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64 让你使坏

164 让你使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老太太也早就知道消息了,听说人都往她这里赶来,连忙挥退了端来红枣桂圆茶的丫鬟。

    徐滢先进来,回头瞅着人到齐了,便就望着徐老太太道:“老太太明察秋毫,方才二门下的事,想必已经知道了,别的事情孙女都且不论,就有一句话问老太太,我母亲的声誉倒底清不清白?”

    徐老太太还当她一来便要拿方才的事情为柄,竟不料她丢出的是这么个问题,不由连看了她两眼。

    杨氏脸色也变了变。

    “滢姐儿这话从何说起?”

    徐滢眼角扫了下瞪过来的徐冰,说道:“有人怀疑昨儿夜里上府里来的宵小是冲我母亲来的。我身为我母亲的女儿,倘若她名声有污,我又有什么脸面存活于世?还请老太太给个示下,您是婆婆,您说我母亲是清白的,我母亲就是清白的,您说我母亲不清白,我母亲就不清白。”

    这几个月里老太太都没跟徐滢起过直接冲突,只从她逼迫冯氏拿嫁妆那事看出她几分胆色,眼下听她这么说,便不敢大意了。

    首先杨氏这十年里根本就没出过徐家大门,并不可能在外勾搭什么人。

    其次昨夜徐滢反驳徐少泽兄弟的那番话也传到了她耳里,自然是不能容许再有人胡说八道。

    徐滢把话这么一摆,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冰姐儿!这话当真是你说的?!”她沉了脸。

    徐冰才挨过打,看到老太太这模样也怵了,“我没说!是她冤枉我!”她指着徐滢。

    徐滢扬了唇,说道:“既然是我冤枉你,那你就把我母亲清清白白这番话跟我说一遍?”

    “我有什么不敢的?”徐冰理直气壮地。“三婶清清白白,并没有什么不轨之举。”

    徐滢走到她面前:“既然我母亲清清白白,那昨儿夜里那个人,到底是来找谁的呢?”

    徐冰怔住。

    徐滢走到她面前,紧盯着她的双眼,“我母亲的院子跟你住的院子可近得很,此人既不是来我们三房的。那敢情是来找你的了。这府里大晚上的有外人蹿来蹿去。我可是害怕得紧。三妹妹不如告诉老太太,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少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是来找我的?”徐冰破口大骂,“谁会信你的鬼话!”

    “怎么会不信呢?”徐滢眯了眼。又摇起了扇子,“难道当初不是你主动去扑的崔嘉?不是你主动设局勾引他,然后借机要挟的崔伯爷?如果你跟崔嘉没有这么事,那你们这婚约又是怎么立下的?我哥哥和小王爷可是在崔家看得一清二楚。”

    徐冰暴怒了。“我没有设局!崔世子跟我是两厢情愿!你少在这里诬陷我!”

    想赖掉她跟崔嘉那段是不可能的了,当日崔家那么多下人在。若有不信的,前往崔家去打听打听就知道这里头来龙去脉。何况徐镛那日过去的时候又正撞上了那狼籍的一幕。

    徐滢道,“既然你们是两厢情愿,那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嫁给崔世子愿望落空之后又跟他暗通款曲?”

    “住口!”冯氏腾地站起来。“你这是在明目张胆地往冰姐儿身上泼污水么!”

    “是不是泼污水,先且瞧瞧这个!”

    徐滢手一抬,一条剑穗腾地在半空晃荡了两下。堪堪垂在她们母女面前。“这是昨天夜里我哥哥削下来的对方的剑穗,你们要是不信这人跟三妹妹有瓜葛。不如着人去崔家查查,这东西是也不是崔家人的?”

    这剑穗用的是上好的丝织,上头系着的玉饰也精致非凡,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所用之物!

    冯氏愣了,徐冰也呆了,老太太也无语了。

    今日事出意外,徐滢绝不可能事先藏着剑穗在身上等徐冰上钩,而徐镛平日所使的剑上并无饰物,再看这丝络断口处齐崭平整,果然是利器所伤,难道这剑穗真是昨夜徐镛削下来的?难道徐滢的猜测是真的,这东西真是崔嘉的?

    本来没有一个人相信徐滢的话,只以为她不过逞逞嘴能,这剑穗一摆出,满屋子人包括冯氏都有些半信半疑了!

    “不是我……我没有!”

    徐冰看到投过来的众多目光,顿时也慌了,连连地摆手后退。

    “来人!拿着这个,去广威伯府打听打听!”

    徐老太太发了话。立刻就有人上来接剑穗。

    徐滢将手一收,说道:“为免下人们私下弄鬼,我这里也得派个人同去才成。阿菊,”她冲阿菊使了个眼色,然后将剑穗递给她,说道:“仔细说话,别露了马脚,省得此事传出去,带累了合府上下的名声。”

    阿菊心领神意,躬身与老太太指的婆子一道退了下去。

    二人乘了马车直逼崔府。

    婆子是老太太的人,自然也知道此事不宜声张,两人在崔家下人出入的角门等了片刻,由阿菊提议挑了个衣着素净,神态之间略现威严的妇人上去打招呼,而后问:“敢问嫂子可识得这条穗子?”

    她们挑的这妇人堪堪正是崔夫人的陪嫁娘子芷娘。

    芷娘目光甫一触及这剑穗,立时泛出惊色!

    这是崔伯爷的剑穗她再不会认错,拿着反复看了两回,她凝眉道:“你们从哪里得来的?”

    婆子一看这模样就了然了,这剑穗做工精致,这娘子一看又不是寻常下人,若不是崔家极要紧的人物所用之物,她何以会露出这等惊色?当下将剑穗抽了回来,说道:“我们才从别人手上买的。”说完也不再多话,拉着阿菊便就匆匆回了马车。

    徐家这边一屋子人吃茶等待。

    悠闲的只有徐滢,徐冰和冯氏额尖都在冒汗。

    婆子与阿菊身影一进入院内,徐滢就站起来了。

    “回老太太的话,已经找崔家的人验证过,这剑穗就是他们府上人的。”婆子进门便跟老太太复命。

    “不!不是!”

    徐冰再也忍不住地跳起来!

    在她们没曾回来之前她仍有侥幸,盼望着这是徐滢胡说八道,因为这私通的罪名实在太重太大了,哪怕是他们男未婚女未嫁,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各自都有婚约了!她就算肖想过崔嘉,那也是当时,如今她哪里还敢对他有半点非份之想?

    徐少泽虽然为了仕途不顾原则,可徐家到底是几代的官户,是不会容许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发生的!

    “徐滢!你敢诬蔑我!”

    她怒指着徐滢,声音因为惊惶和愤怒都已经变得粗哑。

    “那你解释解释这剑穗是怎么回事?”

    徐滢从阿菊手里又把剑穗拿回来,“崔世子有多么不想跟我成亲你们都知道,眼下既然证实这条剑穗就是崔家人的,而三妹妹先前又一口咬定此事与我母亲无关,又咬定她跟崔世子情投意合两厢情愿,不是来和你幽会的崔世子,那么难道还会是崔家别的人上门么?”

    徐冰完全被击败了!

    她大汗淋漓,完全不知道曾经那个只会往屋里缩的徐滢居然这么会挖坑,而且是逼着她自己挖坑,让人根本猜不透她每一句话背后藏着的刀子有多么尖利!

    “母亲……”她无措地转向冯氏。

    冯氏咬牙瞪眼,抬手往她脸上就扇了一巴掌下去!她虽然也相信她不会蠢到这个地步,也不会相信对冯清秋情有独钟的崔嘉真的会来跟她私会,可是徐滢的话让人无法辩驳,而她之所以会这么轻易地堵住她们的嘴,却完全是徐冰这个蠢货一手造成!

    她蠢则蠢矣,又何苦玩什么小聪明?她若不玩小聪明,又怎么会被会徐滢死死地掌握主动权?!

    “老太太,”她们这里正气到两眼发黑,徐滢又开口了,“我想昨夜之事已经没有什么好疑虑了,三妹妹一错再错,自己不思悔改反而三番五次来寻衅我,我就是有天大的容人之量,这一次她既连我守节了十来年的母亲都要拖下水侮辱,我也绝不可能再原谅她了。”

    被打的徐冰以及盛怒中的冯氏都转过头来望着她。

    老太太面上也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三丫头是有错处,我自会从严处置她!”

    “不知道老太太会怎么处置?”徐滢问。

    老太太想了想,看了眼冯氏:“既是大太太让你去跪佛堂,那么就让冰姐儿去佛堂跪半个月好了。”

    徐冰顿时面无血色。跪半个月佛堂!上次徐滢在佛堂才跪了三天就昏过去两回,出来的时候路都不能走了,她跪上半个月,那还有命在吗?!

    “老太太饶命!”

    “老太太!”她那里才开口徐滢这里就紧接着来了,“这也未免太轻了。这私通的名声传出去,那害的可是咱们这一大家子人,何况以三妹妹这狗肚子里盛不了二两油的性子,这事恐怕迟早会被她抖出去。怎么能就跪跪佛堂算数?”

    徐冰这厮已经很欠收拾了,她可正等着她送机会上门,当然不可能轻饶她。

    她自己是跪佛堂穿过来的,万一徐家佛堂里有什么蹊跷,要是徐冰跪着跪着也被穿越了,再来个某朝某代的太后女王什么的,她也招架不了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