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40 初次登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到了徐家门外,下了马,着商虎去叩门。--

    商虎忽然又噔噔噔跑回来:“爷要不要买点什么捎进去?”

    宋澈皱眉,他去别人家里从来不买东西的。

    商虎解释道:“您头回上门,空着手恐怕不像话。”谁家姑爷登丈母娘家的门不是左一堆右一堆的?而且还是头回上门。他好歹是个亲王世子,总不能失了礼数。讨好了丈母娘才能有更美好的将来不是?

    宋澈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买就买吧。“多买点。”

    徐滢这里才绣了指甲那么大一片,一边想着袁紫伊这家伙最近怎么没来找她,画眉忽然就瞪大了一双铜铃眼冲进房里来了:“姑,姑娘!小,小王爷来了!”

    宋澈又不是土匪强盗,画眉居然用这么惊悚的语气通报。

    她抬起头,扫了眼她,站起来。

    直到走到二门下她才知道画眉为什么会这么通报他了。

    二门下本来也不小的一片空地,堆着三大车的物件儿。大到绣墩儿布匹,小到菱花镜子梳头篦子,还有一车吃的果子茶叶海味,人家小王爷蟒袍玉带立在门下,身后一大群威猛如虎的侍卫,腰间一色的三尺长剑,看着还真有点像是才搜刮了民脂民膏来的。

    金鹏见状一讷探出头:“这位爷是来下聘的?”

    被匆匆赶过来的徐镛敲了个爆栗,脑袋立刻又缩回去了。

    徐府里从上到下但凡在府的人全都立到了垂花门内,包括徐老太太,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的利索劲儿,这么短的时间就从箱笼里翻出了她那枝赤金镶八宝的五尾大凤钗出来戴上。乍一见她不是寡妇,倒像是要准备再醮。

    冯氏黄氏都出来了。

    冯氏久经风雨,早从昨日东床异主的巨创中恢复过来,正琢磨着怎么以伯府亲家的身份先找三房寻寻晦气,这里宋澈就带了这么多西上门,一张脸立时灰了。宋澈总不会拉着三车往长房来,他指名道谢要找徐镛。这三车东西自然就是三房的了。

    徐滢才被退婚成了未过门的下堂妇。三房正是落魄的时候,徐镛竟然有这样的体面得他亲王世子登门看望,还带着这么多东西!

    她忽然觉得才缓过劲来的腮帮子又酸了。

    黄氏纵然不如冯氏眼皮子浅。而且眼神儿也比冯氏好些,宋澈身份殊然,徐镛跟他的那点事虽早有听闻,但到底只是捕风捉影。如今宋澈这么样堂而皇之的上门,似乎的确说明了点什么。可那车上摆着的绣墩儿梳子镜子的又是什么意思?

    她们这里各怀心思。但实际上是没曾有靠近的机会的。

    徐滢也没让她们瞧见,立在蔷薇后望了望便就回三房了。

    徐镛直接把宋澈迎到了三房。

    宋澈没什么好脸色。他不过就是买了点手信上门,这徐家人居然就跟没见过客人登门似的,虽说是多了点。但是他可是徐镛的上官,到属官家里作客,出手怎么能够太小气?又不是三车黄金。值得这么样。

    徐滢跨进门就见杨氏匆匆梳完头出来了,脸上也是惊惶不定:“这小王爷登门所为何事?”

    “没事。聊聊天儿。”说着拍拍她手背,进徐镛院子去了。

    宋澈一进门就见她扬唇拢手立在拂松苑廊下,就跟以往她在衙门里恭候着他上衙似的。“这大热天的,大人押货辛苦。”

    押货?当他是跑腿采办呢!

    宋澈瞪了她一眼,抬起下巴跟随徐镛进屋里去了。

    徐镛也瞪了眼徐滢,没个规矩。

    他们这里进了屋坐定,墙外徐家一帮人便就掉头散了。

    徐少泽徐少谓都在衙门,二爷三爷又小,都没有能够派进去套个近乎的人选,守着又有什么用?

    黄氏便继续折腾她新买的胭脂膏子去了。

    冯氏回到房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宋澈不来她倒是什么事也没有,徐冰的婚事被冯清秋抢了,但到底也没亏损太多,可宋澈拉着这么几大车的物事一来,她就立时想起被三房夺走的嫁妆,以及那日崔伯爷答应赔给三房的五千两银子。

    杨氏嫁妆本就不算少,再加上这五千两,那足够三房过得滋润了!他们又不像长房,时常需要打点,冯家那里还三不五时地要孝敬,这次闹翻了,冯家那边还没有动静过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重修旧好。可不管能不能,往后花钱的地方多的是。

    怎么看来看去,倒是三房落着好了呢?

    闷声想了想,她说道:“去请老爷回来,就说小王爷到府做客了。”

    徐少泽刚好因为跟崔家的事被冯阁老叫去内阁给训了,灰溜溜地老没脸面,想着本来好好一桩事结果弄得天怒人怨,不但彻底得罪了冯家,还连崔家别想会有什么好态度,去哪儿都不是滋味,就回了府来。

    进门听说宋澈正在三房,也是惊了一惊。

    崔家出事的时候他虽然没在场,但昨儿指婚这事很明显就是宋澈闹出来的,他居然又跑到三房来了,难不成昨日指婚乃是为给三房出气?不对,前日里崔家他也在场,他还帮着徐镛敲诈崔伯爷来着,这么说来他还真是站在三房那边的?

    “这徐镛必然跟小王爷有点什么,你过去抓抓他们的把柄!”冯氏这样催促。

    徐少泽这里正为给她们办的这蠢事擦屁股而一肚子火呢,回神便甩了一巴掌过去:“小王爷是谁?他的把柄也是我能抓的?如今你冯家我指望不上了,你是不是还想我把端亲王府也给得罪了才甘心?我告诉你,你再敢出什么夭蛾子,仔细好看!”

    冯氏被打傻了,愣了三秒扑到榻上号啕起来。

    徐少泽拂袖出了门,在廊下深呼吸了几口气,连望了三房那边好几眼,才又厚着脸皮往那边去。

    既然都这么巧已经回来了,少不得得过去打个招呼。

    但到了三房门口又还是迈不开腿,他们仨儿这么样算计三房,本就不地道,这一去人家能有好脸给他?再说昨儿在朝上宋澈还当庭看过他的笑话,原先还曾打过他,本来就没脸了,徐镛兄妹又不是个好性子,万一在这当口闹将起来,吃亏的还是他。

    遂又倒转了回去。

    ————————————

    说点什么好呢?

    好像该说的都说过了。。无非就是求票

    其实我也知道你们手上余粮不多了。。

    可又还是梦想有奇迹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