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75 他这么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什么样的情况可以使宋澈调兵拿人变得合情合理呢?

    当然只有身为皇亲的他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

    所以当徐滢看到梁家仆从拎着汤罐子往小偏院来送解暑汤时,就知道她猜对了梁冬林的心思。

    他若不主动招认,就只有设法自保。可是凭他手上那么多的罪证,他根本已承认不起招认之后带来的后果。那就只有朝宋澈下手。只要宋澈不能开口指认他了,他才会变得安全。宋澈来廊坊没人知道,杀人灭口的成功率还是有一点的。

    所以侍卫们当着梁家仆从露牌子出来其实是徐滢授意的。否则的话堂堂亲王世子身边的侍卫岂会有这么不小心?

    宋澈得到徐滢的提醒,立刻也变得配合起来。

    当笑成了菊花脸的仆从提着一大罐解暑汤到房里来,殷勤地劝着他快快喝时,他看到仆从微颤的指节,以及汤罐周边几颗粉末,两眼就现出了杀机。

    徐滢在桌子底下扯他的袖子,一面笑呵呵将仆从挽到了门外。

    屋里几个人趁仆从不备将汤水统统倒进了多宝阁上的坛坛罐罐里,然后一个个打的打嗝抹的抹嘴,看上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连宋澈都拿帕子仔细地印起薄唇下的一点茶水来。整得跟演技红透大江南北的小生似的。

    仆从欣慰地拎着罐子走了。

    何竟不知打哪抽出根银勺往盛了汤的罐子里舀了半勺出来嗅了嗅,又灌了不知几时捉进来的一只肥鹦鹉一嘴,扭头回来道:“下的是极强的迷药,并不是会致命的毒药。”

    宋澈道:“叫个人去看看他打的什么主意。”

    何竟点点头,吹了声口哨。自己人却没动。

    徐滢也不觉稀奇。

    像宋澈这样的身份,身边岂能没几个影卫?按规矩,他应是配有六个影卫的,就算随班轮值,此时暗处也应该埋伏着有四个人。加上何竟他们五个,就是九个。生命安全是不成问题的,倘若梁冬林真敢下毒。那么她敢担保他不会留着脑袋到京师。

    窗外有蛐蛐叫。何竟出去了一下回来:“梁贼的阴谋是打算将咱们喂下迷药,然后棒击后脑,弃去驿道洗清嫌疑。”

    大梁军中流传一种刑术。用棍棒重击人后脑某个位置,可以使人心智受损,变得呆痴。

    宋澈一只杯子被握成渣,他狠瞪着窗外:“派个人去追商虎。让他们在驿道等!本官兵今日非要拿到他谋害本官的真凭实据不可!”

    何竟刚吹了口哨,有眼尖的侍卫就进来道:“门外来人了!”

    说罢没有任何犹豫。脚一软就在瘫倒在桌子底下。

    宋澈瞧见对面廊下飘过来的衣袂,也一把捞了徐滢在臂弯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一起带趴在地下。

    徐滢猝不及防,胸脯压在他臂上。立即弹起来要换个姿势,被他死死按下,又瞪了一眼。

    门外有了脚步声。

    徐滢在桌子底下阴影里睁大一双眼望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连呼吸也忘了继续。

    她的胸不但正好压在这兔崽子一截手臂上,而且还有一半刚刚好贴在他的手掌心里!虽然她是裹了胸没错。但裹过的胸它们还是胸,并不会变成没胸!

    来到的两个人四处转了转便就站到门外去了,他们显然是来看守的。

    宋澈其实也觉得有点奇怪,这个徐镛身子居然比他自己的要软很多。上次在龙舟赛河堤上拉他的手时他就有感觉了,这次又是,而且没想到他的胸比他的手还要软,——虽然说感觉上还是蛮紧的,但是却是那种又紧又软的感觉……难道他都不用扎马步练拳脚的吗?

    这么花拳绣花腿的,还去考武举?

    他有些鄙夷地看过去,哪知道正对上她一双要吃人的眼。

    他也瞪过去,毫不客气。骗他的名额还敢瞪他!

    徐滢吐了口气,微微扭头看了眼站在门下低语的两人,压低声道:“缩回去!”

    宋澈扬眉,什么缩回去?

    徐滢遂低头往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他疼得倒抽冷气,把手缩回来。

    徐滢冷哼着,换了个较为舒服的姿势躺着。

    宋澈刚要有动作,外头就有了声音:“人可都齐了?”

    门下两个人连忙道:“回将军的话,一共七个人,都在。”

    “怎么只有七个?还有一个呢?”这是梁冬林的声音。

    “已经报了吴总管,正带人前后去查了。”

    不见的那个正是商虎,屋里趴着的几个人立刻屏息装死。

    有脚步声进来,径直到了宋澈和徐滢面前。然后便又有双手翻动衣袂的声音,完了一只手又伸到徐滢衣襟来。徐滢猛地弹起打了个嗝,突然大幅度的动作使得那只手立时弹开。然后就听梁冬林色厉内荏地道:“拖到车上,送出去!”

    很快他们便被抬出门去,到了辆宽大的马车里,梁冬林也上了另一辆马车。

    这么大件事,这么重要的人物,他是不可能放心交给他们去做的。

    车轱辘一启动宋澈就睁开了眼睛,望向同坐在对面的何竟,借着车轮碾压路面掩护说道:“何竟去驿道打探看顾得全他们来了不曾,梁友去打探好他们下手的目的地,然后配合顾得全他们埋伏在附近。林琛出去传话给鹿甲他们几个,让他们派两个人回去取梁贼的罪证,剩下两人给我紧盯着梁贼!”

    三人道了声遵命,便就立刻各取了把小刀,划开车壁底侧的蓬布,借着黑夜如魅夜一般闪身出了去。

    车厢里只剩了两名侍卫与宋澈徐滢。

    宋澈脸色还很不好看。他可不是人人都有胆子咬的,也不是人人都能咬过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这姓徐的竟敢咬他!

    他又往徐滢瞪了一眼。

    徐滢似笑非笑往他胸口溜了溜,眼里也有寒光。

    即便是咬了他也难解被摸胸之恨,还敢瞪她!等下到底要不要搞点媚*药啥的喂了林子里的母狼,让它们“侍候侍候”他以解心头之恨呢?

    对面两名侍卫斥侯术也是学得炉火纯青。见二人虽未开口却眉来眼去个不停,忽然觉得自己竟有些多余。

    ——离驿道还有段距离,到底要不要先出去帮帮兄弟们的忙呢?(未完待续)

    ps:上一章改了一下,大概两点半左右修改的,之前订阅的亲重新下载看下吧,之后的就不用了。不在乎的就无所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