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28 蓄意而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刚要开口答说已经查收入国库,话到嘴边他又停住了。 小说

    徐滢既然能把这些疑点梳理得这么清晰,不可能不知道家产入库的规矩。但她还是这样问,意思就只能是说入库的家产有可能存在猫腻…………

    “你是说,窦家可能还会有隐藏的家产?”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徐滢道,“一切还要等你查出窦家案发的始末才能再推测。”

    徐镛点点头,“我会加紧的。不出三天,应该能查的都能查到的。”

    早先就说过他在外交游广阔,认识的权贵没有,但像刘泯这样阶层的中等官户子弟还是不少的。且行武之人又天生带着义气,结识的各路好汉自然也比读书人们要多些。

    从拂松苑出来,侍棋又过来了。

    “姑娘,听说大太太和三姑娘明儿要陪冯夫人去崔家拜访,刚大太太正着人开库房挑礼物呢。”

    徐滢昨儿早上那一使劲,是料得到徐冰和冯氏会有什么反应的。她们这母女俩城府浅到淹不过脚背,肚里那点花花肠子她哪有看不穿的?徐冰前儿个那句占着茅坑让她很快看透她的心思,人家这是嫉妒她命好呢。

    既然如此,索性就让他们来毁了这桩婚约好了!

    管他用什么办法,她只管保住自己及三房不被伤及便是。

    而眼下听到他们还要陪着冯夫人去崔家,她却有一点意外,冯氏母女既然寻到了冯夫人,可见还没有蠢到引颈待宰的地步。而她们陪冯夫人去崔家……

    她凝视了栏下梧桐树片刻,忽然眨了眨闪烁着暗光的双眼,转身又回到了拂松苑。

    徐镛与她撞了个满怀,双手扶了她胳膊道:“冒冒失失地,有什么事不能慢着说?”

    徐冰这里得到了冯夫人的同意,回府便就挑起去翌日穿的衣裳来。

    首饰挑了一大堆,换了一批又一批。终是没拣出几样中意的。

    揣着跟冯氏商量好的计划激动得翻滚了半宿,早上起来粗粗用过两样点心便就催着冯氏往冯家来。侍候着冯夫人梳妆换了衣裳,才又与冯大奶奶一起伴着冯夫人,分乘两轿往崔家去。

    崔嘉在床上躺了这大半个月。也能下地了。一则当初宋澈打的都是头脸胸腹,并没有伤及腰臀下身,二则端亲王为给宋澈擦屁股,又特地请了太医,因此这伤倒比程笙那次好得快些。

    但崔家上下却并没有因此改善气氛。端亲王带着宋澈徐滢那一来,胸口里憋着的那股气好久也没顺。

    崔夫人则是因为崔嘉这婚事吊得不上不下感到烦得很。

    他们俩心情不好,府里也没人敢有好心情。往日还能听见姑娘们在园子里说笑逗趣,如今竟是连只鸟都不敢乱找树桠子。

    今日冯夫人说来串门,崔夫人脸上好歹是打出了几分精神,让人把库房里那套粉盏拿出来,又着下人去采办些时新的果子肉菜。

    冯夫人虽与他们差着辈分,但因着是世交的份上,又因为崔伯爷与冯家父子同朝为官,因而跟冯夫人也是极谈得来的。

    但最近崔夫人却并不希望家里来客。一是因为崔嘉闹出的这丑事,二是想到将来要娶个徐滢那样不守规矩的女子为媳她心里就堵得慌,崔家几代光荣,如今是得多落魄才能忍受这样的儿媳妇?虽说崔伯爷表示过把人娶回来再说,可是凭她行事的那份德性,哪像是个服软的性子?

    她真是愁死了。

    家风不正,后宅不稳,她将来是要被人指背脊的呀。

    “太太,冯夫人的轿子已经进大门了。”

    丫鬟打断了她的遐思,她连忙整整心情。拂着衣襟跨出门去。

    先下轿的竟是冯氏母女。崔夫人微愣,立即笑着跨出如意门,这里冯夫人便正好已被冯氏母女搀了下来,冯大奶奶笑道:“今儿我们来的人多。也不知道崔夫人有没有备我们的米。”

    大家笑话了一阵,便往屋里去。

    到了花厅,先让徐冰正式见了礼,冯夫人便指着冯氏带来的一堆礼盒道:“我们家姑爷姑奶奶有心,说是两家崔伯爷向来关照徐家,嘉哥儿伤了。于情于理都得来看看。可又怕崔家门槛高,这不,就央了我作陪客。”

    徐少泽也是正经的三品侍郎,冯氏登个伯爷府的门也不算什么巴结。但崔夫人本是对徐镛兄妹有着一肚子意见的,若是她自个儿上门的确不见得会让她进门,这里看在冯家面上,少不得对冯氏多出几分热情。

    就连素日跟在冯清秋身边黯然无光的徐冰,也平白受到了许多关注。

    宋澈在中军衙门里望着案上堆着的一大叠卷宗,完全打不起精神。

    他把商虎叫进来:“金鹏是怎么跟你说的?”

    商虎望着脚尖:“金鹏说,滢姑娘她知道了。”总共才四个字的话,从昨夜到现在都已经问过他五十三遍了,真有那么想知道就自己去问啊,徐家又不远,出了门拐两个弯就到了。端亲王虽说禁他的足,那还不是做给冯家看看?

    宋澈沉下脸,手里的笔啪地丢在案面上。

    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他冒着再挨鞭子的风险跑去冯家,她就轻飘飘打发他这四个字?

    连多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该不会是跟那姓崔的打的火热吧?上次他挨了巴掌,她给他抹抹药他就没了火气,她要是也去给那姓崔的抹药,那姓崔的指不定也心软了。

    想到抹药他脸色又一滞——他记得把姓崔的下腹也给踹了两脚,她该不会也帮他抹到小腹下去吧?

    他腾地红了脸,站起来:“备马!去徐府!”

    徐滢等冯氏她们出了门,估摸着到了冯家,便就也换好了衣裳,登车与徐镛出门上了大街。

    宋澈到达徐府,着商虎前去拍门,听到石青说徐家兄妹刚出门去往崔家,心里立时又跟泼掉了滚油似的,立刻打马往崔家方向去。

    因着徐冰在,崔夫人让丫鬟去请姑娘们出来招待客人。

    崔家嫡庶共有三子三女,大姑娘出阁了,二姑娘崔静茹跟崔嘉同为崔夫人所出,三姑娘崔静芳小些,是庶出。姑娘们倒也是很好客的,一路上伴着徐冰往内院走,一面打听着她的喜好,一面差遣人去备茶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