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91 来露两手!

091 来露两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小侯爷看得起在下,我当然愿意……”

    程筠对着栏下默了片刻,笑着扭了回头,“初一日,崔家人也会去。”

    徐滢终于有了丝惊奇。伍门寺在京师来说并不算什么大的寺庙,也许香火很旺,但却并不足以惊动城中贵眷。所以她本以为这场法会也不过是寻常的小法会。程筠这样的人素日定然乐善好施,寺里之所以会邀请到他也不算让人意外。

    但崔家又为什么会去?

    程筠不知是不是看出来她的疑惑,没等到她问,他已经接着说道:“崔伯爷十年前,险些在伍门寺遇害,每年这一日伍门寺的佛诞,他们家的人都会去。”

    徐滢听到这句,已是不由动容。

    十年前徐少川在世时曾经救过崔伯爷一命,也就是那次促成了她与崔嘉这门婚事,崔伯爷对徐家淡薄,但竟然年年都去伍门寺,莫非当年这伍门寺之于他们还十分关键?

    徐少川是六月死的,具体死因她不知,只知道是在某次外归时路遇意外而身亡,如果说崔伯爷同样是十年前遇袭,那也就是说徐少川在救下崔伯爷之后不久就过世了。那么徐少川的死跟崔伯爷遇袭这件事会不会有联系呢?

    此前她对徐家三房的处境一直有着疑惑,徐少川生前是锦衣卫千户长,大梁的锦衣卫名声并没有大胤那么臭,照徐少川生前的地位和人品,杨氏带着儿女不应该过得这么窝囊,眼下程筠这番话,却又勾起了她对徐少川的死因的怀疑。

    当然人死不能复生,徐少川如果真是冤死的。徐家也不会坐视不理。朝廷突然死了个官员,大理寺和刑部也都不会轻易定案。再说,杨氏他们至今也没有疑心过徐少川的死是不是阴谋,可见,当年的确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了解到这件事,或许就能够破解崔家执意要履行这门婚约的目的呢?

    她沉思片刻,探究地望向程筠:“小侯爷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程筠正面向她而站着。扬唇道:“我并不知道。只是在猜想。或许你会想知道。”

    这真是个聪明人。既不遮遮掩掩,又不过份吐露,徐滢挑挑眉。狡黠地笑了下,说道:“既然连崔伯爷府上都要前往,可见这法会实是难得。离初一还有三日,或许舍妹介时病好了也未定。”

    程筠灿笑了一下:“那我初一辰时。就在寺门口等你。”

    宋澈百无聊赖地坐着,程笙打小就闹得没边儿。上次弄了个男宠过来,这次又说什么徐镛娘气,徐镛是有些娘气没错,但他娘气不娘气又没碍着他。他管得也太宽了吧?

    程笙则被宋澈的油盐不进气得七窍生烟,也拉着个脸坐在那里。

    他也是真撑得慌,明知道他打小认死理儿。还非得跟他争辩。

    这也就是他,要换成别人。他早就撂挑子随他去了!

    他们除了是兄弟还是发小,他母亲过世得早,王府什么情况他们都清楚得很,但王府里的事程家伸手管不着,太后虽是养母但端亲王与皇帝情深似海,她也不能过多地干涉内务,否则就是不知分寸了。

    端亲王身为亲王纳几个偏房开枝散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知道万夫人他们各怀鬼胎,在没有明确伤及到宋澈的情况下也没人能够说她们半句不是,毕竟她是端亲王儿子的生母,轻视了她们就是轻视就连私下里心疼宋澈的皇帝,明面上对几个侄儿也得按规矩一视同仁。

    王府里的家务事外人管不着,他们就只能私下里爱护宋澈,把他当眼珠子似的供着护着,太子他们也都让着这个弟弟,倒纵得他眼里揉不进去一点砂子。

    程笙虽比宋澈还小几个月,可打小被太后他们洗了脑,于是事事也都是以他为先。

    徐家兄妹敢在宋澈身边出这种夭蛾子,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如今太后年纪也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便撑不住,程家这些年贪图安逸,被冀北侯弄坏不少名声。好在他们兄弟几个幼年在宫里出入得多,很多事情看得明白,所以行事还算有分寸。如果太后薨了,皇帝可不定还会待程家这么亲近。

    宋澈得尽皇帝宠爱,又是程家表少爷,跟他们兄弟又亲近,他为他着想也是替程家着想不是?

    可是这家伙笨得跟头猪似的,真是让人无语。

    这里两个人各怀心思,门口小厮就来禀道:“大爷来了。”

    府里都按排行称呼家里的少爷,宋澈抬头,就见程筠在前徐滢在后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猛不丁看见徐滢这么谦和,一点也不是那股懒洋洋爱理不理的模样,想起先前程笙说的,他就越发不以为然了。他说道:“你们聊什么?”

    程筠含笑道:“说到捉拿梁冬林时的过程,原来竟是有趣得很。”

    程笙被宋澈那一睃隐隐又有想撞死的感觉,但他听到程筠的话,忽然脱口道:“原来徐大人这么英勇,大人也是将门之后,不如耍套拳脚让我们见识见识!”大梁过了这么几代,武将家的小姐早就已经往士族大家闺秀进化,并不再手舞足蹈地习武了,她要是耍不出来,看她怎么解释!

    徐滢早先从程笙这里瞧出点端倪,进门时看他们二人斗鸡眼似的坐着已知有事,此刻再听他这么一说,心下也不由咯噔往下沉——这程笙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番话,他突然让她献艺,必定是已经疑心起她来了!

    她默然坐在那里,未及想好怎么应对,宋澈与程筠已经齐齐往程笙瞪过去了:“闭嘴!”

    程筠难得动气,就这么瞪过来程笙已有些心虚,宋澈立马又接着把脸拉下:“你把他当卖艺的?!”

    程笙哑口无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末了一屁股往榻上一坐:“我他妈就是嘴贱成了吧!”话没说完他又捂着屁股跳起来,呲牙咧嘴趴了回去。

    程筠面色稍缓望过来,温声跟徐滢道:“舍弟向来有些不大着调,澜江别放到心上。”

    程笙更是气到要吐血,这个徐滢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连程筠都给骗过去了!

    “我告诉你们,她就是个——”(未完待续)

    ps:都说了这周会让小狮子发现,就肯定是这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