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91 真有体面

191 真有体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袁怙从铺子里回到府里,袁紫伊就在二门下等他了。``

    还没等他会下她就把那堆茶叶干贝什么的推过来:“徐镛让我带给父亲的,这是什么意思?”

    袁怙没想到徐镛竟不肯收他的礼。他去找徐镛是特意避着袁紫伊的,看模样徐镛也没有说破,当下就扯谎说他也不知道,也许是人家徐大人觉得家里东西太多,才让她带回来免得糟踏的。

    这话他自己都不信,袁紫伊自然更不信,她逼问得急了,他就进后院沐浴,袁紫伊也无可奈何。

    徐滢难忍八卦之心,晚饭后也摸到徐镛房里旁敲侧击地打听。

    徐镛便把袁怙来找过他的事给说了,而后道:“袁掌柜所虑的也有道理,你们这样擅作主张,到时候袁家的祖产都无人打理,对袁家真的好吗?”

    “怎么会没有人打理?”徐滢觉得袁怙真是太忽略袁紫伊的能力了,“袁紫伊几个月时间就把他们袁家改头换面,如今袁掌柜走出去别人都高看他一眼,再没有人把他当小买卖主。别说十来间铺子,就是再多两倍袁紫伊拿下来也能没问题。”

    做生意这种事情又不必事必躬亲,只需要挑几个靠谱又有能力的人打理下面事宜就成,哪里需要像袁怙那样一年到头地在外头跑?说到底还看你挑人有没有眼光。

    关键是袁怙本身也并不排斥当官,只是他自己没有信心而已。

    不过既然他这么忧虑,又特意找到徐镛来作说客,她少不得也要跟袁紫伊说说了。

    徐镛却趁她想心思的时候抓住了她话柄:“再多两倍也没问题?”

    徐滢略顿,连忙打了个哈哈扯到明日去陆家作客的事上。把这事给揭了过去。

    陆翌铭是十九岁的生日。

    据杨氏说往年他生日时府里就只有徐少川带着徐镛过去捧场,后来徐少川过世了,就只有徐镛过去。当然各房寿礼还是都备了些的。

    今年因为徐滢被赐了婚,他们三房一去,别的人就真端不起这个架子不去了。冯氏本来还想拿拿矫,被徐少泽一嚷,也不得不带着徐冰收拾整齐上了轿。徐滢因为也早想着去陆家看看。于是一路人浩浩荡荡往陆家来。

    陆翌铭在陆家孙辈里排行第三。真是轮地位顺数倒数都轮不到他。往年过生日府里也就是按定例多给一个月的月例,外加奶妈煮给他的一碗寿面,再加上有徐镛兄妹陪陪而已。当然该他这三少爷的一切定例都没少过。只是过日子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而今年的生日一大早就得到消息说徐府里几位舅母和表兄妹都会来,莫说他失措了,就连整个陆府也热闹起来了,毕竟一个散寿来这么多人。而且来的不光有当朝兵部左侍郎的夫人小姐,更还有即将入主端亲王府荣昌宫的世子妃。这无疑是隆重的。

    陆家昨儿倒是收到了徐家消息说徐家会来人,还以为只有徐镛,因此并未放在心上。等到大路人马一到,看到冯氏下了轿。陆翌铭的继母以及陆家大太太俱都傻了眼,连忙着人去张罗茶点,又临时着人备酒菜。

    等到徐滢这一下轿。陆大太太就亲自上来扶轿杠了。

    陆家也是京师一大望族,家里不乏当官的。不然的话当初徐少惠死后也没那个胆子把屎盆子扣在杨氏头上,可他们家官当的明显不如生意做的好,至今没出过个强过徐家老太爷的,所以看到冯氏已是不行,再见到徐滢,就更是恨不得直接背着她进门了。

    当然这么说也夸张了点,总之徐滢一进陆家的门,对这个家族的氛围立刻就掌握了个*不离十。

    同来的徐冰却始终没个好脸。

    从前一同外出作客,受追捧的总是她,而如今却换成了徐滢,她当然是会不平衡的。

    不过被徐少泽那番教训之后,近来又被冯氏唠叨,也收敛了许多。今日全程少言寡语,安份得紧。

    陆翌铭难掩欣喜,纵然徐镛他们并没打算留下来用饭,他也一个劲地挽留。

    陆大太太请来姑娘们作陪,女儿四姑娘邀请着徐滢往自己院子里去说话。

    徐滢没什么意见,来了当然是要了解了解的。

    四姑娘陆明珠的院子清静优雅,用来招待的茶具也是上好的,等徐滢徐冰对座在圆桌两侧,她就亲自捧了茶上来。

    “这些年少见你们,滢姐姐倒是依稀见过几回,冰姑娘倒是好些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你们喝不喝得惯我这粗茶。”陆明珠浅笑轻语。

    徐滢抬手扇了扇茶香,说道:“茶倒是极好的茶,只是你这屋里书卷香太重,让人都敬慕主人的才气去了,倒没了心思吃茶。”

    陆明珠执扇掩口,笑说道:“滢姐姐何时变得这么会吹捧人?”

    徐滢就笑笑,不说话。这陆明珠是个伶俐的,跟这种人打交道就不能太老实。

    陆明珠见她不接口,就去问徐冰:“冰姑娘觉得怎么样?”

    徐冰道:“极好的。”她悄悄地斜眼看了眼她,对她尊称自己为姑娘而称徐滢为姐姐有点不舒服。

    陆明珠又笑着搭上徐滢的手:“原先三哥的母亲还在的时候,我也曾到过你们家去过,我还记得你们院子有蓬紫藤树,不知道还在不在?”

    “还在的。”

    她们这里唠着磕,虽不见十分热络,然徐冰插不上话,旁边看着就有些尴尬。

    其实这陆家上下倒也不见得个个都是势利的,只不过那些不势利在这样的大环境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这个陆明珠却是看得出来极有心机。但因为她跟徐家扯不上边,徐滢既不想刻意激起徐冰的嫉妒心,也不想对显出对陆家的冷淡,也就一直不咸不淡地溥衍着。

    徐冰坐了半晌,看着门外丫鬟们来来去去,实在无聊,便就瞅空子插话道:“都说儿女的生日乃是母亲的苦难日,来了都还没去看过姑母从前的住地儿,不如我们去二房坐坐吧。”

    难得她说出句这么体面的话,徐滢可不能不回应。这里起了身,陆明珠也话头知尾地站起来,引着她们往二房去。

    ————————

    求月票!!

    .(未完待续。)