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85 麻烦上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085

    原本对徐镛还有些不以为然的她忽然也意识到了严重性,如果这个徐镛在宋澈眼里已经重要到会带着赴饭局的地步,那绝对已能够说明他在宋澈跟前的份量了。 从前只说流银高不可攀,这徐镛比流银个奴才又不知高去了哪里,他的重要性也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这么说来,你说的那法子,岂不是有可行之处?”

    “如今看来,必是可行。”阮全颌首。

    万夫人吐了口气,沉思起来。

    宋澈受伤的事得到及时控制,影响并没闹得多大,只不过令他对侍童一类人更加深恶痛绝而已。

    程笙回府之后便被冀北侯抽了顿板子,直打得皮开肉绽屁股开花。

    同样才被打了板子不久的崔嘉这日刚好下了地,听说京师又多了个与他同病相怜的程笙,一颗心立马就颤抖起来!

    这徐家兄妹简直是要翻天了!他们除了害人还会干点别的吗?徐滢把他给害得躺了四五日,这里冀北侯府的二爷,太后娘娘的侄孙,居然又被徐镛给害得趴在了床上,原来他不是一个人,整个京师里不止他一个人这么倒霉!

    如果有人以为崔伯爷把他打了一顿他就回心转意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徐滢身为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手段居然这么狠毒,而且不留一丝余地,这还是没成亲呢,要是成了亲,往后他不得被她给整死?他是绝不会甘心跟这种人过一辈子的!

    他拄着拐杖坐靠在石榴树下,一遍接一遍地听着下人们打听来的细节,心里那股火就跟迎了风似的蹭蹭往周身四处蔓延。

    因为太后有交代,让宋澈歇歇之后再去上衙。端亲王想着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放了宋澈一日假。

    宋澈不来衙门,徐滢他们就更如趁着老虎不在而称起了霸王的猴子,上晌在公事房聊天下屁,晌午用了饭,又打了阵瞌睡,就预谋着留个人下来值守。然后剩下的就提前下衙去。

    徐滢因着自己新来未久。便自动提出留下。

    大伙也不客气,买了堆零嘴儿回来给她便就一个个溜了。

    徐滢潜到宋澈房里偷拿了点他的好茶,顺手又牵走他一本古籍。拿到房里看起来。

    没翻到两页,房门被叩响了。衙役在门口道:“徐都事,有位姓阮的先生找您。”

    姓阮?

    徐滢放了书:“姓袁吧?”袁紫伊那家伙答应替她打听陆翌铭,指不定是她。

    “不是。”衙役连忙摆手。“是位姓阮的老先生。现在在咱们前厅。”

    中军衙门是个四合院儿,一进的院子就用来招待来访的人员。

    徐滢想了想。来到前厅,果然右首端坐着个四五旬的老者,面白无须,喉节平滑。竟是个太监。

    徐滢顿了顿走上去,“敢问先生是?”

    阮全站起来,打量了她两眼。微笑道:“想必阁下就是徐镛徐澜江,徐大人?”

    徐滢扬唇:“不敢当这声‘大人’。”也回眼过去打量他。只见其面容清矍,双眼微浊,透着精明之气,若是宫里出来的太监到了这把年纪,大多当上总管,自不会私下来寻她这个小吏,而且气度也要雍容得多,这么看来,倒有些拿不准他的身份。

    阮全从怀里掏出腰牌,说道:“在下是端亲王府里容华宫的总管,阮全。”

    徐滢接过牌子看了看,哦了一声再次拱了手:“阮公公请坐。不知道公公寻在下有何要事?”

    阮全道:“其实在下只是个传话人,要见大人的人,在街口的万福楼。还请大人能移驾相见。”

    徐滢望着这老太监,缓缓匀了口气。

    端亲王府的太监,而且本人还过来了,那绝对不会是端亲王和宋澈。不是他们,别的人寻她作甚?

    不过既是王府的总管相邀,她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她说道:“公公请。”

    阮全对她的识时务显然很满意,颌颌首便就走在了前方。

    街口并不远,只有半里路的距离。阮全要邀徐滢上王府的马车,徐滢机智地拒绝了,而是唤了正跟各路小厮混在一起的金鹏过来,乘着自己的车跟上去。

    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对方不怀好意,不说把她揪上车给宰了,就是看出来她的身份也不妙不是?

    到了万福楼,两人从后院楼梯上了楼,廊尽头的雅室里,就有白纱覆面的妇人端座在长桌一侧。

    徐滢到了此时,心里也有底了。

    阮全走过去低语了两句,那妇人微微颌了颌首,阮全便就示意徐滢上前。

    徐滢上前躬身道了声“夫人”,便就直起腰拢手立在旁侧。

    万夫人打白纱后扫了她一眼,蹙眉道:“徐大人好生纤秀,可不像武将子弟。”

    徐滢微笑:“回夫人的话,家母是南方人,在下肖母。”

    万夫人端了茶在手,又看了她一眼,忽然又把茶放了,扬唇道:“你不好奇我是谁?”

    徐滢望着地下:“阮公公乃是王府总管,不管夫人是谁,能差遣阮公公当信使的人,必定是在下仰望已极之人,又怎敢出声询问?再者在下是中军营的官员,夫人是女眷,传出去影响最不利的乃是夫人,因而不知道才是最好。”

    她虽然不知道万夫人寻她具体做什么,但以她一个妾侍的身份,是不可能对她行什么威胁之事的。

    王府的妾跟寻常人家的妾可不一样,她们享的福比别人多,地位也比别家的妾高出不只一个等级,但相应所面临的束缚也更多。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基本上可以说她们只能守在王府四面墙里数晨昏日落的。

    然她一个做妾的不安安份份呆在王府享福,偏跑出来见她这个小吏,还真是没把王府规矩放在眼里。

    当然,她不必理会这么多。

    万夫人扬起的唇角收了回去,目光深深盯了她片刻,说道:“徐大人果然伶牙俐齿,怪不得小王爷会那么喜欢你。”

    喜欢她?这是影射宋澈跟徐镛暖昧不清?

    徐滢笑了下,躬身道:“多谢夫人谬赞。佥事大人的确英明神勇,以言行教会了在下许多东西。不过说到赏识,在下倒是觉得,王爷对下官的肯定比佥事大人来得更多。”

    万夫人忽觉有口气堵在胸腔里。

    眼前这小子明明只有十六岁,怎么行事说话竟然如此滴水不漏!

    昨儿阮全提到徐家三房的处境时,她本打算以王府夫人的身份压压他,再给点甜头他引诱引诱,没想到还没说到正题,这里条条路就被她封得苍蝇都飞不过去!

    她对宋澈就真有那么忠心?

    她转过脸看了看阮全,而后轻舒一口气,伸手将帏帽取了下来,换上对端亲王时那般的和善浅笑,说道:“大人心思缜密,真是令我也不由不佩服。明人不说暗话,我是常山王的生母,端王府的万夫人。”

    徐滢深揖下去:“拜见万夫人。”

    阮全将她扶起,说道:“我们夫人今儿寻大人到此,乃是有要事相商,大人请坐下详谈。”

    徐滢早知道没那么容易脱身,假意推辞了一番,也就撩袍在万夫人侧对面坐下了。

    万夫人道:“我听说你大伯徐侍郎这个人虽然在朝上精明强干,在家务事上却犯了不少糊涂,还有你的大伯母冯氏,此前竟然扣住了令堂的嫁妆数年不放,想想你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懂得自力更生,力图上进,真真是难得。”

    徐滢低首浅笑以示谦逊。

    万夫人又道:“贵府老太爷已仙去,按理是可以分家了,不知大人有无分府另过的想法?”

    徐滢道:“家祖立有遗言,不许子弟分家。在下不敢违逆祖训。”

    “大人也不必急着拒绝我。如果大人真有此意,兴许我倒是能够相助大人一臂之力。”万夫人慢条斯理地说着,一双美眸浅笑下显得越发明艳动人,“也许不但能助大人脱离徐家,更能助得大人升官发财。”

    徐滢笑道:“有这么好的事情。不知道我又能为夫人做些什么?”

    万夫人赞赏地看了她一眼,“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痛快,大人也不必做别的什么,只需要替我们常山王在小王爷跟前讨到廊坊千户长的职位就成了。”

    千户长的职位?徐滢挑了挑眉。

    万夫人拿竹镊往参菊茶里加着冰糖,说道:“大人深受王爷和小王爷信任,相信办这点事不费吹灰之力。大人若是事办,那么除了帮你说服徐侍郎许你分家,我再加上千两的白银为酬,日后但凡有晋职的机会,也定当替大人争取。这条件如何?”

    徐滢屏息片刻,笑了笑。略沉吟,又道“夫人何不直接去寻王爷?”

    万夫人缓缓吸一口气,说道:“王爷忠正耿直,举贤避亲。”

    “既然王爷有示下,在下又岂敢违逆。”

    徐滢手抚着茶盏,以略谦和的姿态说道。

    早就料到盯着这位置的会有不少人,当初才会劝着宋澈赶紧把这事推回给皇帝,一来人选上避了嫌,不至于将来产生误会,二来面对这些来要官的人,也大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昨儿程笙递帖子的事宋澈后来就跟他明说了,但徐滢却不能跟万夫人说这事。

    军职调动是衙门机密,若是透露出去,就是宋澈不拍死她,端亲王也饶不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