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51 了然于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程淑颖院子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太后身边的女官芸茼在,冀北侯夫人在,冀北侯夫人的侄女沈曼也在。 し

    程筠才进了门,就听沈曼正劝说着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别哭了,仔细哭肿了眼。”

    程淑颖抽泣道:“人家从小就跟表哥在一起玩儿,怎么突然间就冒出个未婚妻出来了?原先姑姑也没有说过。”

    沈曼搂着她叹气。

    众人也都有些无语。皇帝跟端亲王那主意旁人看着挺真,可跟宫里头熟的又有几个看不出来他们哥俩的心思?太后必然也知道,不过是装糊涂罢了。母子仨儿都撕不破这脸,比的就是个心眼而已。

    再说宋澈那人虽是往程家来的多,但都是跟程筠程笙在一处,跟程淑颖相处的时间乃是极少的,要照太后说的是青梅竹马,也着实牵强。

    程筠在门口站了片刻,凝眉走近道:“你们是说,澈儿那皇榜上的人,找到了?”

    冀北侯夫人看了眼一旁的芸茼,叹道:“皇上说是有线索了,不过是没具体找到其人而已。皇上都已经来跟太后说了,那必然就是差不多了。”

    这天下都是皇帝的,他真要做什么谁还拦得住?不过就是因为他这份孝心,以及太后对程家前途的这份忧心所以才会对上罢了。

    程筠皱眉沉吟片刻,转身回到廊下。

    隔片刻,他又扬手招来郑际:“去中军营看看。”

    宋澈被端亲王带来的消息轰炸得整个上晌,不,一整天都处在亢奋之中。

    他顶着张红扑扑的脸见完了兵部的人,又去见吴国公,见完吴国公又去见太子,见完太子又回来见小吏们,这一路平白招来了许多震惊侧目,于是所有人都欣赏了一下红脸狮子的模样,而小吏们在公事房里也差点把屋顶都讨论飞了。

    “宋佥事这么奇怪。跟吃了春*药一样,会不会跟徐镛有关?”

    “徐镛都回王爷那儿去了,怎么会跟他有关? 而且一大早徐镛过来他连瞧都没瞧过他几眼,不可能的。我看倒像是昨夜才被女人开了苞。”

    “胡说胡说。他都满十八了,怎么可能还没开苞?”

    ……

    隔壁的宋澈当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小吏们的口水刷满全身。

    他歪在房里炕头上,看哪里都像春天。

    乍听到端亲王把话说出来时,他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怎么才刚刚感觉她没那么讨厌。就要跟她许终生之愿了呢?她又那么狡猾,成了亲不知道会不会经常捉弄他,——好烦人。

    他翻了个身躺着,不舒服,又翻了个身趴着,还是不舒服。

    强按着心情吃了杯茶来看军报,又觉得那心跳得如同膛里的火星子,让人根本坐不下来。

    正浑身不是滋味的时候衙役走进来:“大人,程家的小侯爷来了。”

    他迅速回了神,清了下嗓子让进。

    程筠走进来。迎面看到他这张大红脸,这双洋溢着无限光采的眼睛,就在门槛内顿了顿。

    面前的宋澈是他记事以来印象中最为神采风扬的他,这样的他耀眼到就像颗闪亮的星星。

    “你找我有事?”宋澈走过来,不但气色极好,声音也比往日清亮。

    程筠微微一笑,缓步往他侧厅里走去,“听说那皇榜上的人已经找到了,本来我还在想要怎么安慰你,现在看来。我该跟你道喜才是。”

    他在客首坐下,抖开手上扇子摇起来。

    宋澈有些不好意思,但这样一来脸又更红了,他咳嗽道:“有什么好喜的。就是个婚约而已。”

    程筠笑着:“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

    “不知道。”宋澈把脸撇向别处,但他又总觉得程筠目光一直灼着他,一直灼得他心慌意乱,不得不把头转过来,皱眉道:“你别问了。王爷交代过不让说。”

    程筠略为沉吟,点点头,便就真的不问了。

    但他却又问道:“徐镛呢?”

    “他回王爷那儿去了。”只要不问婚约的事,宋澈张口就来。

    “回去了?”程筠微顿。

    “你找他有事?”宋澈又凝了凝眉。

    程筠复又摇起扇子,收起眉眼里那丝诧异,笑道:“没事。”

    徐镛在端亲王这里一日下来,必然会面临了不少窘况,虽然做足了准备,可原先跟徐滢有过过节的那俩还是盯着他看了好半晌,背地里又嘀咕了好半晌。好在端亲王大多数时间把他带在身边,下晌又去了趟近差,这才算是把这日给应付了下来。

    回府之后与徐滢和杨氏有番交代自不必说。

    端亲王这里回了府,宁夫人却是已端着茶在殿外等候了。

    等侍候着换了衣裳吃了茶,宁夫人道:“王爷最近为着皇榜的事心烦,妾身也着急,所以这里又择了几个人选出来给王爷过目,不知道中也不中。”说着她从袖子里掏出张名单打开摆在桌上,含笑道:“这次不是人家找我,是我自己从各府夫人们处听到记下的,王爷莫怪我多事。”

    胡绵昨儿说这名单给弄不见了,她还急了,没想到他才准备出门去寻宁泊然,这单子竟然又找到了。

    人都是宁泊然夫妇物色的,她出门少,哪里知道那么多官户闺秀?

    端亲王本来要回绝她的,但看她单子都拿了出来便就顺势瞄了眼,一看便就皱了眉头:“礼部左侍郎的长女,不是早就嫁给顺天府尹路家为长媳了么?”

    宁夫人一顿,看过来:“不可能吧?王爷或者记错?”

    “怎么会记错?”端亲王瞥着她,“年前本王才去吃的喜酒,路家的幺子还给我磕了头呢!”

    宁夫人怔住。

    端亲王再往后看,眉头皱得更是紧了,“鸿胪寺卿的长女上个月才生了个大胖小子,还是云修代为去添的盆,你怎么也给写上来了!”

    宁夫人无语了!

    宁泊然不至于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连这点消息都不知道!

    “王爷——”

    “你搞的什么名堂!”端亲王站起来,怒不可遏,那单子直接甩过来:“合着澈儿不是你亲生的你就能这么埋汰他!你这是冲他来还是冲我来呢?!要不是我还记得,直接听你的跑去把人家侍郎什么的找过来怎么办?!”

    宁夫人立马跪下,伏地不敢出声。

    “往后荣昌宫的事不须你操心!”端亲王气闷地瞪了眼她,跨步走向门槛。

    “可是我不操心谁操心呢?”宁夫人忽然在他身后抬了头,“世子没有了嫡母,如今万姐姐又被禁足,王爷既让妾身暂掌了这中馈之责,我便有替王爷忧解劳的责任。我若对荣昌宫不闻不问,难道太后回头不会责问我吗?”

    端亲王在门下停了脚,片刻后回转身来,“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让万氏出来好了。”

    说完他也不再看她,径直下了庑廊。

    宁夫人抿紧唇望着他背影,一张脸挫成了菜色。

    程筠回到府里,没有再去程淑颖那边,甚至连冀北侯夫人处也没去,只在二门内遇见沈曼,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回了房。

    窗前默立了一阵,他把郑际又叫进来:“投个帖子去徐家,”说到这里他顿住,指着郑际的手也颓下来,“算了。”

    他已经明白了,也就无谓再投什么帖子见面。

    宋澈不擅说谎,也不擅藏心事,端亲王所找到的那个皇榜上的人,他已经猜到了是谁。

    郑际走出去。他凝望着窗下那丛茂密的修竹,眉头轻拢一拢,铺开桌上画纸,提笔描摹起来。

    徐冰在床上躺了几日,好歹被冯氏劝回来了。

    嫁不成崔嘉,总算还是嫁给了崔韦,反正都是崔家的儿子,将来都有家产可分的,冯氏口里是这么说的。但心里是不是,却不得而知。崔韦到底是庶子,冯氏自己也是庶女,这中间的差别苦楚,哪里是有个分家产的资格就能抹去的?

    但事已至此,皇帝虽未指婚,徐少泽也不可能把她嫁给别的人,崔家也不可能不娶她,也就只好咽下这口气。总而言之徐滢没落着什么好,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人跟三房结亲,她将来好歹也是伯爷府的二少奶奶,总是比她这退过婚的要好些罢?

    趁着下晌太阳不晒,便就带着丫鬟到街上走了走。

    回来才进角门,就见赶在她前面有个衣着甚体面的男子抱着个长锦盒去了三房。不由皱了眉头,问门房道:“那是谁,往三房去做什么?”

    门房忙说道:“回姑娘的话,那是程家小侯爷身边的亲随,来拜访我们大爷的。”

    程筠的人?徐冰心里那口气又往上吊了吊,程筠那么样的人物,连冯清秋都不甚放在眼里,冯翮他们也未曾与他有什么过密的交情,他怎么会派人携礼拜访徐镛?

    想想冯清秋在程家受徐镛轻侮时,程筠言语已有袒护,这才使得冯清秋火冒三丈回过头来打了她。后来在柳堤上程筠也曾出面替徐镛说话,当时还以为程筠是看在宋澈的面上才如此,如今看来,难道徐镛还真入了程筠的眼不成?

    正琢磨着,门里人影一动,先前进去的人又出了来,果然是程筠的心腹郑际。

    徐镛亲自送到了门下,郑际居然还向他客气至极地深施了个礼。

    ——————————————

    昨晚把大纲重新整理了一遍,所以早上发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