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96 清白不保

096 清白不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你们为个奶糕就激动起来,这章我都不好意思发了。超快稳定更新小说,。。。。。。。)

    徐滢满腹心思都在身后暴躁的比丘尼身上,想到眼前这事真是想骂娘了!她好好的出来见个发小,她姓宋的吃饱了撑的跑出来跟着她?她是欠他钱还是欠他命?跟踪了她不说还在这里指手划脚?这要是让后头的尼姑们发现了他们还得了?

    一个亲王世子,一个军衙小吏,一个商户女,三个人大晚上跑到这里来吵架,这无论怎么传出去都能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绯闻,何况她眼下还并不能被揭穿身份,她怎么能让他引来尼姑们!

    但她的苦衷宋澈怎么知道?他只知道他的脸红到发烫了,捂在他嘴上的那只手也像是烙铁一样让他快发焦了!她怎么会这么香这么软……他脑海里好像飘过去一丝什么,立刻捉住她的手往下一拨拉,紫涨了脸道:“你——”

    话才开了个头,忽然一张嘴就被另一张温软香滑的嘴给堵住了,双手受缚的徐滢情急之下竟然用嘴吻住了他……

    没错!是吻住了他!

    用唇!

    远处侍卫们僵立了半晌,个个手软脚软地蹲下了地去。

    ——完了,彻底沦陷了。

    目力好的侍卫们看得清清楚楚,就近的袁紫伊也看得清清楚楚,被压在地下的宋澈当然就看得更加清楚了!

    四周好寂静,就连先前还叫嚣着的尼姑的声音也渐行渐远了,宋澈脑中一片空白——不!他好想死!……他被人强吻了,被徐镛这个渣滓给吻了!他居然让他给轻侮了!!!

    这个畜生!

    徐滢看到他眼里的火光,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连忙翻了个身坐起。借着两人粗的树干遮挡拂拂衣摆站直,尽量装得如同刚刚才付钱嫖完出来的嫖客一样云淡风清,内心却同时有一万匹赤血马在奔腾呼啸!

    她哪里是想占他的便宜?不过是因为两手挣扎不出来才情急之下想堵住他的嘴啊!

    宋澈急火攻心几乎昏死过去!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世清白居然会毁在徐镛这个禽兽手里!他一面跟未婚女子勾三搭四居然还一面揩他的油!他他他,他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简直就是吃了齐天大圣的胆!他把他这堂堂亲王世子给侮辱了还能若无其事地爬起来!

    “我杀了你!”

    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瞪圆双眼往徐滢扑过去,徐滢拖住袁紫伊拔腿就跑:“还愣着干什么!”

    袁紫伊虽然被她吓傻了。但那反应力却也不是盖的。闻声立刻从桌上拿了酒壶拔了塞子往宋澈泼过去,然后一手牵住徐滢,一手提着裙子。亡命地往前奔跑起来!

    这二人前世里养尊处优,这一世里却跑过不少腿,脚力也练出了来些,都知道宋澈这一发起狂来那绝对是说杀就杀。一时间只见两旁景物如梭一般往后掠去,那感觉便跟再快一些便要乘风破浪平地飞升似的。

    宋澈又悲又愤。气得四肢都发颤了,他这一动,抱着剑蹲在树影下成一排的侍卫也立刻跟着追起来。

    但他们都是极富社会经验的老精英,深知这种时候不是逞强拼能耐的时候。于是都极有默契把节奏控制得相当好,恰恰紧跟在宋澈身后两步的距离,既不快了掺和他们小两口的糊涂帐里去。又不慢了显得办事不尽心。

    徐滢跟袁紫伊顺着街巷跑了两里路,仗着巷子里拐弯多宋澈轻功施展不开而占的便宜。渐渐听不到他们的追赶的声音,到了座牌坊终于支撑不住,扶着石柱就躬身喘起气来。

    袁紫伊喉咙拉风箱似的狂喘息了几口,一手撑住石狮子的脑袋,一手冲徐滢竖起大拇指:“牛,你真牛!”

    能有这种魄力的人不多啊,唯有他们大胤的公主才有这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霸气啊!

    居然敢占人家小王爷的便宜,说她前世没修福都没有人相信啊!

    徐滢拍掉她的大拇指,上气不接下气道:“你要敢说出去一个字,我直接让你轮回到下辈子去!”

    袁紫伊呸她道:“就知道凶我,你就不怕他说出去?”

    徐滢抹了把跑散了的头发,捂着胸口道:“他丢不起那个脸!”

    话音刚落,来路上噔噔的脚步声又如雨点般传过来了!

    “快走!”

    “往哪里走!”

    才牵着走了两步,前头宋澈就迎面堵了上来,掉头一看,五六个侍卫也正堵住后路抬头望天数星星。

    “进牌坊!”

    袁紫伊拖着徐滢便急转往牌坊里来。

    宋澈脚步一错又瞬移到了她们前面。

    “还想往哪儿逃!”

    徐滢没再动了。

    袁紫伊大声道:“亲都亲了,你想怎么样?”难不成亲回去吗?

    宋澈立刻炸了:“你给我闭嘴!”

    侍卫们走上来,绷着脸分立在袁紫伊两旁,个个无语地瞪着她。见过没眼力劲儿,没见过这么没眼力劲儿的,还看不出来他们俩有话需要私下谈吗?被徐镛坑了不是她的错,可要是执迷不悟就不应该了。再怎么说他们小王爷也甩她这个商户女好几十条街啊。跟他们主子抢男人?哼。

    嘴里道着“姑娘请”,却是不由分说把她架出牌坊去了。

    袁紫伊势必挣扎,但徐滢对她的安危倒是不担心,宋澈还没下作到伤害一个女人的地步。

    四处没外人了,宋澈盛怒冲过来,揪住她的衣襟:“你竟敢对我无礼!”

    这挟着愤怒的一下力道还是挺大的,徐滢又是个女孩子,顿时身子就顺势闪晃起来。

    她反手扶着石狮子稳住身子,口里道:“大人动不动就揪人衣领,这难道就有礼了吗?大人口口声声说我无礼,却又大晚上的跟踪下官至此,不知道到底是谁无礼在先呢?再说刚才下官也并非有意冒犯,不过是担心大人冲动招来外人,情急之下无意而为罢了。”

    “你都是用这样的方式阻止人说话吗?!”

    宋澈揪着她的领子猛摇着,夏天衣裳本就单薄,这一摇,袍子领口就不觉有些歪斜。徐滢连忙抬手去拉,宋澈还以为她又要使什么诡计,立刻将手按住她肩膀。两个人手起手落之间,竟然就把她因奔跑而松散了的发簪给扯掉了!

    一头乌发如云一般泄下来,低垂在徐滢左腰,直及大腿,落在白衣上,像是不小心打翻了一池墨!

    徐滢从未曾僵过的脸立时僵在那里,宋澈也张大嘴呆若木鸡!

    “你……你怎会有这么长的头发?”

    放下头发来而且统统垂在一侧的他看上去比原来的他更加阴柔了!更加妖孽了!更加像个随时准备把人扑倒张嘴吃豆腐的祸国妖姬了!

    一个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风情……先前脑海里那点乍现的灵光又亮起来——对,就是风情!特属于女人的风情!天哪!!他猛地打了个激灵,如同被点着了的炮仗一样炸了三尺高:“你真的是女——”(未完待续)

    ps:原来月票29号0点起双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