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90 你敢嫌弃?

090 你敢嫌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听回话的时候程家小厮也在一旁,闻言连忙道:“二爷说请小王爷务必带上徐大人。爱玩爱看就来 ”

    宋澈瞪了眼他,不知道徐镛怎么这么有脸面了?但还是把话传过去了。

    徐滢其实也在犹豫,因为还惦记着跟程筠说明情况。

    既然非去不可,那就去吧。就算他别有意图,只要不扒她的衣服验明正身,总是有办法周旋的。

    这里就一道往程家去。

    到了程府,一路上收获的全是腰低到尘埃里去的后脑勺,当然这些都是属于宋澈的。

    径直到了程笙院子里,竟然只有他一个人在,天井里石桌上摆着大堆茶果,四面飘满芝兰之香,丫鬟们摇的摇扇子,捧的捧帕子,整的跟王母娘娘设蟠桃宴似的。

    而他自己则歪在软榻上哼着小曲儿,衣衫齐整,气色红润,仿佛没有受伤这回事。

    见他们进来,他立刻指着旁边锦墩儿道:“坐,坐。”一面目光又往徐滢处溜来:“没什么好招待的,徐大人可别客气。”

    徐滢乃是冲着程筠而来,对程笙的一切优待都表现着恰当好处的尊重,也没有真把这赔罪什么的放在心上。

    程笙暗地里觑见她气定神闲,每个字都吐露得极合时宜,坐在那儿既不显得卑微,也不会抢夺宋澈的光芒,看看她,再想想素日里见到的将门子弟的习性,便不由暗暗纳罕。

    程笙跟宋澈不同,他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混,男女事上虽未曾闹出什么把柄,但女人他是比宋澈见得多的。那日崔嘉说徐家兄妹乃是同胞所生,且又性子变得相似之时。他就留了个心眼儿,再看眼前的徐镛虽然大大方方宜男宜女,但将门出身的子弟,会有这么端雅的姿态还是让人疑惑。

    当然,徐镛的母亲出身士族,膝下儿女承继几分儒雅气也是有的。但是,眼前这样的徐镛。套在崔嘉口中的徐滢身上不是更合适吗?

    如果面前的徐镛真是个女人……

    他心里跳了跳。还是不敢往下深想。毕竟他不知道徐家为什么要派个女儿出来顶替,还有就是哪家的女儿能有面前这人这样的胆量气派,游走于不同人群中坦然自若?她哪来的底气?而且她又怎么会知道朝上这么些事。怎么做到这么久以来未露丝毫破绽?

    如果不是崔嘉想借他约宋澈见面,他还真不会听到这些内幕。

    听不到这些,自然也就不会怀疑……

    “你想什么呢?”宋澈忽然拍了下他肩膀。

    他下意识要坐起,屁股挨到椅子立刻又趴下去。

    周围丫鬟们纷纷围过来。他咧嘴挥挥手。调整了一下姿势道:“您往后下手能轻点儿吗?”

    宋澈斜眼睨他:“我看你两眼色迷迷的不知想谁,不是救你回魂么?”

    程笙听到色迷迷三字。立刻咳嗽起来,同时两眼徐滢处也溜了溜。

    如果面前这真是徐镛的妹妹徐滢,那宋澈跟她的关系可不就……

    他得避嫌!

    不过关键是,宋澈到底知不知道呢?

    徐滢见他目光老在自己脸上打转。其实心里也在打鼓。

    程笙就是典型的京师纨绔。而他这个纨绔还不光是那种只会游手好闲的,他还有脑子!他面上玩世不恭,但心里却透彻得很。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西湖楼上对自己那样态度了。他既然是个明白人,那他这么样盯着自己……

    她心下有点发毛。说道:“之前承蒙小侯爷两次解围,今日到府,在下还想去拜访拜访,能否烦请二爷派个人指路?”

    宋澈可不知道她跟程筠私下还有往来的,正要说话,程笙却觉正中下怀,立刻道:“这有什么问题,你们快带路!”

    徐滢出了天井去。

    程笙直到她晃晃悠悠地出了门才收回目光,扯了扯宋澈袖子,两眼望着他说道:“你这个属官有点特别。”

    宋澈道:“有什么特别?”

    “你没发现?”程笙腾出压在胸下的两只手比划了下,“你难道不觉得他特别娘气?”

    宋澈皱起眉。

    徐镛的娘气他早在他骗他鼻毛出来了时就感觉到了,哪有男人这么会吵架的?不过京师里油头粉面的娘娘腔他见得还少吗?那天那个无湘,难道就有什么男子气不成?徐家本来就惯于谄媚,徐镛娘气些不是很正常么。又不讨厌。

    他瞪他道:“我的属官,你有什么资格嫌弃?”

    “不是!”程笙坐起来,又嘶的倒抽了口冷气:“谁嫌弃她呀?我就是提醒你,你难道不觉得她压根就不像个男人,反而像个女人吗?”

    要不是怕他立马炸毛,他可真想直接告诉他徐镛很可能就是个女的!

    然而炸毛的宋澈是可怕的,也没有人能收拾得了他闹腾之后落下的烂摊子。皇帝兴许会严惩一个犯错的皇子,但绝对只会雷声大雨点小地处置打小就没娘的宋澈,宋澈今儿就是把徐镛生生杀了在这里,皇帝也只会拿私己去赔徐家而不会行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到时候真闹出人命,他宋澈有人罩,倒霉的不还是他程笙?皇帝不得怪他处事不慎蓄意挑唆?

    他屁股上的伤还没好,哪里再担得起被打的风险,能暗示给宋澈,就很不错了。

    “你就不能别瞎说?”宋澈把杯子掼在桌上,“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像个女人?整天疑神疑鬼的,既然这么闲得慌,怎么不去衙门当探子?徐镛他怎么你了?你这么说他!”

    程笙一口气堵在喉咙,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好心好意提醒他,反落他这么一通不是,他吃饱了撑的啊他!

    “你说我疑神疑鬼,我问你,那天在酒楼里,无湘把水泼过来的时候,她扑到你怀里的时候娘不娘?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会往旁边人身上扑?一般都是跳开吧?”真不想跟这些蜜罐子里长大的王孙公子说话,他们脑子里装的都是夜香吗?

    宋澈瞥着他,也没说话,忽然举起杯子就往他身上泼过去。

    程笙可没料到他这么着,身子一滚赶紧避让,人就到了身后小厮怀里。

    宋澈放了杯子冷笑:“我还以为你不会躲呢。”还有脸说别人,哼!这杯茶都不热了,他尚且都吓得满地爬,人家无湘弄的可是滚水,徐镛能不躲?居然拿这点事来作文章,还要不要点脸?

    程笙微顿了一下跳起来,也顾不上屁股上的伤了,指着自己鼻子道:“我跟她能一样嘛我!我这是受了伤行动不利索,她又没受伤,凭什么像我一样扑!再说她退避的姿势跟我退避的姿势能一样嘛!”

    “不一样,”宋澈就那么凉嗖嗖地望着他,“他是个小爷们儿,而你就是个老娘们儿。”

    哼,敢说他的小吏。

    程笙跪趴在榻上,要吐血了。

    徐滢由小厮领着往程筠院子里去,岂料半道下朱栏拐角的一丛翠竹下就遇见了他。

    原来程笙邀请宋澈虽没特地告诉程筠,但他们进府时又会没消息送到各院。冀北侯不在府,程筠自然要出面招待了。没料到徐滢也来了,陡然在拐角相遇,倒是怔了怔。

    纵然多日不见,换了场合,她也一如既往地从容自若,走在这陌生侯府间犹如自家花园般闲庭信步,哪里有半点拘促。

    他停步凝立片刻,扬唇上前:“正要去寻你们,你倒是自己来了。”

    徐滢端端正正行了礼,说道:“在下是特意来找小侯爷的。”

    程筠微顿,“有什么要事么?”

    徐滢脸上就有了抱憾之色,拱手道:“前次应约与小侯爷初一去寺里听法会的事情,在下得跟小侯爷说声对不住。舍妹近日身子有些不适,正在延医调理,小侯爷应知家父已故,我兄妹与寡母相依为命,这个时候,在下委实难有心情外出,还请小侯爷见谅。”

    “身子不适?”程筠目光微闪,定在她脸上看了会儿,说道:“是怎么了?”

    本就是扯谎,又哪里说得出怎么来。

    徐滢也没料到他竟会关心这个,支吾了下,便说道:“就是染了些风寒。”

    程筠挑眉望着她,两手背到身后去,“这么大热的天,要染风寒可真是不易。”

    徐滢打起哈哈来:“舍妹就是身子太弱。”

    程筠但笑不语。隔片刻,敛了笑容,又望着她:“该不会是,因为崔嘉闹的吧?”

    徐滢噎住。

    程筠看看栏外伸进来的竹枝,伸手折一片下来,说道:“如果你不能去,我会觉得很遗憾。我朋友并不多,如果你看得起我,陪我去坐坐,我会高兴很久。如果实在不能,也没有关系,如果你愿意,下次我再约你。”

    竹叶下的他端方沉静,月白色的锦衣映得朗眉星目的他更加无瑕。朱漆栏杆和五彩绘梁在他头顶,将这画面又染上一层富贵气息。

    徐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程筠是世人口中的君子,一个君子居然没有什么朋友,这怎么合理。以至于她都有些觉得自己拒绝品行这么美好的男子的邀约很残忍起来。(未完待续)

    ps:写存稿就是好寂寞的,提前写到嗨的地方时只能自己一个人嗨而你们不能一起哈哈哈哈哈哈。。。

    ps:推荐总小悟的《锦谋》,很肥将完结,口碑很不错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