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0 脑子有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他捧杯想了想,说道:“请恕在下多嘴,其实我觉得袁姑娘的想法也没有错。。しw0。中军衙门里正好缺几个管帐的经历,袁掌柜有多年管帐的经验,而且中军衙门又不如外边的衙门,王爷和吴国公宋佥事他们都很公正,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虽说如今宋澈把这事揽过去了,可袁紫伊既是徐滢的朋友,他也只能尽力劝说。

    袁怙默了默,说道:“纵然这些都如意,然小的若做了官,小的家中祖辈传下来的几分薄产又该如何是好?”

    这才是他真正忧虑的问题。

    那几间铺子虽说不多,但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全部来源。当官那点钱又够贴补到哪里?

    徐镛听他说到这里,倒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正逢衙役又来说宋澈有事传见,袁怙便起身告辞。

    徐镛目送他离去,拎起他留下的这堆茶叶海味,挑眉吐了口气。

    袁紫伊对袁怙来找徐镛的事情一点都不知情,喜鞋喜袜她已经帮徐滢绣好了,他们在衙门里说叨的时候她也在徐家。

    家俱什么的由工部的人揽了去,剩下的事情要操心的就少了。而且杨氏是个很爱操心的人,徐滢就是想帮忙她也一定要亲自确认过才放心,所以徐滢索性撂开,两人也有时间捧着葡萄盘子在在小花园里荡秋千。

    阿菊忽然来报隔日便是陆翌铭的生日,上次杨氏因觉未去陆家赴宴对陆翌铭心存愧疚,所以预备了几样礼物着徐镛跟徐滢送过去。而他们这一去,长房二房也不好意思不随礼去,如今黄氏就代表老太太在前头跟杨氏商议这事。

    徐滢刚把阿菊打发回去。袁紫伊就想起来:“这个陆表哥,可就是上次你让我派人盯梢的那个?”

    徐滢盘腿望着天边浮云:“徐家在京的只有一个表少爷。”

    袁紫伊就道:“我前几日上铺子去的路上,看到他了。他跟几个混江湖的从酒楼后门出来。”

    徐滢扭头望着她。

    她拿绢子擦着葡萄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对,但你不觉得这个人太过阴鸷么?每次见到他我都觉得他苦大仇深,瞧着就觉心情不好。”

    徐滢也犯起琢磨来。

    其实她也觉得陆翌铭气质太过阴郁,一个比徐镛大不了多少的富家少年,到底有什么事情促使他这么放不下?苏嬷嬷上次提到徐少惠的死给徐家带来的一连串影响。陆家当初既然口口声声把责任推到杨氏头上。那陆翌铭会不会这样想?

    毕竟徐少惠死后,他在陆家过得并不如意。

    如果他是个女孩子,徐滢敢担保他比现在还要惨上几倍。

    可如果他对徐家有恨意。为什么又会跟徐镛这么要好?

    如果不是苏嬷嬷吐出的真相,她都完全不会怀疑到这件事上来。

    正琢磨着,画眉就过来了:“姑娘,大爷往这边来了。”

    徐滢还只是顿了顿。袁紫伊却是愣住了,看看天色。斜阳还挂得老高,他怎么这么早就下衙了?

    徐镛其实早就知道袁紫伊最近老往家里跑,这不拿着袁怙丢下的那些礼只觉烫手,听金鹏说她这会儿正在府里。遂就趁着宋澈进宫去而提前下了衙。

    到了府里直进小花园,便见她们俩坐没坐相地盘腿在秋千上唠嗑,徐滢神色淡定。而她则东顾西盼,两颗眼骨碌碌。一副正打主意怎么开溜的样子。

    他唇角微抽着走过去,先回应了徐滢,然后负手望着袁紫伊:“袁姑娘好久不见。”

    袁紫伊干笑道:“徐大人回得早。”转头又跟徐滢道:“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们慢聊。”

    这个徐镛很是莫名其妙,她还是远离他比较好。

    徐镛却移出半步挡住她:“袁姑娘既说我回得早,可见是真的早,怎么又说不早了?”

    袁紫伊愣住。

    徐滢惊觉徐镛这有些来者不善,只得帮忙打圆场:“袁家确实不少琐事要等着她办。”

    “我也有事寻她,你先一边儿去。”

    徐镛甩过句话来,把徐滢噎得跟连吞了两颗大枣似的。再看看徐镛这副架势,遂明智地决定不掺和,丢给袁紫伊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出去了。

    袁紫伊心生警惕,横眼瞄着徐镛,“我应该没得罪过徐大人吧?”

    她刚才不过是一时疏忽让他揪着了话柄,还当她真的干不过个乳臭不干的毛头小子?少不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又没说你得罪我。”徐镛气定神闲地在石凳上坐下,接了丫鬟们递过来的茶,说道:“不过姑娘动辙如惊弓之鸟,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难道心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不成?”

    袁紫伊冷笑,她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脑子有病吧。便也在对面坐下来,“素闻大人明镜高悬,怎么也学起妇人家疑神疑鬼起来?俗话说过门即是客,大人这待客之道,可不怎么地。”

    徐镛睨着她:“你既知过门即是客,不知道有没有随点什么礼上门?”

    袁紫伊愕住,她真没防到他居然这么不要脸,谁家日常串个门还得动不动就拎一堆东西上门?再说初初登门那几次她是都有随手捎点小点心什么的,只是后来熟了,杨氏又一再交待不必见外,她也就省了这些个虚礼,他倒是有脸挑起她的理来!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没功夫跟他瞎磨叽。

    她站起来,皮笑肉不笑说道:“我还有事,不陪您了,告辞。”

    “要走可以,把这些带回去给令尊。”徐镛接过金鹏手上捧着的一堆礼盒,亦是看也不看她地说道。

    袁紫伊蓦地转回身。

    带东西给袁怙?

    她拿起那两罐茶叶看了看,又拿起那盒干贝看了看,一看就知道都不便宜,她狐疑地望着他,“你要给我父亲送礼?”呵呵呵呵,没搞错吧?他抽的什么疯?

    “啊,你要这么想也可以。”徐镛站起来,“我虽然跟姑娘道不同不相予谋,但跟令尊,其实聊得还蛮投机的。”

    说完他就昂首走了,独剩袁紫伊愣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