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02 有了婚约?

102 有了婚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沉脸站在寺门外,抬头望着天。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徐滢瞅一眼旁边卖葫芦的,买了根走过来,递给他。

    他眼角都没睃她一眼。

    徐滢其实也就是意思意思。她早上没吃早饭过来的,先啃了一口,然后跳上车头坐下,慢吞吞说道:“崔嘉跟我有婚约。”

    宋澈本来就很生气,看到她这么假模假式的就更无语了。

    他惯性地冷哼,突然回味起她说的话,下半刻身子立刻又转过来。

    崔嘉跟她有婚约?他怎么不知道?

    不不,崔嘉跟她有婚约,这跟她跑到这里跟程筠听法会有什么关系?

    “崔嘉并不想跟我成亲,他喜欢的人是冯清秋,为此他干过不少蠢事儿。但就是这样的情况,崔家也不准他退婚,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听说崔家今儿也来听法会,所以就跟着来看看。”她一面啃着糖葫芦,一面望着他说道。

    宋澈嘴巴微张了张,他跟崔嘉虽然常碰面却并没有深交,并不知道他们有婚约,更不知道他居然会喜欢冯清秋那个怪里怪气的女人。怎么他们之间还有这么恶俗狗血的关系吗?崔伯爷夫妇还真是瞎了眼啊,居然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当儿媳妇!

    不过听到她居然肯把这种事告诉他,他来时那股火气竟然也消去了大半。

    算了,性子这么刁钻,还这么会骗人,而且手段又恶劣,被未婚夫嫌弃将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想想也是挺惨的,要不他就当可怜她,饶了她这回吧。

    他咳嗽着。瞪她道:“下不为例!”

    “当然。”徐滢啃着糖葫芦挑眉,“反正再过三五日我哥哥就要回来了,大人也可以解脱了。”说到这里她忽然又笑眯眯凑到他面前:“你今儿怎么又跟踪起我来了?”

    “谁跟踪你!”宋澈才平息的怒气又涌上来了,憋得通红的一张脸都快炸破了:“衙门里一堆事儿!再不赶紧回去我就撤了你的职!”崔嘉看人的眼光虽然不怎么地,但脑子真是不蠢啊,知道死活也不能跟这种女人过日子!

    刚才她说到这件事,八成也是在骗取他的同情吧?

    他斜眼瞪过去。翻身上了马。

    徐滢笑笑也不再往下说。开了车门上马车。

    这里直接回衙办差不提,崔夫人好好一顿斋饭吃得魂不守舍,草草扒了两口便就回到了府里。

    崔伯爷刚好到家。跟姑爷正在议事,听说夫人有请便也立刻回到了后院。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还要用斋?”

    崔夫人叹着气,拉着他坐下道:“我看跟徐家这婚事,还是重新商议吧。你知道我在寺里看见了谁?”

    崔伯爷不免讶然。

    崔夫人便把所见徐滢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原先街头巷尾传的我还不信,到底徐镛那孩子从前我也是知道的。可这回他们若不是真有不清不楚的地方,宋澈又怎么会跟着过来?这伍门寺并不是什么大寺庙,程筠在那里我倒是不意外,这宋澈跟那里是毫无瓜葛的。他怎么偏偏跑去那里呢?”

    崔伯爷听说到这里也是惊异了,屏息了半晌说道:“或许他们都是陪着程筠同去的?”

    “断无可能。”

    崔夫人站起来,“宋澈出现的时候。我是明明看到程筠和徐镛脸上大有惊奇的,如果是同去。绝不会有那样的表情!不但如此,我还能肯定他们并不是事先约好的!”说完往前走了两步,她接着又道:“你再想想,徐少泽是他的伯爷,如果真没这回事,徐少泽至于把话说出口么?”

    崔伯爷是真有些吃不准了。

    “你的意思是,宋澈是追随徐镛而去的?”

    “我瞧着像。”崔夫人道,“不管是同去的还是先后去的,冲他对徐镛那番态度都不正常。倘若嘉儿真娶了徐滢,日后咱们的脊梁骨还不得让人戳破?”

    崔伯爷有些犯难。

    “这婚事定了多年,岂能说退就退?当初我跟徐少川是对着菩萨立下誓约的,结下这门婚事就不能退,否则的话那就……你说我冒得起这个险吗?”

    崔夫人张嘴无言,显然也被他的话给压住了。隔片刻她又道:“你说的固然重要,可咱们崔家的名声又怎么办?老爷就真不怕人背地里说我们走歪门邪道攀龙附凤吗?”

    “这是什么话?”崔伯爷沉下脸来,“我们崔家至于去攀龙附凤吗?!”

    “可是即便不用,外人也会瞎传的呀!”崔夫人是真急了。

    崔伯爷凝眉吐着郁气,站起来踱了两圈,望着窗外道:“不管怎么说,人是无论如何要先娶进门的。”

    崔夫人道:“那娶进门之后呢?”

    崔伯爷深深望着她,没说话。

    徐滢跟宋澈回衙之后再无风波。

    是夜依旧与徐镛有番会谈,徐镛如今对她所做事情都平顺接受,对于如何任凭崔夫人误会他和宋澈的关系也没有半个字说,他显然养成了顺着她的思维考虑问题的习惯,这当然是件好事,但徐滢暗地里也觉得悲哀,因为这也许说明徐镛对她已经感到绝望了。

    她不是不知道他们希望她变成个什么样的人,但人要装一时很容易,装一辈子却很难,而且这具身体的前身也证明他们所期望的徐滢做人做的并不成功,所以也就无谓遮遮掩掩。

    何况徐镛“绝望”虽“绝望”,对她的信任可没少半分,那就且这么下去吧。

    翌日早上照旧出门上衙,哪知道前脚才跨出门槛,迎面就走来几个人,吓得她把脚立马缩回去,一只靴子都被门槛磕落在外头!

    来的人居然是徐少泽和冯氏,而且还带着两个管家装束的陌生人!

    “大少爷呢?跟他说广威伯府崔伯爷派人过来了。”徐少泽一进门,便扬高了下巴睥睨院内。

    徐滢藏在门板后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直到屋里来人把他们请去了前厅才赶紧溜了回房!

    ——崔家既来了人,这当口又哪里还能出门?

    侍棋她们正在收拾房间,见她突然又拐了回来也是吓了一跳,听说崔家来人了,连忙帮她又换回了衣裳重梳了头发。匆匆去到杨氏房里,杨氏已经去前边了,于是又遁着上回偷听徐少泽说话那条路线潜到正厅窗户底下,借着窗缝撩了眼往里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