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84 胆大包天

084 胆大包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还用得着我吹吗?”程笙指着窗外抡圆了手臂画了个圈,“满大梁谁不知道我就是你小王爷的跟班儿,就是太上老君手上的那根拂尘,他们见不着真神,就只能来拜我。 你说他们这么有诚意,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他们失望?”

    宋澈把杯子往桌上一掼,“你到底还吃不吃?不吃我走了。”

    “吃吃吃!”程笙只得闭了嘴,麻溜地抓了筷子。转头又晦气地朝停在窗下的歌姬们扬了扬手,示意继续。

    丝竹声很快冲淡方才的不适,程笙本就是话唠,几句话下来刚才那事儿便跟没发生似的。他扬声叫上茶,门开了,无湘又引着伙计提滚水进来,并同时拿来几个夜光杯,一小樽的上等龙井,沏开替每人倒了小半杯放在桌上,然后贴心地端给每个人。

    端到徐滢面前来时,无湘手一歪,杯托倾斜,一杯子沸水就直往徐滢身上泄来。

    徐滢因为始终防着他,所以看到他过来时便提高了警惕,立刻避开要害,身子往旁边的宋澈倒去!

    宋澈冷不防被他一撞,险些被翻在地上,还好底盘稳,一手扶住了桌子,一手迅疾地揽住怀里的她,如此一来滚水也避不可免地落在了他的手背上,夏天沸水散热慢,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立刻就烫出一片红来。

    “怎么回事!”他暴跳起来。

    无湘没料到徐滢反应竟然这样快,更没想到宋澈情急之下还会去顾及徐滢,当场吓得脸都白了,两腿筛着糠,立刻就跪下了地去。但他素日里权贵子弟间混迹得多,并未失去方寸,而是指着徐滢道:“他,他伸腿绊了奴才,奴才没拿稳,就……”

    徐滢趴在宋澈腿上避难还没来得及起身来,见这厮贼喊捉贼也是冷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堂堂一个朝廷命官是在陷害你?”

    无湘并不知道她是官儿啊。他以为她就是个宋澈私养的禁脔而已。早知道她是个官儿他吃饱了撑的去惹她啊!当下手指着她矢口无言,额上冷汗直冒,转眼再看看两眼瞪如铜铃的宋澈。立刻嗖嗖地爬过去,抱着他大腿哭将起来:“小王爷饶命!奴才不是有意的,实在是被绊了脚,小王爷饶命啊!”

    “滚!”宋澈抬腿一踢。捂着手背呲起牙来。

    程笙约宋澈出来乃是有事,哪里料到无湘竟有这么大的胆子。立刻也拍起桌子:“来人!把这厮给我往死里打!”

    门口涌来大批伙计,侍卫们也跟了进来,见状二话不说拿的拿人,掉的掉头去请太医。

    宋澈在酒楼出了事。酒楼也是要担罪的,一时间几个掌柜全都涌进来了,个个抹着冷汗侍候前侍候后。

    徐滢见宋澈手背已瞬间红肿起来。连忙着人端来井水,又让掌柜的取来蜂蜜。先将他的伤手往井水里浸过,然后从怀里抽了帕子出来小心地涂了蜂蜜上去。

    宋澈怒虽怒,打小也没受过什么伤,但见她这么样轻手轻脚地,呼出来的气落在皮肤上都像是被羽毛拂过,忽然又觉没那么疼了。

    他这里在酒楼里出了事,消息便如长了翅膀一般扩散开来。

    皇帝正与皇后陪着太后聊天吃茶点,听到消的息手里杯子都险些落在地上!太后耳朵没那么灵,见状连问出了什么事,皇后好言安抚:“外头酒菜不干净,澈儿肠胃娇弱,吃坏了肚子。”

    太后正半信半疑,这里程笙就满头大汗地进宫来了,本来是想避开皇帝求太后召太医过去的,没想到竟好死不死撞了个正着,顿时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竹筒倒豆子自己全倒了出来。

    伤是小伤,但关键是伤人的是侍童,皇帝太后对宋澈爱护得跟什么似的,哪里会容得他去碰这些?要不是听说他跟徐镛那些事儿他也不会去叫无湘,谁料到本是投其所好,结果却弄得出了大事!

    皇帝本来也并不知道宋澈到底怎么伤的,程笙这一不打自招,立刻就跳起来了:“你这不成器的东西!你自己不学好就算了,还叫什么男宠来给澈儿侍酒!他是端王府的世子你不知道吗!”说着取了帘栊下花瓶里一枝三尺来长的花枝儿,没头没脑地就往程笙身上扑去。

    太后自然是心疼宋澈的,听到居然还是程笙闯的祸,当场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暂且也不理会他了,忙不迭地就差了身边老太监去看看。皇后这里正好也差人唤了太医过来,便就一起往端亲王府去。

    徐滢当然没有半途撤退的理儿,也就一起跟着到了王府。

    其实真没什么大事,但大伙都把这没娘的孩子当宝贝疙瘩,事情就变得严重了。

    首先,程笙居然叫男宠来侍酒!

    宋澈是端亲王唯一的嫡子,是皇帝都把他当儿子的宝贝疙瘩,平素大伙对他严加管教,他程笙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叫男宠来侍候他!

    其次,那男宠居然敢跟徐滢(镛)下手!

    徐镛是朝廷命官,谋害命官该罪加一等。尤其当徐镛跟在宋澈身边还是皇帝默许的,而最后竟然还误伤了宋澈,这种行为岂还能忍得?!

    因此无湘拿下了,程笙也背了口大黑锅,谁让他倒霉催的揽上这么个事上身呢?

    冀北侯闻讯赶到王府,当场就把他给揪回府打板子了。

    徐滢除了从旁看着他们忙来忙去,其实什么也没做,见闻讯赶来的太子和宋裕都走了,她也就上前告辞。看他被太医包得跟粽子的一只手,不由也笑起来。

    宋澈歪在床头瞪着她:“我怎么一跟你在一起就没好事儿?”

    徐滢笑道:“早说了大人别带我嘛。”

    宋澈瞪着她。递扇子给她:“我热!”

    徐滢只得又扇顺了他的毛再走。

    徐滢到王府的时候并不打眼,万夫人因着事出突然,对宋澈这事也并不甚清楚。当客人们走尽,听说徐镛也跟着宋澈去赴了程笙的约已是吓了一跳,再听说那男宠本是冲徐镛而来更是一惊!

    “世子去饭局从来不带不相干的人,他居然带了徐镛?”(未完待续)

    ps:忘了发布。。。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