那几朵破花!你说我有没有记错?”

    徐滢顿了下,扬眉道:“当真?”

    “骗你就让我再穿一回,给你当牛做马!”

    徐滢再默了下,放了杯子,睨她道:“想当年你在你继母手下活得风风光光,嫁了人后又把董家上下治得服服帖帖,手段可谓利厉害得很,路氏那点手段,就是把你卖了,也不至于就让你活不下去吧?”

    袁紫伊坐下来,“要说逃脱,那当然是容易得很,可如果我逃脱了,便成了来历不明的逃户,我无家室,无宗族,嫁人困难,就是作小买卖也做不成。这样下来恐怕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给人当丫鬟,要么给人去做妾,你觉得我会是那种给人做妾的人吗?”

    “也没什么不行。”徐滢耸耸肩。

    袁紫伊瞪她,“去死!”

    徐滢从容喝了口茶,又说道:“就算是不逃,你也不是没办法把消息透露给袁掌柜,袁掌柜是你的生父,他总归还有点良心罢?你把那五十两银子的证据拿到手,交给袁掌柜不就成了?”

    “证据被路氏锁起来了,她房里我根本就进不去。若是时间充裕些还好,关键是我只有一夜一日的时间了。那死妖婆防我防得跟贼一样,我今儿能溜出来,还是费了老大功夫的。你说我那种情况下看到徐镛,还能仔细辩认么?”

    徐滢眯起眼来:“那你找我有什么用?难道我能帮你威胁她?”

    “多个人多份力量。我这世单兵独马身边边个可以帮手的丫鬟都没有,怎么能成事?这次我若不狠狠治一番那死女人,日后岂有我的太平日子过?”

    徐滢斜了眼:“这么说,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相当于帮手丫鬟的存在?”

    袁紫伊眯眼道:“你能别抠字眼儿么?”

    “帮你我有什么好处?”徐滢轻轻地吹着茶。

    “你若帮我治了路氏,我就帮你跟崔家退婚!”

    这扫把星,居然连她想退婚的事都知道了。

    徐滢道:“你怎么帮?色诱?”

    袁紫伊冷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就退个婚,还用得着我亲自上阵?”

    “那倒也是。你要毁人婚事,哪里需要那下那么大本?又不是没被你毁过。”徐滢冷笑道。

    袁紫伊沉了脸:“老这么翻旧帐有意思?早知道董畏是那德性,你把他送给我我都不要了!”

    徐滢斜眼看了她两眼,把茶碗盖起来,说道:“这事我可以帮你。退婚那事儿我也不劳你大驾,你有什么为难事我能帮的你也可以来找我,超过我能力范围的就免了。我只有一条,老天爷把我们各自重作了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你我都过好自己的人生便是。”

    袁紫衣垂眸对地看了半日,凄然笑道:“我从前常自称饱读诗书,没想到到头来反倒要你来劝我。”

    徐滢望着她:“我劝你又没失你身份。”

    “那倒是。”她笑道,“说实话,你肯答应帮我,我已经很满足了。”说着从袖子里抽出几对鞋面儿来,塞到她手里道:“你打小就不爱做女红,日后总有为这个头疼的时候,拿着吧。我特意从铺子里偷剪的好料子绣的,拿去充个数。”

    徐滢看着鞋面上针脚细密的绣花,片刻后接过来塞进袖子。“明儿黄昏,我会乘马车到袁家后巷里,你到时候出来接应,过时我可不候。”

    说着出了门去。

    迎面的风吹得人情绪也有些波动。

    前世里那争争吵吵一幕幕又往脑海里涌来,两个同样被家族和名声惯坏的人,并没有什么大的仇恨,即便是被扰乱了婚事计划,那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袁紫伊还记得她的礼数,记得她的心性,她却完全不记得她的一切了,除了无休止的斗。

    其实她也累了,只是她比她更不敢输,才会直到现在才放不下。

    这世她有母亲有哥哥,却没有了那些复杂的权利斗争,比起来她已经很幸福。

    有些事,就算了吧。

    回府后她直接去了徐镛房里。

    余延晖已经来了,又是走的小门。

    徐滢有点心不在焉,余延晖看病的时候她在旁坐着显得格外沉静。

    徐镛虽然始终没有过多的问她什么,但她先前已经马脚露得很明显,他必是已经对她有所怀疑,否则的话先前也不会派人跟踪。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徐镛解释这件事,而这也不能全怪袁紫伊,凭她毫未曾遮掩的本性他迟早都会疑心。

    他们诚然是想不到世上还有灵魂穿越这回事,但从前的那个徐滢不见了,他们一定会疑惑。

    她得想个什么办法来说明呢?

    余延晖对她的安静也有些不适,暗道了一百个晦气查看完徐镛伤势后,主动黑着脸跟她道:“我不是说过伤处不能磕碰吗?准备好再养一七吧!”怪她没把他的话放心上的意思。

    说着砰里兵啷地从一箱药瓶中拿出药膏纱布,噌噌几下给徐镛包好了关节,又刷刷写起了方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