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23 说个假亲?

123 说个假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少泽道:“不是说早年指腹为婚的约定么?”

    冯玉璋微哂了下,轻慢地道,“这种事,岂能光看明面上?”说着站起来,踱了几步,又说道:“我们秋姐儿也不小了,若是能跟端亲王府结下姻亲,倒也不失为妙事一件。”

    徐少泽怔了怔:“老爷想把秋姐儿嫁给宋澈?”

    冯玉璋扭过头来着他:“如果有机会,又有什么不好?”

    蒋讼那案子很快就结了。

    翌日早朝上刑部宣了旨,该办的办了,被伤害过的女孩子朝廷命武暨夫妇代为安抚,蒋夫人因为在蒋家育有儿女,但是蒋家又已容不下她,好在还存下些体己,于是由中军营出面把她的儿女接了出来,凭她的意思在京师赁了间宅子住下了。

    蒋夫人因为得过徐滢的帮助,因此即便知道她的女儿身也对外守口如瓶。

    这里事了了,也就是徐镛该回来的时候了。

    而重点是,她也该腾出时间来处理处理跟崔家的婚约了。

    她跟宋澈告假半个月,如今是宋澈作主,他得了她那么多恩惠,不可能不答应。

    宋澈好想再找点什么理由来留她一留,但到底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放了她出来。

    徐滢这里开始着手办她的事不提。

    端亲王了了宋澈打崔嘉的事,却又开始头疼起那两个月的皇榜期限来。

    两个月里是甭想会有人跳出来揭榜了,揭不了榜,那这婚事可就得听太后作主。

    眼看着已过了半个多月,这事还没想出个头绪,伍云修也没想出个特别好的辙。这日晌午就在殿里喝起了闷酒。抬头一见常山王宋鸿又带了几个油头粉面的少年打殿前路过,随即抓了他过来臭骂了一顿,弄得整个王府都知道他正烦着了。

    宁夫人等宋鸿离殿,便就端着碗醒酒汤到了殿中。“王爷莫要气坏了身子。”

    端亲王气闷无语,牙箸拍在桌上。

    宁夫人盛了汤给他,又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世子的婚事。王爷也不要太着急。虽说这真的婚约没有。但假的咱们还弄不出来么?”

    端亲王微顿:“什么意思?”

    宁夫人道:“妾身说出来可怕得罪太后她老人家。”说完她看了眼端亲王面色,又笑着道:“王爷英明神武,哪能听不明白妾身的意思?这满京师的官户。不知道多么想自己的女儿嫁入咱们王府。王爷人缘又好,难道暗地里寻个自己看得中的儿媳妇这么难么?”

    端亲王眼里亮了亮,面色也不自觉地缓下来了,沉吟半刻他说道:“可即便本王瞧得中意。世子却未必中意,他若不中意。本王也拿他没办法。”

    宁夫人道:“那或许是世子并没有遇到出色的。”

    端亲王凝眉:“你有出色的?”

    宁夫人微笑给他添了汤,说道:“冯玉璋冯阁老的长孙女,清秋姑娘,王爷觉得怎么样?”

    “冯家?”端亲王讷了讷。顿片刻道:“为什么是她?”

    后头躬身站着的蒋密也朝她迅速地看了一眼。

    “冯阁老在朝中德高望重,升任首辅也有极大胜算,他们家是士族清流。清贵身份与咱们王府的尊贵相得益彰。这位秋姑娘据说又十分温婉贤惠,知书达礼。有这样的姑娘帮衬我们世子,不是很好么?”

    端亲王望着她,却不知怎么说好。

    那日徐滢在说及崔嘉时,宋澈就插嘴说崔嘉看中的人是冯清秋,他可不是什么擅胡说的孩子,眼下宁夫人提议让宋澈娶冯清秋,这不是胡闹么!但这事涉及到人家女孩子的闺誉,却也不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于是只沉脸道:“冯家不行。”

    宁夫人被一口回绝,也没有露什么窘,只是勾头给他布起了菜。

    端亲王又凌厉地望过来:“这是冯家让你来说的?”

    宁夫人垂首默了片刻,双手摆在膝上说道:“昨儿妾身去寺里进香,正好遇到了冯夫人。她并没曾正式说,只是闲聊听她提到秋姑娘正值婚龄,妾身刚好想起王爷正为此事愁烦,所以就顺口问问。王爷若是不允,便当妾身没说好了。”

    端亲王面色缓和了些,他最喜欢宁氏的就是她这不遮不掩的性子。

    万氏虽然灵巧,到底心思太多了些。在男人面前玩花样,玩的好的是本事,玩的不好,那就是祸事。

    他还是把她端来的汤喝了,然后出了门去。

    蒋密躬身送走宁夫人,便着小太监们收拾起杯盘来。

    流银正拎着一篮子葡萄从门外进来,远远地见着端亲王跟宁夫人一前一后打殿里出来,想了想等他们走远,也拐进了殿里。

    宋澈今儿没出门,在天井里给乌龟泡水。

    流银走进来:“爷!爷!不好了!”气喘嘘嘘到了跟前,便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昭阳宫,昭阳宫那边要给爷和冯家大小姐说亲!”冯清秋跟崔嘉以及程筠什么关系荣昌宫里常跟着宋澈出去的人又不是不晓得。

    “冯清秋?”宋澈顿了下,猛地站起来:“你打哪听来的?”

    “就是蒋公公那里!”流银指着后头道,“就刚才的事儿,昭阳宫不知道怎么跟冯夫人搭上了,借着这两个月皇榜期限的事要把冯姑娘塞给爷呢!好在王爷没答应!”

    宋澈手里的铜瓢倏地就撇在地上,脸色也立时转黑了。

    昭阳宫这边且不说,自是想卖个人情给冯家,可这冯玉璋上次借着承德的事故弄玄虚他都还没寻他晦气呢,这次竟然还敢打他的主意?莫说他塞过来的是跟崔嘉不清不楚的冯清秋,就是没这层关系,他难道还会让他得逞不成!

    三番两次地来打他的主意,是把他当傻子玩弄于股掌吗?!

    居然还想塞个阴阳怪气的冯清秋给他!

    “备马!我要去冯府!”一张凳子被踢出门来。

    近日政务不多,冯玉璋在府里的时间便多起来。

    用过午饭便准备检阅孙儿孙女们的功课。

    他是寒门出身,在冯夫人娘家支持下在朝堂立稳脚跟,再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冯家本族并不壮大,所以小姐们出阁前也是作男孩儿般授书教字的。这样她们才会发挥最大的作用,替冯家的长盛出一把力。

    宋澈很明显会是下一任的中军营大都督,最重要的是他单纯无城府,这种人最好利用,如果冯家有他这样的孙女婿当助力,他这次竟选首辅岂不是手到擒来?

    当然这想法他早就有,只是一直也拉不下脸面主动去跟宗室提出联姻,上次蒋讼那事没拢络得着他,这次赶巧太后让贴了皇榜,所以这才让冯夫人借故与去进香的宁夫人“偶遇”,递出了这个讯息,以此也探探端亲王的意思。

    王府后宅虽然没有什么侍妾之争的传闻传出来,但想也能知,一山不容二虎,上头没有正妃压着的她们又岂会那么安份?何况宋澈这一成亲,王府有了世子妃,便没有她们如今的福可享了。宁夫人若是能助得冯清秋借这皇榜之机嫁进王府,冯家必然不会亏待她,她会不肯吗?

    所以他没外出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家里等宁夫人的消息。

    这里才翻看了两页,长随便来报端亲王世子求见。

    他难免有些意外,宋澈可从来没到过他们府上……

    不管怎么说,客还是要迎的。

    冯清秋自挑拨崔嘉去跟徐滢退婚之后,便一面在府里做她的大家闺秀,一面静等着徐家那边来消息。

    然而快一个月过去却一点音讯都没有,再听得崔嘉蠢到闯到中军营衙门去挨了宋澈的打,更是觉得丧气,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也来跟她献殷勤,看来往日她对他的那点亲近都是白费了力气。

    早上冯翮要去崔家探视,来问她去不去,她也推说身上不舒服不去了——虽然她跟崔嘉年纪也大了,但是大梁近些年民风已开放了许多,他们打小便跟自家兄弟姐妹一般在一处玩耍,哪里讲得了那么多规矩?因此平时常见面并没有什么太多约束的。

    这里听说从来没造访过宋澈居然到了府里,便也出了来,藏在帘栊后张望。

    正厅里冯玉璋及冯家在府的大爷二爷都在,客首坐着赤袍金冠的一人,可不正是宋澈?

    她藏在帘栊后,细听起来。

    显然已经见过礼,只听宋澈道:“宋澈惊扰阁老不为别的,只有一事明言告知,还请阁老听清楚了!”

    冯玉璋从寒门士子爬到如今位置,涵养自是杠杠的,面对宋澈的盛气凌人也脸上始终一片淡然。但他也摸不准他的来意,毕竟王府的消息没那么快传到他耳里。遂道:“世子有什么话,请直说无妨。”

    宋澈盯着前方墙壁,朗声道:“我想说的是,请阁老不必费什么心思跟王府结亲了,或者说,不必费心思打在下的主意了。即便是两个月内没有人揭皇榜,我也不会娶你们府上的小姐,尤其是你们的大小姐!”

    说到这里他冷眼往冯家人脸上一睃,冷冷地往冯玉璋脸上停了停,才又收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