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82 必是闯祸!

182 必是闯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立时被呛了。

    徐滢目瞪口呆。她本还以为程淑颖这一闹又得出些什么夭蛾子,因此正打算即刻离去,没想到太后不但没怪罪反倒立刻同意了!看来她先前那一忍还是对的,程家小丫头虽然跟冯清秋和徐冰玩到一处,却并不如她们之流。

    这里略想,立刻又将手上金砖拿帕子包好站起来:“我得走了,你好好养着。”

    太后这里点了头,皇帝必定会趁热打铁马上下旨,她再留在王府可就不合适了。

    宋澈虽有万分不满意,但也只得放她离去。

    事实证明皇帝的办事效率果然极高。

    徐滢这里前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跟跟杨氏细说金砖到手的事,就听街上锣鼓开道,马蹄声如雨点般传进府里来。

    声音到了府里大门方向时又停下,紧接着连接府里的那扇门被门房推开,管家娘子徐胜家的三步并俩地冲进来,一路走一路嚷道:“三太太和二姑娘速速去二门接旨罢!宫里皇上有旨意下来了!”

    徐胜家的声音尖利而刺耳,还带点幸灾乐祸之意。

    她是冯氏带来的人,自然对三房分走家产令得她们也少了许多油水可捞而不忿。眼下不年不节的,宫里突然有旨意给徐镛,能有什么好事?她倒是跟冯氏心思一样,巴不得徐镛在衙门里混不下去,然后又回过头去长房面前摇尾乞怜。

    徐滢心知是怎么回事,跟杨氏对视了眼,便就速速回房梳头整衣。

    这边府里二门下徐少泽刚刚到府,听说宫里有旨指明给三房,那脑瓜子也跟陀螺似的飞快转起来了。

    连忙又把才换下的官服重新换上。小跑着到二门下见太监。

    传旨的太监是万喜,这可是伴着皇帝从先皇太后宫里一路过来的,在乾清宫和慈宁宫都很有体面的大太监!

    徐少泽见到是他那背脊立刻便弯下去了,陪着笑上前套近乎,只可惜万喜抱着圣旨并不怎么热络,只是保持着宫人与大臣之间的客套。徐少泽无奈,只得又着人去催徐镛。

    徐镛早已经在回府的路上。迎面撞见府里来报讯的人也只是嗯了声。

    冯氏和徐冰这几日原本很郁闷。三房分出去之后她们斗志溃散,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打谁的主意为好,只得老老实实地筹备嫁妆。这里忽然听说三房又出了事,这次居然还动用到乾清宫的大太监出来传旨,蔫了几日的耳朵立时就耸起来了!

    二房徐少渭沿未下衙,黄氏听说三房居然来了圣旨也是立刻把脸贴在了门缝上。三房分家分出那么多家产,要说她不眼红是假的。这里头长房有没有贪她心里也是有数的,可是长房却不敢贪他们的,所以近来她也在暗地里算算二房到底能分得多少家产。

    三房突然间来了圣旨,她那汗毛立马也竖起来了。难不成徐镛遭了什么大祸?

    徐镛遭了大祸,长房必然会把三房家产再揽回来!到时候三份家产两个人分,岂不爽死?

    唯一还算心里敞亮点的是徐老太太这里。徐镛到底是徐家长孙,这突然之间下旨能有什么好事?莫不是他跟宋澈那档子事惹恼了皇帝。如今被降罪处置了?

    她这里坐立不安,也出来到了院中。

    圣旨是给三房的,除了三房女眷和以及有官身的都不能出来。

    徐镛到了府,这里杨氏和徐滢也已经收拾齐整出来了。前厅四处能贴耳的地方全都贴满了耳朵。

    徐少泽与他们同跪在地下,万喜就开始宣起旨来!

    听着听着他的脸就僵了,听着听着四处倒抽冷气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听着听着各房里派出来的眼线就站不住了!

    赐婚?!

    皇上给徐滢和端亲王世子赐婚?!

    这怎么可能?他们一定是听错了!要么就是这个万公公老眼昏花走错门或者看错路了!

    徐滢凭哪门子本事嫁到王府去?而且她嫁的还不是王府的别人,还是王府的世子!将来的亲王!钦赐拥有永久居留在京师而不必之国去的亲王!手拥着中军营好几十万大军的亲王!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他们听着听着腿肚子都软了,可是直到读完最后一个字,万喜的面上也始终是平静的,温和的,他身后的羽林军和随行带着赏赐而来的宫人也始终是透着喜气的——直到徐镛他们叩头接旨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身后还有带着赏赐而来的宫人!

    这还假得了吗?

    天哪!三房里居然出了个世子妃!

    人群里立时有人往主子们房间去了。

    冯氏和徐冰正在房里等消息等得着急,忽然见着院门外有人冲进来立刻也迎到门口:“怎么样?三房又惹什么祸了?”

    “太太!那二姑娘,她她她,她被皇上赐婚给端亲王府的世子了!”仆人激动得也是舌头打卷了。

    “赐婚?!”

    冯氏母女齐声倒抽了冷气!还是徐冰先反应过来,抢上来尖声斥道:“胡说八道!皇上怎么可能把徐滢赐婚给端亲王世子?你是不是耳聋了眼瞎了!她徐滢不过是个七品的小吏妹妹,顶多是侍郎的侄女,她怎么可能会嫁去王府!”

    家仆被吼得倒退了两步:“小的用性命担保绝没听半个字!方才随同圣旨而来的还有皇上皇后赏赐的许多珠宝,金银玉器,锦缎妆奁,足有七八盘子呢!姑娘要是不信,回头问大老爷便是了!”

    徐冰双颊刷地变白,又刷地变成紫红了!

    徐滢被崔家退过婚,她哪里的资格嫁到王府去?她一个被退过婚的,怎么可以嫁得比她还好!居然还能够嫁到王府去!怎么能爬得比她高出这么多!

    “宫里的传旨官呢?”她紧揪住仆人的衣襟问道。

    仆人指着西边:“在三房与和大爷他们叙话呢!”

    徐冰放了他,拨腿往三房冲去。

    “冰姐儿!你给我回来!”

    冯氏回过神,连忙冲她喊道。

    不光是徐冰接受不了,她同样也接受不了!她在徐家斗争经营了半辈子,到头来居然让杨氏个寡妇出了风头!徐滢要是嫁去了王府,别说什么拿回三房家产了,她会连她的衣角都摸不到!徐老太太和徐少泽都是势利鬼,到时候能不把杨氏捧到天上去吗?!

    ……赐婚!还是赐婚!居然让她们连想办法中止这门婚事的机会都没有!

    她止不住气血翻涌,眼前头晕目眩,也顾不上徐冰了,扭身便回了房去。

    徐冰这里闯到三房,果然见羽林军们把住了三房院门,她人还没走到门羽林军已经把门挡住了,当中有身穿玄衣帽结红缨的宫人走出来:“何人喧哗?”

    她吓得连忙要跪下,膝弯到半路才想起自己是个三品大员家的小姐,于是又站起来,脱口道:“公公!我二姐姐是退过婚的,她怎么能再赐婚给小王爷呢?”

    “住嘴!”太监倏地沉下脸:“你是何人?竟敢如此诬蔑我们世子妃!”

    徐少泽在三房陪客,闻声连忙走出来,一看徐冰气冲冲在此不由一惊!

    这里太监又道:“徐大人,府上规矩可真该请大人费费心了。今儿这是端亲王世子与世子妃的好事,这位姑娘却不知为何在此胡言乱语,说什么世子妃曾被退婚,这种话别说传到皇上耳里,就是传到王爷耳中,怕是也会让大人吃不消吧?”

    太监是万喜的徒弟。

    徐少泽听到这话冷汗都飚出来了!立马跨出门揪住徐冰便往长房里送。徐冰自是一路挣扎,到得房里徐少泽将她往冯氏面前推去,咬牙指着她道:“我告诉你,你若再敢给我出什么夭蛾子,仔细我把你们送到田庄上去!”

    “为什么!”徐冰嘶喊着:“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她徐滢难道没有被崔家退婚?!”

    “闭嘴!”

    徐少泽怒指她:“你还敢提退婚这两个字?你以为把这丑事传出去丢的是谁的脸面?你以为皇上有那么傻,不知道咱们跟崔家的事?你跟崔二爷的婚事,可是皇上当场给定下来的!这是皇上赐婚,你还想徐滢的婚事上动手脚,是不是想让我们徐家所有人全部跟着你一块倒霉!”

    徐冰已只剩哭的份。

    徐少泽瞪着她,又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在外被人奚落,那么从此以后,再也不许提滢姐儿曾跟崔家有过婚约这件事!因为崔家不会承认,冯家也不会承认,徐滢跟崔嘉之间,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婚约!有过婚约的,是崔韦和你!”

    “我不!”

    徐冰哭趴在榻上,再也起不来了。

    上房和二房各自都有一番震惊自不必说。

    万喜坐在三房正厅里,见徐少泽已经出去,便就也起身告辞。

    徐滢等人送他出来,门廊下,万喜微笑望着徐滢,说道:“有几句话我说来或许僭越。我们世子幼时丧母以致与王爷关系生疏,因此常感孤单,如今他能够有心爱的姑娘陪伴,我的欢喜并不比王爷要少。因而我打心底里盼望姑娘能与世子白首偕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